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六十三章 变魔术

第六十三章 变魔术

    苏执口口声声喜欢小青,只是单纯地喜欢,没有掺杂任何男欢女爱。

    苏执没有继续欺负小青,他怕她恼羞成怒,到时候受苦的还是他。毕竟那种情况下白素贞也不会帮他说话,她公平公正,在她的心中谁欺负人就是谁不对。

    就算午休好好睡了一觉,体力和精神恢复了不少,身体状态还是处于比较糟糕的状态,苏执现在无心修行,只想放松一下。他左顾右盼,围棋不会,五子棋实在太简单,心想有什么是允许三个人玩的游戏,问道:“白姐会斗地主吗?”

    “会一点。”白素贞回答。

    “我们斗地主怎么样?”苏执说,“刚好三个人玩。”

    “你们想玩的话我可以陪你们。”白素贞说。

    “小青你觉得呢?”苏执转向小青。

    “我没有意见。”小青摆弄着手机,“不过我们就这么干打吗?”

    “你想说什么?”

    “是不是来点什么筹码或者惩罚?”小青说,“不然大家都无所谓输赢。”

    就算白素贞和小青是强大的修行者,苏执也不畏惧和她们斗地主,原因很简单,斗地主还是运气为主,只是记牌的话他也会,当时点了点头道:“你想要什么来点筹码或者惩罚……小赌怡情大赌伤身,我和我朋友玩斗地主都是一块钱一把……钱虽然不多,但是能够让人感觉赢了有收获。”

    “弹鼻子怎么样?”小青摇头说,“还是脑瓜崩吧。”

    苏执想起脑瓜崩神器表情有些微妙,果断拒绝,说道:“喝水?”

    “不如喝酒。”小青说。

    “我没意见。”苏执说,“不过仅限于啤酒。”

    惩罚游戏就这么决定了。小青跑来跑去找来扑克牌,那是一沓全新未开封的扑克牌。至于啤酒的话,这个家里面没有人有喝酒的习惯为此没有储备,还需要点外卖让人家送过来。

    苏执负责洗牌,洗完牌放到茶几上面。

    “谁先开始摸牌?”苏执想起说,“白姐你看着谁也不许作弊。”

    “只要不被发现就不算作弊。”小青说。

    “只要你能瞒过白姐的话……”苏执想了想说,“你愿意作弊是你的事情,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在白姐面前作弊……因为我尊重她。”

    “我也不会在姐姐面前作弊。”小青说。

    白素贞看了苏执一眼,她好像发现有个人可以治治小青了。

    斗地主开始了。

    第一局小青的运气相当好,从她的笑脸可以看得出来。白素贞的运气中规中矩吧,她始终保持微笑的表情。只有苏执看了看牌立刻垮下脸,他的牌实在有些糟糕让人不忍直视。

    苏执抱怨道:“开什么玩笑……就一张花牌怎么打。”

    “少废话,快出牌。”小青已经迫不及待。

    “不应该啊,我的运气有那么差吗?”

    “我觉得有,你就是个倒霉蛋。”

    “能够遇见你们算不算我运气好的表现。”

    “正是遇见我们,把你的好运气全部消耗光了。”

    “有道理。”

    在连输了好几把后,算一算他要喝接近两瓶啤酒后,苏执爆发了。

    “你们真的没有作弊吗?”

    “没有。”小青说,“你是不相信姐姐吗。”

    白素贞没有说话,说明没有人作弊。

    苏执唉声叹气。

    “喝吧喝吧。”小青拿起啤酒,没有开瓶器,手指一撬就是开瓶器。

    苏执愁眉苦脸接过小青递过来的啤酒,这是杯子都没有让他吹的意思。

    “喝不了就不喝了。”白素贞关心说。

    “没关系的。”苏执摆了摆手说。既然赌就愿赌服输。

    两瓶啤酒下肚,苏执感觉有些虚,说道:“休息一下。”

    “那么快就怂了?”小青兴致勃勃。

    “这不是怂,这是中场休息。”苏执拿起洗好的扑克牌,今天的运气有些糟糕,他已经不想再斗地主了,努力转移话题,“你们知道吗,我会魔术……我可以表演给你们看。”

    “就用这副扑克牌。”苏执手指一拧,整齐的扑克牌变成扇形。

    “可以。”小青说,“变给我看看……如果被我看出原理,你就要喝酒。”

    “如果你看不出来,那你喝酒。”

    “可以。”

    “那就这样。”苏执拿起扑克牌翻找起来,“我现在要变的魔术叫做蝴蝶魔术……喂,小青你做那么近做什么,离我远点……首先我们找出四张k把它们变成蝴蝶形状……”

    苏执一边说一边拿起扑克牌做展示,随后找出四张k把它们两张横放两张斜放好像蝴蝶形状放在牌底,随后把那四张牌收起来放到牌顶,只是看起来那样罢了,实际上从牌底拿了五张牌放到牌顶,牌顶现在是一张杂牌加四张k。

    “我现在从这个牌底上面拿四张牌放下来……”苏执说着取了四张牌放到茶几上面,看起来这四张牌都是k,但是因为他之前从牌底拿了五张牌放到牌顶,所以四张牌应该是一张杂牌加三张k,还剩下一张k放在牌顶。

    “现在让我们把这些牌掀开……这一张是k,第二张还是k……”苏执从后面开始掀牌,剩下最后一张杂牌不动了,“我为什么说是蝴蝶魔术,因为扑克牌像是蝴蝶一样飞走……现在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苏执把剩下那一张牌打开,那是一张方块5。

    “怎么变成了方块5。”小青眼睛睁大了,她拿起那一张方块5翻来覆去,然而看不到任何名堂。她看得很清楚,苏执没有用什么快速换牌的手法,更加没有使用法术。

    “剩下那张k到哪里去了呢。”苏执掀开牌顶那张牌,赫然是黑桃k。

    “他变成蝴蝶飞到这里了。”苏执笑。

    “怎么回事?”小青问。

    “魔术说穿了就没意思了。”苏执说。

    “再表演一遍。”小青说,“我肯定看得出来。”

    “你先把酒喝了再说。”

    小青找来水杯倒了一杯啤酒,喝了酒放下杯子。

    “我喝完了。你可以表演了。”

    “我只说‘你先把酒喝了再说’吧,没有答应你再表演一次吧。”

    “你找打吗。”

    “我可以再表演一个魔术……有橡皮筋吗?”

    “我找找看。”

    小青说着从抽屉里找来一个橡皮筋。

    苏执接过橡皮筋双手放到茶几下面把橡皮筋缠在手上。

    “手伸进来……”苏执示意小青的手贴着他的手,同时五指穿过橡皮筋。

    小青依言照做。

    苏执大拇指一动,经过特殊缠绕方法的橡皮筋就套到小青的手腕上。

    苏执收回手,笑道:“怎么样?”

    “不怎么样。”小青哈哈大笑起来,“我早就刷到过那个魔术教程,我知道怎么弄的……就是先把橡皮筋套在手腕上,再拉到虎口处用大拇指夹住,然后再往回拉,再套在手指上,等到时候大拇指一送就可以了。”

    小青洋洋得意道:“喝酒喝酒,你喝酒。”

    苏执表情有点糗。

    小青搓了搓手,说道:“说起来你的手掌上好多老茧,是练刀练出来的吧。”

    “应该是吧。”苏执端起酒杯,“你的手倒是很软。”

    小青抓了抓拳头,她感觉手掌有些奇怪。

    这天下午,他们就在变魔术和打牌、下棋等等娱乐中度过。

    这天就这么过去了。  18744/10482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