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四十章 我愿意

第四十章 我愿意

    苏执听到开门声,呼啸的风声,等到他转过头看去却什么也没有。

    “两只老鼠。”龙女声音冷淡说,“你喜欢吃剁椒鱼头吗?”

    “不喜欢。我不喜欢吃鱼头。”苏执说,“我更喜欢蒜香烤鱼。”

    “那也行。”龙女看着办公室门的方向,好像她的视线可以穿过墙壁看到走廊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嗯。”苏执应了声,他感觉有些不明所以。

    办公室重归安静。

    苏执受不了那么长时间的沉默,他想起龙女刚刚说的话,实在太过劲爆,以至于他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要你做我的王妃。”龙女的声音坚定。

    “你开玩笑吗?”反正苏执没有办法从龙女的脸上看到半点笑意。

    龙女回答:“我从来不开玩笑。”

    苏执看着龙女,他脸上的笑意消失。

    “你的回答。”龙女说,“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请恕我拒绝。”苏执双手抱胸摇头道,“我不想做你的王妃。”

    “为什么?”女龙的声音始终保持冷淡,没有他的拒绝提高音量。

    “没有什么为什么。”苏执想了想补充,“非要说的话,我对谈恋爱和结婚没有任何兴趣,更不要说成为谁的王妃。”

    他承认龙女很有魅力,但也仅此而已,还没办法动摇他的修道之心。

    “你是修行者吧。”龙女似乎看穿了他所思所想。

    “你不是早就知道吗。”苏执说。

    “既然如此。”龙女突然说,“你知道修行必需的四个要素吗?”

    “怎么说?”苏执不知道龙女准备说什么。

    “财侣法地。”龙女说,“这是修行者必需的四个要素。”

    “未闻道,难者在法;已闻道,难者在财。”龙女垂下眼睛,看着此时穿在她身上那件衣服,“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你以为修行者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吗。”龙女顿了顿说,“衣食住行都需要花钱,没有钱就需要花费时间去赚钱。就算你省吃俭用,那些辅佐修行的天材地宝怎么办,那些金石原料和草药怎么办。”

    “侣,不只是伴侣的意思,也指修行路上的伴侣、同伴、道友……总之所以能够给予你帮助的人群。为什么有宗门,因为单人修行很难。以宗门为基础大家互通有无,你炼丹,他画符,修行之路就更加畅通。”

    “法是修行之法……”龙女盯着苏执,就算她本领通天也没有办法看到人心中所想,“我不知道你修行的目的是什么……是长生,还是自在逍遥,也有修行者毕生致力于探索这个世界的真相,那就是求知求真……无论你的追求是什么,神通法术必不可少。”

    “最后地是修炼场所,一处幽静之所,或某个洞府。尤其现在天地之间灵气稀薄,也是如此那些大能大多飞升离开去往灵气充盈的天界、仙界……这是最后的机会,若是现在修不出名堂,以后更修不出名堂,一处灵气充盈可供修炼的地方格外重要。”

    龙女说完,安静地等待苏执的回答。

    “我知道财侣法地的意思了。”苏执轻轻咬了咬嘴唇,他当然猜得到龙女想说什么,但这并不妨碍她明知故问,“不过你告诉我这个是什么意思。”

    龙女双手背到身后,走到窗户旁边,居高临下俯视着滚滚钱塘江。

    “我是钱塘龙女,这条钱塘江的主人。”

    “我掌控钱塘龙宫,交游广阔,金银数不胜数,手下何止百万。”

    “只要你成为我的王妃,想要多少钱我都可以给你。想要什么天材地宝,仙剑法衣我也可以给你寻来。你想要炼丹,金石原料任取。你想要画符,朱砂符纸无数。”

    “你现在在炼气期,而我只差一步白日飞升。只要你成为我的王妃,我修行的经验全部都可以教给你,手把手带你走上修行之路。还有龙的寿命是一万年,我还要更多,全部都可以和你分享。你不用担心修行之路太过漫长,时间太少,你有充裕的时间。”

