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六十二章 夸奖

第六十二章 夸奖

    上午和灵珠交手较量了好几场,紧张刺激的战斗时肾上腺素分泌不觉得累,等到事后所有疲惫全部涌上来动都不想动一下。

    吃完午餐,再洗个澡,吹干头发再坐一会儿保证胃里的食物消化得差不多,一头栽倒在床铺上面,等到睡醒了从床头桌上摸到手机拿起来看看,已经是下午三点,他这一睡居然睡了接近两个小时。

    伸着懒腰从卧室来到客厅的苏执看到小青和白素贞正围着围棋盘下棋。

    “小苏醒了啊。”白素贞看到苏执走进客厅里。

    “醒了。”苏执找来杯子一口气喝了两杯水,还是感觉脑袋有些晕乎乎。

    “睡了那么久没有睡晕吗?”小青问。

    “有点。”苏执捧着水杯走到两个人身边看两个人下棋,居然是五子棋。

    “观棋不语真君子。”小青提醒。

    “我知道。”苏执顿了顿说,“我就是有些好奇,以你们修行者的水平下五子棋,真的不是把把和棋?”

    “不会啊,为什么把把和棋?”小青解释,“娱乐太用力就没有意思了。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的娱乐还有什么意思、”

    “真的是什么都算得清清楚楚的娱乐还有什么意思吗。”苏执好笑,“分明是不想动脑子。”

    小青斜着眼睛看向苏执,挥了挥手说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苏执不说话了,安静地看两个人下棋。

    小青从他的身上收回视线,重新望向棋盘,这个时候突然她好像要输了,不爽道:“都怪你,我要输了。”

    “你这要输了关我什么事情啊。”苏执真的感觉无辜。

    虽然早就见识了她迁怒的水平,还是大开眼界啊。

    围棋就算大劣还有可能翻盘,简单的五子棋输起来太快了,在发现问题后基本没有挽回的机会。没有意外出现,小青输了,现在轮到苏执坐到她的位置上和白素贞下棋了。

    “下这里……不,还是下这里吧。”小青在旁边指指点点帮助白素贞。

    “观棋不语真君子。”苏执原话奉还。

    “我不是君子,我是女子。”小青理直气壮。

    “那就继续吧。”苏执无所谓说。

    “我就继续了。”小青说,“姐姐下这里。”

    一局下来,苏执相信她们没有用力了,原因很简单,这一局是他获得胜利。

    白素贞就是抱着娱乐的态度,输了也不在乎。

    小青十分不爽。她和姐姐的联手居然会输给一个人男人。

    “不要泄气。”苏执笑眯眯说,“你们很强,我差点就输了。”

    “尤其是白姐。”苏执说,“如果不是有小青拖后腿,你肯定赢了。”

    “你说什么呢。”小青拍案而起。

    “姐姐,你看他,他居然说我拖后腿。”小青也学会告状了。

    “那就是小苏不对。”白素贞觉得公平公正。

    苏执只是笑。

    “我不服气。”小青不服气,“我们下吧。”

    “不了。”苏执果断拒绝。他是知道认真的小青到底有多可怕。

    “懦夫。”小青说。

    “我没有必要在意一个失败者的哀嚎。”苏执随手抓了一颗棋子用手指肚摩挲,“白姐会下围棋吗……我发现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围棋的规矩怎么样的。”

    “很简单。”白素贞说

    “真的吗?”苏执说,“我听说要背很多东西,死活、定式、棋谱……”

    “对,还有ai定式。我听说现在也背ai定式了,现在的比赛就是谁越像电脑谁赢。”苏执问,“有没有这种说法。”

    “我对电脑不了解。”白素贞说。

    “你是说阿尔法狗吗?”小青就了解了。

    “对。”苏执问,“你们使出全力能不能赢过阿尔法狗。”

    “人类赢过阿尔法狗吧。”小青的意思是人类都可以赢过,她们自然没有问题。

    “那是以前的阿尔法狗。”苏执说,“现在应该没有人可以赢过它……就是不知道你们修行者可不可以。”

    “就算一开始可以赢过它,等到他学会你怎么下棋也要输。”小青摇头说,“人是没有办法战胜电脑的。”

    “像是你们这样的修行者也不行吗?”苏执惊讶说。

    “你知道电脑的处理能力有多强吗?”小青说,“人类是有极限的。”

    “那就不做人了。”苏执下意识说,随后自己笑了起来。

    “所以说现在是人类的时代,我们修行者必须小心隐藏在幕后。”小青说,“现在只是灵气薄弱,就算这样,大家都尽可能避免使用法术,因为补充法力越来越困难了,等到以后灵气完全消耗殆尽进入末法时代,修行者就真的谢幕了。”

    “那么悲剧吗?”苏执说。

    “现在改换门庭还来得及。”小青说,“你可以改行搞科学,争取科技飞升。”

    “为什么不能两个都要呢。”苏执反问,“现在先修行,等到以后科技发展可以机械飞升了转行就好了。”

    “我只能说贪婪的人类。”小青说。

    苏执哈哈笑,说道:“我突然想,你们有没有尝试过用科学进行修行?”

    “你那么厉害,可以尝试一下。”小青撇嘴说。

    “免了。”

    苏执兴致勃勃拿起一颗颗棋子摆盘中。

    “小苏为什么问我会不会围棋?”白素贞问,“你想学围棋吗?”

    “不了,就是好奇问问而已。”苏执说,“其实想一想也该知道,像是白姐这样古人不可能不会下围棋。”

    “古人?”白素贞呆了呆,“我看起来很老吗?”

    就算是白素贞也是女孩子。

    “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苏执发现他失言了,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当时面不改色道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好像搞错了什么,我说的古人不是古代人,而是古典美人。”

    “我真的不知道。”苏执摇头说,“白姐怎么会联想到老。你是不是对你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相貌太没有自觉了……”

    苏执笑了起来,说道:“李白是看到杨贵妃做出《清平调》,我是看到白姐理解那句诗——云想衣裳花想,春风拂槛露华浓……说到诗的话,我还是更喜欢这首——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苏执滔滔不绝。

    白素贞有些不好意思,说道:“你说够了吗?”

    “没够。”苏执说。

    “不准说了。”白素贞说。

    “最后再说一句好不好。”苏执看着白素贞,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化妆品,哪怕是眼影和唇膏这样的点缀,“果然白姐还是适合这句——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最后一句也说完了。”白素贞说,“可以闭嘴了。”

    “是是是。”苏执说。

    小青坐在旁边,左顾右盼,苏执居然就这么闭嘴了,她忍不住咳嗽。

    “小青你感冒了吗?”苏执问,“你们这样的修行者也会感冒吗。”

    “你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小青说,“我想说你也可以夸夸我的。”

    “那就你很漂亮好了。”苏执敷衍说。

    “就这?”小青睁大眼睛。

    “还不够吗?”苏执反问。

    小青磨牙齿。

    苏执转向小青,托着下巴看着她,说道:“老实说啊,我对小青的相貌真没感觉……非要我说的话就是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小青吸引人的是纯洁的灵魂,是青春和活力,是和她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小青扭开头,说道:“你的意思是我只有灵魂,没有皮囊吗?”

    “傲娇了。”苏执说。

    “你闭嘴。”小青板起脸。

    “我就喜欢这种小青。”

    小青恼羞成怒了。

    ------题外话------

    今天有点忙  18744/10478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