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到夏朝做王爷 > 第二章 天牢

第二章 天牢

    大汉眼中的怒火似是要喷射出来一般,只见他一巴掌拍在那兵士头上,然后对着那两个拿着绳索的兵士吼道。

    “是!”

    许林一摇头笑了笑,很是自觉地将双手伸出,任由那两个兵士将他的双手捆在一起。

    “走!”

    随着大汉话音落下,一队人很快便消失在了原地,路上本就不多的行人早已因这里发生的事情匆匆离去,只留有那早点铺的大娘眼中带着一丝怜悯看着那远去的众人。

    大娘轻叹了一口气,刚走回屋内坐下,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走到外面拿起铺子上那个被油纸包好的馒头,匆匆向着不远处行去。

    而在大娘走后不久,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下的神秘人出现在了这里,他默默地抬头看着许林一被带走的方向,轻叹了一口气。

    “还是慢了一步…算了,总归是答应了别人的,麻烦点就麻烦点吧…”

    一道略显苍桑的声音从黑袍之下传出,神秘人摇了摇头之后看似很随意地朝前迈着脚步,却在短短的几步之后便消失在了这条长长的街道之上。

    ……

    许林一在被带走之后不久便是被蒙上了眼睛,只能凭着感觉大致判断出自己走过了多少条街道。他倒是没有功夫去害怕,因为他正忙着在心里梳理着那些突然间蹦出来的记忆。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他在刚刚醒来的时候明明是没有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的,可是在后来看到这群官兵尤其是领头的那个大汉之后脑海中却又突然涌上了另一股记忆,那是这具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而令许林一无法理解的是原主人竟然也叫许林一,他是刚刚覆灭的魏朝的王爷,是魏朝威名赫赫的明王许成林唯一的儿子。天生神力的他年仅十岁之时就被其父扔进军营,十三岁之时便已在军队之中闯荡出了不小的名声,军中上到将领下至兵士无一不对他赞不绝口!所以在同年其父因病去世之时他便被当时的魏皇特赐继承其父明王之位(本该降级世袭)。年仅十三岁的亲王!这在整个魏朝的历史上都是绝无仅有的,若不是在仅仅两年之后的现在便发生了罹阳兵变导致最终朝代更迭,他的一生本该是如同天上的明星一般璀璨。

    许林一晃了晃脑袋,现在理清楚这些事情之后他的脑袋反而变得更难受了,按理说他作为一个穿越者,不是应该是处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接受这些记忆的吗?为何他竟然有一种感同身受的…错觉?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上一秒他还是那个穿越而来拥有现代人记忆的许林一,可下一秒他却成了那个年少有为却惨遭国破家亡之祸的明王许林一。明明该是别人的人生,可许林一却感觉好像是真实地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一般。这种记忆交错的感觉让他一时间大脑内完全地混乱了起来,一直到众人的脚步停下来之时许林一这才凭借着前世就无比惊人的定力暂时将这股记忆消化了下来。

    眼上蒙的纱布被人取下,许林一缓缓睁开双眼,虽然四周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光线很暗,但是他因为一路上早已适应了眼前黑暗,所以倒是并没有什么不适,看得还算清楚。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天牢,许林一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阶梯,应该便是通向这天牢的路。他们所在的地方空间不大,许林一等人的前方便是一道厚重的铁门,红色的门身之上那斑驳的黑色锈迹像是在向人昭示着它悠久的年岁,让人一眼望去便有一种被重物压住了胸口的感觉,有点喘不上气来。铁门旁不远处摆放着一张桌子与两把椅子,那也是这狭小空间里仅有的东西了。门后倒是宽敞了起来,一条阴暗潮湿的走道,许是顶上漏水所致,在外面都能听到不时响起的“嘀嗒”声,走道的两边则是一间间单独的牢房,想必里面应该就是关押着各种重犯的地方。

    原本一队押送他的兵士现在只剩下光头大汉一人,大汉的身前则是站着两名狱官服饰的中年人,此时他们正在笑着交谈。

    “武某尚有公务在身,不便再多留,这里的事就劳烦二位大人了。”寒暄了几句之后,大汉便抱拳对两人笑着说道。

    “哪里哪里!武大人也太客气了,这本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武大人您请便!”

