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她们都来报恩了 > 第九章 吊桥效应

第九章 吊桥效应

    一夜无话。

    因为白天发生的事情,胡思乱想一整晚都没有休息好的苏执早早起床了。

    他总是习惯在早上洗澡,如果要出门就简单的弄弄发型,以完美的形象开始新的一天,打定主意一整天在家做题就简简单单抓抓头发就好了,今天也一如往常,等到洗完澡后又坐到电脑前。

    苏执平时习惯收拾完毕后吃早餐,奈何小青始终没有起床,他也不好独自出门吃早餐,一直等到九点钟听到开门声,走到客厅一看发现乱蓬蓬头发的女孩。

    “收拾下,出去吃早餐了。”

    “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肉。”

    “没有肉。”苏执说,“米粉,还是包子豆浆,你挑个吧。”

    “那就随便吧。”

    “那就吃米粉吧。”

    等到小青洗漱完毕又变得无懈可击,其中她只需要刷牙,洗把脸,把乱蓬蓬的头发打理柔顺,不需要额外化妆,耗时相当短的,苏执带着她到小区门口的米粉店,考虑到她是个肉食主义者,专门帮她加了个鸡腿。

    苏执先吃完早餐,站在米粉店门口拿着装着水的塑料杯喝水,每天都要看看对面小区有没有动工,果然今天也没有动工,发现小青走出来,说道:“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今天你想要我去哪里。”

    “我只要你晚上约你以前的女同学、学姐学妹吃饭,白天随便你去哪里。”

    “好。那就公园吧。在这里生活了二十几年,就那么几个公园没有逛完。”

    小青一转身消失不见,苏执回到小区,久违地骑上他的小电车。他所在的城市是个三线小城市,一辆电车可以从南骑到北再骑回来,这样一辆电车比起需要找车位不能再麻烦的小车便利一万倍。

    苏执首先去的位于江边的公园,那是距离他住的小区最近的公园,江的对岸还有个公园,那里有这座城市的名片景区,期间到处走了走,遇到不少女孩子问路和搭话,没有任何人给他古井无波的心带去哪怕一点波澜。

    从那个公园离开,穿过马路往桥的方向走了一段距离,那里还有个公园,那是这座城市最大的公园,除开免费的公园之外还有收费的喀斯特地貌的岩洞和动物园,以前央视还在这里拍过晚会,但猴山上面没有猴子。

    两个公园走马观花走完,已经过了午餐时间。

    苏执在马路边随便找了家店坐下。那家店主要出售砂锅饭。

    “吃午餐也不叫我。”小青突然出现,坐到他的面前,纤细的手指在桌面上抹了抹,酱黄色的桌面有一层油,当时嫌弃地皱起眉头。

    “没有你的联系方式怎么叫你。”苏执说。

    “现在给你。”小青掏出手机。

    他们交换了联系方式。

    小青点餐回来。

    “你一直在跟踪我?”苏执帮小青盛了碗汤。

    “谁知道呢。”小青语焉不详。

    “怎么样。”小青顿了顿问,“今天的收获。”

    苏执耸了耸肩膀:“就那个样子了。”

    吃完午餐,小青再次消失不见。

    等到下午,苏执继续逛公园。这座城市除开有几个公园之外,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好好逛的。商场有好几个,但是不买东西的话也没有什么意义。其实他更想好好午休睡会儿,但是回家多有不便。

    苏执最后还是去了商场,看了看衣服,导购很热情地帮他挑选衣服,只是导购越热情他就越发不自在,因为他根本没有购买的欲望。随后到电玩城走了一圈,看那些孩子夹乌龟,最后只夹到弹力球。

    看看时间,已经是下班时间了,苏执找了家奶茶店坐下,给青梅竹马发了个定位,告诉她他在这里等她。

    那个青梅竹马是小青非要他联系的。哪怕他已经再三表示,他们已经认识二十年,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

    ……

    ……

    “没有感觉可以创造感觉。”

    这个下午,小青没有跟在苏执的身后,她站在江堤边的护栏上面,慷慨激昂地挥手。

    “吊桥效应,你知道什么叫做吊桥效应吗?”

    “吊桥效应是指当一个人提心吊胆地过吊桥时,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如果这个时候,碰巧遇见另一个人,那么他会错把由这种情境引起的心跳加快理解为对方使自己心动,才产生的生理反应,故而对对方滋生出爱情的情愫。”

    趴在江堤护栏上面的是个看起来二十五六的短发女子,正迎着风咬来咬去。

    “喂,你在听我说话吗?”小青磨了磨牙齿,她知道她不能对一只阿拉斯加修炼成精的妖怪要求太多,但还是忍不住生气,你是不是太无视我了。

    “我不叫‘喂’,我叫布丁。”短发女子说。她是只家养阿拉斯加成精。

    “好,布丁就布丁。”小青说,“你在听我说话吗?”

    “没有哦。”布丁抬起头,“你没看到我有事吗。”

    “你有什么事?”小青问。

    布丁回答:“我在吃西北风。”很显然一个正常思维的人没有办法理解一只阿拉斯加脑袋在想什么,没有办法理解她的所作所为。

    小青攥紧了拳头,她感觉她来到这座城市以后就诸事不顺。

    “我真的动手了。吃了你。”小青亮出管牙。

    “我错了我错了。”弥漫的妖气让人压力巨大,布丁的脑袋清醒了,暂时压制了身为阿拉斯加的本能,“不要吃我,我不好吃。”

    “黄焖还是白切,你选个吧。”小青不为所动。

    布丁认真地想了想,说道:“黄焖吧,黄焖好吃。”

    小青胸口起伏,她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了。

    “你给我记住。吓唬,我只要你帮我吓唬两个人就好了。我要他们在危险之下,在吊桥效应下心跳加速发生爱情。”小青恶狠狠说,“事情办得好,少不了你的好处。事情办坏了,有你的苦头吃。”

    小青把她的计划全盘托出。

    布丁听着,好几次张嘴又闭上。

    “你想说什么?”小青发现布丁欲言又止。

    “我想劝你收手。”布丁说。

    小青双手环抱,问道:“为什么?”

    “因为多行不义必自毙。”

    小青活动双手,开始怒搓狗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