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73章 判决(一)

第73章 判决(一)

    由于柳莹莹的案子情况特殊,所以在白丰年提起诉讼后,仅仅五天,法院就开庭了。

    负责审判的首席法官甚至是由青兰市第一法院的院长陈泉林亲自担任的。

    在白丰年拿出那些视频给陈泉林,以及陪审员看了之后,立刻群情激奋。

    十二名陪审员,一致认为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有罪,且罪行严重。

    陈泉林也表示认同。

    不过,两方却在对二人量刑时,产生了分歧。

    最终,陈泉林做出裁决,黑鱼健太郎犯强()罪,情节特别严重,判处监禁十二年零五个月。

    野藤次郎犯强()罪,情节严重,判处监禁五年零九个月。

    本来,陈泉林还想判二人缓刑的。

    但是在白丰年以及在场所有旁听人员和足足十名陪审员的强烈抗议下,才改成了实刑。

    就这,还是有许多人不满意。

    大多数人都觉得,量刑过轻。

    就黑鱼健太郎那样的,杀了都不为过!

    而野藤次郎,虽然有黑鱼健太郎唆使的成分在,但是他的恶意其实更大。

    按照陪审团其中几人的意见,应该至少判十年以上的!

    白丰年和秦天风虽然对判决也不满意,但是陈泉林坚持。

    且他也是按照法律判罚的,并没有明显的徇私枉法,这使得二人也有些无可奈何。

    “白组长,白组长!请问结果出来了吗?”

    白丰年刚刚走出法院大门,一名记者在同伴的辅助下,猛然冲出法警们组成的封锁线,几步来到了白丰年面前。

    其他人见状,全都猛然安静了一下,都在等着白丰年回答。

    不止是他们,电视机前,所有关注柳莹莹案子,且这个时候有空闲的,也都不自觉的一屏息,等待白丰年的回答。

    “法院判了。”

    “黑鱼健太郎获刑十二年零五个月。”

    “野藤次郎获刑五年零九个月。”

    “啊?这么少?!”

    白丰年话音未落,记者就忍不住脱口而出。

    随即他立刻反应过来,连忙道:“白组长,你对这个量刑,有什么看法?”

    “我尊重法律。”

    白丰年说完,径直离开。

    记者还想追问,却被秦天风拦了下来。

    “别问了。其实我们和你们一样想法,都觉得判的少了。”

    “但是,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如果有不满,你们可以自己想办法。”

    秦天风故意挪开话筒,借着阻拦记者的时间,贴耳小声道。

    记者身形一震,张了张口,刚想说什么,秦天风已经护着白丰年迅速离开,上了一辆车。

    听到白丰年的回答,下方的众人顿时议论纷纷。

    许多人脸上都露出不满的表情,更有人忍不住直言是不是法官受贿了,所以才判的这么轻!

    有人更是想冲破法警们组成的人墙,然而刚刚有了那个记者的先例,法警们警觉了许多,死死的拦住了他们。

    毕竟要真的让民众冲破了防线,他们别说晚上吃饭有鸡腿了,连饭可能都会没得吃的!

    这边那名侥幸冲破防线的记者刚刚被“请”回人群中,另一边,法院大门口再次出现了一群人。

    这群人不是别人,正是在好几位法警的护送下,准备前往看守所临时关押的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

    实际上,陈泉林本来想让他们俩走后门的,但是所有人都不同意,包括陈泉林手下的其他法官。

    其中副院长刘自浩更是直言不讳:

    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的事情闹那么大,如果不让民众们看到他们被真实关押的场景,民怨很难消散。

    陈泉林无奈,只好同意让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从正门出去。

    不过他也加派了一倍的法警数量。

    众人看到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出现,先是一阵安静,随后骂声四起。

    人群中,王植目光闪动。

    刚刚秦天风的话,他可也是听到了。

    虽然他无法像其他人一样产生共情,情绪激动,但是他也清楚,量刑确实有些轻了。

    按照此等社会影响,他们本该罪加一等的,但是现在却按照酌情减轻的方式判罚。

    在众人的议论乃至谩骂中,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在法警们的护送下,走下楼梯,向另一边的押运车走去。

    突然,不知道怎么的,黑鱼健太郎的身体一软,就要摔倒。

    法警们一惊,连忙去扶。

    扶住了。

    下方的民众立即发出一阵惋惜的声音。

    要是摔了该多好!

    最好摔一个头破血流!

    摔死了更好!

    正当民众们不甘,法警们庆幸时,另一边的野藤次郎一个趔趄,居然不小心踩空了。

    一声惊叫,野藤次郎滚下了楼梯。

    砰!

    野藤次郎一滚到底,砸落地面。

    “啊!!!”

    野藤次郎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那叫声之惨烈,简直不似人声。

    法警们连忙跑下楼梯,想扶起野藤次郎。

    然而,突然他们又集体停了手。

    因为,他们分明看到,野藤次郎的胯下,一滩血迹正在扩散。

    他好像,伤到了身为一个男人,最脆弱的部位!

    这种情况下,不是专业人员的他们,贸然碰野藤次郎,很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

    一想到造成二次伤害所要担负的后果,所有法警都退缩了。

    护送这两个人渣本来就是不得不完成的任务,挨骂已经够惨了,他们可不想丢饭碗。

    “快!快叫救护车!!”

    还是身为小队长的张树宽反应快,连忙叫道。

    法警们一阵鸡飞狗跳,连忙拿出手机打急救电话。

    然而因为同一时间打急救电话的太多,急救电话居然占线了!

    还是小队长杨树宽反应快,连忙喝止了其他人,单独用手机打急救电话。

    在法警们惊慌失措,四周民众们一片解气的议论声中,王植转身离开。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王植说过,要让案子有一个合理的结果。

    既然明面上无法合理,那就让它实际上合理吧。

    至于黑鱼健太郎?

    王植相信,等到了监狱里,不像野藤次郎一样身份强硬的他。

    被人知道他的事迹后,他的下场一定很惨。

    听说,监狱里有不少忍饥挨饿,以至于喜好变了的强壮犯人。

    黑鱼健太郎身形不高,还有点儿小帅,打扮一下,似乎比许多女孩子都漂亮。

    ……

    车上,白丰年摇摇头道:

    “阿风,你刚刚太冒险了。”

    “你的那些话,要是让媒体传出去了,你可是要被问责的。”

    “什么?老白,你在说什么?刚刚我可什么话都没说。”

    秦天风装傻道。

    白丰年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

    “过几天,柳强的案子应该也会开庭。”

    “我们虽然无法直接参与,但是应该也可以帮上一点儿忙。”

    “明白。”秦天风立刻会意,“回去我就开始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