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十章 斗恶犬

第十章 斗恶犬

    苏执为了见面聚餐选择的地点是江边餐厅,事后可以顺势到江堤上走走。

    现在清明刚刚过去没有多久,阴历三月份,阳历是四月份,但这座位于南方的城市已经热了起来,天也黑得越来越晚。无论如何到了晚上八点,天空肯定是黑了下来的他们已经吃完晚餐到江堤上面散步。

    苏执双手抱胸走在前面,走过路灯转过头来,看着他的青梅竹马,名字叫做阳荷的女孩,说道:“我前段时间去了合明。”合明是座县城。

    小青言之凿凿,但他早有预料。

    果不其然,久违得再见他对她依然升不起任何感觉。

    “然后呢。”阳荷是个剪着齐耳短发的可爱姑娘。

    “铁路用铁皮和铁丝网封了起来,弄了个高架桥和地下通道,车往高架桥走,人从地下通道走。”苏执回忆道。

    阳荷双手抱胸走得漫不经心。“高中毕业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去过合明。”

    “有机会可以去看看,真的大变样了。就在我们学校附近多了好几个小区,二中旁边新建了个小区,铁路旁边新建了个小区,不过据说停工烂尾了。反正从外面看起来什么都建好可以交房了,真的不知道为什么。”

    “没钱了吧。”阳荷说,“只是从外面看起来建好了,小区绿化、水电、燃气什么的你从外面看不出来啊。”

    “或许吧……说起来我们初中关门了你知道吗,现在变成我们高中的附属初中。合明最好的初中哦。”苏执注视着前方,沿着江堤一直走又到了公园到了步行街,他白天就在那边转悠了好久不想再去了,“我们去下面看看吧。”

    苏执率先走下台阶,踩在满是乱石长满杂草的河滩上。

    阳荷紧随其后,说道:“我们读书那个时候就是最好的初中吧。”

    “就是建设太烂,住宿条件太艰苦。”

    “我们宿舍还好。”

    “你们女生宿舍肯定好。吃苦的都是我们男生。”

    “初二就好了。”

    “那也苦一年。”苏执说着突然站住,他看到黑暗中一双明亮的眼睛。

    “怎么了?”阳荷不明所以往前走,被苏执拉了回去。

    “等等,前面好像有什么东西。”伴随着苏执的声音,从黑暗中走出来一条足足到他大腿位置那么高的大狗,睁大着眼睛望着他们两人,不断地喘气当中,那个模样看起来甚是诡异。

    “那是阿拉斯加,不怕的。”阳荷含笑说,“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怕狗啊。”

    他们是青梅竹马。她当然知道他小时候那些糗事。

    汪汪汪——

    阿拉斯加狂吠起来。

    阿拉斯加是大型犬,当它不再温顺时,那就是可怕的猛兽了。

    阳荷顿时笑不出来,心揪了起来。

    “我们赶紧走吧。”她已经开始转身了。

    “嗯,我们走吧。”苏执提醒,“不要转身,我们慢慢地后退。”

    狗是欺软怕硬的典型,不如说绝大部分野兽都是如此,对视还可以让它产生忌惮,转身逃跑只会激发它们的狩猎本能。

    苏执想起从小就听说遇到恶犬时蹲下十分有用,具体的原因据称只要你蹲下,狗就会担心你是不是在捡石头准备攻击它,它们会停止追击,有些胆小的狗甚至会逃跑,但是直到他捡起拳头大小的河卵石,那条阿拉斯加依然在狂吠。

    苏执并不敢拿起手中的石头砸出去,他担心激怒那条阿拉斯加。

    “慢慢走,慢慢走。”苏执盯着那条阿拉斯加的双眼,伸手挡在阳荷的前面,示意两个人慢慢后退,那阿拉斯加也盯着他,发出微微的低吼声,看起来就像是要扑过来的样子。

    苏执带着阳荷慢慢地后退,随着他们后退,那条阿拉斯加慢慢向前进。它张开了嘴,阴森森的牙齿亮出来,看起来来者不善,它就是盯上他们了。

    他不知道阿拉斯加那种憨憨为什么一副要攻击人的样子,但现在不是计较那些事情的时候。

    那条阿拉斯加始终没有攻击,但是一直追着两个人狂吠很显然不是可以放轻松的时候。

    随着后退,苏执眼角的余光看到河滩通往江堤的台阶路。他们刚刚就是从那里下到河滩上。

    苏执推了推阳荷,说道:“你往那边走,到上面去。”

    “你呢?”阳荷问。

    “不要管我。”苏执说,“我不需要你管。”

    等到阳荷退到台阶路上,苏执朝着阿拉斯加扔出手中石头,拍了拍手尝试着吸引它的注意力,它真的被他的动作吸引了朝着他前进。

    苏执面向台阶路后退,同时朝着阳荷扬手示意她赶紧离开,持续不断怕打手掌吸引阿拉斯加的注意力。

    苏执用眼角余光观察四周思考脱身的办法,他两条腿跑肯定是跑不过阿拉斯加四条腿,实在无路可走的话,跳河是个好主意,但是在阿拉斯加发起进攻前没有必要那么做,还有手机要记得提前扔到岸上。

    苏执看到了,在距离他不远处有一只桌子腿,不知道来自哪张坏掉的餐桌又怎么扔在河滩上,不过可以作为武器利用,当时微微转身慢慢往那个方向退,但不等他靠近,阿拉斯加狂吠着扑了上来。

    一看阿拉斯加扑上来,苏执没有任何迟疑掉头就跑,他的速度从来没有那么快,积水的浅滩、高高矮矮的河卵石什么也不能阻止他。

    阿拉斯加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追上他,让他靠近那只桌子腿。苏执顾不上那么多,伸出左手拿起桌子腿,右手靠上去,双手抓紧,接着一个急刹顺势转身,抡圆了砸到那条眼看着扑上来的阿拉斯加身上。

    桌子腿带着凌厉的风声砸在大狗身上。

    “嗷——”

    阿拉斯加在这一击之下大声惨叫起来。

    苏执的脑袋前所未有的清明,他看着因为刚刚的挥击失衡的阿拉斯加,双手握着凳子腿高高的举起来,抬起左腿又踩下借力,用力抡下去。他不记得从哪里看到的,挥剑用的是胳膊和肩膀的力量,挥棍应该也是同理吧。

    凳子腿砸到阿拉斯加的狗头上,反馈的力让苏执差点握不住凳子腿。

    鼻子,不管人也好,动物也好,大家的弱点都是鼻子。苏执准备继续发起进攻,只见阿拉斯加趴在地上,非常人性化的用前爪抱着狗头,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像女孩子抱头蹲防。

    苏执知道怎么回事了。

    “小青。”苏执大喊,“你给我出来。”

    女孩站在黑暗中,看着男人拎着凳子腿站得笔直,结实的胸膛因为剧烈的运动不断喘气起伏着,大狗趴在他的前面,那是刚刚制服猛兽的战士,轻轻咬了咬嘴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