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四十一章 身份暴露?

第四十一章 身份暴露?

    柳平当时只是觉得这个老友是被那些权力与繁华迷住了眼睛,却没想到他竟是连心都是完全黑了去!

    他竟然趁着自己不在的时候,将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全部掳走!然后借此来胁迫自己,让自己替他做事!

    当他回到家里,看到的只有方擎等人而没有自己最疼爱的妻女的时候,他如何能不怒?他当即便是要对方擎出手,可方擎的身边除了一群二流高手之外,还有着另外一个实力不在自己之下的一流高手,两人激战一番之后虽然柳平占了上风,但却并不能将其完全打败。而且还有那么多人在一旁虎视眈眈,再打下去他也是完全讨不着好处。

    方擎见状便更是想要将其收为麾下了,此刻见其稍微冷静了一些之后便赶忙解释说自己并没有加害他的家人,反而是给了她们更好的环境与住处,而只要柳平愿意追随他,他更是会加倍地善待他们,日后柳平自然也是能有见到他们的机会。但是如果柳平还是不愿意的话,后面的话方擎就没有再说出来了,他相信柳平是聪明人,不需要他说也明白,说出来反而伤了和气。当然,也是他自以为的和气。

    而柳平打了一架之后情绪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也是看清了眼前的形式,他想要快速拿下方擎的想法自然是不可行了,而且目前妻女都还在对方手中,对方只要一句话下令便可能让他最心爱的家人们惨遭横祸,所以即便心中是千万不愿万般不肯,但他又能怎么办呢?

    唉!柳平在心里轻轻叹了一声,这一来便已是七八年了。这么多年来他也是没能和老婆孩子见上一面,只是通过几封书信罢了。想到当年她们离开自己的时候,女儿柳茵茵不过刚至豆蔻年华,如今应是和小姐差不多大小了吧?在女儿成长的最重要的几年里却是完全没了父亲的踪影,即便是偶尔往来的几封书信中,他也不敢说别的什么,只是让她们好好的等自己回来。所以,她会不会偷偷地在心里埋怨自己?恨自己?想到这里柳平痛苦地闭上了双眼,他心中对于方擎的恨意,这么多年来却是丝毫未减。方擎以为将他们隔离多年,感情就会变淡,但像他那种黑石心肠只想着权力斗争的人如何能理解这种家人之间的温情?

    当年方擎用自己的家人逼迫自己,如今又是想用许青仪来逼迫许昌明,不仅如此,他要让自己亲自来做这件事的目的还有一层就是想要让自己变得和他一样,他要让自己的手和心变得和他一样的黑,如此他便可以彻底地放心自己不会再背叛于他了。但,柳平的眼中闪过一抹精光,他怎可让他如意?这么多年来他最庆幸也就是方擎将他派到了许昌明的身边,认识了待人和善的老爷一家,长年服侍于他们的身旁,免去了替方擎做更多见不得人的事情。如今,天可怜见,上天给了他机会,也终是到了他该反击的时候了。想到这里的时候,他的眼睛似是随意地朝着身后的某处瞥了一下,随后很快地便是将目光收了回来,快步向前走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走着走着,柳平便是走进了一处无人的幽暗深巷之中,到了这里之后他终于是停下了脚步,然后面带微笑地开口说道:

    “跟了一路了,不出来见见吗?”

    他的声音很低,但在这寂静的深巷里却很清晰。恰逢一阵夜风吹过,卷起了几片落叶落在角落里,伴随着他的声音似乎也是惊动了黑暗里的野猫,惊起了几声轻微的猫叫。随后,野猫逃离,周围再次陷入沉寂之中,亦是没有人回应他的话语。

    “唉...龟息功确实是这天下一等一的隐匿之术,但却是对我没用,所以...还是出来吧,少爷。”柳平摇头笑道。

    而伴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阵沙沙之声也是响起,没多久许林一的身影便是从角落里走出,脸上带着复杂的神色,当龟息功和少爷这些话阿四的口中说出之时,他便知道这阿四确是知晓他的存在了。

    师父说的果然没错,这天下英雄,当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不论是什么人还是什么功法都不能说自己一定是无敌的。就像此人,明明武学境界与自己相仿,但这龟息之术在他面前却是毫无作用。

