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十章 远离

第十章 远离

    东方从天还陷在沉睡之中,梦中没有那么美好,一群恶鬼围绕着他,发出不同程度的咆哮与嘶吼,而他对此居然没有一丝害怕的情绪,反而有些漠然。

    “算算时间,这小家伙也该醒了。”天玄一笑:“这小家伙倒是好运,居然真的承受住天帝精血的威压还成功开天了。”

    只是一想到那诡异的恶鬼印,天玄眉头就皱起来:“如此诡异之物,应当不是妖神体之类,不知道未来是好是坏啊?”

    ......

    似是厌烦了周围鬼物的声音,东方从天抬手微微下压:“散”

    鬼物们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如潮水般退去,很难想象一个五岁的孩童能有如此威严。

    待到黑暗散尽,东方从天猛然惊醒,后背还冷汗直冒,大口的喘息的着。

    “小家伙,恭喜你。”

    天玄的声音在着片地方响起,东方从天寻声看去,却怎么也找不到天玄的身影。

    “不用找了,老夫也无力再显化世间了。”天玄的声音有些坦然,又有一些释然。

    “前辈?”东方从天有点不知所措,一个此前没有丝毫交集的上古留人,对他有着如此帮助,不可谓之不重。

    东方从天感受着身体中的力量,流淌在四肢百骸的术力让他有些欢喜。

    “多谢前辈大恩,晚辈至死不忘。”东方从天对着虚空行礼。

    “呵”天玄笑了一声:“你的年龄可配不上的你心智。”

    “人生还是要完整的,各种滋味该去感受一番的,你这样也不知是好是坏啊。”虚空中天玄叹了口气。

    东方从天没有说话,天玄再度一笑:“罢了罢了,你我有缘,却也尽了,见你开天,我也算兑现了对她的承诺,也有脸去见她了。”

    “前辈重诺,足以感动家族先人。”东方从天郑重开口。

    “小家伙,你也不用宽慰我了,好好想想你自己接下来的路吧。”天玄的声音很是严肃:“东方家你就不用考虑回去了,别以为能够修炼了家族就会重视你,你犯下的过错可不会被这些远古家族所原谅......”

    “......”东方从天听到天玄这句话,心中的希望直接破灭了。

    “这些个远古家族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而且按照东方家的习惯,恐怕你现在站在他们面前,除了个别高层,其他人不可能再认识你了。”天玄沉吟:“你已经被他们从记忆中抹除了。”

    “什么?”东方从天心中一惊:“那我父母......”

    “你父母兴许会记得,毕竟你父亲恢复过来的实力足以让他们正视。”天玄道。

    “那便好。”听到这,东方从天舒了口气。

    “小家伙,你的路还长着呢,这漫漫修行之道,亦是孤独之道啊。”天玄感慨一声,话语之间满是怀念。

    “得遇良人,难伴一生。现在想来,遇见已是万幸了。”天玄苦笑着,声音渐渐微弱起来。

    东方从天也注意到这一点,当下立即收拾好情绪。大声开口:“前辈,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晚辈定然竭尽全力前去替前辈完成。”

    “老夫心愿早就了了。”天玄慢慢浮现出来,只是那微弱的力量让身体极其虚幻,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会注意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

    “那前辈可有后人或是族人,若他日小子有能力,会为前辈照拂一二。”他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天玄的恩情,足以改变他的一生,可以说,在这片天地中,只有天玄能够让他开天。

    “好像有的,似是在长天界山海州吧。”天玄摸了摸胡须:“老夫似是姓杨。”

    “在下知道了,他日若有机会,定会前去。”东方从天看了一眼天玄,再度行一礼。

    “哈哈哈,小家伙,好好看看这片世界吧,你会喜欢上的。”天玄如风中沙一般消散:“老夫去了。”

    “恭送前辈。”

    他向虚空一拜,好半晌才起身,随后便在洞中一顿摸索,这是天玄授意的,在这洞府之中有一个传送阵印,通过那个才能离开。

    离开前,他带走了天玄一个手串,这自然是天玄本人同意的,手串内蕴一道空间,出去储存东西也方便点。

    “待我登顶,定会回来找寻父母以尽孝道。”

    踏上传送阵,也不知过去多久,他才收拾好情绪,严格意义上来说,天玄是他修行道路上的引路人:“此间穹宇,我有资格来看一看了。”

    东方从天好奇的看着周围复杂的图案,歪歪扭扭的符号看的东方从天头晕眼花,毕竟这不是他这个层次可以理解的。

    等他调整好之后,惊骇的发现符号的光芒急速暗淡下来,更是有着破碎的声音传出。

    “咔嚓”

    东方从天面色发苦,好不容易才开天,难不成我要死在这不成?

