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员火葬场:哥哥哭唧唧求我原谅 > 第266章 苏靖寒的回忆(5)

第266章 苏靖寒的回忆(5)

    “我,我没有。”

    初瓷连忙摇头,就怕引起这几人不快,红着眼眶说道,“依依,我下次注意,尽量不熏到大家。”

    “真不知道哥是怎么想的,竟然会找你这么个又不爱干净,整天还毛手毛脚的蠢女人,我要是你,我要就不活了。”

    苏依依翻了个白眼,对初瓷的态度还没有对佣人的好,“行了,你赶紧离我们远点,你在这里我们怎么吃啊?身上这么臭,我都要吐了。”

    “抱,抱歉。”

    初瓷强忍住泪意,这才将眼泪给憋了回去,而她的丈夫苏靖寒,此刻却在给林蔓蔓加菜,两个人有说有笑的,全然不把她这个正牌妻子放在眼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才是夫妻。

    初瓷暗自握紧拳头,只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

    就算,就算苏靖寒不爱她,可他又何必用这种方式羞辱她?她好歹肚子里还怀着苏靖寒的孩子!他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都说了让你走,你没听到啊?”

    苏依依见初瓷还站在这儿,瞬间就冒火了,她直接把筷子往桌上一摔,无比愤怒道,“你身上真的臭,还特意站在我旁边,你到底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让你滚你没听到?”

    从头到尾,苏靖寒一句话都没说,只顾着跟林蔓蔓打情骂俏,初瓷这才清醒过来,不管她被欺负的有多惨,苏靖寒都不会在意他的感受,那她又何必在这儿杵着自讨苦吃?

    想通一切,初瓷不再纠结,强撑着不让眼泪掉下来,无声的离开了餐厅。

    回到房间后,她就连忙给自己洗了个澡,生怕苏依依再拿她身上的味道说事儿,可她仔细的闻过自己身上的衣服,除了沾了些做饭的油烟味,根本就没有其他味道。

    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在这个家里,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她有没有受委屈。

    初瓷换上干净的衣服,站在镜子跟前出神,镜子里面的她面孔实在是太憔悴了,不过才几天的光景,她看上去就跟老了十来岁似的。

    她长长的叹了口气,有出门回到餐厅,餐桌只剩下残羹剩饭,一大桌的狼藉简直刺痛了她的双眼,她站在原地仔细看了许久,怎么都搞不明白,她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来了就赶紧把碗洗了,看着脏死了。”

    苏依依接受到林蔓蔓的眼神,连忙对着初瓷发难,“我们家可不养闲人,你既然进了我们家,就得守我们家的规矩。”

    “我知道了。”

    初瓷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起争执,苏依依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毕竟就算发生争执,最后倒霉的,也肯定只会是自己。

    她任劳任怨的把碗筷收拾进厨房,厨房里的佣人看到她便直接跑了。

    初瓷看着水池里那么多脏兮兮的盘子餐具,犹豫再三,终究还是认命的撩起袖子洗碗,不然等会苏依依又会找她各种麻烦。

    等她洗完碗,她已经累的不想跟任何人说话,快速上楼只想好好休息,却正好在楼上碰到了冤家路窄刚从苏靖寒书房里走出来的林蔓蔓。

    说起来,这还是林蔓蔓进来后,她俩第一次正面交锋,初瓷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太多的反应,她改变不了这个现状,也没勇气去戳破。

    “麻烦让让。”

    初瓷抬起头,颇为无奈的看向林蔓蔓,“你挡了我好几次,我需要回房间。”

    “呵,初瓷,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老公都把别的女人带进家里了,你竟然还能这么淡定,你这脑子里到底都装的什么玩意儿?这么能忍?”

    林蔓蔓在初瓷面前,直接卸下伪装,对着初瓷就开始一系列人身攻击,“明知道靖寒不爱你,还非要鸠占鹊巢,你不觉得自己很搞笑吗?”

    “搞不搞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要稍微有三观的女人,就不会去勾搭结过婚的男人。”

    初瓷不卑不亢,一双眼镜沉静如水,“徐小姐也是读过书的人,你我也都是女人,又何必互相为难?”

    “初瓷!”

