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四十三章 身陷重围

第四十三章 身陷重围

    许林一看着方擎脸上那自信的笑容,却是仍旧没有说话,更是没有承认。他自然不能承认,否则他今夜离开这里,明天方擎就有着足够理由带着官兵前往许府拿人。

    他看着方擎良久,随后又看了一眼那苗人女子这才轻声问道:

    “我若是没猜错的话,柳平的身上也被下了蛊吧?之前你一直都没有让他身上的蛊毒发作,是在配合他演戏,等着我出来吧?”

    方擎一怔,随后摇着头说道:“不愧是这些日子在这河洛城内声名颇甚,被那红春楼的顾小姐都是青睐有加的许才子啊~不论其它,单是这份机敏便是超过了那柳平太多。”虽然许林一没有承认,但是很明显方擎是认定了的。

    说完他便是打了个响指,随后说道:“带上来吧。”

    许林一转过头去,毫无意外地看着那蛊毒发作面色惨白,被那群护卫架上来的柳平,心里轻叹,这应当才是那方擎最有恃无恐的地方吧。在他的眼中,被下了蛊毒却又毫不知情的柳平,又能翻出什么浪来?

    “对不起…”柳平脸上满是愧疚之色,因为自己的大意和愚蠢,反而又是多害了一人。如今这里的局面,他实在是不知道许林一还能如何逃脱。

    前有方擎和那个实力不明的苗族女子,周围全是王府护卫,两边的院墙之上那师兄弟二人更是虎视眈眈,许林一就是轻功再强也无法在这里施展开来。如此近的距离,他只要一有动静立刻便是会被众人合击。

    许林一轻轻摇了摇头,他倒是不怎么担心自己,他现在最担心的还是许青仪的安危。

    “呵呵,许宁,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许昌明又给了你什么,才会让你愿意替他做事。但是你相信我,你只要愿意跟随我,替我做事,我能给你的,绝对是许昌明永远给不了的。不论是荣华富贵,还是滔天权势,我都可以给你!”方擎微微一笑说道,如今这种局面,他相信是个聪明人都知道该如何选择。而若是这许宁当真的是硬骨头不答应的话,那也无妨,反正到时候他有的是办法让他为自己效力。在方擎的心里,自然是早已将许林一当做是自己的阶下之囚了。

    许林一看着他笑了笑,随后略带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讽刺地说道:“荣华富贵?滔天权势?就靠你?一个闲散王爷?你自己都还没有这些,就成天的拿这些东西来给别人画饼?”

    闻言方擎的脸色一下子便是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这也是他最耿耿于怀的地方,同为方家一员,凭什么那一位成了皇帝之后却只是打发他到这河洛郡来做了一位无权无势,空有其名的闲散王爷?这是他心中最痛的点,却没想到许林一竟是毫不留情地将其撕开来。

    许林一却是丝毫不在意他那难看的脸色,接着说道:“若是方林跟我说这些,我也就信了,但你?算了吧~我看啊,你也不过只是一个依仗着你身后的那些人的跳梁小丑罢了。若是我没猜错的话,你的依仗应当便是那罹阳京城里的二皇子吧?许昌明不想掺和你们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斗争,也不想站队。但是你们很明显不这么想,当他娶了和方林关系更近的方玉为妻之后,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就已经是将其视为站在三皇子方林身后的人了吧?所以才会将其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让你费尽心思地想要将其从这个位子之上赶下!我说的对吗?”

    不过方擎毕竟城府颇深,脸色很快便是恢复如常,深深地看了许林一一眼之后开口说道:“我确实是没想到你竟然能够知道这么多的东西,只是不知道是方林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看出来的,若真是后者的话,那我可真是越来越喜欢你这个人了!”

    “我呸!没想到你个老玻璃竟然还有着那种见不得人的龙阳之好?谁要你喜欢?我可没那种癖好!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生的出来儿子的,难不成你竟是被人带了绿帽子还不自知吗?”许林一立时破口大骂道。

    而对着这方擎一顿连讽带骂之后,他的心里竟也是一下子舒服了许多。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这么说话过了,也是因为遇到的人大多都还算心地善良内心正直之辈,再加上穿越过来的那种混乱的记忆让他的心绪一直都很复杂。但,如今面对着方擎这般厚颜无耻,做事不择手段的狗东西,许林一着实是再也忍耐不住内心深处的那个真实的自己,那个来自于前世的聪明绝顶却又说话尖酸刻薄的许林一!

    方擎的嘴角微微抽搐,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老玻璃,什么是绿帽子,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但是他知道龙阳之好,所以他大概是听得懂许林一说的话的。周围的护卫们自然也是听得明白,此刻的脸上大都是带着古怪的神色,心里也是不由得对这许宁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他们还真是从没有见过谁敢在王爷面前这般说话过。

    “许宁,你当真是要找死不成?”

    许林一冷笑,死?加上十年前罹阳天牢的那一次,他都已算是死过两次的人了,还怎么会再畏惧死亡?再说了,就靠他们这些人也想将自己留下?他只能说这方擎实在是想得太过美好了。

    “好,就算你不怕死,难道你就一点都不在意那许青仪了不成?我想你今夜愿意来此帮助柳平,便是为了那许青仪吧?城中传闻那许青仪总是陪在你许才子左右,都说你二人郎情妾意,难不成你就不在意她的生死了吗?”方擎说到这里,看了那柳平一眼,随后对着他说道:“我没猜错的话,许青仪应是被你藏在了城西郊外的那处早已无人的尼姑庵吧?”

    “你!你怎么可能知道?”一旁的柳平瞪眼睛吼道。“不,不是我说的!”随后他更是看向许林一连忙解释道。

    许林一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了方擎身边的那个苗族女子,说道:“是心蛊吧?”

    “哼,倒是有些见识。”那女子不屑地说道。

    苗族人最重要的几只蛊之一,便是心蛊。共有一对,一只种在自己身上,一只种在别人身上,不仅可以随随地地时触发蛊毒,更是可以通过这两只心蛊之间的感应知道对方所在之地。

    “呵呵,我本来是想着等着这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再去将那许青仪另行处置的,但我那不成器的儿子自从知道了之后便一直软磨硬泡地想要去一亲芳泽~你也知道,他对那许青仪心往已久,当年我亲自上门提亲许昌明都是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如今有了这等机会他如何还能忍耐得住?而且毕竟是我儿子,所以我也没能磨得过他。不过嘛~他毕竟刚出发不久,若是你愿意放下芥蒂,跟随于我,那么我便可以下令让他将许青仪完好无损地归还于你,毕竟你若是成了我的手下,我自然是不会让他夺人所好,亏待于你。但,你若是再执迷不悟,那许青仪是何下场,我可就不知道咯~”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