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二十章 因由

第二十章 因由

    没有人能够逃过以貌取人,所以有第一形象十分重要的说法,在古代长得丑的人甚至不能当官,钟馗本是状元之才,但是殿试时因为相貌不过关而被刷了下去,一怒之下撞在皇帝金殿的柱子上,哪怕凤雏庞统也曾因为长得丑处处碰壁,苏执自然不例外。

    那是穿着宽大僧衣形容枯槁的老僧,而不是青春靓丽胸部还大的美少女,再加上地处偏僻的寺庙当中,而不是广场热闹的奶菜店,苏执没有心思闲谈,只想一走了之。

    老僧似乎没有发现苏执尴尬的表情,颤颤巍巍的手从袖子里掏出一颗金色珠子。

    苏执看到那颗金色珠子双眼收缩,他被吸引住了。不是因为珠子是金色的,很有可能是黄金,除开黄金的价格和黄金的工业用途之外,他一直对黄金不感冒,他没有办法欣赏那些金戒指、金手指和大金链子,还不如塑料小人,而他也不贪财,但是那颗金色珠子仿佛有一股奇异的魔力深深地吸引着他。

    苏执本就心大,当初面对小青突兀地出现在他的书房都可以置之不理,主要也是考虑到他离开时她还在奶茶店,能够赶在脚步那么快的他回家前出现在他的家中,想来想去只有幻象这种可能性,此时硬生生止住离开的步伐。

    苏执没有伸手去拿那颗金色珠子,在搞清楚事情原委之前他都不会碰,只是问道:“你刚刚说‘您终于回来了’,那是什么意思?”

    “我忘记了。”老僧恍然大悟,“您已经转世重生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苏执安静地等待老僧继续说下来。

    “行者许仙。”老僧转向那个塑像,“法海禅师座下大弟子,原是一家药铺学徒,上山采药时遇到法海禅师,从此追随法海禅师修行。他不剃度,不吃斋……”

    “当了和尚还能不吃斋吗?”苏执好笑说,尽管不久之前还和小青口口声声行者刚刚好,不禁酒肉。

    “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老僧说。

    “我知道这句。后面还有一句你没有说。”苏执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世人若学我,如同进魔道。”

    “世人是世人,行者是行者。”老僧头也不回。

    苏执想了想,他理解老僧的意思了,世人是普通人,酒肉穿肠过自然不行,因为那就是他们为了吃酒喝肉的借口,但是行者可以,他不是世人不是一般人,正如那些济颠和尚,戒律也讲开遮持犯。

    “你继续。”苏执没有继续纠缠。

    “他嫉恶如仇,他杀伐果断,敢作敢为,云游四海,一路降妖除魔,护持众人。”老僧说,“大家尊他许仙禅师,他说他只是一个行者。”

    “他很厉害吗?”苏执说。

    “怒目金刚。”老僧睁开眼睛。

    “那应该蛮厉害吧。”苏执说,“既然如此,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号。”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老僧说,“他不是总要等到妖魔害人再出手。”

    “但若是妖魔还没有害人,你凭什么认为它会害人镇压他?”

    “害人之心。”

    苏执张了张嘴,没有抬杠。

    苏执想了想问道:“他那么厉害,最后修得正果吗?”

    “钱塘江上潮信来,他在这里圆寂。我们问他,您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妖魔没有降服。他告诉我们,他还会回来的。”老僧看着苏执,“那个人就是您,您终于来了。”

    “就算我是他,他是他,我是我。”苏执说,“他不会回来,只有我回来了。”

    苏执想到那位伟人,他说他走了以后不必时时想念他,他又说自己从来没有走,他还说年轻人就是未来,他说他离开后,我们都是他。

    “你着相了。”苏执说,“他早就回来了,只是你没有发现。”

    苏执的意思很简单,老僧你太执着于外相、虚相,现在没有妖魔横行,说明他降妖除魔的精神早就回来了。

    苏执第一次发现他如此有悟性。

    老僧闭目思考了好久。

    苏执一直安静地等着他。

    “是啊,他早就回来了。”老僧终于想明白了,“是我太固执。”

    “既然如此,他回来了,那我也可以走了。”老僧把拿着金色珠子的手抬高,“即便你不是他,也请你带上这个。”

    “这是什么?”苏执还是不接。

    “这是行者圆寂以后留下的舍利子,蕴含着他的力量,本来有许多,但是都被人夺走,现在只剩下这一颗。”老僧说,“你不是他,但是他的转世,这个力量可以为你所用。”

    苏执从老僧的手中拿起那颗舍利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做,拿着舍利子就放到心口,顿时一股奇妙的感觉自胸口传遍全身,他下意识慢慢地弯下腰,微曲着双腿。

    苏执恍惚中看到了——

    穿着乌衣的老僧站在他的面前说着什么,把一个头箍、一串念珠、一把禅杖、两把戒刀交到他的手上。

    披甲的黑头大蜈蚣活动着牙爪、毒肢朝着他扑去,被他轻易躲开,接着口称“孽畜”挥舞着禅杖抡上去,随后抽出两把戒刀迎上,把那一只黑头大蜈蚣斩成碎片。

    他走过水潭,水潭中映出的人影和他长得几乎一模一样,不过身材略有不同,那个人影身躯凛凛,相貌堂堂,双目有神,胸脯横阔。

    苏执睁开眼睛,左顾右盼,他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知道他看到了许多东西,但是现在全部记不住了,好像夜晚做梦十分清晰但是醒来后就不记得了。

    苏执闭着眼睛感受,那是一种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感觉,他的全身涌动着力量。

    苏执握起拳头,可以轻松感受到他的骨胳更坚固,力量更强。举目望去,视线当中的颜色变得更加复杂,细节也更丰富。他其实有点近视,现在远处的风景一目了然。与此同时思维也变得更加活跃,曾经看过的书现在一回忆历历在目。

    苏执下意识抬起双手。

    如此强大的力量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