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八章 天帝精血

第八章 天帝精血

    东方从天深吸一口气,眼神中有了罕见的神采,不但东方千羽震惊,就连远处结界内的南宫月都有一些好奇东方从天到底要一些什么了。

    “我要昔日被我人族大能所斩杀的龙族天帝的神魂精血。”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面色大变,这种东西怎么可以放到明面上来说,这是要挑起人族与外族的大战吗?

    昔日四族天帝被斩杀,他们的神魂精血也被现在的古族所瓜分,这是所有古族都知道了,那四个种族也知道,只是他们默认了此事情,也从那时开始奠定了人族的威严,但是此事就像没有发生过一样,后来也再也没有被人提起过。

    今日,东方从天提起这事,让所有人都冒出冷汗,生怕再一次的发生大战。

    “竖子怎敢?”

    “你定是乱了心窍,怎可说出如此荒唐之言。”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着,就连半空中的东方千羽也都眉头微皱,天帝精血不同于其他的东西,尤其是对于人族而言,这里面更可能藏着人族突破天帝的秘密,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天儿,不如你换一个东西。”这个东西太重要了,哪怕他是族长,也没有资格擅自与人。

    东方从天摇摇头,这个东西对他一样很重要,他怎么可能甘心一辈子碌碌无为。

    “竖子,你今日拿着不知道从何处得来的邪物来威胁自己的宗族,不怕为世人所不耻吗?”一旁的十几个长老们直接炸开了锅,想来也难怪,天帝精血牵扯甚大,他们不得不严肃对待。

    “天儿,此物对于宗族来说至关重要,我没办法把他交给你。”东方千羽摇头拒绝。

    “族长,此物我志在必得,我一定要得到。”东方从天想过换一个,可最终还是一咬牙不放弃。

    “天儿,何至于此?”东方千羽眼眸微垂,他实在不忍心对东方从天下手:“你怎么忍心对自己的族人下手。”

    “族长,不论世人如何评判,但......”东方从天手中力道又加强了几分,连周围的空间都因为东方家族的异动而开始颤抖,在内族更是出现了空间裂缝。

    “这就是我的道。”

    “唉”东方千羽终究还是闭上了双眼,右手缓缓抬起,手指微微用力,东方从天周围的空间就像是被撕扯一样,直接将他缠绕起来,使其无法动弹。

    南宫月也不管那么多了,暴虐的术力从体内喷薄而出,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娇弱的女子所能拥有的术力性质:“你,怎敢动我的孩子?”

    空间屏障被她轰击的泛起阵阵涟漪,但是就是没有办法打出一到缺口,周围的外族之人仿佛是第一次见到南宫月一样,一个个拖着重伤的身体赶紧远离她。

    “唉”东方千羽感受到身后的动静,可他没有办法,他是族长,他要对他的族人负责。

    “东方从天,我且问你,你可愿回头?”东方千羽浑身气质大变,不再是先前的和蔼模样,上位者的气质压迫着在场的所有人,就连对东方从天的称呼也都变了。

    “从我来到这里开始,我就已经不能回头了。”东方从天嘶吼道,就像一个人形小兽一样,愤怒的嘶吼让所有人都起了鸡皮疙瘩。

    南宫月内心巨痛,自己的孩子在自己的面前受苦,可她什么也做不了,瘫倒在地上不断的拍打着面前这一道看不见的屏障。

    “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

    东方从天挣扎着,哪怕身体被空间之力撕扯的扭曲了,也没有放弃:“我欲屠天,再开一片。”

    “轰”

    东方从天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他头顶的天空便完全暗了下来,其中还有不少的雷蛇出现,可还没等那些雷蛇降落,天地间突然响起一道梵音。

    “散”

    随着这道声音的出现,天地间仿佛其他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一样,那些雷蛇也如同遇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四散而去。

    “这是老祖的声音,他出关了?”东方千羽喃喃道。

    “啵”

    空间中出现一处虫洞,从中传出一个小瓶子,哪怕瓶子上设置了禁制也丝毫不影响其中的暴虐气息。

    “这是,天帝精血。”东方千羽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敢相信,他想不通为什么自家老祖会把这个交与一个小辈,尽管这份精血中的神性不足万分之一,但也是相当恐怖的。

    小瓶子就这样静静的飘在东方从天的面前,东方从天面露喜色,他这么做不都是为了这一份能够决定自己命运的东西吗,如今快要到手了,他又怎能不激动。

    可随之而来的确实一纸道书。

    “家族有子,威胁全族,剥夺其姓,自此放逐。”

    道书上盖着东方的族徽,浮在东方从天的面前,不仅震开了束缚东方从天的空间,还再一次的压制了那精血的力量。

    东方从天看着纸上的字,苦笑一声,一把将其同精血拿在手中。

    天地间的命令消失之后,所有人都在看着下一步,可不管他们怎么看,就是没有一点的变化。

    “就这么结束了?”

