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71章 拦截

第71章 拦截

    “阿军,阿叶,阿平,你们三个去沈长清的家里,将剩下的视频带回去。”

    “顺便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违法犯罪的情况。”

    白丰年说着,将一串钥匙交到阿军手中。

    “是。”

    阿军点头,带着人离开。

    “没有了,没有了。我一直遵纪守法的!就只有这一点儿小爱好……”

    沈长清连忙道。

    “就你还遵纪守法!?”

    秦天风忍不住踢了沈长清一脚。

    “哎呦!警官先生,我怎么说这也算是重大立功啊。”

    “您能不能下手轻点儿!”

    秦天风这一脚踢中了沈长清的软骨,又疼又麻,让他忍不住犟嘴了一句。

    “你闭嘴!”

    “再说话信不信我把你嘴缝上!”

    秦天风见沈长清居然还敢犟嘴,怒气值再次上升。

    “好了。阿风,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了。”

    白丰年道了一句,随后招呼众人上车。

    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中,三辆车快速离开蓝太阳酒吧,向着警察局的方向而去。

    这时候,才有不少人从各处探出头来,一阵议论纷纷。

    其中多数都是幸灾乐祸的声音,觉得沈长清该抓,让他以往在附近这块作威作福!

    王植看着远去的车辆,眼中光芒闪动。

    他也没想到,居然一下子就找到了铁证。

    原本他的计划是,催眠沈长清,从他那里获得当晚所有人的信息。

    然后一个个催眠过去,总能找到目击证人或者证据的。

    但是没想到,沈长清以一己之力,“抗”下了所有。

    不过这下子,柳莹莹的案子应该再无争议了。

    顺带着,柳强的案子,也应该能够有个相对合理的结果。

    通过短暂的和那位张三翔律师的接触,王植发现,他是少有的有能力又有正义感的大律师。

    有了柳莹莹的案子打底,以他的能力,说不定真的能够让柳强无罪释放。

    青兰大道,是青兰市的主干道之一,也是横穿警察局所在的青兰区和宁远大学所在的定远区的一条大道。

    警笛长鸣。

    一排警车闪烁着红灯,将青兰大道截为了两断,堵住了从定远区通往青兰区的路。

    嘎吱!

    秦天风等人的车在距离警车十几米的位置停下。

    “你们这是干什么!?让开!”

    秦天风走下车,怒气冲冲道。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排排黑洞洞的枪口。

    秦天风一惊,手不自觉的摸向后腰。

    “你好!我们接到报警,有一伙儿持枪歹徒刚刚抢劫了一家金店,此刻正在向这边移动!”

    “无关人士请出示证件!”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三级警督服饰的警察越众而出,对着秦天风道。

    “出示什么证件!?你们难道不认识我吗!?”

    秦天风怒道。

    这三天,为了寻找证据,秦天风几乎脚不沾地的跑遍了整个青兰市。

    特别是定远区和青兰区,他更是至少跑了十几趟。

    白丰年可能因为“深居简出”而有人不认识,他秦天风可是早就“家喻户晓”了!

    “哦!原来是秦副官啊!”

    “太阳太刺眼了,一时没有认出来,误会,误会!”

    “都放下枪!”

    说完,他快速来到秦天风面前。

    “秦副官,你好你好,我是定远分局的刑警队副队长郭贵清。”

    “刚刚真的没看清楚是你,抱歉抱歉。”

    说着,郭贵清还递了根名牌香烟给秦天风。

    “我不抽烟!”秦天风摆手拒绝,“既然是误会,还不赶紧放行!”

    “好,好,好!”

    郭贵清说着,转身抬手,看似准备下令放行,实际上却是在给他的心腹打暗号。

    果然,郭贵清还没开口,一个警察突然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郭队!刚刚接到通知,劫匪不止劫持了人质,还劫持了三辆夏迪车!”

    “嗯!?”郭贵清脸上露出惊疑之色,随即看向秦天风的车,正是夏迪车!

    “什么意思!?你怀疑我被劫持了!?”

    看到郭贵清怀疑的眼神,秦天风被气乐了。

    “不是,不是。”郭贵清连忙摇头,“秦副官那可是在皇辅行省的特战队里服役过的!”

    “谁不知道,我们夏宇国,要论战斗力,皇辅行省的特战队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我只是,只是担心秦副官你的安危而已。”

    “要不,让弟兄们检查一下?”

    “检查个屁!”秦天风一听这话,怒气值一下子就爆表了。

    “谁给你的胆子!敢来检查我们调查小组的车!?”

    “放行!”

    秦天风一下子掏出手枪,顶在了郭贵清脑门上。

    刷!

