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九章 补全

第九章 补全

    “这就是天帝的威势吗?”东方从天瘦小的身体被压在地上,身上骨骼被尽数压碎,剧烈的疼痛让他恢复了清醒,不过剧烈的疼痛之后就是一阵麻木之感。

    他脸上被血色涨红,同时皮肤开始皲裂,很难想象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会遭受这种事情。

    “啊”

    疼痛再次加剧,东方从天再次有了感觉,痛苦的喊叫撕心裂肺,只不过因为神经被压迫,导致他连表情都做不出来,后面也只能只能在嗓子里低声吼叫......

    东方从天在那巨大的压迫下昏迷过去,可哪怕他还醒着,以他的视角也没办法看清,但是墙壁之中还没有沉睡的天玄却看的一清二楚,那压力在一点一点的聚集,虽然幅度很小,但也是肉眼可见的移动。

    “这是?”天玄骇然:“一丝天帝的灵智?”

    这恐怕是东方家那一个老祖都不曾发现的,要不然断然不可能将其交给东方从天,要是传出去恐怕这片天地都要大乱。

    那一丝神性轻蔑的在东方从天头顶盘旋了几圈之后便开始撞击四周的阵法,不过天玄也不是普通人,他虽不是阵印专精,可也会不少,此刻这一丝神性想要冲开,恐怕不费点功夫是不可能离开的。

    洞中的五彩流光逐渐收缩,最终只留下一道绚丽的血丝,就在它要全力冲击阵印的时候,异变发生了,地上的东方从天身体上泛起黑芒,一丝弱小的丝线飘出,缓缓的缠在血丝上,随着丝线缓缓的收紧,血丝发现了不对劲,想要挣脱开来,但是随着丝线的紧绷,血丝居然很难再前进半分,而那丝线看起来极其脆弱就像是一碰就断一样,可无论血丝怎么发力,都没有办法挣脱。

    “嗡”

    东方从天身上传出来的神秘丝线与天帝精血展开了持久战,二者你来我往,可怎么都没办法改变距离。

    “吼”

    天帝精血像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一样,强烈的波动席卷周围的一切,血丝内也传出一阵震天的龙吟,浩瀚的天帝之威再次压向东方从天,它现在算是明白了,只要解决了东方从天,这丝线就可以不攻自破了。

    可神秘丝线又怎么会让它得逞,眼下东方从天体表的黑芒更胜,幽暗神秘却又小心翼翼的护着东方从天。

    “这是龙族天帝的精血,这下乐子可闹大了。”天玄一抹脑门上的汗,心中提东方从天担忧起来。

    龙族号称最强种族,不光是他们术法强悍,最重要的就是肉身同阶无敌,他们的血液更是具有神秘的威能,可是人族孱弱之时不能了解其中奥秘,待到崛起之时已然展现出和平大势,人族更加不可能研究,哪怕有那么一两只龙陨落在外,也都会被龙族收回,这一点不光是龙族,其他三族也是如此,他们都有着人族所没有的东西......

    “希望这小娃能够撑住吧,要是这东西跑了,那简直是后患无穷啊。”天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着东方从天。

    “吼”

    这次的吼声更为强烈,显然是天帝精血有些乏力了,想要赶紧解决眼下的麻烦,在其后方,一道巨龙的身影盘旋而出。

    金龙盘旋,死死的盯着东方从天,龙须一动便山岳崩塌,山洞更是直接爆炸,哪怕是天玄的阵印也仅仅挡住十息便崩溃开来,天玄也被震了出来,但是随着金龙的显现,血丝整体都暗淡下来,但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下,那一直纹丝不动的丝线居然被扯动了一些,随着丝线逐渐被抽出,东方从天的脸色逐渐白了起来,死亡的气息弥漫出来,一阵阴风刮过,有如百鬼嚎叫一般,使得金龙一颤,一旁的天玄居然直接被震碎了,不过他凭借着手段,居然又复原了。

    “好小子,六亲不认啊。”天玄大骂着飞速后退,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吼”

    一道恐怖声音传出,不过不是龙吟了,不知这是什么生物的声音,只是东方从天身上的黑芒慢慢的变化,居然变成了一只恶鬼的模样。

    “这是什么东西?”天玄隔着老远看见东方从天身上的恶鬼,心生疑惑:“这不是妖神体的特征啊,怎么会这样?”

