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家娘子,不对劲 > 第509章 剑峰内定弟子,木棍与剑!

第509章 剑峰内定弟子,木棍与剑!

    傍晚时分。

    广场上,凌霄初试的武生比试,终于结束。

    众弟子和宾客,皆陆续散去。

    刀姐与众人,一边议论着,一边回到了小屋。

    楚小小一进门,就兴奋地道:“楚师兄,你下午没有去,好可惜。有几场比试可精彩了,两名新弟子越级打败了对手呢。还有一名弟子,用的招式竟然像是野猪撞击时的动作,而且他攻击时,嘴里还发出了野猪的叫声了,可好笑了……”

    楚小小一边唧唧喳喳地说着,一边笑着。

    刀姐进了屋后,就去各个房间转了一圈,而且还动着鼻子到处闻了闻,似乎在寻找什么证据。

    洛青舟一脸澹定。

    楚小小兴奋地说了一会儿,见他没有什么反应,立刻去喝了一杯茶,又准备过来继续说。

    这时,张远山从外面回来道:“师父说他今晚不回来了,师父让我们自己吃饭,晚上早些休息,不要乱跑,明早去广场集合。”

    楚小小一听,顿时雀跃欢呼道:“太好了,师父要是回来,我们连话都不敢说呢。刀师姐,聂师姐,我们待会儿吃完饭了,去后面温泉看看吧?如果没有人的话,我们就去洗个澡。”

    然后又道:“张师兄,楚师兄,周师兄,你们帮我们在外面看着,好吗?”

    张远山犹豫了一下,道:“师父说了,不要到处乱跑。你们要是想洗澡的话,我们几个先出去,你们就在屋里洗就是了。”

    楚小小撅嘴道:“在屋里洗太麻烦了,光准备水就要很长时间呢,而且人家想去泡温泉嘛。”

    张远山无奈,看了洛青舟和周伯约一眼,见两人都没有说话,道:“那好吧,待会儿我们先去看看。”

    楚小小见他答应答应下来,立刻开心道:“大师兄真好。”

    随即又看向洛青舟和周伯约道:“二师兄和三师兄也都很好呢。”

    洛青舟连忙道:“别叫我二师兄,我不想当二师兄。”

    楚小小疑惑道:“为什么呢?反正我们这里就只有你们三个师兄,楚师兄不想当二师兄,难道还想当大师兄?”

    洛青舟只得道:“按照进门的顺序吧,张师兄是大师兄,刀姐是二师姐,聂师姐是三师姐,我是四师兄,伯约是五师兄,你是小师妹。”

    楚小小听到“小师妹”这三个字,立刻拍手同意道:“好耶,我是小师妹,故事里的小师妹,都是最受宠最漂亮的呢。”

    其他人也都笑了起来,不过都没有意见,这样喊的话,大家关系都显得亲近一些。

    很快,仆人送来了简单的晚餐。

    几人吃过晚饭后,就向着后面的温泉走去。

    一路上,不少新弟子向着那边走去。

    刀姐见此,蹙了蹙眉头道:“小小,我们还是不去了,看情况那边的人应该很多,根本洗不了。”

    楚小小望了一眼那边的山坡,道:“师父说温泉在山坡上呢,那里或许没有人,我们还是过去看看吧。”

    几人无奈,只得陪着她继续向着山坡上走去。

    向前走了一段路程,路上的人变的少了起来,那些新弟子估计都听了师父的叮嘱,不敢跑的太远。

    楚小小立刻兴奋地奔上山坡,顺着热气走去,一眼就看到了那潭温泉。

    她见温泉里没有人,四周似乎也没有其他人,顿时喜不自胜地招手道:“二师姐,三师姐,快来,这里没有人呢,我们可以在这里好好洗个澡了。”

    刀姐和聂云容闻言,都加快脚步,走上了山坡。

    楚小小带着两人去温泉旁看了一眼,两人都很高兴,毕竟今天骑马奔跑,全身满是灰尘,下午又挤在广场看比试,满身是汗,这个时候能在这里泡一泡温泉,自然很舒服。

    楚小小立刻对着山坡下的三人喊道:“大师兄,四师兄,五师兄,你们站在那里帮我们看着,我们要脱衣服洗澡了,你们不准靠近哦!”