    郭贵清后方的警察们,瞬间举起了枪。

    突然被枪指着脑门,郭贵清直接被吓的一哆嗦,汗都出来了。

    “秦副官!秦副官!冷静!冷静啊!”

    “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啊!”

    “放行!”

    “好好好!放行!放行!”

    见秦天风的手指都碰上扳机了,郭贵清连忙挥手。

    “哼!”

    秦天风冷哼一声,放下手枪,正打算回到车内。

    一阵急刹声突然传来。

    随后,对面的警察一阵骚动,让开了一条路。

    钱国民!?

    秦天风目光一凝。

    果然让老白猜中了!

    这些人就是故意拦路的!

    “秦副官?好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了你。”

    钱国民看到秦天风,立即满脸笑容道。

    “钱局长,客气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还有急事,就先走了。”

    秦天风说着,就打算转身上车。

    真真是一点儿面子都不给钱国民。

    还给面子?!

    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不是钱国民的职务名义上比他高,他在猜到钱国民的目的后,都要直接爆粗口了!

    “等等!秦副官,什么事儿这么急,连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

    钱国民说着,向前两步,眼睛一斜,从打开的车门向车内偷瞄。

    秦天风见状,身体一横,故意挡住了钱国民的视线。

    随后心中一动,开口道:

    “钱局长,你也知道,这几天为了柳莹莹的案子,我东奔西走,都快忙死了。”

    “别说说句话了,连喝口水的功夫都快没有了!”

    “下次聊。”

    “等等!秦副官,说起柳莹莹的案子,我这边突然得到了一些线索,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见秦天风执意要走,钱国民突然道。

    “嗯?什么线索?!”

    秦天风半真半假的惊疑道。

    实际上,有了从沈长清那里获得的视频,以及沈长清本人的口供,柳莹莹的案子已经铁证如山,不再需要其他线索了。

    但是,如果有一些新的证据的话,自然是更好了。

    不过,秦天风觉得,钱国民不会给他提供什么有用的线索。

    多半是在拖延时间。

    正巧,他也想拖延时间!

    “阿文,把资料拿过来。”

    钱国民对着一名女警招呼了一声。

    正远远的站在一堆警察里的女警听到钱国民招呼,立即提着一个公文包向这边走来。

    然而不知道是走的太急,还是没拿好,女警一声惊呼,公文包突然飞了出去。

    哗啦啦,文件撒了一地。

    “怎么搞的!?”

    钱国民斥责一声,随后对秦天风笑道:

    “抱歉抱歉,秦副官,手下人让你看笑话了。”

    “没事儿,谁没有出错的时候,可以理解。”

    秦天风特别善解人意道。

    一分钟后,女警终于捡完了文件,连忙快步走过来,交到了钱国民手中。

    钱国民拿过文件,翻看了一下,再次斥责道:

    “怎么搞的?!顺序都乱了,让秦副官怎么看!?”

    “对不起对不起,秦副官,是我的错,我马上整理。”

    女警连声道歉,眼中隐现委屈的泪水,不过被她强行忍住了。

    “没事儿,给我吧。”

    秦天风要过文件,开始仔细查看了起来。

    一转眼,十几分钟过去了。

    秦天风放下文件:“谢谢钱局长,这些线索如果是真的的话,一定会对案子大有帮助!”

    “没事儿没事儿,大家都是同僚嘛。况且柳莹莹的案子发生在我管辖的地界上,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

    钱国民一副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的样子。

    “对了,白组长不在吗?他怎么不下来看看资料?”

    钱国民问道。

    其实在刚才他就疑惑了,只是觉得拦住了秦天风等人的车,就完成任务了。

    毕竟,根据马自清的报告,他是亲眼看到白丰年上车和秦天风等人一起走的。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一路跟回来。

    一是这边堵路了,担心暴露。

    二则是白丰年的人分兵两路,钱国民让他去跟阿军等人了。

    但是现在,一连十几分钟了,白丰年都不下车,他开始有点儿不放心了。

    “哦,是这样的。你也知道,老白他这几天也忙坏了。”

    “刚刚我才把他劝睡着,现在他恐怕正睡的香着呢。”

    秦天风笑着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

    钱国民脸上露出恍然之色,心中疑虑顿消。

    然而就在这时,钱国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钱国民拿出手机一看,脸色顿时一变,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刚刚接通电话,电话那头就传来郭福义愤怒的声音。

    “钱国民你是干什么吃的!?”

    “你现在在哪呢!?”

    “白丰年已经回到警察局了!你知道不知道!?”

    什么!?

    钱国民大吃一惊,抬头看向秦天风。

    秦天风“含蓄”一笑:“钱局长,你忙,我就先走了。”

    说着,还刻意大大的打开了车门。

    钱国民分明看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