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城市侠隐 > 第六十四章 后山秘辛

第六十四章 后山秘辛

    文龙瞬间做出决定:“栋哥你带队,我殿后,从这一侧穿回景区。”

    此时后面的人已迅速向他们追来,文龙一方虽然有几十米的优势,但靳江南平素缺乏锻炼,在速度上拖了后腿。

    望着越来越近的追兵,文龙心下有些着急,山上地势险峻,很容易出危险,一旦被追上,自己难以照顾周全。忽然,他看到左近的几块碎石,心中顿时有了主意,他示意其他人接着爬山,自己则抄起一块石头,扔了下去。

    文龙臂力大,准头好,一块石头下去,正中一人肩头,中者一声惨叫,从山上骨碌了下去。文龙一连发射了十几块石镖,几乎百发百中,对方猝不及防,损失了接近一半的人。

    剩下的人不敢上前,纷纷找掩体躲了起来。还有些人找到石块,也朝上方扔了过来。但自下而上,力量和准头不够,并未形成太大威胁。

    被文龙一通修理,下面的人有些畏首畏尾,双方距离的逐渐拉开,文龙一干人越来越接近山顶。

    正在这时,小凤带着几个人从山下赶了上来,文龙目力够远,看到这几个人手中都持有弩机,也不知从何处搞到的。

    文龙在视频上看过,这种国外产的亚瑟弩机,射程最远接近百米,而铁伞面积太小,护不住三个人。

    他一边招呼大家快走,一边找石块,但这个季节山上草木茂盛,周边看不到什么石块,他有心冲下去阻击,又担心许琥冲动,只好也开始后撤。

    下面的人看他没了石块,又有弩机压阵,胆子又大了起来,一边追赶一边扔石块,还时不时发射一两支弩箭。

    持弩的人俨然受过训练,准头虽不如文龙,但劣势被机械的精良所弥补,许琥等人顿时险象环生。

    好在这时他们已经到了山顶,由于角度问题,下方人群的视线中已看不到人。这处山顶非尖非平,而是凹凸不平,山顶上有树有石,视野并不开阔。

    四人又往前走了几步,靳江南实在累了,靠在一块山石上休息,突然脚下一滑,顺着坡溜了下去。

    王栋离他最近,忙滑下去找他,不料下来后没看到靳江南的踪影,王栋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

    此坡下面是一个山洼,草木过人高,文龙和许琥也跳下来找,三人寻着被碾压过的痕迹,在山洼的一侧发现了一个洞穴。

    从靳江南滑落的角度和方向推测,这个可怜的家伙很可能是掉进去了。文龙看看洞穴,不像动物巢穴或人为布置过的痕迹,率先钻了进去。

    许琥紧随其后,王栋走在队尾,刚钻进洞,又探出头,将刚才被压歪的草木扶正,才再次钻了进去。

    他们前脚刚进洞,小凤等人就攀到了山顶,十几个人习惯性地向山的南面望去,自然没有找到文龙等人的踪迹。小凤摸出电话:“对不起,林总,没办好您交代的事,这小子好像有特异功能。”

    文龙打开手电,带着许琥、王栋向洞内进发。山洞中的通道能容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人行走,走向朝下。刚开始的一段路,大概有45度角,走了约一百米左右,地势平缓下来,空间也豁然开朗。

    靳江南正躺在斜坡和平地的交界处,看样子是昏了过去,浑身上下都是土,手上还有些擦伤。文龙将他扶起,拍了拍,小伙子醒了过来。睁开眼吓了一跳:“这是什么地方?”

    文龙摇摇头,将他拉起来,征求王栋、许琥意见:“留在这里等一阵,还是往里走?”

    许琥好奇地看看周围环境:“遇到这么一个地方,当然得好好探上一番。”

    王栋分析道:“从安全的角度,待在这里比较稳妥,等他们一走,咱们就出去。但万一他们找到这里,我们就被瓮中捉鳖了。”

    文龙运用望气之法,感知着方圆五十米之内的气息,并未发现有什么阴邪之气,这里面积大概在十平米左右,似乎是人工开拓而成。他让其他三人都打开手电,各自负责一面山壁,仔细观瞧起来。

    不大功夫,四个人聚在一起,都摇了摇头。

    许琥是急性子,在洞里溜达了一圈,心里有些泄气,忍不住一跺脚,激起一片尘土。其他人纷纷掩住口鼻,都躲得远远的,许琥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道:“不好意思啊!”

    王栋揶揄道:“平时练震脚发力,都没那么大回响,怪不得人家唱歌得在录音棚里呢。”

    文龙突然问道:“你刚才在哪里跺的脚?”

