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三章 外出

第三章 外出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原本一拳厚的上古奇谈也被翻看的差不多了,不过说来也怪,看这本书的时候完全不消耗神魂力量,甚至可以过目不忘,要知道他集中精神阅读修习类书籍的时候,还要反复观看两三遍才能记住,可这本书看完一遍之后就跟刻在了脑海中一样,十分清晰,不过对此他也没有在意,因为他从来没有觉得可以那么轻松。

    “上古当真如此有趣吗?”东方从天合上书,喃喃道。话语中竟然还有些向往。

    一天也就这样过去了,晚饭时,沉闷的饭桌上,东方从天难得的开口:“父亲,下次外出猎兽的时候可以带上我吗?”

    夫妻俩诧异的看了东方从天一眼,又看了一下对方,眼里不约而同的流露出些许笑意,在他们看来,东方从天肯出去,就算是跨过心里的那道坎了。

    “好,后天跟我出去。”东方千仞点点头,然后继续吃饭。

    南宫月更是放下饭碗,一个劲的给东方从天夹菜,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晚饭后,各自回了房间,今天的夜倒是显得格外安逸,东方从天躺在床上,枕着那本上古奇谈,至于他自己的静心枕早不知被丢到哪里去了,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特别向往修炼了,上古奇谈,奇谈二字无非是一些精奇鬼怪或是一些事情,而这本书中更是详细的记载了各种邪修的日常,甚至还有其修炼方法,奇乎怪哉。

    翌日,东方千仞早晨出门猎兽,等到归来的时候已是黄昏之时,东方从天倒是没有什么感觉,但是朝夕相处十几年的南宫月却能感受到东方千仞身上受了严重的伤势,只不过对方强忍着,南宫月也就没有说出来,只是晚间休息的时候,南宫月才开口道:“要不明天就先别带天儿去猎兽了,你先把伤养好,等好了之后再说。”

    “说出口的话,怎么能随便更改或是收回,况且这点小伤并不碍事,早点休息吧。”东方千仞转身躺倒在床上,体内术力悄悄的运转,可想而知他的伤有多重。

    南宫月又何尝不知道自家男人的性子,当下也是将手贴近东方千仞的后背,柔和的术力慢慢的注入东方千仞的体内,帮助他修复伤势。

    感受到后背的温暖,东方千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修复伤势,他们夫妻在一起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彼此心意相通,一些事情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嘶”疼痛还是让东方千仞倒吸了一口凉气。

    “唉”南宫月心中微痛,但是依旧没有说什么,只是加快的术力的运转。

    外面的风多多少少有些刺骨的凉意,漫天的乌云竟也不让月光透过一丝。

    二人就这样恢复了一个晚上,等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房间外面就传出了一点细微的动静,夫妻俩知道这是东方从天起床的声音,虽然他已经不参加开天的训练了,但是之前的作息还是让他养成了这个习惯,东方千仞也停止了疗伤,坐起身来,略微的调整一下状态就推门而出。

    “路上小心”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到他的耳中,这当然是南宫月的声音,当下微微点头:“我会的。”

    外面的东方从天本来只是习惯早起,没想着现在出发,可是当他看见东方千仞的时候还是十分惊喜,赶忙迎了上去:“父亲”

    “饭就不吃了,让你母亲多睡一会。”东方千仞还是那般冷冰冰的。

    “好的”东方从天点头应道,他虽然不是修士,但是少吃几顿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那现在出发吧。”

    “好的”

    二人简洁的对话让还在房间中的南宫月哭笑不得:“哈哈,这哪是父子啊,我看是兄弟还差不多。”

    出了外族门口,东方千仞又背着东方从天疾

    (本章未完,请翻页)

    驰了十公里左右,等看见一片石林的时候才将东方从天放下,单手在虚空刻画符箓,东方从天知道那是禁制符箓,他其实也会刻画,只不过由他来刻画的话,没有术力的支撑恐怕他们到中午都未必能出去。

    若是一般禁制符箓倒是不会这样,可这是东方家族啊,站在世界顶端的人类宗族,他们的符箓就能与寻常的一样了吗?关于这一点,东方从天曾经问过藏书阁的管理者,得到的答案是东方家族的符箓除了有一套古时候遗留下来的火法之外,剩下的也有四成传承自上古时期,那自然与现在的简化符箓大不相同。

    从东方千仞刻画开始,不到五息时间就已经刻画完成,随着的符箓的出现,前方的石林逐渐演化成一片森林,这一点东方从天也是知道的,这是迷幻森林,原本是属于一个中等势力的护宗大阵,这片森林也是天生地造的宝贝,可以说是得天独厚,因为在这片森林之中,如果不能完全的集中精神,那么迎接自己的就只有死亡。

    在这里面哪怕是一眨眼的分神,你就不知道眼前的到底是现实还是虚幻了,不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当时无数宗门联手攻打那个宗门,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做着杀人越货的勾当,想想也是好笑,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宗门联军获胜,可也几近全灭,就是因为这迷幻森林,要知道在当时可是有着化龙的高手。

    只是好笑的是,当时在场的还有他们东方家的一个前辈,趁着他们打的热闹,直接把整片森林硬生生的扛回了家族,那些宗门的高层更是火冒三丈,自己死了那么多人结果什么都没得到,当即就要下达追杀令,但是不知道是谁干的,更让他们火大,这种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事情在当时可是让他们颜面丢尽,当然也有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老怪物把东方家族抖搂出来,可是一听到是东方,他们直接偃旗息鼓了。

    东方从天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虽然知道自己的父亲也被赐姓东方了,但是他出来没有见过父亲出手的样子,更没办法从别的地方打听到自己父亲的事情。

    仿佛东方千仞就是个禁忌的话题,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化的时候东方从天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一股强烈的恶心感油然而生,就在这时东方千仞大手轻轻的拍在他的头顶上,有着东方千仞的保护他的恶心感才稍微好一点,他还没有缓过来就被甩到东方千仞的背上,再度背着他,在森林中疾驰。

    “你比我当年要强”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让东方从天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

    “我当年第一眼见到迷幻森林的时候差点昏过去。”

    “迷幻森林有那么恐怖吗?”东方从天反问道。

    “那是你没见过内族的那一部分迷幻森林”

    “什么?”东方从天一惊:“迷幻森林有两个?”