    林蔓蔓见初瓷如此淡定,只觉得初瓷心高气傲,根本就不屑跟自己抢,顿时怒火中烧,比吃了苍蝇还要难受。

    她气急败坏瞪着初瓷,眼里跟喷火似的,“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说到底就是一个失败者,一个连自己老公都管不了的废物!我告诉你!早晚有一天,我会把你从这个家里赶出去,成为这个家里真正的女主人。”

    “……”

    初瓷攥着拳头,从进屋到现在,苏靖寒跟林蔓蔓的亲你蜜行为,她不是没看在眼里,可是她还有一个孩子,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没有父亲,所以她必须忍。

    而让她更不能够理解的是,这年头难道是以做小三为荣?为什么林蔓蔓当个小三,不仅当的理直气壮,甚至还恨不得昭告天下?

    “我并没有想过要教训你,你误会了。”

    初瓷深吸口气,觉得自己异常可悲,小三都欺负到她头上了,她竟然还只能忍着,“麻烦让让行吗?我很累?”

    “呵,那你求我啊。”

    林蔓蔓乐了,故意挡在初瓷面前,初瓷走哪个方向,她就堵住初瓷的路,不让她走,“初瓷,你可真没用,我都在你面前跟你老公调情了,你竟然连脾气都不敢发,你活的可真够失败的。”

    初瓷愣了愣,没说话,见林蔓蔓始终不肯让,这才伸出手,想要推开林蔓蔓,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林蔓蔓,就看见林蔓蔓突然以非常诡异的姿态摔下了楼,整个大厅都是林蔓蔓的尖叫身,林蔓蔓也直接从二楼滚到了一楼楼梯。

    初瓷傻眼了,怎么会这样,她刚刚明明没有动手。

    坐在一楼沙发上的苏依依,听到动静后连忙回头,就看到了这么惊恐的一幕,直接懵了,站在原地看着额头磕出血的林蔓蔓,根本就不敢吱声。

    初瓷也傻眼了,连忙奔下楼去拉林蔓蔓,“你,你没事吧?你摔哪儿了?”

    可她还没来得及检查林蔓蔓的伤口,苏靖寒就直接从楼下冲下来拉开她,将林蔓蔓扶了起来,眼神极其渗人,“你怎么会摔下来?”

    “都,都是我自己不小心,跟初小姐无关。”

    林蔓蔓慌张的看了初瓷一眼,连忙抓住苏靖寒的胳膊,紧张兮兮的说道,“你别怪初小姐。”

    一旁的苏依依便恰当好处的开口,“怎么可能,正常人怎么会自己摔下来?林蔓蔓姐,你就是太善良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在包庇初瓷,我刚刚都看到了,就是初瓷把你推下楼的。”

    “我没有!真的不是我,是她自己……”

    初瓷刚要解释,就被怒火中烧的苏靖寒狠狠扇了一巴掌。

    “初瓷,我还真是小看你了,你竟然连推人下楼的事都做得出来,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苏靖寒丝毫意识不到,他正在因为一个外人伤害自己的妻子,他将林蔓蔓抱起来,眼神冰冷的看着初瓷,“你最好祈祷林蔓蔓没事,否则,你知道后果。”

    说完,苏靖寒便直接抱着林蔓蔓出了别墅。

    苏依依则似笑非笑的瞧着她,说起了风凉话,吗“初瓷还真没看出来啊,你竟然连害人的事都敢做,可是就算这样,我哥多看你一眼了吗?”

    “你这人还真是脸皮厚,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明知道我哥不喜欢你了,还整天赖在别墅里,我要是你啊,早就走了。”

    看着苏依依毫不忌惮的嘲讽,初瓷压了一肚子的火,彻底在心里爆发,但她生性就是温柔的人,即便发火,声音也顶多只是比平日里大了一些。

    “我没有羞耻心?那林蔓蔓呢?她跟已婚男士不清不楚,甚至还跑到家里找原配示威,难道这就是她的羞耻心?”

