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十三章 师父往事

第十三章 师父往事

    许林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嘴角微微抽了一抽,这么草率的吗?

    “呵呵,没办法,你师父的武学资质当真是算得上是千古第一人,当时不知道有多少德高望重的武学前辈都是败在了不过二十来岁的他手上。唉,不过却是可惜…”

    “可惜什么?”

    “可惜正是因为如此,你师父当年正是年轻气盛,又志骄意满,一时间却是与那些邪门歪道之间结下了不少仇怨。”许昌明说到这语气里充满了叹惋。

    许林一愣了愣,然后疑惑地问道:“可是,你不是说师父他当时已经是天下第一了吗?就算结下仇怨,那他们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呵呵,是啊,他们是不能把你师父怎么样…可是那群畜牲却是把目标转向了你师父的家人!”许昌明的嘴角带着冷笑道。

    “什么?!”

    “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私人仇怨自行解决!这是自古以来便有的规矩,可是那群畜牲本就是心术不正之人,见寻你师父报仇无望便打听到他的家人所在,随后乘其不在将其一家老小屠戮殆尽!待你师父闻讯赶回之时却是只得看见那满地的尸骨,差点便是疯在当场!”

    “咯吱!”许林一的攥紧的拳头里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个总是嬉皮笑脸写意人生的师父,竟然遭遇过这样天怒人怨的事情。

    “果真是一群畜牲!”许林一咬着牙恨声说道。

    “唉…后来你师父便是展开了疯狂的报复,所有曾经与他有过仇怨之人,都被他一一寻到击杀!而若是有宗门庇护者他便杀上山门,当着其宗派所有人的面一一击毙!其中但凡有敢于阻拦者,皆是被他一律视为仇敌,直接斩杀!这件事曾经在江湖上掀起过轩然大波,一时间江湖上黑白两道的人都是人人自危,生怕自己若是曾经不小心跟他有过间隙,便会引来杀身之祸!而又因为你师父平日里为人正直心怀侠义,所以结怨的大多是那些视人命为草芥的邪恶之徒,所以他此番屠戮,那些正道之人完全就是当做看不见一般,任由他施为。毕竟,他这倒也算是变相地替天行道了。”

    许林一眼神悲哀,他无法想象的到师父当年该是有多么的绝望与悲痛。世人总喜欢说衣锦还乡,功成名就之后最想要做的事情可不就是回到家里与家里人分享这份喜悦吗?可师父不仅没有让自己的父母过上舒服的生活,更是因为自己而连累了他们,这种悲痛与绝望,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都没有资格说感同身受。

    “那再后来呢?”

    “唉,你师父当年毕竟年少,之前又从未经历过风雨,突然遭逢这种劫难,一时间心神受损,变得有些无法控制自己。在杀完那些仇家之后,你师父他竟然也同样的将目标转向了他们的家人…”

    “……”许林一默然,那些畜牲杀了便杀了,可他们的家人却大多是无辜的。有些事情无论对错,但关乎本心。虽然是那些邪恶之徒作恶在先,虽然常言道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彼之道还彼之身,但是若真是这么做了,那不就等同于在说自己和他们是同一类人吗?若真是那么做了,那他师父便等同于是自己做了自己曾经最怨恨的事情。自己成为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好在大错并未酿成,静音大师追寻你师父三个月终于在这之前赶上了他。他本想劝你师父跟随他回到灵山去静修从此再也不管这人间俗事,可是你师父当时已经心神入魔,他假装答应了静音大师,却仍旧暗地里寻到那些普通人家,欲要下杀手!幸好静音大师及时赶到,可是你师父下的是死手,而静音大师不知为何似乎也没有抵抗的意思,任由他一掌断了自己的心脉…”

    “……”

    “唉…静音大师不愧为云隐寺四大古佛之一,他的修养举世罕见,他觉得这一切都是起源于他,若不是他当年引你师父踏入武道却未能注重对你师父心性的教导,你师父也不会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他知道你师父是因为受到的打击太大所以一时间陷入了这种疯魔的状态,所以便只有再通过另一件打击巨大的事情来将其唤醒,而这便是以他的生命…”

    许昌明再次停顿,不过这一次他的目光里却是充满着对静音大师的敬仰之情,他轻叹一声之后接着说道:

