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74章 判决(二)

第74章 判决(二)

    时间一转眼,过了三天。

    在各方压力下,柳强的案子,也火速开庭了。

    经过激烈的法庭辩论,流程终于走到了最后。

    “现在,请原告方做最后陈诉。”

    首席法官席位上,陈泉林赫然在座。

    柳强的案子,依然是他亲自操刀。

    陈泉林说着,看向原告方。

    由于之前的意外,野藤次郎正在医院养伤,无法出席,所以只有黑鱼健太郎一人出席。

    听说,野藤次郎那玩意儿彻底废了,送到医院时,医生打开一看,直接摇头。

    根断成了几节,蛋碎成了渣子,完全已经没有抢救的必要了。

    消息一出,线上线下顿时一片欢腾。

    有人甚至专门建了个网站,像过节一样的在网上开庆祝会。

    虽然那网站没活过一天,就被以不合规定为由关闭了。

    但是这也足以说明民心所向了。

    “尊敬的法官先生,我们没有其他要说的了。”

    “现在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我只恳请法官先生秉公裁决,给我的当事人一个公道。”

    原告方,即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的代理律师,同样是青兰市著名律师的霍庆华看了一眼张三翔,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道。

    霍庆华话音刚落,旁听席就响起了一阵议论声。

    公道?

    就那两个人渣也配谈公道?

    简直是侮辱了公道这个词汇!

    霍庆华扫视了旁听席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一群弱者罢了。

    别说这些人了,就是外面那么大的社会反响,他也不在乎。

    只要给足律师费,只要能赢张三翔,狠狠践踏张三翔那可笑的所谓正义,霍庆华就心满意足了。

    “肃静!”陈泉林敲了敲审判锤,转头看向张三翔和柳强:

    “现在请被告方做最后陈诉。”

    “尊敬的法官先生,各位陪审员,各位先生女士,在做最后陈诉之前。”

    “我想先问大家一个问题。”

    “身为一个父亲,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他用他仅有的力量,为女儿讨公道,构不构成犯罪?”

    “我反对!”

    “被告律师在陈述与本案无关的信息,请求法官先生驳回!”

    霍庆华脸色微微一变,站起来道。

    想打感情牌?

    哼!

    休想!

    陈泉林举锤,敲击了一下,正打算开口,突然看到旁听席上的秦天风拿出一张百元大钞,甩了甩。

    陈泉林脸色一变,立即转口:“反对无效!”

    “法官先生!?”

    霍庆华惊疑的看向陈泉林。

    “现在辩论已经结束,是最后陈诉时间,请原告方不要打扰被告方。”

    陈泉林道。

    霍庆华张了张口,见陈泉林坚持,不得不坐了回去。

    “构成!”

    “不构成!”

    “构成!”

    “不构成!”

    “不构成!”

    “……”

    旁听席上,各种回答声响起。

    虽然有小股人回答构成,但是大多数人还是回答不构成。

    张三翔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法律条文上,构成。”

    “但是我想说的是,事实上不构成!”

    “法理不外乎人情!”

    “法律的生命是什么?”

    “是经验!而不是逻辑!”

    “现在,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是女孩的父亲,你会怎么做?”

    “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你还会坚持认为这种行为构成犯罪吗?”

    张三翔说到这里,特意看了霍庆华一眼,随后继续道: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对不起,我没有良心。”

    “但是即使你没有良心,你也应该明白一点吧。”

    “一件事情,它是否违法犯罪,不止是看法律条文,更应该看它是不是为社会道德所允许,是不是对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

    “现在,就我当事人的事件,大家认为是不是为社会道德所允许?”

    “是否对社会造成了恶劣影响?”

    “我认为二者都没有。甚至恰恰相反,它是社会道德所允许的,是有利于社会的!”

    “我始终认为,法律应该是追逐正义的,是遵循人们最朴素的道德情感的!”

    张三翔说到这里,再次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试问!”

    “一个父亲,在女儿受到欺负,在正当途径无法走通的时候,他该怎么做?他能怎么做!?”

    “我也是一个有女儿的父亲,我相信,天下千千万万个和我一样深爱着女儿的父亲,在遇到我的当事人那种情况时,都会选择和我当事人一样的做法!”

    “也许,我的当事人行事手段确实激烈了些,但是他没有其他办法了啊!”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普通通的林场职工,面对两个有背景的外国留学生,他能怎么办?”

    “甚至我觉得,他比许多父亲都勇要敢!”

