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二十二章 身世

第二十二章 身世

    “昙花本是来自于西方某个国度的沙漠地区,那里的天气又干又热,但到了晚上就会变得凉快起来,所以在晚上开花就可以避开强烈的阳光曝晒,而它极短的开花时间又可以减少它水分的损失,使其生命得到延续,这般长久之下,昙花夜间短时间开花的特性就这样形成并代代相传了下去。所以,昙花又享有月下美人之誉。”许林一笑着说道。

    方玉眨了眨眼睛,听完许林一说的这些之后她心中对于这昙花是越发地感兴趣了,也更是想看到它开花那一刻的美景,她看向许林一问道:“这倒是令人难办了,不知道它何时开花,而且又总是在夜间开花,那我总不能一年里都是整夜地不睡等着它吧?”

    许林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其实婶婶所种的昙花应当是还没有开过花才是,因为昙花从播种到开花大致是需要三至五年的,不过算算时间婶婶所种的昙花应当今年便是到了花期了。昙花每年八月开放,而且整个过程只会持续两个时辰,所以婶婶便要注意了,这几日里若是见到它的花茎呈现钩子形状,其花苞的顶端部位朝上,那么到了晚上亥时前后的时候它便是会开花了!”

    “呵呵,小宁你这孩子当真是太过谦虚了!若都是似你这般才叫略知一二的话,那岂不是要将你婶婶我这所谓的长年养花爱花之人给羞死不成?”方玉听完倒是没有急着去自己的房间看看,而是略微有些惊奇地看着许林一打趣着说道。

    “婶婶言重了,毕竟术业有专攻。小侄也就是读过两本相关的书罢了,但真若让小侄种起花来,那是一点经验都没有的,那些花到了小侄的手里怕是也活不到第二年,哪能和婶婶相比?”许林一笑着说道。

    方玉笑看了他一眼,虽然不知道许林一说的是真是假,不过这孩子说的话倒是让人听着舒服。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你过来找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方玉正了正脸色问道。

    “是,小侄从外面救了两个孩子带回到了府中,想着理应要告知婶婶一声,所以便让人带我来这里寻婶婶了。”

    “哦?是那两个孩子?”方玉看了许青仪一眼,显然是从她那里听说了那件事。

    许青仪则是看向许林一,见他点了点头之后,这才笑着看向母亲道:“这件事便不劳烦娘亲自跑一趟了,女儿去安排就好了。”

    “也好,那我便回去看看我那昙花去了,若是今年能看到它开花可还得好好谢谢小宁呢~”方玉点点头,随后看着许林一笑着说道。

    “婶婶太客气了!”

    “呵呵,那两个孩子便交给你二人去安置了,记得待你叔父回来之时和他说一声便好。”

    “小侄明白。”

    方玉交代完,对两人笑了笑之后便款款离去了。许林一看着她的背影,微微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在这个婶婶面前他总是有一种放不开的紧张的感觉。

    “怎么?我娘有那么可怕吗?”不知何时已是走到许林一身边的许青仪轻声开口道。

    许林一转头看向她,却是微微有些晃了神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就清丽绝美的她在这满园花色地衬托下显得更是唯美,当真是人比花更美,争香醉人肠。

    “不是,只是婶婶虽是女子,却是有着一股不输男子的气场,让人难免心生折服。”随后收回目光的许林一赶忙说道。

    许青仪微微一笑,随后看着那满园的秋桂缓缓说道:“外公是京城里的高官,可能是受到家人的影响,所以母亲的身上确实是有着几分与常人不同的威严的感觉。不过,说来奇怪的是,母亲不爱那世人皆爱的桃李牡丹,反而却是对这桂花偏爱有加,种下了这满满一园。”

    “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轻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许林一倒是没有接话,反而是突然想起了李清照的这首《鹧鸪天?桂花》,随口便是吟了出来。

    见许青仪微微出神没有说话,许林一接着开口道:

    “世人本就各有所爱,有人爱菊花、有人爱牡丹、有人爱青莲亦有人爱冬梅,这都很正常。就像婶婶喜爱桂花,只要她自己真心喜爱,那桂花便是她心中的花中第一流。”

    “好一个花中第一流,听君一席话,确是令青仪心中豁然开朗!还有这首诗当真是妙极,待我日后念于母亲听听,她定是会相当喜欢。”许青仪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许林一的眼神中似乎都是微微亮起了光,笑着开口说道。

    许林一摇了摇头,却是没有开口说话。这种将别人的诗句据为己有的事情,还是有些怪不好意思的。

    许青仪没有在意,只当他是在谦虚罢了,随后便是转身向着院子外面走去。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两个孩子。”

    “好。”

    ……

    许林一的院子里

    凝儿正一脸赞叹地看着身前的两个有些扭捏的孩子,他们梳洗完毕换了一身衣服之后,竟像是完全换了个人一般,活脱脱的一个小俊男和一个小美女!