    “静音大师成功了,你师父当时其实并不一定就能打得过静音大师,所以虽然他已入魔可是他的潜意识里根本不觉得自己会伤得到他,可是他根本没想到静音大师竟然完全不闪不避…当他发现静音大师已是回天乏术之后,这剧烈的冲击终于让他恢复了清醒,他泪流满面地跪在了静音大师的面前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师父,再也不像当年那般喊他老和尚了,可是一切已经晚了…静音大师见到他终于清醒过来,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久违的微笑,他也没有再叮嘱什么让他不要再去寻仇,只是让他不要自责,留下了一句逝者已矣让他自己日后一定要好好活下去的话语之后便阖然长逝,圆寂在了你师父的面前。”

    许林一听到这已是忍不住泪流满面,这个静音大师当得起古佛这一称呼,也相当于是他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自己师父的新生。

    “随后你师父便是将静音大师的尸体送回了灵山云隐寺,当时灵隐寺的僧人本是愤愤不平欲要寻你师父麻烦,但却被其余三大古佛制止了,因为他们看见了静音大师脸上的那股淡淡的欣慰的笑意。不过他们也没有让你师父进入云隐寺,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之后便带着静音大师的遗体回去了。而你的师父却是在云隐寺的山门前整整跪了七天七夜,为静音大师守灵了七天,随后他便离开了云隐寺,也从此离开了江湖,江湖上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师父后来是不是来找叔父了?”许林一想了想之后问道。

    “嗯?你是如何知晓的?你师父跟你说的吗?”许昌明略微有些诧异地望着他。

    许林一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轻声说道:

    “师父从未跟我说过以前的事情,其实这也很简单明了。叔父跟我说的这些

    (本章未完,请翻页)

    都是江湖往事,叔父身为官场上的人本不应该会知晓这么多,哪怕是听的传闻也绝不会有这般详细。再加上叔父自己也曾说过与我师父有些远亲,所以想必师父当年从云隐寺离开之后便是来寻叔父你了。”

    “呵呵,难怪他会收贤侄为徒,你的这份机敏倒是丝毫不输他当年。”许昌明笑道。

    “这没什么,我听叔父所说的师父完全就是一个武人,可是平日里我所见的师父又完全的一副文人模样。如此想来师父当年来寻叔父,一是因为叔父是他当时仅剩的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二便是想要弃武从文所以来寻求叔父的帮助吧?”

    “哈哈,贤侄所言分毫不差,你师父当年确是为此而来,不过那时候的我可还不是这河洛郡的太守,只不过是众多赶考的考生中的一员罢了。你师父倒是并未嫌我身份低微,而是愿意自降身份做我身边的一个小小书童,伴随我读了三年的书,这些事情也都是在那三年的闲谈里他告诉我的。”许昌明的眼中流露出追忆的神色,仿佛想起了当年赶考时的情景。

    “原来如此。”许林一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是疑惑地看向许昌明说道:“可是小侄还是有一点不解,就算师父他弃武从文,但以小侄对他的了解那也绝对算得上是文倾天下的存在,为何小侄之前却是从未听闻过呢?”

    “这…”许昌明看了许林一一眼,却是有些犹豫。

    “怎么了?叔父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许林一问道。

    “这事关魏朝,所以我怕我说出来,贤侄可能会有些不喜。”许昌明说道。

    “我能有什么不喜的?叔父您多虑了,但说无妨!”许林一这般说道,只是他的心里却是已经大致知道许昌明的意思了。

    “好…当年我已是考了六年,也是第三次参加科考,终于是在那一年有幸中了进士,随后便被分配到了这河洛郡下做了一个小小县令。而你师父也是从我之后的下一届才开始参与科考,不得不说他确是一个全才,虽然他小时候被家里人强行要求学习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是他自行跟着我学习才不过才三年!而他竟然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便高中了状元,但…由于出身低微,朝中无人,哪怕他身为文科状元也依旧是只封了个小小县官和我相差无几,而那一届的其余进士无一不在朝中得到重用,只因他们…笼络了当朝权贵。”

    许林一沉默,有些事情其实他也有所耳闻,哪怕他身在军营,但是当时魏朝官场上的腐败也是偶尔能传到他的耳中。他也明白,这也是如今的夏朝能那么轻松便篡位成功的原因。上不正则下梁歪,魏朝先辈们打下来的江山早已被那些蛀虫们掏空了躯干,徒留下一个虚有其表的空壳,官员腐败苦的自然便是平民百姓,来自现代的他很明白这个道理,失了民心便已是失了天下。

    “其实不得重用你师父起初倒也不是太过在意,只是后来上任之后的他实在是无法忍受官场上的那些腐败与黑暗,终于一怒之下辞官而去,从此隐居山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