    “这样一个父亲,他做了他身为父亲应该做的事情,他错了吗?”

    “没有!”

    “我还是那句话,法理不外乎人情!”

    “当一件事情是正义的时,法律应该保护它,而不是伤害它!”

    “法官先生,各位陪审员,各位先生女士,我的陈述完了。”

    全场一片鸦雀无声。

    片刻后,不知道是谁第一个鼓掌,随后掌声雷动。

    无论是旁听席的人,还是陪审团的人,乃至四周的法警,书记员,全都发自内心的热烈鼓掌。

    嘭嘭嘭!

    掌声经久不息,陈泉林无奈只好敲了敲审判锤。

    “现在休庭。请各位陪审员和我一起前往后厅评议。”

    十二位陪审员和陈泉林一起离开。

    “哼!张三翔,证据确凿的事情,就算你说的再煽情,也改变不了结果!”

    霍庆华冷声道。

    “证据确凿是真,但是却不代表你一定会赢。”

    “法理不外乎人情。”

    “法律更不是一成不变的。”

    张三翔平静道。

    “怎么?你还想修改法律?”

    “呵!简直可笑至极!”

    “张三翔,你是不是以前赢的太多了,就自以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了?!”

    “别忘了!你只是个律师!”

    霍庆华嘲讽道。

    “我从来没有忘记我是个律师。”

    “正是因为如此,我今天才站在这里,才为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

    “倒是你,还记得律师的使命是什么吗?!”

    张三翔反将一军道。

    “我当然清楚!”

    “身为律师,就是要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霍庆华道。

    “只有这个吗?”张三翔问。

    “还有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霍庆华回答道,“我这不正是在维护法律吗?”

    “他犯了罪,就应该受到惩罚!”

    说着霍庆华一指柳强。

    “犯罪了当然应该受到惩罚。”张三翔点点头,“但是你是否没理解清楚,什么是法律的正确实施?”

    “还有,作为律师,我们同时也应该维护社会的公平与正义!”

    “你觉得,在这个案子中,你的当事人,是正义的吗?”

    “……我不跟你扯这些没用的!”

    “总之,张三翔,我告诉你,你想通过打感情牌来影响审判结果,就是痴人说梦!”

    霍庆华有些恼怒道。

    “哦?是吗?你有什么根据吗?还是说,根据是这个?”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吸引了霍庆华和张三翔的注意。

    他们一转头,正看到一个青年站在不远处,手中还甩着一张百元大钞。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天风。

    “你什么意思!?”

    霍庆华脸色一变,随即呵斥道:

    “你是什么人!?无关人等不得上台!还不退下!”

    “呵呵!”

    秦天风冷然一笑,站在原地没动。

    “法警!法警呢!把这个人撵下去!”

    霍庆华见状,怒声大叫。

    四周的法警相互看了看,却没人愿意动。

    秦天风几天前还以公诉人的身份出现,他们可听说过他的大名。

    他们这些小法警,可不敢得罪秦天风这种世家子弟。

    更何况,他也没干什么不是?只是离席聊天而已。

    霍庆华正准备再次招呼法警们,陈泉林和陪审员们回来了,他立刻识趣的闭上了嘴。

    秦天风撇了撇嘴,也回到了旁听席。

    “肃静!”陈泉林敲了敲审判锤,“现在开始宣读决议,全体起立!”

    所有人站了起来。

    “经决议,我们一致认定,柳强虽有过错,但罪不至刑。”

    “所以,本庭现在宣布,柳强无罪释放!”

    “后续事宜,交由民事法庭裁决。”

    “现在宣布闭庭!”

    说完陈泉林敲下审判锤。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我不服!”

    “法官先生!法官先生!一定是搞错了!”

    “明明证据确凿的事情,为什么会无罪释放!?”

    “这不公平!这不公平!”

    霍庆华无法接受,大叫道。

    陈泉林没有理会霍庆华,宣布完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然而,刚刚走到后堂,一个人就迎面堵住了他,正是秦天风。

    “陈大法官,这么急着是要去哪啊?”

    “都不等我一下,是打算潜逃吗?”

    秦天风笑呵呵道。

    “没有没有,秦副官说哪里话,我,我只是有些尿急而已。”

    陈泉林脸色一变,连忙解释。

    “不是就最好。”

    “还是那句话,你要是去主动自首,我们就两不相干。”

    “不然的话,等我们把那些证据交给检察官,性质就不一样了。”

    秦天风贴耳道。

    “明白!我明白!”陈泉林额头上渗出冷汗,连忙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