    两名狱官明显是吓了一跳,连忙躬身行礼道,毕竟若是论起官职地位来,他们可是要比眼前这位低了不知多少,他这样客气地与他们说话他们可实在是有些受宠若惊。说的好听点他们叫狱官,说难听点他们也不过就是一个看守牢房的小卒子罢了。

    许林一看着两人,眼神中透露出复杂的神色,他自然是看得出两人的恭敬的,同样的,在接收了那一股记忆的他也是想起了这位武姓大汉的身份。

    可是那大汉却是再没有与他对视一眼,在那两名狱官躬身低头之时大汉上前一步解开了许林一手上的绳索,并在他的手中留下了一样东西,随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许林一的眼睛里充满了复杂的神色,不过他身前的两位狱官却是并没有在意他,两人在看到武姓大汉远去之后这才抬起身子舒了一口气,他俩对视了一眼之后也没再说些什么,转身便是打开了那座厚重的铁门。

    “吱呀!!”

    一道刺耳的声音响起,铁门被缓缓推动打开,许林一皱了皱眉头,因为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汗水与排泄物夹杂在一起又经过时间烘培之后的难以描述的臭味。

    “进啊!怎么?怕臭啊?哦哟哟,倒是忘了,似您这般养尊处优的存在怕是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吧?”

    两名狱官回头见他还停在原地,其中那个身材矮小之人带着嘲意撇着嘴说道。

    许林一抬起头,目光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却是没有说话,抬起脚迈了进去。

    那人见他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倒也是觉得无趣,便没有再说些什么。不过他也就是只敢动动嘴皮子,若是真让其对许林一动手那就是再给他几个胆子他也是不敢的,虽然外面就有军士把守,但毕竟许林一人的名树的影,如今又是将死之人,谁知道他一怒之下能做出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什么事来。

    只是那原本被关押在走道两旁的牢房内那一个个死气沉沉的犯人们在看到许林一之后却是瞬间变了脸色,他们顿时一个个地都跑到牢房门口扒着那道铁门从间隙中向外张望,原本寂静的天牢内也是一下子吵闹了起来。

    “明王?”

    “你是…明王!?”

    “明王…明王啊!就连明王都被抓了起来,呜呜呜!难道我大魏真的要亡了吗!!”

    一片哭闹之声顿时响彻在天牢之内,其声之悲戚,无以言表。

    许林一看了一圈之后,默默地低下了头,不知道为何一股羞愧之意在他的心底油然而生。他知道,在这场兵变之中魏朝的皇室几乎死伤殆尽,而唯有他,在那些对他心存厚望之人的拼死相救之下逃离了皇宫,可终究他的力量是有限的,即便是再天生神力,一个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的体力也是有限的,他没能逃出这都城罹阳,没能继承魏朝皇室的遗愿,更没能承担起那些为他而战死之人的厚望。

    可是说起来也很奇怪,这一切明明和他无关才是,这明明是那个许林一经历的事情,可为什么自己现在却是会有这种感觉?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接收了他的记忆,所以自己现在也算是半个他?

    “呸!吵什么吵?什么明王?他还不是被抓了起来?还有你们一个个的在这里哀嚎什么呢?你们大魏早都已经亡了,凉透了!你们和这劳什子明王都要在明天,在这罹阳城新的天子的脚下被问斩,现在这里叫夏国,当今天子乃是夏皇!”

    那之前说话的狱官一看这场面,顿时便来了劲头,瞪着眼睛好不威风地骂道。

    “我呸!你个狗奴才!老子我可是记得你的!你当初就是这天牢里的一个小小狱卒,吃的也是我大魏的俸禄粮饷!老子当初若是知道你这狗奴才现如今叛国之后还敢不知廉耻地摆出这么一副丑恶的嘴脸,老子当初真该一刀剁了你这个狗东西!”

    一个中年男子猛地抓住门上的铁栏,对着那狱官面目狰狞地怒吼出声。

    “哟呵!你…”

    “行了!别跟他们那么多废话了,反正明天都是要送上刑场的,你与他们这些将死之人费这口舌做甚?”

    那矮小狱官还欲说些什么,却被另一名狱官拦了下来,也不知是他也看不下去了还是真如他所说不愿与这些人多费口舌。

    许林一默默地看着那矮小的狱官,心底却是忍不住有些嘲弄,他知道有些人是点头哈腰的时间久了,所以好不容易遇上这等能在那些原本地位远远高过他的人面前耀武扬威一番的机会,他又怎能不好好把握。

    他没有说话,是不愿,也不屑。就像那狱官说的,白费口舌并无任何意义,更何况他也早已饥饿疲惫到无力开口。

    牢房里只有一张简陋的石床与几根杂乱地铺陈于其上的稻草,许林一躺在上面,手中攥了攥之前那光头大汉留于自己手心的东西。

    那是…一把钥匙。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