    恶鬼之上又浮现出一个小巧的人儿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没有东方从天的一个拳头大,此时在那卖力的拉着那根丝线,口中还在那嘿咻嘿咻的喊着,甚是滑稽。

    恶鬼的出现让局面变成了一边倒的样子,那金龙还想要挣扎一下,可随着那恶鬼眼球一动,金龙便失去了神识,完完全全的失去了抵抗能力,只能任由那小人拉着,而那恶鬼也变成了一道形似恶鬼的阵印,若是仔细观察便能发现,在恶鬼的双眼处不仅没有瞳孔,在周围还有一大片的裂纹。

    不过眼前的这一幕,天玄是没有办法看见了,此刻的他早已被震慑的神魂失守了。

    随着天帝精血的拉近,那阵印上的裂纹居然在一点一点的愈合,尽管极其缓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精血已经完全没有了反抗能力,只有本能的排斥。

    ......

    “千仞兄,你这是何必呢,只要你乖乖受死,我们必然放过你的这两个兄弟,这一点我可以发出天道誓言。”被称作阁老的老者站在半空中,低头看着地上的东方千仞,赤血白虎和撼地魔熊。

    三人皆是重伤,此时靠在一起,大口的喘息着,虽然他们状态不好,可这群杀手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带来的人被他们三个斩杀了大半,如今还有战斗力的也就区区三两人。

    听到老者的话,东方千仞犹豫了,如今已然是必死的局面了,他实在是不忍心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跟着自己一起送命,可还没等他开口,赤血白虎啐了一声:“老子会怕你们,有种下来单挑,看我能不能再卸你一条胳膊。”

    “就是,下来让你熊爷爷把你脑袋拧下来,正好老子的洞府还缺个尿壶,我看你正合适。”撼地魔熊嘶吼着拍打着自己的胸膛,仿佛是在发泄他这满腔的怒火。

    “你们......”东方千仞苦笑着摇摇头:“你们又何必如此啊,今日我是断然不可能逃出去了,你们又干嘛为了我而丧命呢。”

    “千仞兄,我们是兄弟,就凭这一点,就够了。”赤血白虎坚定的看向东方千仞和撼地魔熊。

    “就是就是。”撼地魔熊大脚一跺,仰头朝着黑衣人咆哮。

    半空中的黑衣人被这一声吼叫震的有些心神发颤,可恢复过来之后眼神中尽是嘲弄:“好一幕兄弟情深啊,这种戏码当真是百看不厌啊。”

    “千仞兄,你可要想清楚了......”阁老对他们说的话毫不在意,再度开口:“我......”

    “老杂毛,别搁那放屁了,有本事下来咱们过两招。”撼地魔熊大喊道。

    “我们兄弟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阁下也不要再做这下小动作了。”东方千仞挺起胸膛,挥动手中的幽兰龙吟,沉声喝道。

    “好,不愧是世家第一人,这气魄值得我用上这一招了。”阁老大笑道,他是真的佩服东方千仞了,从追杀他们三人到现在,无数次的绝境都让东方千仞给化解了,有些对赤血白虎和撼地魔熊必杀的局,东方千仞哪怕是自己挨上几刀也要救他们出来。

    “迷幻绝地”阁老手中阵印不停的印入虚空,四周的一切都开始虚幻起来,凭空产生了不少欲望之物,好在三人心志坚定,眼下又在生死关头精神高度集中,可就算是这样,三人也有了一点恍惚。

    “居然是这招。”东方千仞惊呼道。

    “千仞兄你认识?”赤血白虎问道。

    “嗯”东方千仞点点头:“这一招脱胎自太古秘术大梦幻境地,可此术再太古年间就已经失传,后世再无现世的记录,反倒是这迷幻绝地让这一古术的名字得以被后人知晓。”

    “此术不仅影响人的神智,更封锁了虚空,再这里面只有无穷无尽的欲望,据说大梦幻境地能直接改变一片天地,也有传闻说迷幻森林就是大梦幻境地的产物,一旦被人锁在这个术中,几乎是逃脱无望,只能从最开始的绝望最后沉沦,变成无穷无尽的欲望,此术还能操纵中术者。”

    “总之此术遍地都是杀机。”

    “那我们该怎么破解?”赤血白虎问道。

    “古籍没有记载破解之法,此术出现极少,中术者也无一生还,其中奥秘,根本无从知晓。”东方千仞摇摇头:“大虎,二熊,我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住你们啊,还把你们也拉进这杀局之中。”

