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十五章 丫鬟凝儿

第十五章 丫鬟凝儿

    用完晚饭不知道是何时了,只是可以看见一轮皎白的明月悬于院墙之上。不过月亮虽然明亮,可在这府内还是有很多月光难以抵达的地方,所以许青仪的手中也是提着一个灯笼。

    许林一跟在她的身后,沉默地走着。许青仪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地开口找话题。其实他明白,送他去房间这件事随便找个下人都可以,许昌明之所以让许青仪亲自来送,应是有话要对方玉婶说。

    但许林一并不担心许昌明会透露自己的身份,师父既然让自己来找他帮忙,那他便不会有问题。而且本就是自己的突然到来给许昌明带来了麻烦,他又怎么会随意地就去怀疑别人呢?

    两人没有走太远,出了膳厅绕过几条小道之后便是到了一处庭院前。许林一跟随着许青仪走了进去,庭院最里面则是一间宽敞的厢房。随着烛火点着,房间里也是明亮了起来。许林一扫视了一圈,各种家具都是齐全,房间整体看上去也是十分整洁,应该是每天都有下人专门打扫。

    许林一倒是没有客气,将包裹放在柜子里之后便坐到了桌子前,随手取过桌上的茶壶,没想到竟然有水,应该是那阿四吩咐下人准备的。

    可能是在山上吃口味比较淡的菜吃习惯了,所以今晚的饭菜对他来说还是有些稍咸的,就导致他很是口渴,许林一满满地倒上一杯水,一饮而尽。随后一抬头,便看见了那仍立于原地,目光奇怪地看向他的许青仪。

    “你也要喝一杯吗?”许林一略显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然后看了看手中的茶壶又看了看她问了一句。他本以为许青仪到这就会离开,一分钟都不会多待呢…谁知道她竟然还在这里。

    “你真的是堂哥吗?”许青仪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语一般自顾自地问道。

    她的声音很是温婉,很大家闺秀,听起来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额…”许林一再次摸了摸鼻子,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明白许昌明给他找的这个身份若是骗骗外人还可以,但自己家里的人是绝对瞒不过去的。

    不过,还没等他想好怎么说呢,许青仪便再次自顾自地开口了:“算了,既然是父亲的决定,那应该便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也没有必要为难于你。”

    说完她便转身要走。

    “我的身份确实是假的,是叔父为了帮我才替我找的身份。但是我对于叔父以及你们没有任何恶意,这一点却是真的。”许林一看着她的背影说道,家里突然来了一个身份奇怪的人,换谁都会有所担心,这很正常,许林一也理解。

    “那...参加科考也是真的?”许青仪停住了脚步,轻声问道。

    “是的。”

    “赶考的书生不需要带书籍吗?”许青仪转过身来,疑惑地问道。

    “这...我若是说书上的知识已经全都在我脑中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在说大话?”许林一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实在是他这话听着也太像是在吹牛了。

    许青仪目光古怪地盯着他,看了一会之后这才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莲步轻挪,出了房门。

    许林一无奈地看着她那清冷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信了还是不信。

    “天色已晚,堂哥早些休息吧,日后若是有空,青仪会向堂哥讨教一番。”留下这句话之后许青仪便没再停留,消失在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门口。

    许林一愣了愣,随后心里微微一暖,他明白许青仪这声堂哥出口便等同是承认了他的身份,示意她不会戳破自己的身份为难自己。这丫头,果真是外冷内热型。

    可是她说的日后讨教,讨教什么?诗文吗?许林一笑了笑,没想到她居然还对这个感兴趣。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远在天邙山之上的那个师姐,她和许青仪好像年龄应是相仿,可她就不喜欢这些诗啊文啊的,每次拿起书卷没过一小会便是昏昏欲睡了,为此可没少被师父责罚。

    许林一想到这抬头看了看门外的月亮,突然心里没来由地浮出现了师兄和师姐在那天邙山上靠在一起赏月的情景。

    “啊呸!晦气!睡觉睡觉!”

    许林一甩了甩头,赶忙将那辣眼睛的一幕甩出脑海,随即走上前去将房门关上,回到床上盘膝坐好。

    虽然师父说江湖险恶,让他尽量不要暴露他会武功这件事情,要给自己留些底牌。但他也不会就此便将内功修行放下,夜里睡觉完全可以用打坐来代替。

    一夜无话...

    许林一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每天早晨起得已经是够早的了,毕竟他可是在现代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人,五更天刚过便起床在那个年代可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做到的。可当他打开房门看见外面已是不知站了多久的丫鬟时,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质疑...难不成这里的人都是这么精神,起得这么早吗?明明昨晚这里是没有人的,这丫鬟是什么时候过来的?

