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五十章 你也不想白姐知道吧

第五十章 你也不想白姐知道吧

    “看什么,没看过打架啊。”

    小青发现原来站在比赛场外看他们对决的男人还站在那里。天知道为什么他们已经专门挑选偏僻的比赛场了,他居然还可以跑过来。

    小青一脸凶巴巴的样子,比赛场上动手也是真狠,男人嘟嚷一句就走了。

    直到那个男人走远,小青深呼吸,努力板起脸,一脸镇定地重新看向苏执。

    “怎么样,你还想打吗?”

    苏执本来不服输,经过那么一档子事情,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已经提不起劲来了。

    “今天就这样吧。”苏执说。

    一直以来全靠护体金身保护,否则早就被小青摔得七荤八素,随着护体金身一散,全身放松,原来全靠一口气压制的痛楚全部涌上来,苏执现在趴在地上感觉全身都在痛。

    “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怂了。”小青什么事情也没有,毕竟她是大妖怪,这点活动量对她来说只能算是热身,“继续啊。”

    “你厉害好了吧。”苏执说。

    “我看还不服气啊。”小青轻哼。

    苏执欲言又止,实在是全身都在痛,无心和小青打嘴炮。

    小青发现苏执不说话,脑袋埋在手臂里,她也有些慌了,担心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当时蹲到地上,伸出手指戳了戳苏执的腰,问道:“你没事吧。”

    “不要碰我。”苏执差点喊出来。

    小青收回手指,说道:“有没有那么夸张。”

    苏执只是冷笑。

    小青站了起来,掏出手机看了看,现在已经超过十二点了。

    她感觉时间过得好快,不过想想两个人上午出发前往搏击者俱乐部,到处逛了逛,看了一场比赛,亲自下场一场比赛,显而易见消耗了不少时间。

    “十二点……准备回去了。”小青说。

    “不想动。”

    “吃午饭了。”小青出门穿的是绑带凉鞋,凉鞋不适合运动,为此对决时脱了鞋子赤着脚站到比赛场上。因为没有穿鞋,她毫不介意用脚踩在苏执的背上,“起来了……我可以帮你按摩。”

    小青在苏执的背上踩踏着,又想起刚刚她绞杀苏执时,站在场外看着他们的男人一脸羡慕的表情,突然想她这么踩他根本不是欺负他,而是发福利吧,可爱的脚指头蜷缩起来,不知道要不要停手。

    小青踩是踩,但是很有分寸完全没有用力。苏执感觉舒服极了,说道:“可以,继续,速度怎么慢了……不要停啊。”

    “我偏要停。”小青趁机收脚,想了想最后用力踩了苏执一脚,“起来了。”

    苏执艰难地爬起来,坐在地上,想要站起来,双手没有力气。

    “再缓缓。”

    又休息了会儿,苏执艰难地站了起来。

    “快去卫生间照照镜子,洗把脸。”小青除开头发有点乱,还有汗水把她额前的刘海稍微打湿了一点之外什么也没有了,只要稍微整理一番就好了,但苏执的脸上身上全部是灰尘。

    苏执跑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后出来。

    小青打量着苏执,从衣服到裤子,说道:“裤子拍一下啊。”

    苏执闻言低下头拍了拍裤子,拍掉灰尘。

    “背上还有。”小青说。

    “那里我就拍不到了。”苏执努力向后背伸手,只能够到肩胛骨位置。

    “我帮你了。”小青大巴掌打在苏执的后背上,“好了。”

    “那就这样了。”苏执说,“我们回去吧。”

    “等等。”小青盯着苏执的脸,“你的脸上还有东西。”

    “你说那的啊……擦不掉。”苏执说,“那是淤青。”

    “怎么搞出来的淤青?”

    “问你了。”

    “不是有护体金身吗?”

    “你问我也不知道。”

    “你不要动。”小青靠近苏执,伸手触碰他脸上的淤青,“真的是淤青啊。”

    “当然了……我帅气的脸被你弄伤了,你怎么赔我。”苏执开玩笑说。

    “嘁!”小青嘘声,“你也配说帅吗?”

    “我还不够帅吗。”苏执反问。

    小青盯着苏执,一双剑眉,眼睛眯缝着,目光锐利,笔挺的鼻梁,分明的脸部线条,胡须每天都有剐只有淡淡的胡渣,从衣领露出来的胸膛结实有力,确实很帅,如果不帅当初也不会那么担心姐姐见色起意非要以身相报。

    小青感觉心跳得厉害,不好意思偏开头。

    “还不承认吗?”苏执发现小青的表现。

    “平平无奇。”小青说。

    苏执笑了笑也不在意,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说道:“我有点好奇对小青你们这样的修行者来说审美标准到底是怎么样的……当然我现在也算是修行者了,不过刚刚入门就是了。”

    苏执想了想说道:“比如我现在刚刚练气后期,视力和听力已经很好……对于你们这样的存在,可以一眼看到别人身上的毛孔吧,包括脸上的油渍和鼻子上面的黑头……既然如此,再怎么好看的帅哥美女在你们眼中也不过如此吧。”

    “你觉得我们的审美应该是怎么样的呢?”小青问。

    “不知道。”苏执说,“近道者美?”

    “正如飞蛾扑火。”苏执补充说,“正如灰烬渴望余火。”

    “飞蛾扑火就飞蛾扑火,灰烬渴望余火怎么也搞了出来。”小青嫌弃说。

    苏执笑。

    那是小青的经验,

    “怎么说,我们可以听到很远的地方有人说悄悄话,但是一般没有不会听,不然走在街上到处都是声音会疯的,脑子会帮我们把不关心的声音屏蔽掉。”小青说,“我们当然可以一眼看到别人脸上的毛孔,除非专门定神去看,我们看到的东西和你们看到的差不多……看得太清楚很累人的。”

    “综上所述,一般人的审美对我们来说也有用。”

    “当然了,正如人类的审美受到基因的影响,修行者也会钟情那些近道者,那是刻在本能里面的。”小青说,“只有凡人沉溺于皮相,在修行者眼中皮囊不过身外之物,力量的本质才是最美的。”

    小青张了张嘴,又闭上,摆了摆手说道:“很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修行者也是从凡人开始修行的,不可避免受到以前的审美观影响……不管你再怎么近道者,一堆触手或者肉山也让人望而却步。”

    苏执若有所思。

    “我在你们眼中到底算什么呢,好看还是不好看。”苏执问。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苏执点了点头。

    “你点什么头。”小青问,“我说你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金玉其外足够我点头了。”苏执认真说。

    小青无言以对。

    “我懒得和你说了……回去了。”小青走着突然停下脚步,“你脸上的淤青……等下姐姐问起来不能说是我打的,就说摔倒不小心碰到的。”

    “我的原则不允许我说谎。”苏执义正言辞。

    “就算我是无心的。”小青说,“姐姐也会说我欺负你……唠唠叨叨烦死人。”

    “你也不想白姐知道你欺负我吧。”苏执嘿嘿笑。

    “你还想威胁我?”小青说,“你想死哦。”

    “哈哈。”  18744/10455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