笔趣阁 > 混世魔王百变人生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凡尘俗世,少不了的,就是尔虞我诈、恩怨情仇,更不缺正反两派的盖世大能。

    被迫背井离乡的南郭六,实际上并不缺钱,说去找份保镖的职业,只不过是个幌子。

    南郭六如果真的需要钱,仅仅只需要一个电话的事!无论金额有多大,“建瓴魔都”的九大家臣以及无数喽啰奴隶,皆会对自己马首是瞻、言听计从,随时安排下面人,把现金送到自己手上,或者转账到自己指定的某个人的卡里。

    然而,南郭六暂时却并不会这么做。借此良机,他正好可以耐心的去调查仇家的线索,专心致志、全神贯注、直捣黄龙、心无旁骛。

    他与老婆曾贞贞,彼此之间,已经建立起了深厚的信任与爱意,感情稳固,不易破裂,曾贞贞不会因为南郭六的远离而跟他反目或疏远。

    经过了一番长途交通工具的轮换,南郭六来到了东土龙国的金融第一大都会——上州。

    这座城市沿海而建,高楼耸立、人流密集、经济发达、喧嚣繁华。

    在城市的某片区域的某个大型商圈的中心地带的某条商业街,坐落着一家私人催眠师诊所大厦。不知是不是谣言,传闻这栋大厦里的催眠师,拥有超脱于一般人类的超自然能力,他可以深度挖掘唤醒人脑所能涉及的一切领域。

    历经多年的良性经营与社会关系维护,再加上这位催眠师勤奋的打理,此种能力,也帮助、铸就、促成了他的天文数字家财。

    大厦内,一名身材魁梧、相貌深沉、披着皮夹克的中年男子,躺在治疗室的躺椅上,正在被催眠师引导进入深度睡眠状态,接受着正在进行的催眠治疗。

    这栋大厦的老板,也就是这位主治催眠师,姓骆,名讳不详。此刻,他手中提着一枚用细小红绳拖曳摇摆的怀表,在皮夹克男子的眉心前不停地晃悠着。

    “睡吧,睡吧,安心的睡吧!很好,接下来,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你现在的位置,在哪里?”只见主治催眠师佝偻着腰背,坐在一方凳子上,紧盯着身前的这位病人凝望,并轻声悄悄说道。

    “我在一片村庄里,附近有溪流、农田,还有整排的桑树、枣树,咦,前面有个会动的东西是什么?哦,原来是一头水牛。”皮夹克男子闭着双目,正在跟随着催眠师的引导,诉说着他的大脑深处的所见所闻,并将他看到的画面,和盘托出,全景呈现。

    “我还看到了一个放牛的小孩子,他牵着那头水牛正在田埂上喂草,那头水牛看上去吃得挺香,也许对牛来说,这就是美食。耶,不对,等一等,有三个人来了!他们是谁?为什么我很害怕?”皮夹克男子情绪变得亢奋且激动,说到半路上,突然惊呼一声。

    “别害怕,别担心,靠近点,你再仔细看看,那三个人是什么来路?你认识他们吗?”催眠师接着追问道。

    “好,我再走近一点。啊!我认出他们了,原来是智多星、百晓生、万事通那三个金融巨头!诶,他们那是在干什么?奇怪,跟一个放牛娃有什么好窃窃私语的,搞得神神秘秘的,不晓得他们在说什么东西?难道……他们在传授《控球经》给那个小子?太浪费了,暴殄天物啊!这等操盘神技,怎么能教给一个山野孩童,它不过是个草包、莽夫而已,他不配拥有如此神技绝招。”皮夹克男子愤怒激昂的发泄道。

    “那么,接下去,你打算怎么做?”催眠师引导着事件的发展,刨根问底的询问着。

    “等那三个金融大佬一走,我必须逼问那个小孩,他究竟学会了什么?只有我,才配得到操控球场的精髓秘法!”皮夹克男子焦躁着等候着那三个大师的离去,终于,他等到了,“小屁孩,快告诉我,他们传授了你什么,老实交代,赶紧给我说!说,说,你倒是说啊!再不说,我杀你全家!”