    “准确的说,内族的那一部分才是迷幻森林的核心。”东方千仞道:“我们东方家本身就有一片迷幻森林,只是在古时候大战的时候毁坏了,至于外面这一部分则是我们抢回来补充内族那片迷幻森林的核心的,你眼前看的这片森林,只是有形无神,书里面记载的内容没有错,但是绝大部分的书籍都不会告诉你迷幻森林真正恐怖的地方。”

    “那迷幻森林到底哪里恐怖了?”东方从天不由得有些好奇。

    “这你没必要知道,我也不能说。”东方千仞想打消东方从天的好奇心,而且这事他也确实不能说。

    “哦”东方从天点点头,也没在说什么,只是趴在父亲的背上,心里还是暖暖的,这可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被父亲背着,迷幻森林的秘密哪有自己父亲重要。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周围变化的景物让东方从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没有想到自己父亲的速度居然那么快,但是他没有任何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不适,毕竟有东方千仞护着他,只是他不曾注意到的是,呼啸而过的风在东方千仞的术力屏障上划出一道道白痕......

    也不知过了多久,东方从天才被放下,脚一落地的瞬间,他的眼睛都亮了,山川草木花鸟鱼虫,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不像家族所在的空间一样死寂,东方千仞没有说话,看着愣愣出神的东方从天心中还是有点刺痛,他知道他的儿子恐怕比他还难受,这一切都是毁在命上啊,若是一般的世家,恐怕也不会有这些心理负担了,谁让他们姓东方呢。

    二人就这样漫步在外面,东方千仞也给东方从天讲解着他们所碰见的妖兽,跟他说它们的特征和生活习惯,东方从天就觉得自己那已经关上了的门又开了一个小缝,让他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要知道书籍终究只是书籍,真相永远得要自己去看见才行。

    东方从天拉着他父亲的裤子,二人走着,他也不知道父亲平时说的猎兽到底指什么,反正他觉得这些妖兽都挺好的,还有的跟他们热情的打招呼,也不知是跟东方千仞十分熟悉了还是怎样。

    “吼”

    “吼”

    两道妖兽的吼声传出,周围的虫鸟惊的飞起,很快地面都开始震动,不远处有两道模糊的光线飞奔而来,吓的东方从天赶紧躲在了东方千仞的后面,探出自己的小脑袋看着,等到那所谓的光线停在了眼前,东方从天才发现那哪是什么光线啊,根本就是一头赤血白虎和一头撼地魔熊,二者身高皆是超过了三十米。

    “哈哈哈,千仞兄,你可好久没来了,来咱俩切磋切磋,让你看看我这些年的长进。”

    “什么东西,你可快拉倒吧,要切磋也是我先来,你后面排着。”

    两只妖兽在东方千仞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口吐人言,更是在快到面前的时候体型迅速变小,最终幻化成了人形,上来一人给了东方千仞一拳。

    “吭”东方千仞闷哼一声,也是回了他们俩一人一拳。

    “怎么,你受伤了?”赤血白虎所幻化的人类诧异的看着东方千仞:“居然还有人能够伤到你?”

    “什么?你受伤了?”撼地魔熊更是开心的不行:“那咱俩快切磋两下,让俺先揍你过过瘾,要不然等你伤好了就揍不了了。”

    “闭上你的臭嘴吧。”赤血白虎一巴掌拍在撼地魔熊的后脑勺上,然后看向东方千仞:“这么久没来了,走,去我那喝两杯,我那珍藏的好酒可就等你了,这臭熊还去偷过几次,都被我打跑了。”

    “你这死老虎,当真是小家子气,不过几坛酒嘛,干嘛看的那么严实。”撼地魔熊不满的撇撇嘴。

    “走走走,今天不醉不休。”说着二人就要拉他离开,但是发现他一直没说话,二人也是感到十分奇怪。

    “啊”撼地魔熊大叫一声。

    “要死啊你,突然的,喊什么喊。”赤血白虎又是给了他一巴掌,但是撼地魔熊根本不在意,铜铃一样的大眼一直盯着东方从天:“这是哪里来的小娃娃,当真是白净的紧啊。”

    赤血白虎这才注意到东方从天的存在,一看见东方从天,赤血白虎也如撼地魔熊一样大喊了一声,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千仞兄,这是不是你们人类做的瓷娃娃,当真好看,要不你送我了吧,我回去讨好一下我家那个母老虎,也好让我有几天好日子过。”

    “什么送给你,这是我先发现的,肯定是给我。”撼地魔熊听到他的话当时就不乐意了,论起膀子就想跟他打一架。

    “怎滴?想干架?”赤血白虎自然是不怕他,直接撸起袖子,二人就掐了起来。

    这时,一直没有说的东方千仞开口了。

    “这是我儿子”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