    听到这话,苏依依立刻就不乐意了。

    她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鄙夷的目光,“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能跟林蔓蔓姐比吗?再说了,爱情分什么先来后到,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

    “就算爱情不分先来后到,但起码要分礼义廉耻。”

    初瓷咬着牙,不卑不亢的看向苏依依,“还有,在这个家,我才是你的嫂子,你可以不尊重我,但你不能否定我的身份。”

    “神经病。”

    苏依依翻了个白眼,根本就没把初瓷放在眼里,直接上楼回房间,懒得搭理初瓷。

    初瓷看在眼里,心里不是滋味,给苏靖寒打了好几个电话,想确定林蔓蔓的伤势,可苏靖寒的电话始终没接,她也只能作罢,忐忑不安的回了房间。

    医院住院部。

    林蔓蔓脸色惨白的躺在病床上,从楼上摔下来虽然是她用的苦肉计,可这招还是摔坏了她的腿,至少要在医院静养小半个月才行。

    不过能够让苏靖寒来陪她,她也知足了。

    “靖寒,我还是疼。”

    她手挽着苏靖寒的胳膊撒娇,可苏靖寒却没有反应,抬起头,林蔓蔓这才发现苏靖寒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她有些紧张的推了推苏靖寒的胳膊,“靖寒,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

    苏靖寒站起身,不动声色抽开了她的手,“既然你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

    “你别走!”

    林蔓蔓连忙再次抓住苏靖寒的手,“靖寒,我一个人害怕,你能不能留下来陪陪我?我的腿好疼。”

    苏靖寒蹙眉,看着林蔓蔓这幅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想的却是初瓷那张脸。

    也不知道初瓷怎么样了,打她的那一巴掌疼不疼。

    等等,他怎么会心疼起初瓷了?还真是要命了!

    苏靖寒连忙打消这个念头,对着林蔓蔓点了点头,“好,我留下来陪你。”

    好像只要留下来陪林蔓蔓,就能证明他一点也不关心初瓷似的。

    第二天一大早,初瓷的卧室门就陪敲的乒乓响。

    “初瓷,妈都醒了,你竟然还在睡,有你这么当儿媳妇的吗?难道你还等着妈来伺候你?”

    苏依依在门口一边拍门,一边大喊道,“赶紧起来做饭,我跟妈都饿了,赶紧的!”

    被吵醒的初瓷敢怒不敢言,“我知道了,这就来。”

    她刚怀孕本就嗜睡,可自从进了初家,她每天都在起早贪黑的各种做家务,甚至连一顿热腾腾的饭都吃不到,睡眠更没有一天是足够的,身体根本就吃不消。

    初瓷揉着眉心,只觉得脑门更疼了,她甩了甩脑袋,整个人这才精神了一些,随后便换好衣服下楼去厨房给婆婆和小姑子做饭。

    好不容易把饭菜做好,她都还没来得及上桌吃上一口,餐桌上的苏依依就不乐意了,“你干嘛,谁允许你跟我们一起吃饭的?推了林蔓蔓姐你还想吃上桌吃饭,你想得美。”

    苏母也发话了,“蔓歌啊,我房间里有两件衣服你帮我洗一下,都是名贵材料,不能用洗衣机洗,必须得用手洗,你赶紧帮我洗干净晾好,我明天要穿。”

    “妈,能不能让我吃口饭?”

    初瓷有些为难,“我,我也还没吃饭。”

    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苏母瞬间就怒了,“怎么,我现在使唤不了你了?你还真以为自己嫁进来是享福来了?让你洗个衣服还磨磨蹭蹭的,你要是不想当我儿媳妇,你就赶紧跟我滚,想进我家的女人多得是!”

    “妈,我不是那个意思。”

    初瓷叹了口气,眼馋的看着桌上的早餐,终究没再坚持,对着苏母妥协道,“我现在就去给你洗衣服。”

    听到这话,苏木的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这才对嘛,当儿媳妇就要有儿媳妇的样子,洗完衣服再吃早饭,不都一样?”