    张远山三人已经在山坡下停下,闻言立刻道:“你们快洗,我们会帮你们看着的。”

    楚小小立刻走到温泉旁,就迫不及待地解开了衣带。

    刀姐连忙阻止道:“小小,等一下,我们先去前面看看。如果前面突然来人,大师兄他们可看不到。”

    此话一出,楚小小连忙又系好了衣带。

    三人正要向着前面走去,洛青舟突然在山坡下喊道:“刀师姐,前面不能去!前面是禁地!”

    下午他带着南宫郡主返回时,才看到隐藏在雾气中的石碑。

    刀姐听了看了他一眼,问道:“楚飞扬,你怎么知道?”

    洛青舟道:“我下午来过,你向前走两百米,到旁边的草丛找一下,那里有一块石碑,仔细看看石碑上的字。记住,千万不要越过石碑。你就在那里看看四周是否有人就行了,没有人的话就立刻回来。”

    刀姐闻言,带着楚小小和聂云容向前走去,果然在二百米的草丛里发现了一块石碑,石碑上用鲜红的颜色写着两行大字:此处禁地,阵法凶险,闲人勿入,生死自负!

    三人一看,连忙停下脚步。

    “这里好像没有人,走吧,去洗澡。”

    刀姐立刻带着两人返回。

    三人回到温泉,刀姐对着下面喊道:“前面没有人,楚飞扬,你们记得守好下面,我们要洗澡了,你也不准靠近偷看!”

    洛青舟没有理睬她。

    楚小小立刻迫不及待地跑到温泉边,就开始脱着衣裙鞋袜。

    三人刚脱衣裙,露出了雪白的身子,山坡下突然传来了张远山的声音:“各位,抱歉了,我们师妹在上面洗澡,各位可以先等一等。”

    随即,一名男子的声音传来:“笑话!这凌霄宗又不是你们的地方,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拦着?那温泉也不是你们买下的,就准你们师妹上面洗澡,凭什么不准我们师妹上去洗澡?我们今日偏要过去,又如何?”

    刀姐三人听到这番争论,脸色微变。

    刀姐立刻拿起衣服道:“快把衣服穿上,下去看看。”

    三人连忙穿上衣服后,快步走下了山坡,这才发现,与张远山他们对峙的,竟然是那位金师叔的八名弟子。

    五名身材魁梧的男弟子,正在咄咄逼人地要上山坡。

    三名女弟子则站在后面看着。

    刀姐带着聂云容和楚小小,很快下了山坡,来到了张远山三人的旁边,蹙眉问道:“怎么回事?”

    张远山见她们下来,沉着脸道:“他们几个要非要强行闯上去,我已经说了,你们在上面洗澡。”

    此话一出,对面一名长脸男子冷笑道:“什么叫非要强行闯上去?这地方是你们的吗?你们能上去,我们就不能上去了?”

    另一名矮个男子也冷笑道:“各位,你们能上去洗澡,我们自然也能上去。我们没有别的意思,我们只是想要上去看看上面是否有其他男子,然后让我们家师妹也去洗澡。”

    刀姐冷着脸道:“她们要去洗澡,自然可以,但至少该等到我们洗完了再上去吧?”

    此话一出,一名头戴金钗的女子从后面走出,冷笑道:“凭什么要我们等?那温泉那么大,我们想上去跟你们一起洗,难道不可以吗?”

    “就是,你们也太霸道了!京都来的就了不起吗?”

    另一名微胖的女子冷声道。

    只有那名武师后期的云婉柔,安静地看着,没有开口说话。

    张远山忍不住道:“你们刚刚可不是这样说的!你们这几位师兄,想要强行闯上去。你们几个女子若是要上去,我们自然不会阻拦。”

    微胖女子冷哼道:“谁知道你们上面有没有男弟子在一起洗,我家师兄是为了我们的安全着想。”

    楚小小立刻怼道:“谁知道你们这几位师兄是不是色狼,故意想要上去偷看我们,不让你们上去是对的!”

    “你……”

    微胖女子看了她一眼,讥讽道:“就你那身材,也有人想偷看?还没长大吧?我家十岁的侄女都长的比你高。”

    楚小小一听,顿时大怒:“至少我长的可爱,没你那么胖,也没你那么丑!”