    龙女拍拍手,从办公室角落的书架上面飞来无数本书。

    “这是我的收藏,你想要长生之法也好,你想要杀伐之术也罢,全部应有尽有。”

    龙女又挥了挥手,那些书全部飞回书架。

    龙女可以轻松感觉到这个天地灵气分布情况,偌大的城市可供修行的地方寥寥可数,她说道:“这个天地间灵气越发薄弱,但对我钱塘龙宫没有太多影响。我的钱塘龙宫,外人看一眼也不允许,而你想去哪里都可以。”

    “怎么样?”龙女转过身走近苏执,“现在要成为我的王妃吗?”

    苏执喉咙不知自觉出现吞咽动作。

    诚然白素贞是只差报恩就可以白日飞升的大妖怪,但是龙女绝不比她差,事实上她的压迫力比起白素贞大太多了,她的身份龙也比起白素贞的身份蛇高出何止一个档次。

    白素贞是散修,只有小青这个妹妹,甚至原来修行的青城山洞府还被政府征收了换成山脚别墅,当然那栋别墅也不差啦,可以想象家资有限。

    龙女继承她的叔叔钱塘君成为钱塘江的主人,占据整条钱塘江,强大的钱塘君留下的东西全部归他所有,那可是千万年攒下的无数家资,还有手底下仆人无数,完全就是一方势力。

    当白素贞的学生,还是龙女的王妃,任何人都知道怎么选……当然两手都抓,两手都要硬,两个都要……开玩笑。

    苏执胸口起伏喘息着看着龙女,他发现龙女脸上一副掌控一切高高在上的表情,深吸一口气,他真的受不了她那副模样。

    “就算是这样,”苏执几乎是大喊出来,如果不是喊出来他怕他会反悔,谁能拒绝一个超级大美女富婆,“我还是拒绝。”

    苏执挺直了身体,他的身材挺拔。我富贵不能淫。

    “我对衣食住行、吃喝用度毫不在意。”苏执说,“我最穷的时候吃过一个月面条,我现在可以一日三餐米粉。我从不追求名牌,只要穿得舒服就好,最喜欢拖鞋和短裤。我可以住两百块一个月的单间配套,最喜欢骑电车出门。”

    “我有老师,她会教我修行。”苏执想了想,白素贞有白素贞的路,小青修行的方向和白素贞截然不同,“你的修行终究是你的,不是我的……我自己会修行,我要走我的修行之路。”

    “你很信任你的老师啊。”龙女说。

    “当然。”虽然只是短短十几天相处,苏执信任白素贞。不同于原来仅仅是信任她那个名字,现在也信任她的为人。她是他最好的老师。

    “他是谁?”

    “我不想告诉你。”

    “你好大胆。”龙女突然说,只见她双手张开,广袖和裙摆飞舞,办公室一圈窗户外面原来明亮的天空又变得阴沉起来,隐隐的闪电在聚集,蜿蜒的银蛇划过天空后是轰隆的雷声,“你今天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要同意。”

    “我就是不同意。”苏执昂首挺胸,我威武不能屈,“吃了我啊。”

    “正当我不敢吗?”龙女怒吼,她的声音如同滚雷,“你以为我会像我叔叔是钱塘君那样,柳毅一番话后立刻知错了。我是钱塘龙女,作为女性统治钱塘水族,我必须比男人更狠……哪怕我错了,绝不允许有人质疑我。”

    “钱塘君只是性格暴烈而已,面对道理知错能改。”苏执看着龙女,“你明明知道自己做错了,依然死不悔改,真是暴君。”

    “那样怎么样?”