    “说什么呢,这是我们自愿的,我们三兄弟就是要同生共死,咱们下辈子还要做兄弟。”赤血白虎拎着手中的虎头刀私下挥动,砍碎那冲上前的虚影。

    “那咱们可得说好,下辈子我要当老大。”撼地魔熊手也没停下,巨大的熊掌挥击所带起的掌风直接横扫了一片,可他们居然又凭空出现。

    “你放屁,下辈子说什么也得到我了,你?还是下下辈子吧。”赤血白虎虎嘴一咧,一道虎啸之声传出,声波席卷,虚影居然短暂的被绞碎了,难以凝聚,可终究没有起太大的作用。

    “哈哈哈”

    三人都笑了,内心都已经释怀了,得此兄弟便已经不负此生了,只是遗憾家人......

    “该死,这东西打不完了?”

    撼地魔熊有些急躁了,眼神中居然有了不一样的眼色,东方千仞见状赶忙一巴掌拍了过去。

    “千仞兄,你杀红眼了啊?”撼地魔熊吃痛:“你打我干啥?”

    “再不打你,我就该杀你了。”东方千仞从须弥芥子中取出一瓶丹药,分给赤血白虎和撼地魔熊:“把这个吃了,能够恢复伤势,这里面有古怪,居然把术力也封住了。”

    “稳住心神,不要动摇,要不然就会沦为欲望的奴隶。”东方千仞道。

    赤血白虎接过之后直接吃了下去,撼地魔熊也明白了刚才为什么东方千仞要打他了,此刻后背直冒冷汗。

    “千仞兄,难不成我们真的要被困死在这里了?”赤血白虎心中悲愤。

    “唉,以那老头的实力,若是我还是全盛时期,凭借着我们三人的力量想要冲破出去应该不难,甚至我一个人都能解决他们,只是我......”东方千仞正在苦笑,可是他的瞳孔却骤然缩起。

    “千仞兄,你怎么了?”二人察觉到东方千仞的不对劲,赶紧问道。

    “我的实力在恢复了?”东方千仞一脸不可思议。

    “实力恢复了不是好事吗?让我们一会杀出去,狠狠的教训那个老杂毛。”撼地魔熊道。

    只是东方千仞却知道,自己的伤势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恢复,只有两个可能,一就是东方从天的天命补全恢复了,二是东方从天死了,第一点怎么都不可能了,现在只有第二点,东方千仞呼吸有些急促了。

    “二虎,我儿子呢,我儿子在哪?”东方千仞赶紧抓住赤血白虎,急切的问道。

    “就在我们相聚的地方啊,不过你放心,我设下了禁制,咱儿子出不来,外面的那些蠢东西也进不去,放心吧。”赤血白虎道。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我儿子出事了,不然我的伤势不可能恢复。”东方千仞急了,眼睛都开始泛起了血丝。

    “啵”

    东方千仞体内传出一道声音,狂暴的术力爆发开来,他的天命恢复了,同时,他的理智也彻底失去了。

    “都是你们,你们这一群低下的老鼠,畜生一般,狗东西,老杂毛,我要你给我儿偿命......”

    这是属于涅槃巅峰的实力,是属于东方千仞的怒火,手中的幽兰龙吟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怒火,亮起的蓝光极其耀眼,其中更有龙吟之声,东方千仞挥剑,全力爆发下,一剑便劈开了这个迷幻绝地。

    “啊”

    ......

    虚空中,东方从天依旧趴在那里,他身体上方的黑色小人倒是很跳脱,手舞足蹈的蹦达着,小手将那一丝天帝精血揉搓成球,最后狠狠的一脚踢进恶鬼印中,这才心满意足的融进阵印之中。

    恶鬼印顿时黑芒大盛,上方裂纹尽数补全,就连那瞳孔都不停的颤抖,好像是要睁开眼睛一般,只是挣扎了片刻便沉寂下去,恶鬼终究没有开眼。

    虚空中,术力紊乱,而这一切的源头就是东方从天,有着恶鬼印的加持,虚空中的狂暴术力尽数被净化,最终注入东方从天的体内。

    这是开天,史无前例的五岁开天,更是恶鬼当道。

    此间穹宇,他有资格去看一看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