    微胖女子大怒,握着拳头就要动手。

    双方立刻剑拔弩张。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云婉柔,突然轻声开口道:“师兄,师姐,师父说了,不要惹事。”

    虽然她说话轻声细语,很是温柔,但此话一出,那几名握着拳头,气势汹汹的男女,立刻平静了下来。

    云婉柔从后面走出,看了面前的几人一眼,微微低头行了一礼,道:“抱歉,是我家师兄师姐太冲动,打扰各位了。”

    刀姐见她态度温和,人也温柔,也放缓语气道:“没事,都是同门,你们要是想上去,我们就一起吧。上面的池子很大,六个人一起洗没问题的。”

    云婉柔歉意一笑,道:“实在抱歉,我有洁癖的。我这两个师姐,也只是陪我一起上去,看我洗完了才会下去洗的。所以,三位师姐,你们看,能不能先让我上去洗?等我洗完了,你们再去洗?”

    此话一出,刀姐皱了皱眉头。

    楚小小立刻道:“凭什么?明明是我们先来的,你要是有洁癖,就不该上去洗,因为那池子里,别人早洗过了,说不定还在里面方便过呢。”

    云婉柔笑道:“那池温泉是活水,我今日来看过。至少今日,还没有人下去过,应该是干净的。这位小师姐,可否行个方便?”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洛青舟,突然看着她的眼睛道:“很抱歉,云师姐,下午时,我来这里洗过澡,还在里面尿尿了。”

    此话一出,云婉柔脸色微变。

    楚小小“噗嗤”一声,笑道:“四师兄,真的假的?”

    洛青舟道:“当然是真的。”

    对面男女,皆怒目而视,又握紧了拳头。

    云婉柔突然又微微一笑,道:“没关系,既然是活水,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换水,应该是干净了。我还是想上去洗个澡。”

    楚小小正要说话,刀姐突然开口道:“小小,算了,让她先上去洗吧,我们在这里等一等就是了。”

    楚小小见她开口,没再说话。

    但这时云婉柔却笑道:“抱歉,三位师姐,各位师兄,我洗澡时,不希望旁边有人,就算站在这里也不行,你们还是先回去吧。等我洗完澡了,再去喊你们过来,可以吗?”

    此话一出,就连聂云容也有些怒道:“凭什么?你这才是霸道吧?我们站的这么远还不行吗?”

    那名微胖女子冷笑一声道:“凭我家婉柔师妹是武师后期的修为!凭我家婉柔师妹已经被剑峰内定成为了内门弟子!你们区区外门弟子,也有资格质问一个内门弟子?”

    聂云容一听这话,愣了一下,看了那名江南少女一眼,没敢再吭声。

    内门弟子可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上山之前,师父可是千叮万嘱过。

    一旁的楚小小却是满脸不信道:“比试都还没有开始呢,你们说她是内门弟子,就是内门弟子了?吓唬谁呢?”

    微胖女子得意笑道:“下午时,我家师父已经带着婉柔师妹去剑峰了,剑峰的一位师叔看了我家师妹的修为和天赋后,立刻就当场决定要收她为内门弟子了。所以不管明日比试是何结果,我家婉柔师妹,都绝对会成为内门弟子。”

    楚小小依旧冷哼道:“是又如何?反正她现在还不是内门弟子,就算是内门弟子,也该知晓先来后到的规矩吧?我们已经大度让她先上去洗了,结果她还是咄咄逼人,让我们离开,真当我们好欺负?”

    “当你们好欺负又如何!”

    这时,那名长脸男子突然拔出了手中的刀,冷笑道:“要不我们几个来试试?刚好,我家师父也早就想要领教你们家师父的高招了,不如我们做徒弟的,来帮师父比划比划?谁若是输了,闭上嘴离开就是了,不要去告状,敢不敢?”

    楚小小正要说话,刀姐一把拉住了她。

    长脸男子见几人不敢应答,更加得意,满脸讥讽道:“没种的话就回去吧,别再这里耽搁我家师妹洗澡。”

    这时,云婉柔突然道:“要不,你们出来一人,与我过几招?放心,我是武师后期的修为,不会欺负你们的。我就用普通的剑招,十招之内,如果我没有把剑抵在你们的咽喉,我就算输,如何?”

    然后又道:“我若是输了,我们转身就走,当然,还会为刚刚的事情道歉。”

    旁边的微胖女子嗤笑一声道:“我家师妹只用十招,你们都不敢吗?好歹也是京都来的,就这么胆小吗?”

