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凶神拳疯 > 第二章 留给你的所有温柔

第二章 留给你的所有温柔

    “啧啧,这个厉彪果然和传闻一样,骄傲自大,如果他早点收手的话,说不定亏钱的就是我了,可惜啊可惜..”,刘威把抽了一半雪茄按在烟灰缸里,转头看向下属。

    “等他换好衣服就他带上来吧,我要跟他聊聊”“是”

    ……

    更衣室里,只有少年一人,少年摘下银色面具,露出一副俊秀帅气的面容,破烂的衬衣也被脱下,匀称有型的身材毫无遮掩的暴露在空气中,流畅的肌肉线条,菱角分明的腹肌,这些再让那群拳场里的小太妹看到免不了又是一阵尖叫,但刚才被沙瓦击打到的地方都留下了黑色的淤青,破坏了这幅身躯的美感。

    突然,他感受到一股热流从喉咙中涌了上来,缓缓张开嘴,鲜血顺着他的嘴角流下,但少年仍旧面无表情,仿佛流汗一般,抽出一张湿巾擦了擦嘴角,确认没有留下明显的血液痕迹后,才从从衣柜里拿出一套崭新的衣服换上。

    “蓝默先生,威哥找你”,刚才那名下属走进更衣室看着少年较为恭敬的说道。

    “嗯”,少年点点头,蓝默,和他的名字一样,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回到拳场上,原本热闹的拳场只剩下正在清理擂台和观众席的清洁工,而刘威仍旧坐在自己的专属席上重新点了一根雪茄品尝着,见到蓝默进来笑呵呵的扭过了头。

    “我刘威果然没看错人,才几年时间‘凶神拳疯’的名声就已经传开了,已经有不少国外势力打算跟我们合作了,这其中可少不了你的功劳啊,哈哈哈”

    “钱呢?”,蓝默语气冷淡的问道。

    “呵呵,钱当然少不了你的,还是老规矩,九一分,会计算完后很快就会打到你的账户上”

    “谢谢”,蓝默点点头,跟刘威道谢后便径直离开,丝毫没有任何尊敬的态度,完全不像是他的手下。

    “威哥,这小子也太不敬重您了,而且想让他出手的话,直接绑架他的妹妹逼他不就行了,为什么还要如此破费?”,下属不解的问道,他跟着刘威有几年了,自然很清楚有关蓝默的事情,但却还是不明白刘威的做法。

    “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更何况是一匹狼,要是被他咬一口,流血都算轻的,所以给他一点好处,让他心甘情愿为我做事”,刘威似笑非笑的说道,随后看着蓝默离去的身影眯了眯眼睛,“而且,他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蓝默从暗道离开了拳场,来到了大街上,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5:20,该接妹妹放学了,确认了时间后蓝默便徒步前往了妹妹所在的学校,来到学校门口,学校还没有开门,不过已经有几位开车的家长在门口等候了,蓝默走到附近的路口,拿出手机再次确认了一下时间,随后走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里静静等待,他一向不喜欢引人注目。

    5:40,校门准时打开,十几个班的学生有序走出了校门,几个女生也朝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蓝默一眼便注意到了那群女生中最为熟悉的身影,那是个很漂亮的少女,乌黑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辫,穿着条纹短袖衫和水蓝色牛仔裤,完美衬托了她纤细苗条的身材。

    “雪儿”,看到少女的一瞬间,蓝默的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不禁轻声呼唤她,很难相信这是那个挨了不知道多少拳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的凶神拳疯。

    仿佛有心灵感应一般,原本正在和朋友聊天的蓝依雪下意识抬起了头,刚好看到了那道修长挺拔的身影。

    “哥!”,蓝依雪兴奋的冲上前扑进他的怀里大力抱住了他,在被蓝依雪抱住的瞬间,蓝默清楚的感觉到那股热流再次涌了上来,但还没到喉咙又被他硬生生压了回去,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面带微笑的揉了揉蓝依雪的脑袋,“雪儿,想哥哥了吗?”

    “想,雪儿一直都在想哥哥!”,蓝依雪把脑袋全都埋在蓝默怀里,尽情撒娇,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还在朋友面前的蓝依雪顿时羞红了脸。

    “哎呦,咱们的校花雪儿居然这么喜欢撒娇啊”

    “呵呵,咱们还是别打扰雪儿了吧”,这几个女生也都是蓝依雪的好朋友,自然也没少见过蓝默,打趣了蓝依雪几句后便转身离开了。

    “走吧哥哥,咱们回家”,蓝依雪挽着蓝默的胳膊开心的说道。

    “嗯,雪儿今晚想吃什么?”,蓝默轻轻握住了蓝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依雪的手,感受着其中的温暖。

    “唔..我想吃红烧肉和土豆炖肉”“小馋猫,吃这么多不怕胖吗?”