    “咔嚓”

    符印破碎的速度加快,若不是东方从天反应快,恐怕刚刚就要被符印绞掉一条胳膊了。

    “如果都要死,与其在这死无全尸,不如拼了。”语罢,他一咬牙,开天一重的术力在体内激荡起来,随后朝着后方的一处空间裂缝跳进去,可他才开天没多久,根本没有办法掌握术力,竟险些被自己绊倒,好在有惊无险。

    进入空间的一刹那,无尽的空间之力袭来,东方从天身体和灵魂险些崩溃,然而怀中的逐出家族的法旨却突然展开,护住东方从天。

    “好东西”东方从天大喜,虽然这是一份逐出令,但此时的妙用却护住了他的性命。

    ......

    大荒界,上林州境内

    一群孩童在田埂上肆意的撒欢,尽显年少的欢乐。

    “我以后要做楚国的大将军。”

    “那我也要。”

    “笨蛋,大将军只有一个,你就做个先锋官吧。”

    “啊?那好吧。”

    “小琳,你来做将军夫人吧。”

    “你想得美,我才不要。”

    “啊,为什么啊......”

    田野里务农的人听着少年们青涩的话语,笑的格外的开心。

    这时,一个小光头急急忙忙的从后面的小树林跑出来,喊着:“不好了不好了。”

    “狗剩,发生什么事了?”

    被叫狗剩的小光头气喘吁吁的对着众人说道:“那边有个小孩,浑身是血,感觉死了一样。”

    “什么?快过去看看。”

    一旁的大人也吓了一跳,他们这小地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平时杀鸡杀鸭的都少,这要是死个人,那可是头等大事:“咱们也去看看”

    等到了地方,一群人并没有看见狗剩口中的死人,但是没人说他骗人,因为地上的血迹足以说明一切了。

    “看这样子,人应该还没有走远,大家分头去找,小娃就留在原地。”一个壮硕的男人摸了摸地上的血迹,分析出情况。

    “好”

    大人四散去找,但是孩子又怎么可能这么听话,一群人私下决定去找。

    而引发这一切的自然是东方从天,本来在空间中还是好好的,但是在撕开空间出来的时候,逐出令便不再庇护他,空间撕裂的伤害让他也直接受到了伤害。

    一出现就听见一个人大呼小叫的,这着实是把他吓了一跳,再加上不了解这里是哪里,只得拖着身体赶紧离开,无奈没有多久便失血过多昏死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他已然是被人找到,此时他躺在床上,茫然的看着周围。

    “你醒了啊,我去喊我爹爹过来。”一道弱弱的声音在东方从天的耳边响起。

    东方从天一愣,倒不是因为声音,而是他有些听不懂这个女孩的话,但是还是有些地方和他说的语言相近的地方,所以也能理解她的意思。

    没过多久,一个大汉走进房间,先是打了声招呼,后面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东方从天的伤势,确认没有问题之后,不由得感叹他的体质。

    “你没什么大碍了,就是失血过多,回头杀只鸡给你补补就行了。”大汉大笑着摸了摸东方从天的脑袋。

    “多谢”东方从天理解了他的意思,也是表示感谢:“这里是哪里?”

    他不开口还好,一开口给人家父女俩整懵了,他们俩完全听不懂东方从天说的是什么。

    “你不是楚国人?”小女孩好奇的问道:“你说的是什么啊?”

    东方从天也不开口了,他用手指在床上写字,那对父女俩也是完全看不懂,三个人都没了动作,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坐着。

    最后还是到了饭点,才结束了这份尴尬。

    大汉没说什么,只是一边说话一边打着手势示意东方从天安心住下来,东方从天也是躬身表示感谢。

    “多有礼貌的小娃啊。”大汉后面一个妇人开口,正是大汉的妻子。

    “害,想都别想了,这娃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少爷,你没看见他怀里的那张纸吗,都会发光呢。”大汉哪能不知道自己女人的心思,看人家生的白净,估计是想让人家当自己女婿了,当下赶紧打消她的想法。

    “我想一想还不行啊,再说了,你不想自己女儿过的好点啊,难不成还要像你一样做一辈子农民?”女人也是愤愤不平的开口,说话间还拍打了一下大汉,不过不痛不痒。

    “行了吧,那些个贵族哪是我们能够高攀的起的啊。”大汉叹了口气。

    盘腿坐在床上的东方从天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也是第一次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

    “我应该会喜欢吧”东方从天开口,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期待。

    大汉夫妇看了一眼东方从天,没能听懂他的话,也只能微笑离开。

    “父亲,母亲,我会回去的,我不后悔背上叛族的罪行,我......”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