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此间穹宇 > 第二章 夜色微凉

第二章 夜色微凉

    看着灵玉身边的凤凰,东方从天心里还是有些嫉妒的,被认定一生难以修习,在这个年代,无疑是最大的折磨,落寞的低下了头,颤颤巍巍的走回了家。

    “呵,或许平凡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吧……”东方从天内心不由得自嘲,努力却没有一丝的进步,这无疑是为放弃埋下了种子。

    是的,他选择了放弃,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那么努力了,可现实却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那么与其那么累,还不如归于平凡,做一个普通人。

    看着东方从天离去的落寞背影,东方灵玉的也是有些难受,命魂凤凰仿佛是感受到了主人的失落,盘旋在东方灵玉的头上,发出一声声鸣叫,只是这些叫声在东方从天听来,显得极为刺耳。

    两个月后

    东方从天静静地靠在床上看着破旧的屋顶,他这两个月没有参加开天训练了,对此他父母也没有说什么,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至于东方灵玉,早在一个月前就被送去了东方内族,本来东方从天也是有这个机会的,只是内族的一些老不死的极其抵触,称其为废物,死活不让东方从天来,最后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进入内门啊,何其风光......

    “从天,吃午饭了。”

    “好,来了”

    房门外传出母亲的声音,东方从天赶忙应了一声,下床准备去吃饭。

    “啊”

    刚迈出一步,东方从天就直接趴在了地上,像是被什么给绊倒了,坐起身来,看了一眼地上,居然是自己之前从藏书阁借的书,看到这些他自嘲的笑了几声:“想我居然还想着修行,痴心妄想啊。”

    “抽个时间还回去吧。”略微的整理了一下之后,东方从天就去吃饭了。

    饭桌上很安静,只有吃饭的声音,一家人没有丝毫的交流直到吃完饭,才相互交代一下。

    “我去猎兽了。”

    “好”

    “注意安全”

    “嗯,知道了。”东方从天的父亲站起身,准备出发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外:“你是我的儿子,不用在乎别人的看法,做个普通人有什么不好的,别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你老子我......还活着呢。”

    “知道了,父亲。”东方从天也露出久违的笑容,很难想象这是一个五岁的孩子,看着父亲离去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他也起身帮母亲洗碗,最后又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之中,他母亲看着这一切也只能是默默的叹了口气,最后去到后院务农。

    房间之中,东方从天将他所借的书籍都给绑好,准备还回去,看着眼前这个比三个自己还高的书堆,他还是比较开心的,眼前这些可是神宫境的所有知识,知识可惜,于他无用。

    他一只手拿起来,扛在肩上,就准备出门,他突然发现自己还少拿了一本,走过去一看,只是一本上古奇谈,他曾经看过两眼,讲述的也只是一些上古时期的神精鬼怪,根本于修炼没有丝毫的关系,而且还都是一些虚幻的事情,便将它随意的丢在一旁没有管他,更何况,他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拿过这本书,倒是稀奇,要知道他的神魂力量可是高过开天七重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阅读完这些书籍,看这些书籍可是极消耗精神的。

    “罢了,就当是解闷吧。”说完,他将这本书放在了自己的枕边,然后出门还书去了。

    走出门,阳光倒是没有让他感到不适只是多多少少有些刺眼,走在路上,依旧有不少人对他指指点点,不过没人敢真正的说些什么,毕竟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姓东方。

    很快便到了藏书阁,与里面的管理者说完之后便准备离开。

    “还是准备放弃了?”

    “嗯,何必再做无用功呢。”

    语罢,老人消失了身影,没有传出丝毫声音。东方从天心里也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感到久违的放松。

    “还有一本上古奇谈没还,就先给我解解闷吧。”

    “嗯”

    得到准许,东方从天才离开藏书阁,按照规矩,所借的书,必须有所报备,不得藏私。

    过了一会,阁楼内传出另一道声音:“灵海以下有上古奇谈这本书吗?”

    “上古奇谈?”之前的老人又露出身影:“没听过这本书啊”

    “要不要向内族的人报备一下,万一是里面的书流露出来那可就糟糕了。”

    “嗯,去吧,不过还好在从天这小子手上,他没那么多心眼,估计也就是解闷吧。”老人看着东方从天离开的地方,眼神中净是慈爱。

    一阵微风吹过,藏书阁便没有了丝毫的动静,大门也缓缓的关上。

    回到家中,东方从天面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倒在床上大口的喘息,不过仔细想一想也就没有那么多的疑惑了,那些书籍加在一起有着近乎四百斤的重量,这重量哪怕是一些普通的开天一二重的人拿起来也费事更别提这样一个天命残缺的人了。

    “咳...咳咳...”剧烈的咳嗽让他的胸口极为难受,稚嫩的小手死死的抓着被褥,很快疼痛让他没办法保持清醒,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嘴角开始溢出鲜血,被子都红了一大片,就在这时东方从天身上出现了能量的波动,庞大的术力疯狂的为他疗伤,一个时辰之后才缓缓消散,虚空之中响起一道声音:“这小子以后我不会再治疗了,你们爱谁管谁管,不要再来牵扯我。”

    “为何?”

