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神尊 >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象关

第一百五十五章.天象关

    黑衣人低头看看了胸膛,感受到闪雷剑的冰冷,紧咬牙关,大吼一句:“那就同归于尽!”

    黑衣人的体内真气爆开,将他撑的如同一个圆球一样,向着苏瑾舟撞了过去,两人一同掉下了悬崖

    苏瑾舟脸色一变,没有想到地人强者就算被刺穿心脏,竟然也能爆发出这样强大的力量

    “十弟!”,七王子脸色一变,立马向着悬崖跑去

    就在这时,苏瑾舟脚踩着悬崖边的随时,提着血淋淋的闪雷剑,一步越了上来,稳稳的落到地上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也幸好他修炼了御风游龙影,要不然今天真的只能掉下悬崖,与黑衣人同归于尽!

    七王子看着苏瑾舟的身影,想到他在武战台上施展出来的那种身法武技,暗道:“或许这就是十弟的御风游龙影,有机会一定要求十弟教给我。我若是学会了,就算是地人想要杀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十弟,这些人都是什么来头?”,七王子问道

    苏瑾舟向着山道上看去,只见山道上躺满了黑衣人的尸体,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可惜了,没有留下活口!”,苏瑾舟皱了皱眉头

    七王子叹息了一声:“本是留了几个,却全都服毒自尽了!”

    仅凭七王子一个人,当然对付不了二十个黑衣人。其中有十三个人,都是被小白杀死

    看着满地的尸体,再看向小白,七王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身体,暗道这只白猫也太可怕了,实力不比十弟弱上多少,今后不能再招惹它了!

    苏瑾舟道:“现在他们身上找找,应该能找到一些线索”

    七王子立即走了过去,查探那二十位黑衣人的尸体

    苏瑾舟则是捡起那一把黑色朴刀,伸手一弹,笑了笑:“是一件五品灵器,价值数十万银币,还不错!”

    “十弟,这些人的身上除了兵器,就只有一些疗伤丹药,没有能够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七王子搜出了数十瓶疗伤丹药,还有二十多件灵器,二十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多把弓弩

    这些灵器、丹药、弓弩,都能过卖出一大笔钱

    苏瑾舟伸手,将那些战利品全部收进空间戒指中。这一次,七王子看的十分清楚,只是一片白光闪过,地上的那些兵器就消失不见

    他以为是自己看花了眼,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果然发现地上的兵器和丹药已经消失不见

    七王子试探的问了一句:“十弟,你这是空间宝物?”

    “七哥,等你的修为达到地人,我自然是可以送你一件空间宝物,可是现在,你还得替我保密”,苏瑾舟笑了笑,将手中的黑色朴刀扔给七王子,“这一把朴刀,很适合你使用!”

    七王子接过朴刀,连忙拍了拍胸脯,笑道:“十弟你放心吧,我还不清楚空间宝物的价值吗?我保证一个字也不会说出去!”

    随后,他又搓了搓手,笑道:“十弟,等我达到地人,你真的可以送我一件空间宝物?”

    苏瑾舟道:“你的修为达到地人,也就步入了强者之列,拥有自保的实力,我自然会送你一件空间宝物!”

    “不过,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追杀古月衣的肯定不止这一波人马,必须尽快赶到天象关,才算是安全”

    两人一猫骑着蛮兽,飞奔向天象关

    “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天象关,调动天象关的守军,就可以护送我们返回王城!”,七王子道

    果然,苏瑾舟和七王子刚离开没有多久,就有另外两队黑衣人赶到刚才的山道

    “这里的激斗,应该不超过半个时辰,陈前舵主和二十位教徒全军覆没,我这就禀告给总舵主!”,一个看上去颇为苍老的黑衣人,佝偻着背影,站在崖边

    另一个黑衣人问道:“能够从陈前舵主手中将人就走,难道武市学宫的高手已经来了?”

    老者摇了摇头,说道:“应该不是,武市学宫距离这里足有两天路程,不可能这么快就赶到!”

    他蹲在地上,向着远处看了看,说道:“救走古月衣的,应该是两个人,你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地上有的脚印,他们应该是骑着蛮兽,向天象关逃去了!”

    “他们去了天象关?”

    老者点了点头道:“应该没有,立即追上去,说不定能够在半路拦截到他们”

    “他们若是前往天象关,那就是自投罗网!”

    两队黑衣人,跨上羚马,向着天象关疾驰而去

    ……

    七王子亮处王子腰牌,在城门守军的护送下,进入了天象关的城主府

    随后,七王子又携带腰牌,前往天象关守营,调遣了五千军士,将城主府护住

    这一切都是苏瑾舟的意思,要知道连古月衣那样的天人,都被打成重伤,就说明天象关也并非绝对安全,不能掉以轻心

    守卫天象关的将军,名叫陈玉蝉,在云凡郡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乃是军中排名第三的高手,对云凡郡王忠心耿耿

    陈玉蝉的修为并没有达到天人,可是他的手中掌握着一件八品灵器,拥有和天人抗衡的实力

    若是再加上天象关的守城阵法,就算是天人武者,敢在天象关与陈玉蝉一战,也要被阵法诛杀

    苏瑾舟并没有告诉陈玉蝉躲进城主府的消息,只是让他小心行事,今夜说不定会发生一场血战

    陈玉蝉应该也是察觉到了什么,显得十分慎重,对此事十分上心

    他早就听说过这位十王子的事迹,更是知道他乃是武市学宫的新生第一,不敢有丝毫怠慢。立即传讯给王城,请求云凡郡王派遣高手来护送苏瑾舟和七王子

    入夜,天象关一处普通的宅子中,灯火通明

    一个年老的黑衣人在侍女的带领下走进内堂,来到一个亭子的外面,摘下脸上的面具,颤声说道:“总舵主,属下有要事禀告!”

    亭子的中央摆着一副古琴,一个女子坐在亭子,修长的手指在古琴上拨动,奏出一曲美妙的曲子

    老者静静的等在亭子外,并没有打扰她的雅兴

    片刻之后,一曲奏罢,余音绕梁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