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京诡事 > 第十五章 绝路

第十五章 绝路

    赵坤望着石壁,长长喘口气,朝郑刚使个眼色。郑刚和高大个拎起背包上前,打开包,郑刚抱出一捆木材,高大个取出个蓝色铁皮桶,里面肯定是汽油。

    把木材贴着石壁堆好,浇上油,烧!

    山谷空寂,偶尔响起几声鸟鸣。大伙看着熊熊火焰,脸色凝重,一言不发。有的坐地上,有的倚着树,火光映着一个个人影,像一尊尊雕塑。看赵坤,脸上隐隐透出喜色。他肯定知道里面有什么,或许他连徒弟都隐瞒。

    已经上了贼船,心里连连叫苦。朝地上一坐,打开背包——吃一吓!

    里面琳琅满目,枪、手雷、炸药、子弹、纯净水、压缩饼干、长刀、瑞士军刀、应急灯、矿灯帽、电池、铁锤、酒精药棉等等等等,户外用品齐全,还有一个对讲机,都是品质极佳的高档货。仅这手电筒就值上千,有四种亮度模式,调到最高亮时能瞬间致盲人或动物,当武器用;不仅防水防摔,还有发sos信号模式;调到最低亮度,能持续使用两百多个小时。去年和叔父去西*藏自驾游时看别人用过。

    赵坤真舍得下本钱。

    他见我这副表情,笑嘻嘻过来,“多带些东西,有备无患。”

    拿起手枪,皱起眉瞧着他,“你怎么弄来的?正常的考古探险哪需要这些,洞里究竟有什么?”

    他嬉皮笑脸,完全不在意。“我有我的门路。洞里有什么资料上没有写,应该有些阵法,但肯定没炸药厉害。”他到我面前蹲下,“知道手雷和枪怎么用吗,哈哈,电影里肯定看过吧……”他拿起一颗手雷讲解。

    妈的,怎么和这伙人纠缠一起。

    “我告诉你,我不干犯法的事!”沉下脸重重讲。

    “你别多心,没犯法,不偷不抢!我不会害你,也没必要害你!”

    憋着脸叹口气,感觉自己在任他摆布。

    这把瑞士军刀甚是精巧,做工精致,银闪闪诱人,像个工艺品,装进裤子口袋。

    火渐渐暗了,木材成了灰烬。烧了这么久,没见这石头裂开。看来这是真的石头,不是别的材料。不禁自嘲地摇摇头,真是玄幻小说看多了,古代能有什么高科技材料,无非是巧逞心机、死下功夫,用石块把洞口封严,让人看不出破绽。

    赵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坤似乎也感觉到这点,他站起来,大步到石壁前,手一指,“浇水!”

    大高个从背包里拿出一桶水,猛泼上去!

    “哧——”

    “裂了裂了!”几个人指着惊叫。

    凑到跟前一看,果然有很多裂痕。这就是震卦中提示的“爆”啊。

    “你们让让。”郑刚拨开火堆,抡起铁锤,一砸,“嘭”——一个大洞。

    我们一声惊呼!

    赵坤眼里迸出惊喜,手直哆嗦,“砸、砸!”

    高大个迅速浇灭灰烬,拨弄开。郑刚靠上前,站稳,猛挥锤,“嘭、嘭……”洞口越来越大。

    已经能进人了。我们盯着黑魆魆洞口,眼愣愣呆住不动。郑刚放下铁锤,气喘吁吁,看向赵坤。

    “不用怕,我们有装备!”赵坤大声讲,“都把矿灯帽戴上,打开灯,砍刀握手里!”大伙听到这话都回过神,纷纷戴上矿灯帽,亮起灯,拿出刀。“只要小心行事,肯定没问题!”赵坤说完大步上前,带头钻进去。

    郑刚拎着盏应急灯,紧跟后面,我们一个个钻进去。

    迎面扑来一股凉风——空气是流动的,看来里面和外界有连通。但入口封得这么死,空气怎么对流,也许建造时留了些细小的通风口。干嘛要费事这样设计?心骤然一抖——难道里面有活物?

    与外面的闷热相比,里面真是凉爽。巷道有两米多宽,四壁被削得整整齐齐。空气里散着潮湿的霉味,空间局促,一道道电光乱晃,人影错杂,阴森骇人。回头看一眼洞口,亮堂堂。

    这只狗倒是听话,一路上不声不响跟着。

    走了一段,前面似乎有点点黄光闪耀,大家停住,几道光射去。

    “金佛!”

    一尊黄灿灿佛像摆在一方平台上,一米来高,通体金黄,面容慈祥和蔼,冲着我们,仿佛在对我们微笑。

    如果是纯金做的,真是无价之宝!这就是赵坤的目的?

    一个瘦子几步到跟前,挥挥胳膊,一把抱起佛像,脸上笑嘻嘻,“真重!”

    “呯!”地一颤,猛一暗!

    慌忙回头——一块巨石堵死洞口!

    狗受到惊吓,对准石头猛吠。

    人群炸开锅,大伙惊恐两眼

    (本章未完,请翻页)

    ,骇然慌乱。佛像是个诱饵——回不去了!

    瘦子反应过来,慌忙放下佛像,摆正。

    没有任何动静。

    大家惊慌失措,一齐看向赵坤,光映得他的脸白兮兮。

    死一般寂静。

    “不要怕,我们有装备!前面肯定有出路,炸也要炸出条路!”

    赵坤转过头看一眼佛像,阴下脸,“我们的目的不是这个,佛像放在这,以后看到什么东西都别碰!”

    女人径直过去,到跟前“啪!”一巴掌甩在瘦子脸上,“谁叫你乱动!”

    瘦子沉头不吭声。

    “能不能把石头炸开!”那个唐总摸着石块讲。

    “唐老猴,估计石头没炸开,这巷道已经塌了!”女人讲。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转眼间我们被逼上绝路。要是死在这,也许再过六百年都没人发现。心陡然沉入冰潭,真体会到什么叫后悔,一分钟前还生机勃勃,山青气爽。也许一切都是赵坤在骗我。

    气氛死闷,赵坤吆喝一声,只得跟着他往前走。有些人关了帽上的矿灯,显然是想省电。郑刚的应急灯映得前面一片雪亮。

    巷道更显阴森,强烈的压迫感堵在心口。不一会,陡然开阔,是个小厅。三面墙上各有一个洞口,黑漆漆的,像三张大嘴。

    看着洞口,心里起一片毛,这分明是三个陷阱。没人敢上前一步。

    “我们不能分开。”赵坤说。

    没人吭声。也许每条路都是绝路。

    “我占一卦。”赵坤说着放下背包,掏出三枚一毛钱硬币。端端正正盘腿坐地上,闭上眼吸口气,双手合十祈祷,真像个大仙。

    我们盯着他一次次摇完。

    主卦风泽中孚,上巽下兑。

    妈的,这是下下卦!卦词:路上行人色匆匆,急忙无桥履薄冰,小心谨慎过得去,一步错了落水中。

    巽为木,木为三。

    这三个洞口,不管从哪个进,肯定都没好事。不知他今天出门前有没有占一卦。

    赵坤瞧着地上,轻轻叹口气。收起硬币,站起来背上包,看着大家,“要有信心,肯定能出去,这里!”

    我们跟着他钻进右边黑魆魆洞里。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