    初瓷抿了抿嘴,转身去取了苏母的衣服,蹲在洗衣房里洗衣服,可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蹲久了,她反倒有些看不清了,脑袋也越来越晕。

    中午,又到了饭点。

    苏依依跟苏母坐在沙发上追肥皂剧。

    苏依依捂着自己有些饿的肚子,对着苏母撒娇,“妈,我饿了,你赶紧让嫂子做点吃的吧,我想吃上次那个红烧排骨,还有鲫鱼汤。”

    “行,我这就让她给你做。”

    苏母对着女佣招了招手,“初瓷呢,让她洗两件衣服她人怎么还没出来?赶紧让她出来做饭,我跟依依都要饿死了。”

    “好的老夫人,我这就去叫初小姐。”

    女佣连忙点头应下去洗衣房里找初瓷,却在看到初瓷的那一刻,彻底愣住了,连忙扯着嗓子大声喊道,“来人啊,初小姐晕到了!”

    “晕倒了?”

    “晕倒了?”

    苏母跟苏依依都是一惊,连忙跑到洗衣房门口去看,就看到初瓷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瞬间被吓了一跳。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抬起来啊!”

    苏母连忙让人把初瓷送回房间,还请了医生,确定只是动了胎气,对孩子没有多大影响,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也不知道是谁给苏靖寒说了这事,医生刚走,苏靖寒就来。

    面对苏靖寒质问的目光,苏母横着脖子理直气壮的说道,“儿子,她这就是苦肉计,为的就是把你给引回来,你可不许上她的当,她就是想要博得你的同情。”

    “我知道了。”

    苏靖寒蹙眉,原本想说点什么,却又抿了抿嘴,什么也没说,望着床上的初瓷,眼神里面多了几丝复杂。

    “哥,你可不能因为她玩一出苦肉计就心疼,你可别忘了昨天,昨天她竟然直接把林蔓蔓姐推下楼,足见她这人心眼是有多坏。”

    苏依依煞有其事的提醒苏靖寒,“你要是信了她的苦肉计,那可就对林蔓蔓姐太不公平了。”

    “不用你提醒我。”

    苏靖寒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特别的心浮气躁,尤其是看到初瓷那么瘦弱的身板躺在床上,脸上还没有血色,他这心里就更心烦了。

    “赶紧给她熬点药喝了,好歹怀了我们苏家的孩子。”

    苏靖寒朝佣人叮嘱了两句,这才转身出了房间,苏母跟苏依依面面相觑,都有些不敢相信。

    苏依依诧异的看了眼床上的初瓷,又看了一眼苏靖寒,这才迟疑的对着苏母说道,“妈,哥他怎么开始关心起初瓷了?”

    “你懂什么,初瓷肚子里毕竟怀着你哥的孩子,她今天又搞了这一出苦肉计,你哥的心又不是石头做的,当然会心软。”

    苏母一副看透一切的样子,拉着苏依依就出了房间,而初瓷这一觉却直接睡到了傍晚。

    下楼之后,苏母跟苏依依则没搭理她,桌上只是放着还有一些余温的残羹剩饭,初瓷饿的不行,连忙进厨房给自己做了一碗清水面。

    还没吃上两口,苏靖寒就打开厨房的门,面无表情的命令她,“林蔓蔓因为你受伤,现在还在医院静养,你这段时间正好没什么事,就去医院照顾她,直到她伤好为止。”

    “为什么?”

    初瓷不理解,“我没有推他,苏靖寒,就算我们的关系已经淡薄到这个程度,可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就算不维护我,你也不应该联合外人一起欺负我。”

    “你都敢把人往楼下推,谁还敢欺负你?”

    苏靖寒嘴角挂着冷笑,根本就不信初瓷,“你应该感到庆幸,要不是你怀了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以为你还能就在苏家?让你去医院照顾林蔓蔓,那也是帮你为你做过的错事赎罪,以你昨天的愚蠢行为,林蔓蔓完全可以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初瓷咬牙,“我可以去,但是!我没有推她。”

    苏靖寒根本不在乎这一点,“没有一个杀人凶手会承认自己杀人,初瓷,但愿你说到做到,别再闹出别的麻烦,否则,我可不会保你。”

    “我知道了。”

    初瓷颓然的点着头,像个牵线木偶似的跟在苏靖寒身后,跟着苏靖寒去了医院。

    医院,林蔓蔓病房。

    苏靖寒领着初瓷过来时,林蔓蔓都傻眼了,“靖寒,你这是?”

