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三章 出逃计划

第三章 出逃计划

    武东来,这是那大汉的名字,许林一在心里默默念道。

    他是当年明王麾下戍边军队里的一员,虽然武力超群战功不菲,但毕竟出生寒门,最终只得了个百夫长之位。后来明王巡视军队之时发现了他的不凡,于是亲自提拔,先是将其提为自己的亲卫队队长,后又保其为一军之将。

    而武东来也没有辜负明王的信任,成为将军之后他率领他的区区一万虎贲军在短短三年之内便打得北面胡人闻风丧胆,至今再也没敢踏足大魏疆土一步。而立下了赫赫战功的武东来自然也是受到了前朝魏皇的看重,魏皇对他的封赏更是让旁人有些红了眼睛。

    甚至有人说武东来在魏朝的地位与功绩隐隐要超过了明王,毕竟明王戍守边疆近十年虽然立下不少功劳,但与他相比之下还是有些相形见绌了。

    可是明王却根本不理这些流言,自从北境安定之后他便回到了都城罹阳好好地过上了清闲日子,也是有一种安度晚年的意味。武东来也是一样,每次回京之时也都必定会执晚辈之礼去拜访一下明王。这样时间久了,那些流言也就自己消散去了。

    想到这里许林一低头看了看手中的钥匙,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神色。

    “没想到他也投了夏朝,唉~”

    许林一轻叹一声,却没有再想这事,毕竟他现在需要思考的更重要的事情应该是如何才能逃出这座天牢。

    不论如何,若是让他在这里坐着等死,许林一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只是…他现在也只有手上这一把不知是不是自己牢门的钥匙可以利用,这里面虽然只有两个狱官,但天牢的外面还有看管更加森严的守卫在,他要如何才能逃出生天?

    许林一缓缓闭上了眼睛,种种思绪在脑海内回荡,许久之后他又重新睁开双眼,嘴脸露出一丝苦笑。在这种情况下,他实在是所能利用和已知的信息太少,若是想要逃出去就只能兵行险招,哪能有什么万全之计,倒是他太过想当然了。

    “明王?”

    突然一道微弱的声音从与隔壁相连的墙边传来,许林一心头微微一动,他走到门边目光扫视了一圈确定那两个狱官还在外面坐着没有在巡视之后,这才来到墙边轻声应道。

    “何事?”

    “小人…斗胆想问明王一句,明王是被谁抓进来的?”

    “……”

    “若是明王不想说…”

    “是武东来。”许林一沉默了一会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竟然是他?!该死的,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当初要不是老明王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赏识于他,他在军中岂能有出头之日?没想到今日他竟行这等恩将仇报之事!”那边的声音虽然依旧低沉,却蕴含着一股无法掩藏的怒意。

    “算了,暂且不提他了,你唤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许林一冷静地开口问道。

    “是,小人其实身上藏有两根银针,银针细小所以小人带进来之时并未被发现。此针之上涂有精制迷药,中针之人不出三息便会昏昏睡去,没有几个时辰绝对不会醒来。”隔壁之人声音压得更低了,许林一也只是勉强可以听清。

    “你的意思是?”许林一心头微动,他本就聪明,此时听完他便已是大致知晓,只不过还是要听听他到底是如何计划的。

    “小人曾遇到过一位有名的锁匠,有幸学得一手开锁技巧,小人早已将小人所在的牢门之锁研究通透,想开随时可开。如今只需引得那二人前来,使银针入体,小人便可破门而出取他二人钥匙,救下牢中的大伙一同谋求出路!”

    闻言许林一沉默了一会,而那边也没了声音,似是在等待许林一的回答。

    “你为何之前不做?”许林一问道,此事干系重大,他不得不小心一些。

    “小人知道明王的意思,只是,非是小人不做,而是小人实在是无能为力啊。”

    “哦?”

    “一是因为小人地位低下,怕是小人就算是死在这牢里,那二人也不会多瞅小人一眼。二是即便小人真是有幸能够赚得那二人前来,可以小人之功力想要隔着铁门,从门缝之中将银针射入二人体内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小人这才迟迟不敢有所作为啊!”

    “……你的意思是,让我赚那二人前来然后由我将银针射入他们体内?”许林一轻声说道。

    “是!但凡小人能有多一分把握,小人都不敢让明王以身犯险,实在是此事事关重大,小人断不敢赌那微小的可能啊!”

    许林一这边苦笑了一下,他自然已经明白了那人的意思,毕竟他许林一可是明王!是年仅十三岁便打遍军营无敌手的第一都统!在对方看来以他的身手若是想制服那两个狱官还不是手到擒来?可是…自己真的还有那个能力吗?他毕竟是穿越而来,而且很多记忆都还处于残缺状态,自己的这幅身体或许真的有很强的力量,可是自己用的好吗?

    “好,此事我应下了。”许林一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他虽然不知道他还能不能用出身体里原来的力量,但是他却想出了一个更好的计策。

    “太好了!多谢明王信任!只是,还请明王耐心等待,此事还是需要等到夜深人静之时才方便动手,所以现在还请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明王先小睡一会养足精神。”

    “我知道了。”

    之后两人便都没有再开口说话,牢房内也再度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许林一蹒跚着回到床上躺下,然后双眼略微有些失神地望着那房顶之上不知是否是青苔的癣状物,脑海中一时间思绪万千,除了思考他当下的处境之外他自然还想到了前世地球上的事情。作为一个新世纪的青年,他何曾遇到过这种事情?哪怕前世为了救人从高楼跌落,那也不过是一个瞬间的事情,和如今这种几乎可以说是等死的状态是无法相比的。若不想死,那么他便只能搏一搏,哪怕只是那一丝可能,他也要去试一试!

    “只是不知道,爸妈他们现在是否还好……唉!”

    带着重重心思,许林一的眼皮也是越来越沉重,再加上这副躯体本就是疲惫不堪,没过多久许林一便已是沉沉睡去。

    ……

    许林一再次醒来是被一阵敲击声惊醒的,他只觉得身体无比沉重,这几日的逃亡下这具身体的神经始终紧绷,从未像刚才那样睡过一个好觉,如今整个人松弛下来之后,一股无法言明的沉重感顿时从四肢涌上。

    “明王?”还是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我在。”

    许林一轻声回道,他强行打起精神,来到墙边。

    “这是银针,请您千万小心不要碰到针尖。”

    墙角处有一道两指宽的裂缝,只见那有两根手指艰难地夹着两根银针从那里递了出来。

    许林一接过,拿在手里细细端详。这银针果真如他所说,极为细小,其厚度怕是也就比一根头毛厚不了多少,其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异味。

    “明王,时辰已到,还请您务必小心,行事之时莫要让那二人摇动了信号之铃,否则那外面的守卫提前冲了进来,我们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机会!”

    “我晓得了。”

    许林一点了点头,随即看向身前的墙壁,思考了一下似乎想问些什么,可终究没有出声。虽然隔壁之人始终以小人自称,并对他无比恭敬,可他却始终对这个声音有着一股熟悉的感觉。这种熟悉之感,不是他的,而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而且,能被关进这天牢里的,必定不会是什么小人物。可是对方始终没有告知他身份,他也不好相问,反正若是等下计划成功他们自然有会面之时。

    那么,接下来就是如何让那两人前来了。

    许林一起身看着牢房的铁门,思考了良久之后终于憋出了一句:

    “老子饿了!快给老子送饭来!!”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