    东方从天看着屏障所在,他感觉自己的母亲就在那里,但是他看不见,只能是对着虚空下跪。

    南宫月看着东方从天对着自己的位置跪下磕头,心里已经不能用痛苦来描述了,自己的孩子受此委屈,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不管是谁都难以接受吧。

    暴虐的术力从南宫月四周骤起,如天雷烈火般席卷周围,连着迷幻森林都遭了秧,可这样也加剧了天命的破碎程度,一口气血逆着运转,直接让南宫月晕厥了过去,气息也如快断的丝线一般。

    东方从天的身影逐渐虚幻,面对东方千羽的目光,东方从天苦笑了一声,手中力量加大,直接当着东方千羽的面,握碎了那金属圆块,随着碎块落地,东方从天也彻底消失在了着天地之间。

    东方千羽也回过身将南宫月待会族内治疗,今日之事也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可从这之后,家族里的人都对此事绝口不提,仿佛从未发生一样,就跟家族里面从来都没有东方从天这个人一样。

    东方灵玉倒在了迷幻森林的外围,此时爬起来,使劲的甩了甩头,看着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感觉奇怪。

    “我怎么来这里了。”

    “我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

    “是什么呢?”

    ......

    此刻,东方从天出现在天玄的面前,可东方从天没有丝毫的兴奋,只是将小瓶子放在了地上,让天玄观察,如何摊开之前的放逐的道书,又看了一遍,此时道书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量,就是一绢普通的丝绸,只是上面的字和东方的族徽十分扎眼。

    “这是天帝精血?”天玄吓了一跳:“好小子,虽然这是被稀释过的,但是你能把这东西要来,也使真的厉害了,这东西恐怕不弱于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们东方家的镇族之宝了。”

    “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呢?”东方从天抬起头望着天玄,手上将道书叠好揣进兜里。

    “快,小娃子,把我给你那个圆块拿出来,那里面还有一个阵印,就是拿来逆转你的天命的,只要到时候将这精血放进去,就可以开启阵印,从而能尝试补全天命了。”天玄激动的直搓手,这都多少万年了,他终于要见证他的研究成果了:“不过,你这是天帝精血,我使真没想到你小子要的使这个东西,这玩意好是好,但是也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开玩笑,毕竟使天帝境界的啊。”天玄越说越激动:“你知道吗,就现在的这一丝气息放在外面,都能压塌百万座大山,那就更不要说没有被稀释的样子了。”

    东方从天面色难看,但是天玄却全然没有发觉,反而在那越说越起劲。

    “我说你这小娃子,怎的还不动手,你不想救你父亲了?你不想开天了?”天玄见东方从天一直没有动静,有些不乐意了,眉头一皱,不满的说道。

    看着天玄那副急的跳脚的模样,东方从天脸都青了,原本雪白的小脸在此刻已经使黑的不能再黑了。

    天玄见东方从天还没有动静,赶忙开口:“是,这玩意有风险,尤其是你带来的还是天帝境界的,那危险更是成倍的增加,可以说是九死一生,但是要是成功了,那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

    “再者说了,你不是要救你父亲吗,那怕你不能成功,但是只要你死了,你父亲的天命劫依然可以解掉,所以说你还在犹豫什么啊?”天玄急了,他怕东方从天反悔不干了:“而且你不试试的话,你也没几年好活了啊。”

    “那圆块我捏碎了,没了。”东方从天沉声道。

    “害,那都是小事,你先完成我的研究再说。”天玄见东方从天开口,开始毫不在意他说的是什么,随后逐渐呆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我把那个东西捏碎了。”东方从天再次开口。

    “不可能,那可是用深海寒金蟒的精铁骨做的,虽说是剩下的边角料,但是哪怕是天命境界也不可能轻易捏碎。”天玄大吼:“你你你......”

    “竖子怎敢啊。”天玄这下是真的跳脚了:“无知小儿,害老夫万年时光尽皆东流......”

    天玄在东方从天面前不停的咒骂,全然没有一点高人形象,面容也逐渐扭曲,时而悲伤,时而愤怒,时而感怀,这般变化让他的灵体都有些虚幻。

    “既然事已至此,那就让我来一睹天帝的风采吧。”

    东方从天拿起地上瓶子,打开之后直接倒入口中,磅礴的气息喷发而出,压着地面都出现了裂纹,原本昏暗的洞穴此时居然显现出五彩流光,在那之中的一丝透明的能量最为耀眼,而且仿佛已经有了灵智,现在还要跑。

    “小子你不要命了?”

    就连天玄生前所布置的阵印在此刻都有一些扭曲,一旁的天玄也被东方从天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惊的回复的理智,随后眼神中便有些向往,但是更多的还是失落,天帝始终是人族的大劫啊。

    “果然不入天帝,终究只是蝼蚁。”

    “也罢,这都是这小娃子的命,也是我的命啊。”

    “希望他能成功吧,也算是了了我的一个心愿。”

    说完,天玄就消失在了墙壁之中,一切都空荡荡的,只剩下那双目无神的东方从天,还保留着看见这一幕的的惊讶表情。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