    “真不知道少爷出门一趟是从哪来带回来的这两个孩子,这般气质与容貌可不似是普通的小乞丐呢!”凝儿小声嘀咕道。

    “啊!是少爷哥哥回来了!”武茹儿原本正低着头摆弄着那个漂亮的小姐姐给自己编的发辫,却是突然看见了院门口的许林一当即兴奋地喊道。

    “少…少爷哥哥?!”许林一脚下一滑,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这是什么鬼称呼?

    “少爷!小姐!”凝儿自然也是看见了他们,连忙走过来行礼。

    许林一看了她一眼,不用想他都知道这称呼定是她教的没跑了!不过当他看了一眼身旁的许青仪之后却是脸色变得古怪起来,叫他少爷哥哥的话…那叫许青仪什么?小姐姐姐吗?想到这里许林一不由得觉得十分有趣起来。

    “武烈和武茹儿见过少爷、小姐!”武烈显然要更加成熟一些,拉着妹妹走了过来恭敬地对着二人行礼道。

    “不必多礼,你二人既是许宁救回来的,那日后便听他安排就好。我来这里,其实是还有些问题想要询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问你们。”许青仪笑着说道,他们过来的路上,她已经从许林一那里得知了事情的经过。

    许林一看武烈将目光转向他,笑着说道:“看我做什么?这位姐姐问你什么,你便答什么。”

    “是!”

    “不必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你们是哪里人?追捕你们的那些人又是什么人?以及你们平日里都是如何与他们接触的?”许青仪斟酌了一下话语之后柔声问道。

    武烈点头,他如今已是明白这里正是眼前这位小姐的家里,而她的父亲则是这河洛郡最大的人物。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们,说不定他们便是可以更快地将那些幕后的坏人们全部抓捕,到时候那些其他的孩子们便也会和他们一样得救了。

    “其实我和妹妹并不是这河洛郡之人,我们出生在河洛郡北边巴陵郡内的一处小山村里,母亲先后生下我和妹妹之后没多久便撒手人寰了,父亲则是不知去向,唯有年迈的爷爷将我和妹妹抚养长大。可是...在我七岁的那一年,爷爷也离开了我们。从此我们再也没了亲人...因为曾经模糊地听爷爷说过父亲应该是去往京城了,所以爷爷走后没过多久我便带着妹妹踏上了去京城寻找父亲的道路,虽然我们从未见过面,但是我相信我只要能见到他就一定能认出的。”

    听到这里许林一却是心头微微悸动了一下,不知道为何他竟是想起了那个罹阳城里的中年乞丐,不过...应该不会有这么巧的事情吧?他随即便是摇了摇头,凝神听武烈接着说下去。

    “我和妹妹没有钱,所以只能一路上以乞讨为生。好在一开始碰到了不少的好心人,见我们可怜便施舍了我们不少东西,还有些人则是顺路便会带我们一程。虽然山高路远路途艰难,但是我当时想的是一定要去到京城找到父亲,所以一咬牙也是走过了大半的路程。可没想到...却是在离京城已是不远的地方碰到了这些恶人!”武烈说到这里,双目内已是充满了仇恨。

    “当时我见他们打扮的像模像样,看到我们之后便过来给了我们一些吃的喝的,然后和我们攀谈,我还以为他们当真是好人呢!结果他们给的东西我们吃着吃着便发现不对劲了,头开始变得沉重起来,眼前的东西也是越来越模糊,没多久我和妹妹便是昏昏睡去了。等到我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不知道在何处了,只是大概知道是处在一座山上,而我们周围到处都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和我们差不多大的孩子,他们大多都是很安静,连哭都不敢哭一声。只因,只要是哭闹的声响稍大一些,便是会有人拿着一顿抽打,直到不哭了为止,根本就不把我们当孩子来看待。”

    许林一和许青仪听到这里忍不住对视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愤怒。

    “再后来,我们便是各自被分配给不同的人,然后来到了这河洛郡下各个县城之内乞讨。白天一起出去乞讨,到了晚上便是要被负责监管我们的人带到临时居住的地方,把钱财上交,再给我们一些少得可怜的食物。每过一些时日他们便是会带我们换一县城乞讨,今年却不知是赶上了什么大多数人都是一起被带到了这河洛郡省城来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