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二十一章 下山

第二十一章 下山

    老僧站在阴影当中看着苏执,他的心里满是欣慰,他没有看错,那是行者许仙的转世,感慨不愧是行者转世重生,只有这样才能毫无难度原原本本取走了那颗舍利子全部力量。

    与此同时,苏执好不容易从兴奋当中冷静下来。

    他看着手心的舍利子,那颗舍利子原来充满金色光泽,现在变得黯淡无光,随后肉眼可见的缝隙在舍利子上面出现,很快像是蜘蛛网一样爬满了整颗舍利子,最后裂成一瓣瓣化作飞灰。

    苏执又想起老僧刚刚说过的话,他问道:“你刚刚说本来有许多这样的舍利子,但是都被人夺走了,仅剩下这颗?”

    他在想,如果他可以获得全部舍利子,是不是可以获得行者许仙全部力量,从此走向人生巅峰。不过想想行者许仙还会圆寂,也就意外着他还做不到长生,那么他还需要努力修行。

    “本来有十几颗。”老僧说,“是我们无能,只剩下这颗最小最弱的舍利子。”

    苏执还能怎么说,难道呵斥老人家不成,只能安慰道:“没有被全部夺走,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

    苏执不相信面前的老僧是个普通人,能够夺走那些舍利子的人也肯定也不是简单的存在。他现在的确有了力量,他感觉可以一拳打死一头牛,但这样的力量放在那些超凡的存在面前也不过如此吧。

    即便如此,并不妨碍苏执拥有梦想,人没有梦想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区别。

    “什么人夺走的?”苏执问。纵然他不是那个行者许仙,不得不说行者许仙真的有些搞,但他是他的转世,理所当然拥有那些舍利子的宣称吧。就下来就是穷则搁置争议,达则自古以来。

    “我只知道有条大蜈蚣。”老僧闭上眼睛回忆。

    苏执轻轻点头,他记下了。

    安静了片刻。

    “那个,你有什么事情想要我做吗,或者我要给你什么吗?”苏执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天底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就算白素贞帮助他走上修行之路是为了报恩,面前的老僧给他舍利子又是为什么呢。

    “不需要,老僧什么也不需要。”老僧沉默了片刻,“如果非要说的话,老僧希望你获得力量以后,能够像是当初那个行者那样行事。”

    “我会的。我会努力的。”苏执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做一个好人,“只是,我终究不是他,大概没有办法做到他那么洒脱。”他很有自知之明,总是会想许多事情,有时候做事太瞻前顾后。

    “你有心就足够了。”老僧双手合十。

    又安静下来了。

    苏执看着那个塑像,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可以给我说说那个行者许仙的事情吗?”

    “只要你想听的话,老僧愿意。”老僧顿了顿,“只是故事可能有点长。”

    “不急的。”苏执说,“我有的是时间。”

    接下来,苏执就在寺庙中听老僧讲述行者许仙的故事,听他说行者许仙云游四方降妖除魔,他的武器是禅杖和戒刀,他并不是看到妖魔就打打杀杀,他会先观察对方是好是坏,但一定决定动手绝不犹豫,事后也绝不会后悔,哪怕对方可能罪不至死。

    故事的中途,苏执忍不住问道:“你一直跟着他吗,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

    老僧只是笑而不语,继续讲述故事。

    突然想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故事。

    那自然是苏执的手指,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是小青打过来的电话。

    “你跑到哪里去了?”小青先声夺人。

    “我,我啊……怎么说?”苏执东张西望,“文化公园这边。”

    “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里有什么好玩的吗?”

    “没有吧。”苏执问,“你不游泳了?”

    “已经游了好久,累了。”小青回答,“姐姐找我们了,我们准备回去吧。”

    “好的。”苏执说,“我去找你,你在哪里,给个地位给我。”

    苏执挂断手机,充满歉意地望向老僧,说道:“我可能要走了。”

    “去吧。”老僧说,“小心山下的老鼠。”

    “老鼠?”苏执不知道老僧为什么提起老鼠,“什么意思?”

    “他觊觎老僧手里面这颗舍利子已经好久了,只是始终不得其法。”

    “敌人吗?”苏执一瞬间明白过来。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从来不觉得邀人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情,“他强吗,我打得过他吗?”

    “绊脚石罢了。”老僧说。

    “你的意思是他不足为惧吗?”苏执问,事实上他现在刚刚获得力量,迫切想要证明自己,如果有人可以练练手也好,“我知道了。谢谢。”

    “我走了。”苏执要离开了,小青口口声声白素贞找他们,说不定有什么事。

    “去吧。”老僧挥了挥手,“你走了,我也要走了。”

    “再见。”苏执朝着老僧挥手,原本形容枯槁的老僧现在他的眼中慈眉善目,然后只是一个转头的功夫,他发现老僧在阳光下变得越来越透明,最后只剩下一件僧衣掉落在地上,看起来就像是电视剧当中许多鬼魂心愿已了从此消失不见。

    苏执想要离开,想了想靠近那件僧衣,对着地上那件僧衣喊了声。

    没有任何反应,那件僧衣只是安静地躺在那里。

    苏执想了想,伸手捡起那件僧衣好好地叠起来,放在那个塑像前面的供桌上面,然后朝着那个塑像拜了拜。

    苏执跨步走出寺庙,顺手帮寺庙把沉重的寺门合上。

    苏执沿着老路回去,那是隐藏在密林当中的小径,不知道走了多久时间,再回头,他发现他已经找不到再去寺庙的路了。已经没有路了。

    苏执重新回到文化公园当中,站在泉池旁边,他东张西望没有看到老僧口中的小老鼠,这不是惧怕敌人,本来就有事,而且可以的话他也不想再没事找事,打定主意赶紧离开。

    正在这时。

    苏执看到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匆匆忙忙走过来。那就是所谓的小老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