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三十九章 不是报恩而是执念

第三十九章 不是报恩而是执念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把我认成其他人。”

    苏执发誓在今天前从未和面前的龙女有过任何交集。

    “不会认错的。”

    龙女从苏执的身后绕到她的办公桌旁边,低下头,纤细修长的手指按在办公桌面上。她的指甲像是白玉。

    就算千年漫长的岁月,再看到那张脸,听到那个声音,依然仿佛看到漫漫长夜刺破黑暗的曙光。漫漫千年等待没有白费啊。

    “你刚刚说千年,但我才二十好几。”

    “不是认错又是什么。”

    苏执不为所动。

    “因为你是他,又不是他啊。”龙女感慨说。

    “那我真的不懂了。”苏执说。

    “你想听听故事吗?”龙女转过身,重新背对着苏执。

    苏执看着龙女的背影,说道:“愿闻其详。”

    “那么,那是发生在唐朝时期的故事了……”

    随着龙女娓娓道来,苏执的脑海中出现故事的轮廓,那个故事和《柳毅传》的故事十分类似,但是结局却大相径庭。

    这个故事的主角也是柳毅,但是他在送信救出龙女后,从洞庭龙宫离开后并没有娶妻,没有遇到寡居姓卢的小姐成亲,原来《柳毅传》中的寡居姓卢的小姐就是当初他救出来的龙女,接下来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而是不管龙女怎么找从此杳无音讯。

    另外故事里那个柔弱的龙女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她变得坚强起来,从此跟随她的叔叔钱塘君学习道法神通,本领越来越强,女儿身很容易被人小看,为了服众渐渐学得威严起来,从此从洞庭龙王的小女儿变成钱塘龙女。

    故事就这么全部说完。

    龙女看着苏执,说道:“你没有想错,我就是那个龙女。”

    “而你。”龙女说,“你就是那个书生柳毅……的转世重生。”

    苏执沉默不语。

    他已经接受了他是许仙的转世,但现在又变成柳毅的转世,是不是太荒唐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走上修行之路。”

    龙女双手背在身后,拖着长长的裙摆走到苏执的身边。

    “但你现在是修行者,我想你应该很容易接受吧。”

    苏执笑了笑,他既然接受了许仙的转世,缓一缓,再接受柳毅转世又有何难。

    “你不要告诉我你也要报恩。”苏执转过头注视着站在他身边的龙女。

    他现在知道龙女找他有什么目的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很多人以为我们不是人就没有人心,事实上我们比他们内心更加坚定。”龙女绕过苏执,“这是报恩,也不是报恩,主要还是我的执念吧。如果当初再勇敢一点,现在结局就不同了……所幸还有机会。”

    “我早已经到可以白日飞升的境界,但是恩情未报,执念不消,注定没有办法白日飞升……我也不想白日飞升。”

    苏执的视线跟着龙女。

    “所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想要我做什么,怎么报恩?”

    龙女笑起来,轻启红唇。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乌车和李波还待在休息室里。

    乌车是在等苏执从龙女的办公室出来,等着苏执回来报恩。动物有时候比人类更重情。至于李波,他就是在这里陪着他的好朋友,刚好工作摸鱼。

    “恩公怎么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乌车没有想到苏执居然一去不复返。

    “没有人可以在龙女的办公室待那么久。”李波就在这里工作,他是有所耳闻,没有人可以在龙女的办公室待过五分钟,待过十分钟说明有天要塌下来的事情,不如说大部分人连见龙女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见到她的秘书。

    “会不会直接走了?”李波说。

    “不会的。”乌车摇头,“就算他要走,也该过来道个别。”

    “他就这么走了置我于何地。”乌车说,“也没有留个联系方式,恩情不报,我以后怎么白日飞升。”

    “啊,你现在就炼气期,还妄想白日飞升吗?”李波惊讶说。

    “梦想还是要有的。”乌车还是有自知之明,以他的资质白日飞升就是梦想。

    “他顶撞龙女,会不会真的被吃了。”李波担心说。

    乌车沉默了好久。

    “我们去看看吧。”乌车突然跳起来。

    “去哪里看看?”李波捧着纸杯。

    “龙女的办公室。”乌车咬牙说。

    “你不要命啦。”李波也跳起来。

    “但是恩公是为了我顶撞龙女。”乌车说,“如果他因为这个理由被龙女吃掉,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如果龙女真的要吃他,你又能怎么办。”李波说,“你的修为在龙女面前和蚂蚁差不多。”

    乌车沉默了,正当李波以为他要说什么类似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样的话,只见他突然抬起头道:“我是芝麻剑,现在可不多了,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我保证我的肉比他的肉更好吃,大不了交换他。”

    乌车望向李波,期待着他的回答。

    “你的肉好吃,我的肉不好吃啊。”李波嘟嚷,“我的肉刺多。”

    “鲜鲤鱼也好吃。”乌车发狠说,“我就问你去不去吧。”

    “你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李波也咬咬牙,“不过舍生取义而已。”

    乌车抓住李波的手,郑重道:“好兄弟。”

    “你放心。”乌车挥手说,“我不是什么准备也没有的,我已经想好理由,就是关于我们领导侵吞公司财产的事情。如果等我们去了龙女办公室,恩公还没有被吃掉,我们就说那件事情帮他打掩护。如果已经被吃掉了,那就是我们找她的借口。”

    “恩公你可不能有事啊。”乌车担忧说。

    两个人说干就干,趁着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离开休息间跑上电梯。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李波说,“龙女的秘书总是守在龙女办公室前面,我们想要见龙女必须经过她的秘书……她除开是龙女的秘书,也是大修士。”

    “走一步看一步,总有理由支开她。”乌车攥紧拳头。

    两个人乘坐电梯来到最高层,走出电梯却没有看到龙女的秘书。

    “你不是说龙女的秘书吗,她到哪里去了?”乌车问。

    “我怎么知道。”李波说,“龙女要吃人,专门把她支开了?”

    “我发现你真的好怕龙女。”

    “谁不怕呢。”李波嘟嚷。

    两个人小心翼翼走到龙女的办公室前面。

    “你敲门。”乌车说。

    “为什么不是你敲门?”李波反问,“不要说话,里面有声音。”

    “我听听里面在说什么。”乌车把耳朵凑到办公室门边。

    突然,狂风将龙女的办公室大门吹开,将两个人卷起吹过整条走廊撞到电梯门上。

    “龙女发现了我们。”李波感觉他肉里那些碎刺都断了。

    乌车还在想他刚刚听到的东西,了不得的东西。

    那是龙女的声音。

    “我要你做我的王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