    “阿四。”许林一轻声道。

    “少爷,小人原名柳平。”柳平平静地说道。

    “好,柳平,你是如何知晓的?”不过许林一还是好奇地问道。

    “很简单,因为我用剑,明悟了剑心。”柳平笑道。

    难怪,许林一点了点头。龟息功确实神奇,但它能屏住气息,却是不能停住心跳,那是只有假死功才能做到的,而假死功却是需要如尸体一般入定的,也根本不适合此刻施展。明悟剑心便是以心入剑,心动剑鸣!与人交战之时,以剑鸣和心跳,剑法未出,敌方心境先乱。所以许林一的心跳自然也就不能瞒得过柳平。只是,这明悟剑心者可谓是凤毛麟角一般的存在,就是比之那武道宗师之境的稀有程度也是不遑多让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阿四竟然就是其中之一。

    “为何引我来此?”许林一又问。

    “有事相求。”

    “哦?与你家人有关?”

    “是,想必少爷也是听到了一些内容。”

    “不必再叫我少爷,叫我许宁就好,你又不真的是许府的下人。”许林一面无表情地说道。

    “好,许宁,有些事情我需要和你提前说清楚。虽然我确实是替方擎做事的,但那都是逼不得已。这些年老爷不以我身份卑微,反而待我甚厚,对于老爷一家我只有感恩之心,相比于方擎我也更愿意效忠于老爷。但是,无奈多年之前我的妻女被那方擎掳去,以此来逼迫我为其做事。所以,今日之举实属无奈,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小姐分毫,她如今也是在一个十分安全没有人找得到的地方。如今这些年来我已是通过贿赂王府的管事知道了我妻女的下落,但同时还知道来了一件事,那就是这该死的方擎竟然是给她们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了蛊毒!不过每日三餐里都是被暗中放了定期的解药,所以她们暂时没事。我现在是能将她们救出,但救出之后若是没有解药,那便等于是变相地害了她们,所以我需要你和我同闯王府,府里的两个先天高手我来对付,你只需帮我找出解药即可。事后无论事成与否,小姐的位置我都会如实相告。”柳平一口气将话说完。

    “既然你对青仪没有恶意,那为何不先告诉我她在哪里,我先将其救出,到时候再来助你。”许林一眯着眼睛想了想之后说道。

    “不行!这件事毕竟危及到我妻女的生命,倘若我告诉你之后你一走了之,那么我和我的妻女又该如何是好?”柳平正色拒绝道。

    许林一笑了笑,随后撇了撇嘴道:“那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呢?就凭你这两句话,你就让我冒着生命危险和你同闯王府?倘若这是你们的诡计,故意编出这些来想要将我骗过去瓮中捉鳖,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又凭什么信你呢?”

    柳平听完竟是点了点头,毕竟许林一说的确实是有道理,在这世道上谨慎些可没有坏处。不过,随后他便是面色微微有些复杂地看向许林一,然后缓缓说道:

    “那么...凭我知道你是前朝明王许林一,这点够不够了?”柳平看着许林一的眼睛一字一句缓缓地说道。

    柳平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却仍像是一道惊雷一般在许林一的心底炸响,也是让他的大脑一阵混乱。这可是他心底最大的也是最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秘密,如今竟然被这柳平一语道出,让他如何能不震惊?甚至于他看向柳平的目光里都是带上了些危险的神色。

    “那日你刚进许府与老爷相认之时,我便是在那附近。”柳平淡淡地说道,他确是无意之间听见的,那之后他也是震惊了许久,不过却从来没有在脸上表露出来。

    许林一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柳平笑了笑,早年混迹江湖的他自然看得出许林一眼中的那若隐若现的杀意,不过他倒也不恼怒。毕竟这种事情若是换作他自己,他也是会想着要不要杀人灭口的。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说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一人,否则的话,方擎若是知道此事,哪还需要费此周折,绑架许青仪来逼迫老爷认罪?”柳平平静地说道。

    而听完之后,许林一眼中闪烁的杀意也终于是消散而去,因为柳平的话确实是很有道理,若是方擎知道这件事,怕是许昌明一家早已翻天覆地。并且,今日柳平也并没有拿这件事情来要挟自己一定要去帮他,这也更是让他的心中对柳平多了几分好感。

    “好,我可以帮你。但,你确定那个地方没有别人知晓?你担心你家人的安全,我也担心青仪的安全。”许林一说道。

    “你放心,我独自一人来回,没有第二人知晓。再者,连你的龟息功都瞒不过我,你难道觉得还能有谁悄悄跟随我不被发现不成?”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