    另一名女子也讥讽道:“啧啧,没想到堂堂孙师伯的弟子,竟然这么怂,听说孙师伯当然可是威风的很啦,连我家师父都不敌他的风采,没想到今日却……”

    张远山立刻站出来怒道:“好,在下来接招!”

    他本不是个冲动的人,但此刻不仅仅是为了他们师兄妹出气,也是为了给师父长脸,白天时师父被那位金师叔气的不轻,如果今晚他们再被对方的弟子三言两语给吓走,师父若是听了,以后的脸还往哪里放?

    云婉柔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道:“这位是张师兄吧,你先出招,放心,我只出十招,十招之后,无论输赢,我都会收剑,绝不会伤着张师兄。而张师兄可以多出几招,只要张师兄的拳头触碰到了我的衣裙,就算张师兄赢。”

    她身后其他弟子,皆满脸讥讽和看好戏的表情。

    张远山心头顿时升起一股被羞辱的愤怒,握着拳头道:“云师妹,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也绝对不会任你侮辱!十招之后,我若是触碰不到你,我自会认输!”

    云婉柔笑了笑,没有再说话,走向侧面的空地,神情平静地看向他。

    张远山握紧拳头,正要过去,洛青舟突然开口道:“大师兄,让我来吧。”

    此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他。

    张远山愣了一下,道:“楚师弟,你……”

    洛青舟道:“大师兄,我的速度应该比你快一些,打不赢可以躲,拖她十招就是了。”

    张远山还要说话,刀姐突然道:“大师兄,让楚飞扬去吧,没事的,反正都是打不过,他能多拖几招就多拖几招吧。”

    张远山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只得点了点,叮嘱道:“楚师弟,小心些。”

    siluke" siluke

    洛青舟没有再说话,走了过去,站在那名少女的对面,道:“云师姐,我可以用武器吗?”

    此话一出,云婉柔的那七名师兄师姐,皆哄笑起来。

    云婉柔也笑了笑,道:“当然可以,无论用什么武器,都可以。”

    洛青舟“哦”了一声,似乎有些犹豫。

    刀姐听了他的话,又看着他这副表情,嘴角顿时一抽,心头暗暗道:这家伙,不会又要用那根……

    “唰!”

    洛青舟的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根漆黑木棍,道:“云师姐,你的剑是不是很珍贵?”

    刀姐听到这句话,仿佛立刻又听到了当初那位梅师姐的哭嚎声。

    那位言师姐的家传铁棍,只用了一招,就被这根又黑又硬的棍子给打断了,那时候哭的那叫一个伤心啊……

    云婉柔听了这话,抬起了手里的剑,笑道:“这柄宝剑的确是锋利无匹,无坚不摧,不过这位师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它触碰到你的身子的。”

    洛青舟握着手里的木棍,再一次确认道:“云师姐,我只用避开你十招,就可以了,对吗?”

    云婉柔点头道:“对,十招之后,如果我的剑没有抵在你的咽喉,我就算输。”

    洛青舟又道:“云师姐,那如果我们两人手里的武器,某一件突然被对方毁掉了,需要让对方赔吗?”

    一旁的刀姐听了这话,嘴角又不禁抽搐了几下,这腹黑的家伙……

    云婉柔微微一笑:“既然是约定的比试,自然不用赔。不过你那棍子……我可以赔你。”

    她身后那几名男女,也都满脸嘲笑起来。

    洛青舟连忙道:“不用,我就是问问,既然是规矩,那肯定不能乱了。我们都是习武之人,不仅要一诺千金,还要遵守比武的规矩,师姐说对不对?”

    云婉柔眸中露出了一抹不耐烦,脸上依旧带着柔和的微笑道:“这位师弟,可以开始了。”

    洛青舟点了点头,目光看着她的眸子,再一次听到了她心里的话:【这粗俗的乡巴老,只怕是脑子有问题吧?我剑若是碰了他,只怕会弄脏了我的剑,待会儿先斩断他手里的木棍,再一剑指着他的咽喉,然后再给他一脚,让他跪下……】

    洛青舟看着她的眼睛,握紧手里的木棍,后退了几步,与她拉开了一些距离。

    虽然他对手里的木棍有信心,但面对着武师后期的高手,他还是要小心谨慎。

    不过还好,对方是用剑。

    他就不信,她的剑比婵婵的剑还要快!

    “云师姐,我这棍子又长又硬,你可要小心了哦。”

    说完,直接拖着手里的木棍,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