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五章 上古留人

第五章 上古留人

    “虎叔,我们现在去哪?我父亲怎么办?”东方从天面色很是难看,毕竟这是在虚无中穿梭,虽然速度极快,但是以他的实力,就算是有着赤血白虎的保护,也感受到了极其强大的压力,那种冲破虚空的感觉,让他跟在死亡边缘徘徊没有区别。

    “你父亲不会有事的,你要相信你父亲。”赤血白虎神情凝重道。

    “嗯”东方从天点点头,疼痛让他陷入的短暂的昏厥之中。

    看着晕在怀中的东方从天,赤血白虎直接加快的速度,几个闪身便已是数万米开外。

    ......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对我动手?”

    清澈的湖水之上,东方千仞捂着伤口站着,冰冷的看着空中的十个黑衣人。

    “我们南宫家办事,你乖乖受死就好。”黑衣人中站出来一个人,这个人不像其他人那般高大,他的身形佝偻,明显是个老头。

    “哼,你们都敢光明正大的站在我面前了,还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吗?”东方千仞冷笑一声,显得十分不屑:“简直就是地道的老鼠,一群见不得光的东西。”

    “东方家的人都那么会逞口舌之利吗?死到临头还敢在这大言不惭。”老者有些恼火,却也不敢贸然出手。

    “阁老,何必跟他废话,就让属下去结果了他。”老者身旁的一个黑衣人站了出来,露出了明晃晃的大刀,血色从刀身溢出,很快就覆盖了大刀。

    “你算什么东西,本阁做事,用得着你来教?”老者怒喝一声,深蓝色的术力快速涌出,缠上了黑衣人的脖子将其狠狠的丢了出去。

    老者做完这些再次看向东方千仞的时候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千仞老弟,说起来,我对你也是佩服的紧啊,不如你加入我们,同我们一起做事,我相信,凭借你的实力,一定可以大放异彩的。”

    “哦?”东方千仞轻咦一声:“两次动手,可都是动死手啊,这就是你们邀请人的方式吗?”

    “我们不过是为了考验你罢了,你看你现在不是还活着吗,我们也是为了让你更好的看见我们的实力。”老者声音越来越温和,若是换个场景说不定就把他当成邻家的老爷爷了:“怎么样,加入我们,你不亏。”

    “如何?”

    东方千仞陷入了沉思,眼神逐渐茫然,双臂无力的垂下。

    “动手吧”这时老者一起淡漠的开口,狞笑一声:“这就是世家第一人吗?不过如此。”

    “诺”

    黑衣人齐声应道,随后快速冲向东方千仞,武器之上都是泛着幽光,有些还滴着腥臭的药滴,显然是刚淬上毒药。

    “吼”一声大吼传来,震的湖水全部炸起:“哪来的杂毛,也敢对我兄弟动手。”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东方千仞也被那一声大吼震醒,双手立刻结印,一道巨大的火龙直接将冲向他的人全部弹走,实力较弱的更是直接被镇杀当场。

    水幕落下,众人这时才看清身影,竟然是撼地魔熊。

    “千仞兄,你没事吧?”撼地魔熊将东方千仞抓在手中,放在肩膀上。

    “这老家伙擅长迷惑他人心智,我不小心着了他的道,差点就丧命于此了,还好你来的及时,不过我们不是说好,分散离开吗,你为何在此啊?”东方千仞盘坐在撼地魔熊的肩上开始调息。

    “害,你也有些日子没来了,那头怂老虎实力又长了不少,尤其是速度,我知道没办法赢他,而且又不放心你一个人,就调头回来,没想到刚好看见你就站在这一动不动。”撼地魔熊拍了拍大脑袋,憨笑道。

    “二熊,此番多谢了。”东方千仞有些感动,他们之前约定的地点

    (本章未完,请翻页)

    虽然离他们很远,可到了他们的这个境界,也不会花费太长时间,纵是不如赤血白虎,可也该到地方了,会出现在这里就说明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使出全力,一直跟东方千仞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想不到二熊也有如此心细的一面。

    “咱们之间,说什么谢不谢的,都是自家兄弟。”撼地魔熊嘿嘿一笑。

    说完,二人皆是望向空中的老者,二熊身上毛发炸起,恐怖的气势竟然将湖水压低十几米。

    “哪来的畜生,滚一边去,不然连你一块杀了。”之前被老者甩飞的黑衣人此刻又跳了出来,看这架势,刚才应该都是为了做戏给东方千仞看。

    “你是哪来的杂毛,敢在老子的地盘,对老子的兄弟动手?”撼地魔熊大吼一声,恐怖的音波直接将黑衣人全部衣衫震的炸裂开来,要不是里面的护身宝甲,恐怕就刚才的那一击就能直接把他震死:“呵,感情是有一个这么硬的龟壳啊,难怪敢跳出来乱叫。”

    “你......”黑衣人恼怒,正欲动手,却别身后的老者喊住:“柯岩,退下吧,你不是他的对手。”

    此时老者再度站了出来:“你就是这片森林的霸主之一撼地魔熊吧,我等在此办事,只要你把东方千仞交出来,我们立刻退去,不会打扰半分。”

    “不会打扰半分?”撼地魔熊抬手就是一巴掌,虚空凝现巨大的掌印,狠狠的拍向老者:“你他奶奶的都快打到老子家里去了,现在跟我说什么不会打扰半分?我半分你大爷。”

    掌印触碰到老者的身体,可原本想象中被扇飞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甚至连那掌印都不能在近半分,老者抬手轻轻一碰,巨大的掌印直接碎成漫天的光点:“何必有这么大的火气呢,凡是都是可以商量的吗。”