    蓝默轻轻勾了下蓝依雪的鼻子笑着说道,“哼,胖了也都怪哥哥你,谁让哥哥你做饭做的那么好吃啊”,蓝依雪嘟着嘴可爱的说道。

    “好好好,都怪我”,蓝默笑了笑,看着妹妹欢悦的样子,不免有些感慨,要是能一直这样普通的生活下去就好了……

    回到家里,蓝默便一头钻进厨房忙活了起来,而蓝依雪洗漱完后就满脸期待的坐在餐桌旁等待了。

    “雪儿,月考成绩出来了吗?”,正在切菜的蓝默头也不抬的问道。

    “还没呢,不过成绩肯定不会差的”,蓝依雪自信满满的说道,“是吗?考不好哥哥可是会打你屁股的”

    “哼,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听到蓝默的玩笑话,蓝依雪的小脸变的红扑扑的,她的成绩一直很好,全年级都能排进前三十名,即使偶尔发挥失常落后了几名蓝默也只是不轻不重的拍几下,虽然一直这么说,但蓝默还从来没有真正打过她的屁股,这反倒勾起了蓝依雪的好奇心,开始幻想自己趴在哥哥的腿上……想到这里蓝依雪脸红的更厉害了,而正在厨房忙活的蓝默却浑然不知。

    他把切好的土豆堆到一旁时不小心碰到了菜刀刀刃,锋利的菜刀瞬间划破了他的手指,血一滴一滴渗透出来,即便是这种猝不及防的伤痛,蓝默的脸上仍旧没有任何变化,他很清楚,自己不管受多么重的伤都不会有感觉的,因为他天生就没有痛觉。

    这似乎是一种先天疾病,在他看来,没有痛觉并不是一件好事,在他还是小的时候常常因为父母不在身边因为各种意外受伤,却因为无法感受到疼痛而不能和普通儿童一样通过啼哭引起父母的注意,有几次甚至还危及到了生命安全,因此他隔三差五就要去一次医院,为此花费了不少钱。

    他一辈子都没有哭过,因为他从来没有体验过疼痛感,好在他们的父母开了家小药厂,生活还算是比较富足,也能支撑起蓝默的花销,但他们似乎并不满足于现状,开始想方设法赚更多的钱,后来因为贪图便宜进了一批劣质药,在被人吃出问题后卷钱跑路了,临走前还借了一笔高利贷,而当时还不到三岁的蓝依雪和刚满六岁的蓝默自然也被他们视作‘累赘’抛弃了,当时还是小孩子的蓝默为了保护妹妹,以他没有痛觉的‘优势’硬是一个人挡住了十几个前来讨债的人,哪怕已经被打的只剩一口气,他也拖着麻木的身体挡在门前。

    这件事自然也就被他父母的债主——刘威注意到了,刘威把他送到医院抢救了回来,并跟他做了一笔交易,自己可以不追究他父母欠债的事情,并且答应给免费他和他的妹妹提供帮助,解决他们父母留下的烂摊子,但他必须要接受自己的训练。

    刘威告诉他,凭借他没有痛觉的‘优势’绝对能赚到数不清花不完的钱,当时的蓝默对‘钱’这个字并没有多少概念,只知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于是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可他也因此跳进了刘威挖好的陷阱里。

    伤势痊愈后,刘威便开始正式训练蓝默,每天训练的强度压得蓝默喘不上气,甚至还要经常被比自己年长十几岁的壮汉殴打,当然,为了保护好这个苗子,刘威每天都会检查找医生他的身体状况,如果撑不住了才会让他休息几天。

    就这么被刘威训练了三年后,九岁的他第一次登上了擂台,把一个一百八十多斤的壮汉活活打到昏厥,但自己也受了重伤,几乎已经奄奄一息,不过还是被刘威找人抢救了回来,这让刘威也更加清楚的看到了他的天赋,一直为他所用。

    一晃又是九年过去了,他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男孩成为了地下拳场赫赫有名的‘凶神拳疯’,为刘威拿下了东城区老大的位置和数不清的地盘势力,而他也的确得到了数不胜数的财富,但蓝依雪却对此事毫不知情,因为蓝默一直有意瞒着她,为了伪装的彻底他还让刘威给他弄了一个物流公司员工的职位,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妹妹知道他的哥哥在为坏人卖命,这也是他一直佩戴面具出场的原因,很少说话也是他不想暴露自己身份的原因之一。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蓝依雪知道了这件事肯定是不会同意的,甚至还会责怪他为什么要不惜伤害自己的身体去赚钱,他也想过摆脱刘威,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妹妹去其他城市重新开始生活,但他和刘威签下的却是一张没有期限的合同,如果自己反悔的话不只是自身难保,就连蓝依雪也会被他所牵连。