    许琥之前并未留意,听文龙这么一说,低头踅摸了一下:”应该是这一片,具体忘了,走了好几遍脚印全趟乱了。”

    文龙从包中取出风镜和口罩戴好,走到刚才许琥刚才跺脚的地方,开始轻轻跺脚,每跺一下,就换个地方,最终走回一处刚才跺过的地方:“这下面是空的。”

    其他三人见状围过来,掏出背包里的工兵铲,开始清理地上的浮土。不大一会儿,地面上露出一块1米见方的石板。石板上有几道细缝,三横两竖,将石板分成了十二块。其中九块凸起,四块凹陷,九块凸起上刻有字,分别是繁体汉字的一至九。

    许琥兴奋道:“找到暗道了?我真是个副将啊!”说完拿工兵铲去撬石板,却纹丝不动。其他三个人将工兵铲分别抵住石板外缘的缝隙,同时用力,仍是没有反应。

    文龙琢磨道:“看样子有机关,不能用蛮力打开。”

    许琥接口道:“这是什么?华容道?”

    王栋分析道:“你可以这么理解。这应该是九宫图,不过九宫图有几种摆法,只能试试才清楚。

    靳江南也发表了看法:“不管怎么摆,五在中央应该不会错。”

    “有次数限制吗?万一锁死了怎么办?”许琥担心道。

    “你当是电脑密码呢?这种机关还能有管理员清密吗?”王栋笑道。

    许琥也笑了:“那我就放心了。你说,我来。”

    王栋琢磨了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先按最正统的摆法,戴九履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八六为足,五居中央。”

    许琥按照王栋的指点,逐渐将九个数字摆放到位,文龙和靳江南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当许琥挪完最后一个数字,文龙的耳中传来咔哒一声,但这声音却不是来自下方,而是墙内。

    此时四人分别蹲在石板四周,文龙悚然一惊,反应奇快,双脚飞出,将许琥和王栋踹倒在地,自己顺势躺在地上,又一把按倒了靳江南。

    他刚做完这些动作,从一面墙里射出三排铁刺,每根铁刺都有无名指粗细,呈上中下排列,从四人的头顶上呼啸而过。如果文龙他们此时仍是蹲姿,已经被铁刺穿个透心凉了。

    其他三人也惊出一身冷汗,近一分钟都没人说话,直到许琥长出一口气:“我的个妈呀!”

    文龙率先起身,摇头道:“你们都退到石室外的通道里去,我再试试。”

    靳江南劝道:“师哥,要不算了吧?”

    “他们还在上面,如果守着不走,我们就会困在这里,背包中的食水不足,我可以不吃不喝,你们不行。”文龙答道。

    “那你小心点。”王栋提醒道。

    文龙点点头,将铁伞撑开,放在身后,然后开始观察石板。王栋的摆法并无问题,石板本身也没特殊之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时间一点点过去,文龙还在研究方案,通道内的许琥受不了太过沉闷,带头轻声聊起天来。

    文龙自进入神智境界后,已能一心二用,他一边苦苦思考,一边察觉着山顶的动静。这时靳江南的声音传入耳中:“我太爷爷没准还来过这儿呢。”

    他的这句话,让文龙瞬间想起半山写给靳三少的那封信。信中的内容再次出现在脑海中:……弟三日后将回转榻耳坡,他日如兄至,弟定当倒履相迎。

    倒履相迎,倒履相迎……文龙灵光一闪,将一和九掉了个位置,只听又传来咔哒一声,只不过这次声音来自地下。文龙手中捏了一把汗,推了推石板,仍然纹丝未动。

    文龙又想了想,觉得解题的方向没有错,于是再次伸出手,把三和四的位置换了一下。他刚摆放完,就听地下又传三声响动,紧接着,石板就像开门一样,从地面掉了下去,但因有合页轴固定,一侧还连着地面。

    此时此刻,在龙城的一家写字楼内,一个身着套装的女子挂断电话,望向沙发上的中年唐装男子。

    唐装男子微微一笑:“失手了吧?”

    女子从办公桌前走出,挨着男子坐下,眉目含情,身子前探,露出一抹雪白:“这些年,政策收紧加上官场整顿,地面上势力沉浮,如果不是你在后面支持,别说挣钱,我一个女人,安全都保障不了。我就是想为你做点什么。你不要怪我擅自做主,对不起。”

    唐装男子拍了拍女子的手:“我明白,没关系。交给我就好。”说罢端起茶,饮了一口。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