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夏提灯人 > 第2章:奇怪的梦境

第2章:奇怪的梦境

    深夜,穹顶之下的华夏国继海市内,透出一股肃密的气息。

    刚经历过一场能量雨洗礼后的老城区,居民楼建筑此刻显得更为破败。

    老城区胡同深处的一间两层小楼当中,萧飞的母亲正在为萧飞包扎着双臂,粗糙的医疗纱布浸满了消毒酒精,一层层裹在萧飞两条破烂的手臂之上。

    此时的萧飞面无任何表情,手臂的伤痛完全不及内心对于未来人生的绝望和痛苦,一圈圈封住的似乎并不是伤口,封住的是萧飞对于未来的希望。

    母亲此时也是满脸泪痕的看着萧飞双臂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双手止不住的颤抖着,母亲内心的痛苦一点都不比萧飞少。

    最后,萧飞的两条手臂被纱布条缠的严丝合缝,母亲一把抱住萧飞,更咽的说道:“小飞,你千万不要想不开,妈妈只有你了,你一定要坚强,求求你了,小飞,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把你治好!”

    萧飞木讷的回答着母亲:“妈妈,我,我好像感觉不到手臂的存在了,好像感知一点点在消失,妈,我是不是要成残疾人了?”

    母亲听到萧飞的回答,更是泣不成声,随后继续道:“不会的,不会的,小飞,明天一早我们就去医院。”

    萧飞此时对于手臂的掌控力正在慢慢消失,似乎想将手臂抬起都十分困难。

    但看到母亲的模样,又强打起了一点精神,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安慰道:“放心吧,妈妈,我不会做傻事的,我好累,我想休息了,帮我关下门好吗?

    别哭了,妈妈,你以前可是个大美人呢。”

    母亲听到萧飞的话后,急忙抹了两把脸上的泪水,一边关门一边叮嘱道:“小飞,明天我们就去医院,你先好好休息。”

    关上房门后,萧飞也是无力的向后躺去,闭上了双眼,也不管身上粘稠的汗水和残破的校服,只希望一觉醒来,这一切只是一场梦。

    萧飞越是努力想让自己平静一点,却越忍不住想要去感受双臂。

    随后,萧飞的脑中仿佛像是要爆炸一般的开始疼痛起来,似乎手臂的痛感全传递进了大脑当中。

    这时,萧飞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剧烈的疼痛感,想要大叫出声,正当萧飞刚张开嘴准备呼喊母亲的时候,却被疼昏了过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萧飞的意识瞬间模糊,不知过了多久,萧飞才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条古怪的街道,道路两侧的建筑风格各不相同,有的是古旧华夏式风格,有的则是异国古典风格......

    萧飞的意识在整条街道四处游荡,路上的行人也是好奇的望着自己,似乎很好奇萧飞的到来。

    “这是梦境?”

    突然,萧飞看到街道当中有一个十分突兀的门牌,写着萧历麻将馆。

    萧飞心中好奇,“这不是外公的名字吗,难道是我太想外公了,所以梦里也出现了外公的名字?”

    这时,一个年轻人从麻将馆被扔了出来,紧接着一个花白头发却神采奕奕的老人跟了出来,指着年轻人骂道:“到这儿你还出老千,下次再让我看到你,非把你给融了!”

    萧飞看着二人无语的对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梦境却如此真实。

    随后,萧飞的目光看向老者,萧飞大惊。

    此人样貌正是过世已久的外公,萧历!

    萧飞看清后,飞奔上前抱住了外公,带着哭腔喊道:“外公!我好想你!”

    萧飞知道这是在梦中,所以此刻尽情宣泄着情绪。

    白发老者此时,也是被萧飞这突如其来的一抱愣在当场,心道:我出幻觉了?不应该吧?

    白发老者缓缓扒开萧飞,看了看萧飞的脸庞,既陌生又熟悉,随后问道:“孩子,你先别哭,你认识我?”

    “嗯!你就是我外公,萧历!”

    白发老者也是有些惊异了,随即又开口问道:“孩子,你是萧飞吗?”

    萧飞此时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不停的流泪,只得点点头,示意老者说的是对的。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梦境如此真实,连触感都是比现实中还要更为清晰,唯一能分辨这是梦境的方法,就是萧飞可以在这里控制自己的双臂。

    萧历见萧飞给出了确定的答案,脸色一变,拉起萧飞的手就往麻将馆内走去。

    麻将馆中,烟雾弥漫,但大多数坐在麻将桌前的都是年迈的老者,也有许多人看到萧历进门之后,纷纷给萧历打招呼。

    “小历,快点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少了你多没意思啊,快点快点。”

    “小历子啊,这小家伙是谁啊,长得跟你年轻时还挺像。”

    “......”

    萧历带着抱歉的笑脸跟众人一一解释,说是自己刚认的徒弟。

    萧飞则是一脸懵逼,不知道这些人说的是什么意思,只好默默跟在萧历身后也不出声。

    很快,萧历将萧飞带到了麻将馆后面的一间包房中,二人坐在麻将桌旁。

    萧历此时也是看到了萧飞的双臂,好奇的问道:“小飞,你的手怎么裹着纱布呢?新造型吗?”

    若不是萧历提醒,萧飞都不知道自己在梦里的造型还跟现实中一模一样,便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好孩子,别哭别哭,你一定受苦了吧,在外公这儿,谁也不敢欺负你。”

    萧飞此刻就跟小孩子受到欺负后,遇到长辈一般,大哭不止,反正梦里也没人知道。

    萧历摸着萧飞的脑袋,安慰了半天,萧飞才止住了泪水,随后慢慢拆了纱布的一角。

    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痕暴露出来,从伤口处还不停的渗出金黄色的脓液,伤口内部还不停流动着一些猩红的液体,貌似是未清理干净的能量雨水。

    萧历顿时神情变得严肃起来,便准备开口询问,但萧飞此时却是先开口了。

    “外公,你头上的亲和度25/100是什么意思啊?”萧飞随后指着萧历头顶一块区域问道。

    “这个亲和度就是......”

    突然,萧飞的整个人在梦境中开始模糊起来,外公之后的话也是没有听清,紧接着是一阵敲门声将萧飞拉回到现实世界当中。

    “小飞,我们去医院吧,妈妈借到钱了,一定有办法能把你治好的!”

    母亲敲了几下门后,便开门进来了,发现萧飞此时紧皱着眉头,浑身大汗淋漓,急忙上前抱起萧飞,“小飞,别吓妈妈,我们这就去医院,你坚持一下。”

    萧飞此时也是缓缓睁开了眼睛,一股强烈的疲惫感袭来,但听到妈妈要带自己去医院,便又微微精神了一些,说道:“妈妈,我没事儿,我刚梦见外公了。”

    “外公一定会保佑我们家小飞的,走,我们先上医院。”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