    (本章未完,请翻页)

    “腻的抉择是什么?你准备怎么做?”催眠师继续深入探索皮夹克男子的内心世界。

    “哈哈哈哈哈哈!死了吧,你爹你妈一个都活不成了,房子也帮你烧掉去,看见没,我有打火机!你个小兔崽子,你要是再不说,接下来,我要杀的人,就是‘你’!”皮夹克男子彻底陷入了疯狂。

    “好!假醒模式开启,一,二,三,假醒!”催眠师精神高度集中,猛的怒吼一声。

    皮夹克男子立即感觉到自己从睡梦中惊醒,但是醒来后,他一睁开双眼,看到的并不是这个催眠师,而是另外一位催眠师,那是一位梳着黄红色扫把头的古怪山羊胡男子。

    “嗯?你是谁?骆医生呢?我刚刚不是在进行催眠治疗吗?这是什么地方?”皮夹克男子东张西望、左顾右盼,顿时紧张了许多,焦虑而慌忙的问道。

    此时,在皮夹克男子的周围,是一片荒凉的死火山喷发口,露天野外,黄沙漫漫,红土遍地,夕阳西下,尽是荒凉。

    “嘻嘻嘻嘻,刚才给你做催眠的那位骆医生,只不过是我在现实社会中找的傀儡,他只是我的提线木偶,充当着我在真实世界里的助手,我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催眠师——阿波罗盖尔!嘻嘻嘻嘻嘻,你的杀人放火记忆,已经被我全盘看见了,收不住、瞒不过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扫把头催眠师极为夸张的奸笑道。

    就在此刻,我们这个故事的镜头跳跃翻滚,画面闪烁,皮夹克男子附近的环境,再次跳转到治疗室躺椅的画面。

    “哈利路亚!真醒模式开启,一,二,三,速速醒来!”催眠师精神仍旧高度集中,并打了一个响指,猛的大喝一声。

    “骆医生,哎呀,骆医生,真的是你,总算看到你了!刚才真是太可怕了,吓死我了!刚才我看到的那个扫把头是谁?”皮夹克男子问道。

    “什么扫把头?除了那三个金融界的大亨,和那个农民孩童以及他家里人,你还见到了其他的人?”骆催眠师疑惑不解,并且惊恐地问道。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他说他才是大催眠师,你只不过是他的提……哦,你只不过是他的助手。”皮夹克男子的第六感隐约悟出来了扫把头法力的强大,在向骆医生解释的事后,不敢暴露太多细节。

    “居然会有这种事?难道是我在对你操作假醒之后?可是,那才只花了一两秒钟的时间而已啊!我怕你身体扛不住太过剧烈的从深度睡眠到突然唤醒,这才给你安排了一个缓冲。”骆医生纳闷的说道。

    “好了好了,这件事先这样吧,暂且不提了。骆医生,咱们谈谈我这病情的事。在我的记忆里,我是不是干出了许多出格的事?我现在每天失眠、夜不能寐,活的太累了,骆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皮夹克男子满脸愁容的絮叨着。

    “钟老板,你是我尊贵的客人,在我的潜意识里,顾客即为上帝!你的病,我自当全力救治,请你放心。”骆医生用安抚的话向他宽慰道。

    “明白,明白,感谢骆医生!那么,接下来,我应该做些什么,或者说,怎么做?如何配合你的治疗?”皮夹克男子说道。

    “通过我几十年来的阅历和经验判断,你担心的是‘斩草未除根,春风吹又生’,我猜的没错吧?假若那个孩童被你弄死了,或者之后他自己因为某种灾祸死了,倒还好说,怕的是,他现在还活在世上,会来找你报仇。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是否具备找你索命的实力。呵呵,钟老板,对吗?你想求教我的事情,其实是想我催动法术,发动大能,在全球范围内帮你卜算一卦,看看那名孩童今时状况如何,对啵?”骆医生喜笑颜开、胸有成竹的说道。