    刘威的势力太庞大了,整个东城区的地下势力都是他的,甚至还有能搞到枪支军火的途径,周围还有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自己不是神,只是一个没有痛觉的普通人而已,一样会受伤会死的,但刘威说过,只要自己一直为他做事蓝依雪就不会出现‘意外’,因此,蓝默只能想尽办法隐瞒下去,但他也知道,纸是包不住火的,随着自己的名声越来越大,那张银色面具迟早会自己掉下去,露出他的脸,但他却没有任何办法。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蓝默看着锅里沸腾的汤汁,心情十分复杂,他必须在妹妹得知真相前摆脱刘威的束缚,自从他起初有这个想法直到现在为止,他观察了很长时间,也没想到如何摆脱刘威的监视,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完美脱身。

    “雪儿想吃的红烧肉和土豆做好了”,蓝默一扫阴霾,面带笑容的端着满满一碗红烧肉和土豆炖肉走出了厨房,土豆炖肉就是加了点肉和调料水煮一下,但蓝依雪却拌着米饭吃的津津有味。

    “哥哥别光看着,你也吃啊”,蓝依雪看着还在盯着她发呆的蓝默含糊不清的说道,“好”,蓝默点点头,夹起了一块土豆,每次蓝依雪想吃的菜里都少不了这道土豆炖肉,因为这是他学会的第一道菜,明明做的并不好吃,却成为了蓝依雪最喜欢吃的菜,随着厨艺的精进,蓝默也能做出美味的土豆炖肉了,但蓝依雪却仍旧没有吃腻,十多年来,一直如此。

    饭后,蓝依雪去洗澡了,蓝默收拾完桌子上的残局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打开衣柜,拉开一个暗格,从里面拿出药箱,动作熟练的拿出止血药吞服了下去,又用药膏涂抹了一下有淤青的地方,“明天还是去医院做检查吧……”,毕竟他自己也不清楚受伤严不严重,每打一场他都要去医院检查一番,自然也是刘威帮他找的人。

    “哥,帮我吹头发”“知道了”,蓝默把药箱藏好后走出房间,蓝依雪早已换上睡衣坐在客厅里乖巧的等待,单薄的睡衣完全掩盖不住蓝依雪凹凸有致的身材,明明只是14岁的初中生,胸部的规模却已经不小,“看来过不了多久又要给这丫头买内衣了”,蓝默心想道,一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竟然要陪着妹妹去逛女性内衣商店,饶是蓝默这种性格的人也免不了觉得尴尬。

    拉过一张椅子坐在蓝依雪身后,拿起吹风机,一边吹一边梳理头发,蓝依雪的发质很好,摸起来很软很顺滑,而且刚洗过澡,头发上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味,非常好闻,蓝默也更加小心翼翼的梳理着头发,稍微一用力就会断掉一样,他要把自己所有的温柔都留给妹妹,至少在他的身份暴露之前,他都希望妹妹能开心快乐的生活下去。

    “好了,快去写作业吧”,蓝默放下吹风机,轻轻拍了下蓝依雪的肩膀,“唔..哥哥不能指导我吗?我还有很多问题想请教哥哥呢”,蓝依雪扭过头看着蓝默委屈的问道,自己成绩很好,自然没有多少不会的问题,这个理由只是想让哥哥多陪自己一会而已。

    “我还有工作要忙,乖”,蓝默宠溺的揉了揉蓝依雪的小脑袋温柔说道。

    “好吧..”,蓝依雪也知道蓝默每天这个时间都要去公司加班,“我要好好学习,不能再给哥哥添麻烦了!”,蓝依雪暗暗下定了决心。

    “记得不要给陌生人开门,也不要随便出门,如果遇到什么情况记得给我打电话”,临走前蓝默还不忘对蓝依雪苦口婆心的劝说一番。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用不着跟我说那么多遍吧”,蓝依雪赌气似推了下蓝默说道。

    “哈哈,我们家雪儿长大了,是大孩子了”,蓝默笑着捏了捏蓝依雪的鼻子。

    “我走了,记得早点睡觉”

    “嗯,哥哥路上小心啊”,跟蓝依雪道别后,蓝默便拿出了随身携带的面具戴在脸上,来到了街道上,路旁早已停着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轿车,是刘威派来接他的人。

    “走吧”,蓝默上车后,再恢复了先前冷淡的姿态,车载着蓝默来到了郊区一栋废弃的工厂外,这里原本是他父母的药厂,倒闭后便被刘威拿下,秘密改建成了训练基地,蓝默每晚都要来这里接受训练。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