    “这小子的命数在影响我,恐怕再为他治疗,我的天命也要破了,我就剩个几十年的寿命了,可不想到老了不得善终。”

    “这都是命啊,也罢,这孩子,就放弃吧。”

    翌日,东方从天迷迷糊糊的醒来,却发现自己母亲也趴在床边睡着,他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流了下来,他母亲仿佛感受到了什么,也醒了过来,看到了哭泣的东方从天她吓了一跳,赶忙抱住他:“孩子,别怕,母亲在这呢。”

    “母亲......”东方从天抽泣着。

    “哎,我在呢我在呢。”他母亲南宫月也是流下了眼泪。东方从天的努力他都是看在眼里的,看着眼前的儿子,她的心也在滴血啊。

    “是不是我上辈子......”东方从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南宫月打断了,她知道儿子要说什么,只是修者尚且不敢议论前世今生这种天道命数的话题,更何况东方从天还是个普通人呢:“不是的,不是的,都是母亲的错,不是天儿的错。”

    “我辜负了你和父亲啊。”

    “不是的,我和你父亲只希望你能开开心心的,这就足够了。”南宫月抚摸着东方从天的头:“不用想那么多的,一切有我和你父亲呢。”

    “母亲......”东方从天话还没有说完就因为悲伤过度再度昏迷过去。

    南宫月没有把他放下,就这样抱着,世界上还有哪里比得上母亲的怀抱呢。这时东方从天的父亲东方千仞走了进来,他其实一直都在门外,儿子和妻子的话他全部都听到了,此刻他双眼通红:“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我无能。”

    房间中两人沉默了,谁也没有觉得是谁的错,有的只是无能为力和悲伤。

    “内族那边怎么说?”南宫月打破了沉默。

    “没有人愿意再出手救治咱们儿子了。”东方千仞道。

    “理由呢?”南宫月不能理解,为什么会在今天突然决定这么做。

    “害怕儿子的命数影响他们。”

    “什么?”南宫月瞪大了双眼:“那群老不死的东西也没多长时间好活了,他们能比得上我的儿子?”

    房间再次沉默了,夜幕降临,二人都无心其他,只是陪在东方从天的身边,就这样,安静的,陪着自己的孩子。

    又是两个月过去,东方家外族倒是热闹了起来,只因为东方灵玉回来了。

    此时的她已经是开天四重,在同辈之中,无疑是最亮眼的存在,在内族论起天赋也少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东方灵玉的眸中倒是有着一丝丝高傲的色彩,不过倒不是趾高气昂的那种,这也得益于东方家良性的竞争。

    虽然有着内族和外族的分别,但是内族的人不管是谁来到外族,都能和和气气的交谈几句。

    东方灵玉一直在人群中寻找着什么,但是却没有找到,她想找的自然是东方从天,最终她在灵信的口中得知东方从天的遭遇以及他放弃了修炼的事情,听到了东方从天放弃修炼,她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阵无名火。

    是的,她愤怒了,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愤怒,只是径直走向东方从天的家,看见东方千仞和南宫月的时候恭敬的躬身行礼道了一声千仞叔和月姨,二人也是点头示意。随后东方灵玉说明了来意,东方千仞和南宫月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告诉她别提修习之事。

    推开房门,东方灵玉走了进来,这是她第一次进入男孩子的房间,尽管东方从天才五岁,可是她十五了,知道了自然要多一些,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

    “小弟”东方灵玉轻轻地唤了一声。

    “咦,灵玉姐,你回来了啊。”东方从天看到来人是灵玉还有些惊讶,然后就变成了惊喜,赶紧拉着东方灵玉让她看自己手中的上古奇谈,以前不看也没有什么,只是现在却发现其中的有趣之处,于是也想让东方灵玉也看看,他手指着书中的一处说道:“灵玉姐你看,原来以前的人是把这么修习术法的啊,真是有意思,你可得好好看看,说不定对你以后的修炼有所帮助呢。”

    东方灵玉也顺着东方从天指的地方看去,只是在她看来,这本书只是空白的,没有一丝笔墨,甚至连书名都没有,她觉得是东方从天疯掉了,不由得有些难受,但是没有说什么,只是任由东方从天在那胡乱的说着,或许这是仅有的温馨吧。

    天黑的极快,东方灵玉也在南宫月的劝说下留下来吃了一顿饭,饭间东方从天依旧说着上古奇谈上的内容给东方灵玉听,此时他的眼中净是光彩,南宫月从来没见过儿子这般模样,就连东方千仞也多看了东方灵玉两眼,饭后,东方从天本来是想将上古奇谈交给东方灵玉的,只是被东方灵玉给拒绝了,她也心疼东方从天,或许这本书已经是他最后的寄托了吧。

    东方灵玉起身告辞,东方从天也起身要送她,走在小路上,月光洒下,倒是别有一番意境。

    “小弟,你要好好的,我下次再来看你。”

    “好,你也要抓紧修炼,以后替我好好的看看这片穹宇吧。”

    “嗯,一定。”

    夜色微凉,月分人两。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