    “哎哟喂,我的妈呀,骆医生,您实在是太厉害了!就连我脑海深处想什么小九九,您都能一针见血、一语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破玄机,佩服,佩服,钦佩之至,五体投地。高,实在是高!您的大能,钟某今儿个算是大开眼界,领教了。”皮夹克男子注视着骆医生,感恩戴德、神乎其技,一阵吹嘘、爆捧、奉承,给骆医生戴高帽。

    “也罢!钟老板出手这么阔绰大方,我自当竭尽所能,替你测算一卦!请稍等。”骆医生应和了一下,随后站起身,朝着隔壁的器材室走去,去拿卜卦的道具,并在器材室内闭关卜卦。

    大约数十分钟过后……

    经过了一番折腾,骆医生总算施展完他的真功夫法术,用完道具,测算完毕。

    “呃!”

    只听见器材室内传来一声惨叫。

    “啊!怎么回事?骆医生,骆医生!”皮夹克男子惊诧的喊叫道。

    慌乱之下,皮夹克男子迅速从躺椅上站起身,推开了器材室的房门,竟然看到骆催眠师竟然扑倒在地,口吐白沫。皮夹克男子火速蹲下去,把他翻过身来,发现他的表情恐惧而惊慌,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被吓得不轻。

    “骆医生,你这是走火入魔了还是什么情况?你可千万别死啊,我马上打幺二零!”姓钟的皮夹克男子叫唤道,并立即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不知过了多久,救护车把骆医生送去了某家人民医院的急诊科重症监护室。

    经过一番抢救,骆医生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不过从此变成了植物人,并患有严重的精神错乱,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神经病”!

    “王……王……王霸天下!太可怕了,太可怕了。”骆医生成天到晚,就只会重复着唠叨这么一句疯话。

    随后,上州的某家精神病医院将骆催眠师带走了,准备对其做长期的封闭式监护治疗。

    至于姓钟的皮夹克男子,经历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幕之后,则夜晚更是再也睡不着觉了,失眠多梦的病再也治不好了。

    忘记透露一个很关键的点,这位姓钟的皮夹克男子的身份,乃是上州皇室控股的董事局掌舵,家产超出九京海浪集团董事长熊宗大十余倍,并且高薪养了一批能力极强的超自然高手替其卖命。

    镜头晃动,场景翻越,让我们把视线再调回到南郭六这边。

    一条巷子里,一个长相狠痞的社会小青年,不知是哪家公司的伙计还是销售,正巧撞见了打次路过的南郭六。

    南郭六背着个单肩包,径直行走在巷子里,形象穷困潦倒,气质感人。

    小青年盯着南郭六那生疏的面孔打量着,耸了耸肩,走上前来。

    “喂,等一下,慢点走,这位老铁,咱们都是闯江湖的,幸会幸会!哎呀,在社会上混不容易吧?怎么,在找工作么?偶手里刚好有一个很赚钱的生意,纯利润高居当今世界一切行业、一切领域中的榜首。偶还有几个伙伴也在跟着我一起做这个,你想不想加入偶们,入伙一起做?”小青年试探性的拉拽着南郭六的袖口,一阵笑脸逢迎,套近乎道。

    “违法犯罪的事我可不干,我的确在找工作,也很需要钱,但是我不去犯法。你所指的生意,是抢劫银行、倒卖毒粉、贩卖人口还是运输军火?反正,不靠谱的我都不去。”南郭六当机立断的回绝道。

    “放心好了!靠谱,靠谱,绝对靠谱!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我们正经的销售行业生意,利润很高的,货源来的也很正,假一赔十,质量可靠,信誉过关。走,我带去我们老总那边面试吧,实在对这份工作不满意,你可以随时走嘛!达不对?”小青年继续忽悠道。

    “也对!行吧,陪你去瞧瞧你这公司怎么样,倒也无妨。我也很想知道是什么生意,居然会这么赚钱。”南郭六轻描淡写的答应下来,跟着小青年一同走了。

    (欲知后事如何,下回将更加精彩)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