    “咦?少爷!少爷您怎么起来了?这天还早呢!”那丫鬟听见开门的声音连忙回过头来惊讶地说道。

    许林一看着那唇红齿白的俏丫鬟,一时间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只是愣愣地看着她。

    “是...是不是凝儿吵到您了?”那丫鬟见他只是看着她却是不说话,一时间有些害怕地弱弱地说道。

    “哦不,与你无关,我习惯这么早起来的,你不用放在心上。”许林一赶紧说道。

    “呼!那就好!少爷竟然习惯这么早起来吗?可真是让凝儿惊讶呢!那凝儿现在去给少爷打水洗漱?”叫做凝儿的丫鬟轻拍胸口,似乎是送了一大口气,随后笑着对许林一问道。

    许林一刚想说他自己来,毕竟他可从来没有被别人这般照顾过的经历,可突然想到这里已经不是天邙山了,他哪里知道哪对哪?于是只好点了点头。

    看着凝儿离去的背影,许林一用力地甩了甩自己那不知是不是因为刚睡醒而有些不太清醒的脑袋,随后便是走到庭院的中间,缓缓地打起太极拳来。

    这是他前世就养成的习惯,到了这里之后也没有拉下。而且就师父所说,他的这一套拳法相当精妙,只是内容应是被人修改过,只有修身养性之功效,却是不能用来对敌,可若是许林一练的多了说不定就能悟透这拳法里的奥秘,自行还原出当年那声明赫赫的太极拳法。

    待到凝儿回来许林一已经是快速地走完了一遍拳法,看着院子外面那端着水盆毛巾呆呆地看着他的凝儿,他于是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她过来。

    “少...少爷是在练功吗?凝儿是不是不该偷看?”凝儿将洗漱用具放在许林一的身边之后,两只小手绞在一起低着头小声说道,好似是自己犯了什么错一般。

    许林一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怎么这丫头的性子如此柔弱?不过想了想之后许林一倒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也不奇怪,毕竟在这种封建年代,丫鬟的身份地位可是十分低下的,倒是自己太不把自己当少爷了~

    “好了,凝儿,我只是在锻炼身体罢了,而且我不是那种会随意生气的人,你不用事事都如此小心翼翼的,就好似我是个小心眼怪脾气的大坏人一般~”许林一打趣着说道。

    “凝儿不敢,少爷一看便是那种脾气温和的好少爷,凝儿能服侍少爷开心还来不及呢!”凝儿赶忙抬起头来连连摇着头说道。

    许林一心头微动,笑了笑之后问道:

    “是叔父让你来服侍我的吗?”

    “是,是老爷吩咐凝儿一定要服侍好少爷的。”

    许林一了然,他想了想又问道:

    “那你是什么时候到我院子里来的?我记得昨天晚上的时候你还不在呢?”

    “嗯,为了早上少爷起来便能看见凝儿,五更天刚到凝儿便过来了。”凝儿如实说道。

    “哦。”许林一点头,不过心里却是微微一惊,也就是说她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时辰了!而要知道照着前世的时间来算的话,五更刚到也才三点啊,这丫头看着也不过才十七八岁的样子,这点睡眠如何能够?

    “以后你不用这个时间过来了。”许林一看着她说道。

    “少爷!少爷,凝儿知错了!凝儿若是有什么照顾不周的地方或者犯错的地方您和凝儿说!凝儿一定改!但是您不要赶凝儿走好不好?”凝儿顿时吓得跪在地上,哭泣着说道,她以为许林一是要赶她走,不要她服侍了。她们这种丫鬟,命可是相当不值钱,老爷让她过来服侍少爷的意思就是说她从此便是少爷一个人的丫鬟了,少爷到哪她就得到哪,若是少爷不要她了,那她也就无处可去了。

    “唉唉唉?你起来!你赶紧起来!”许林一给她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赶忙跑过去就要把她拉起来。

    “凝儿不起,少爷您若是把凝儿赶走,凝儿也无处可去了!”

    “我何时说过要赶你走了?你这丫头,都说了让你不要总是这么小心翼翼地胡乱猜测,我只是让你不要来这么早,以后早上可以多睡一会再过来!我卯时起床你便卯时过来就可以了!”许林一赶紧说道,他着实是有些接受不了这里的人,动不动便跪啊跪的。

    “真的?少爷原来不是要赶凝儿走?”凝儿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抽泣着问道。

    “真的!你若是再不起来,我可就真不要你了啊!”许林一故意板起面孔说道。

    “凝儿起来,凝儿这就起来!”小丫鬟脸色变得倒是挺快,眨眼便是阴雨转晴了。

    “咳咳,凝儿,既然你是我的丫鬟,那便得听我的话是不是?”

    “是,这是自然,少爷说什么,凝儿便做什么。”

    “好,那你便听好了,以后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便不会生气,比如我要你明天开始一定要睡到卯时再过来,你若是不听话,那少爷也不会赶你走,但是却是会家法伺候!”

    “这...凝儿听少爷的就是,只是家法...是什么?”凝儿摸了摸眼角尚未干涸的泪珠,随后弱弱地问道。

    “嘿嘿!”许林一突然怪笑一声,随后看向凝儿身后那挺翘的地方不怀好意地说道:

    “家法嘛~自然就是...打屁股咯!”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