    “我商量你大爷,千仞兄乃是我兄弟,想要他的命,先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撼地魔熊大喝一声,抬手又是拍出几道掌印,可都是被老者轻松的化解了,东方千仞眼神骤缩,二熊的实力他是最清楚的,虽说这些攻击他也能化解,可却完全做不到如此风轻云淡,这实力,恐怕已经快要赶上家族里的一些长老了。

    “二熊,能跑就跑,不可恋战,这老头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东方千仞在撼地魔熊耳边低声说道。

    “他真有这么强,连你都没办法战胜他吗?”撼地魔熊大惊,东方千仞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可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说。

    “若是我全盛时期,倒是可以跟他斗上一斗,可上一次被他们偷袭,暗伤到现在都没有痊愈,况且......”东方千仞没有说完的是,因为东方从天,他的天命早在五年前就到了随时都会破碎的地步,否则就凭他的天赋,又怎么会甘心每日猎兽以换取生活呢。

    “这群该死的杂碎,我真想手撕了他们。”撼地魔熊双眼通红,口鼻皆有热气呼出,浑身妖力都有着要暴走的趋势。

    “二熊,不要冲动,保命要紧,报仇之事,来日方长。”东方千仞拍拍撼地魔熊的身体,随即站起来,从须弥芥子中取出一柄长剑,剑身通体幽蓝,还带着些许兰香,剑柄也是形似兰花,不过兰花之下却是一条黑龙,仔细看下来,就像是一朵兰花封印着这条恶龙一样。

    “这是八品法器幽兰龙吟?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上?”老者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声音都有一些颤抖,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不过以你现在的实力,恐怕还用不了这幽兰龙吟吧。”

    “那你要试试吗?”东方千仞一动剑身,磅礴的剑气铺天盖地的向黑衣人袭去,沿途的事物全部都被斩成齑粉,空间都有一些动荡。

    “这就是幽兰龙吟的威力吗,纵使你现在是个废人,都能发挥出如此的威力,不愧是能连斩龙族两位飞升境高手的法器。”老者一抹胡须,眼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贪婪之色丝毫没有掩饰。

    “战吧”东方千仞凌身空中,向老者攻去:“剑凌九天”

    “吼”

    ......

    “奇怪,怎么千仞兄和那头蠢熊还没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赤血白虎早就到了地方,但是他一直等不到东方千仞和撼地魔熊,不免有些着急。

    “虎叔,要不你去找我父亲他们吧,我一个人在这不会有事的。”东方从天也从昏厥中醒了过来,摇晃了一下还有些晕眩的脑袋,面色有些发白。

    “不可以,你父亲把你交给我,我就要保护你的安全,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这是绝对不可能的。”赤血白虎一个劲的摇头。

    “可万一我父亲和熊叔出了什么事情该怎么办?”东方从天抓着赤血白虎的的衣衫,希望他可以去找东方千仞他们。

    “这......”赤血白虎犹豫了,东方从天说的也是他所担心的事情,可他也不能放着东方从天一个人在这,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他可怎么跟东方千仞交代啊。

    “放心吧虎叔,我命硬着呢,况且这里看起来也没有妖兽,你就安心去吧,我就在这等你们回来。”东方从天歪头一笑。

    “好,那你在这待着,不要乱走,等我们回来。”赤血白虎又是一顿告诫,才动身离开,身形一晃,便消失不见。

    只剩自己的东方从天随意的找了个平滑的石块躺了上去,准备在这好好的休息一会,但是刚刚躺上去,诡异的事情就发生了,石头先是将东方从天的手划破吸收了他的血液,沉寂了一会之后红光大盛,开始蠕动,变的跟液体一般,直接将东方从天拖进了黑暗之中,而这些事情东方从天自始至终都没有丝毫的感觉和反抗......

    许久之后,东方从天才清醒过来,只不过这一次没有产生晕眩的感觉,反而觉得十分舒服,但是他没有功夫管自己身上的变化,十分警惕的盯着周围:“这里是哪里?”

    “哟,竟然是个小男娃,这概率......”

    墙壁中突然飘出一个衣着古怪的老者,他也不回答东方从天的话,就这么上下左右的打量东方从天:“小子,你是哪个家族的?”

    “我是东方家族的,你又是什么人?”东方从天不卑不亢的回答道。

    “东方?”老者一脸错愕:“怎么又是东方?”

    “我说,你们东方家的老祖宗是不是上辈子烧什么高香了?”老者神态有点无奈,更有点无语。

    东方从天也仔细的打量眼前的老者,突然眼前一亮:“看前辈的装扮,应当是上古之人吧。能够埋骨与此,也应当不是什么籍籍无名之辈,不知前辈平白无故将我掳到这里究竟意欲何为?”

    “哟呵,你这小娃,有点眼力劲啊,我哪怕是站在你们家现在的族长面前,他都未必能认出老夫来自哪个时期,你又是怎么认出来的?”老者对于东方从天产生了一丝好奇。

    “我曾经读过一本书,里面有介绍上古的惊奇古怪。”东方从天也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什么?”老者脸色大变,眼底深处还有着一些恐惧:“怎么可能会有记载时代的书籍,那可是要遭万古刑劫的。”

    “小娃,那本书叫什么名字?”老者飞身抓住东方从天,面目开始逐渐狰狞。

    “上古奇谈”东方从天道。

    “传闻居然是真的。”老者松开了东方从天,一个人缩在角落里来回踱步,东方从天也没有去打扰他,只是目光一直打量这里,企图找到出口逃离出去。

    许久,老者再次飘到了东方从天的面前。

    “老夫却乃上古留人,名唤天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