    “你一个人在医院不安全,既然是她让你摔下楼的,自然该由她来照顾你。”

    苏靖寒看了一眼手表,随即又对着林蔓蔓说道,“我还有一个会要开,今晚就不过来了,她会照顾你。”

    林蔓蔓一听这话,连忙点头,“好。”

    随后,苏靖寒就走了,全程都没有看初瓷一眼,初瓷对此早就已经习惯了,倒是也没多难受。

    “给我倒杯水。”

    苏靖寒一走,林蔓蔓就开始使唤初瓷,“记住了,要烫水。”

    初瓷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默默的给他倒了一杯烫水,林蔓蔓刚接过,就直接把烫水倒在了初瓷手背上,“哎呀,不好意思,太烫了,手滑了。”

    初瓷连忙把手缩回来,手背还是被烫出来的两个水泡,林蔓蔓则还在旁边说风凉话,“真是不好意思啊初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你不会怪我……”

    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本该离开的苏靖寒出现在病房门口,瞬间就愣住了,一时半会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一点小伤,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他面色冷淡的走进来,看了初瓷一眼,随后便拿起刚刚遗落的文件夹,身为老公,他这一漠视的行为,简直恶劣。

    初瓷听到这话,更是心如死灰,果然,苏靖寒根本就不会在乎自己。

    她深吸一口气,故作轻松道,“我去洗手间洗个手,你们聊。”

    说完,初瓷就走了。

    林蔓蔓注意到苏靖寒的目光一直落在初瓷身上,不由得心里发慌,难道苏靖寒心里还有初瓷?

    她有些不安的看向苏靖寒,故意对着苏靖寒说道,“刚刚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手拿的稳一点,蔓歌的手也就不会被烫伤了。”

    “那是她自找的,连一杯水都不会倒。”

    苏靖寒面无表情的叱责不在场的初瓷,随后便转身走了出去,“你早点休息,注意身体,我明天再来看你。”

    “好。”

    林蔓蔓瞬间心花怒放,苏靖寒对初瓷这么冷漠,看来肯定是自己多想了。

    要是苏靖寒真喜欢初瓷,恐怕早就心疼起初瓷了,哪里还会起关心自己。

    第286章离婚吧

    走出病房,苏靖寒刚拐了个弯,就看到初瓷站在哪儿,眼眶通过的看着她,右手手背还肿的非常厉害。

    他怔了怔,刚要说话,就听到初瓷用极其缓慢的声音,对着他说道,“苏靖寒,我们离婚吧。”

    苏靖寒皱眉,心里异常的不舒服,“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也非常清醒,我要跟你离婚。”

    初瓷说的斩钉截铁,“以前我总觉得,我们有孩子,就算再不快乐,也要为孩子忍一忍,可就在刚刚,我想通了,与其互相折磨,我们还不如早点分开,这样对你,对许小姐都好。”

    林蔓蔓说的没错,苏靖寒的心里没有她,所以就算她为了孩子垂死挣扎,也不会有什么好解决,与其烂在这堆看不见阳光的婚姻里,还不如就成全了林蔓蔓跟苏靖寒,各自过各自的日子。

    “跟我离婚?你有什么资格跟我提离婚?”

    一股怪异的情绪窜进心里,苏靖寒目光冰冷的盯着初瓷,没有任何温度,“我劝你最好乖乖的做你的苏太太,别惹怒我,听懂了吗?”

    初瓷哑然,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明显是被苏靖寒给吓着了,等她反应过来,苏靖寒则已经走远了。

    她心烦意乱的回到病房,目光在触及到得意忘形的林蔓蔓时,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躺在旁边的病床上睡下了。

    林蔓蔓刚刚在苏靖寒的回答中找到了定心丸,也懒得去为难初瓷,毕竟,初瓷实在是太弱了,根本激不起她任何的兴趣。

    次日,天亮了。

    初瓷刚打开窗帘,身后杵着拐杖的林蔓蔓便大声嚷嚷道,“你不知道病人不能一次性见这么多阳光啊,你晦不晦气,赶紧把窗帘关了。”

    “……”

    病人不能见阳光,这话她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不过初瓷也没有反驳,直接把窗帘关了,堵住林蔓蔓准备骂骂咧咧的嘴。

    “算你识趣。”

    林蔓蔓朝着初瓷翻了个白眼,随即又似笑非笑的问道,“初瓷,你这肚子里怀的到底是谁的种?孩子该不会不是靖寒的吧?”