    随着龙女的声音,窗户外面风声越发大了。

    龙就是这样的生命,她的一举一动影响天气。

    “多行不义必自毙。”苏执一字一顿。

    龙女在愤怒,天空越来越暗了。

    苏执的视线穿过窗户,肉眼可见的乌云滚滚。

    “你当真不怕死?”龙女的身形渐渐拔高,办公室里面没有灯,只有窗户照进来微弱的光,她的影子巨大得把苏执全部笼罩,她朝着苏执张开双手,从袖子里面伸出来漂亮的手变成鹰爪。

    苏执轻轻咬着嘴唇后退,退到办公室门上,欲言又止。

    “好,好吧。”

    “我承认我刚才说话太大声了。”

    “我想了想,为什么要拒绝,我同意成为你的王妃。”

    “其实,在你威胁我之前,我就想同意你的要求。钱塘龙女你那么出色,有倾国倾城的相貌,有雷霆的手段,有无双的身家,能够成为你的王妃,你的伴侣,这是八辈子修不来的福分……不,八十辈子还差不多。”

    “我为什么要拒绝你啊……你口气实在太盛气凌人了,让人受不了。冷静下来想一想,就算盛气凌人,你也有那样的资格。”

    “让我成为你的王妃吧。”

    “真的什么都有吗?”

    “钱,是不是我想要多少钱都可以。”

    “什么功法都有吗?”

    龙女冷笑起来:“对,什么都有。”

    “只要你没有骗我……”苏执说。

    “当然不会骗你。”龙女说。

    “那我同意。”苏执连忙说。

    “那就这样了,你当我的王妃。”龙女挥了挥袖,“现在,在这个上面签字吧。”

    苏执接过从龙女袖子中飞出来的红色小册子翻看起来,那是一本婚书,他没有任何犹豫,喊道:“笔呢。”

    苏执视角的余光看到从办公桌上面飞过来的签字笔,他接住签字笔在那本婚书上面签上他的大名。

    龙女一挥手,婚书便从他的手上飞回她的手中,冷笑起来:“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打算吧。你以为你故意屈服,好像自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威武不屈的柳毅,我就会对你失去兴趣,然后就这样放过你吗?”

    苏执的心沉下来。

    他本来就是那个打算,装作一个懦弱的人,让喜欢那个威武不屈的柳毅的龙女感到失望,让龙女认为再也没有柳毅了,只剩下苏执,转世重生已经是另外一个人,然后就此放过他了。

    正当苏执一颗心完全沉下来时,他在想要不要搬出白素贞,他那么做会不会给白素贞添麻烦,突然听到龙女的大笑声。与此同时,窗户外面那些阴云全部消失不见。

    “你确实不是柳毅,你是苏执。”龙女说,“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像你这样为了脱身耍手段。就算死也好,他绝对不会投降,哪怕只是口头上。”

    苏执舒了一口气,他知道他没有事情了。

    “我不知道你们怎么看待转世重生。”苏执说,“在我看来,柳毅是柳毅,我是我,我不是他,我是苏执。我佩服他做的那些事情,换做是我肯定做不到。他威武不屈,我肯定要比他圆滑多了,不敢顶撞钱塘君。”

    “你喜欢了一个很好的人,但是我终究不是他。”苏执彻底放松下来,“那个柳毅当初帮了你,你觉得很有必要回报他。如果你觉得良心不安,我会接受你的报恩……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向来是来者不拒的。”

    他不会挟恩图报,但是也不介意报恩。白吃谁不吃?

    “你走吧。”龙女朝着苏执挥了挥手。

    “好,再见了。”苏执说,“我知道你的执念,如果当初勇敢点就好了。只能说人生就是这个样子,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怎么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龙女只是坐在办公桌后面,右手手肘支在桌面上,手背抵着额头。

    “滚!”

    苏执没有再说什么,龙女不报恩,他也完全不在意。

    苏执转过身大踏步走出办公室,朝着电梯走去,半路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心想等等要吃午餐了,吃完午餐下午要去哪里逛逛。白素贞让他休息,只有惊吓。不然还是回家吧,躺在沙发上面看电视也好。

    他不知道,龙女其实一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龙女翻看着婚书,婚书上面写着他的名字。

    “你不是他。”

    “你不是柳毅。”

    “就算这样,我不会让你走的。”

    “你休想离开我。”

    “你是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