    “你胡说什么!”

    初瓷急眼了,走到林蔓蔓面前一脸严肃道,“林蔓蔓,你可以羞辱我,但是我不可以羞辱我的孩子!”

    “哟,我就才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就开始急眼了,怎么,难不成真被我说到痛处了?”

    林蔓蔓越说越起劲,杵着拐杖,初瓷走哪儿她就走哪儿,追着初瓷各种输出污言秽语,“你自己都不自爱,也难怪靖寒不爱你……哎哟!”

    碰的一声,林蔓蔓摔倒在地,痛的哎呀咧嘴,初瓷转过身看到这一幕,眼神冷冷的,并没有打算去扶。

    与此同时,苏靖寒出现了病房门口,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

    林蔓蔓便连忙对着苏靖寒卖惨,“靖寒,你可算来了,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被她折磨死了。”

    苏靖寒连忙将林蔓蔓扶起来,看向初瓷的咬肌充满愤怒与失望,“解释,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你不是一向都只相信你自己的眼睛?我说不是我动的手,难道你就会信?”

    初瓷心灰意冷的看着苏靖寒,“你永远都是这样,从来都不会站在我这边,苏靖寒,我累了,我们离婚吧,我我愿意成全你跟林蔓蔓。”

    她是真的累了,她不想让自己生活整天过得跟宫斗剧似的,她不想跟林蔓蔓争宠,她也清楚这个男人的心她把握不住,所以她不想为难自己了。

    林蔓蔓听到这话,瞬间高兴的不行,可当她注意到苏靖寒的脸上充满愤怒的表情时,瞬间就有些慌了。

    什么情况,苏靖寒不是应该高兴吗?他为什么会愤怒?

    紧接着,她就听到苏靖寒异常冷漠的声音,“我还是那句话,你没有资格跟我提离婚。”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初瓷觉得自己都快要崩溃了,离婚离不了,相处又始终处不好,始终有个第三者存在,她这个妻子在旁人眼里,分明就是一个笑话。

    “把孩子生下来,从今往后,你要离婚还是再婚,都与我无关。”

    苏靖寒面无表情的盯着初瓷,像是要从她身上确认什么东西,却迟迟没有找到,不免有些心慌。

    就像是正在失去一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不可能。”

    初瓷直接一口坚定的回绝了,对苏靖寒也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苏先生,我会找律师跟你谈离婚事项,希望我们能够好聚好散。”

    说完,初瓷便直接转身走出了病房,头也不回一下。

    林蔓蔓注意到苏靖寒的犹豫,不免有些担心的搂住了苏靖寒的胳膊,“靖寒,你刚刚为什么不同意离婚?”

    “她没有资格跟我提离婚,就算要离,那也应该是我提出来。”

    苏靖寒面不改色的说着话,眼神却时不时看向门口,明显的心不在焉,林蔓蔓不傻,当然也看出来了。

    她暗自握着拳头,如今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要是不拼上一拼,下一次她还指不定要等多久。

    于是她心一横,捂着肚子便痛苦的在床上打滚,“痛!我的肚子好痛!靖寒!快帮我叫医生,我快要不行了。”

    “怎么回事?”

    “初小姐刚刚不小心踢到了我的肚子,啊,痛死我了……”

    林蔓蔓在床上痛的厉害,苏靖寒见状,连忙帮林蔓蔓叫了一声,而林蔓蔓刚被推进手术室,她的主治医生就很是头痛的走了过来,“徐小姐,你下次要是有什么动静,能不能提前告知一声,刚刚差一点,就是别人做你这台手术。”

    “我是你的病人,他们就算要给我做手术,那也得找你询问我的情况。”

    林蔓蔓也没废话,直接往医生卡里赚了十万块,“等会出去该怎么说,不用我再提醒你了吧?”

    “明白,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半个小时后,医生走出来,对着苏靖寒很是遗憾的说道,“抱歉,苏先生,徐小姐受到惊讶,孩子没留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