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70章 据理,力争(四)

第70章 据理,力争(四)

    这边白丰年和秦天风刚刚风风火火的走出青兰市警察局的大门。

    另一边,钱国民乃至郭福义就收到了消息。

    虽然马自清不敢再派人跟踪秦天风等人,但是调用警察局内部的监控,注意着他们,却是敢的。

    或者说,不是敢不敢的问题,而是这是钱国民给他下的死命令,他不得不听从。

    除非,他不打算干了!

    “他们去哪了!?”

    钱国民的电话里传出郭福义的声音。

    “不知道。但是我已经派马自清亲自跟上去了!”

    “马自清是老刑警了,能力出色,应该不会被发现。”

    钱国民道。

    “嗯。一定要弄清楚他们去了哪!”

    “必要的时候,调动警力,想办法把他们拦下来!”

    郭福义严肃道。

    “公然拦截他们!?”

    “这恐怕不妥吧!?”

    钱国民吓了一跳。

    跟踪监视已经让他提心吊胆了,公然拦截,那不是找死吗!?

    他可是知道,白丰年可不是一般人!

    他不止受到了上面某个大人物的赏识,本身更是大夏白家的翘楚!

    这样一颗新星,他要是真的敢硬碰硬,绝对会死无全尸的!

    “不是让你正面拦截他们!而是让你想办法拖住他们!”

    “然后给我打电话,我会立即赶过去的!”

    “甚至,如果事关重大的话,顾市长也会去的!”

    郭福义道。

    顾市长也会亲自到!?

    钱国民一惊,这才几天,事情已经严重到了这种程度!?

    “好了,我这边还有事。一旦发现情况,随时给我打电话。”

    郭福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四十分钟后,白丰年和秦天风已经火速赶到了蓝太阳酒吧。

    而此时,分散在各处调查取证的专项调查小组成员们,已经到了大半,并完成了外围侦查。

    “阿军,阿叶,你们俩守住前门。”

    “阿平,阿康,你们俩守住后门。”

    “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

    白丰年一脸严肃道。

    “是!”

    四名孔武有力的青年应了一声,两名站在了酒吧门口,两名迅速跑向了酒吧后门。

    “其他人,跟我进去!”

    酒吧三楼,保安经理办公室内,当白丰年带着秦天风几人大步踏入时,整个办公室内只有沈长清一人。

    “你就是沈长清?!”

    “白丰年组长?!”

    “我是!”白丰年答了一声,随后立即道:“视频备份呢?!”

    “在这!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

    沈长清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磁盘。

    一名青年立即从白丰年身后走出,一手接过磁盘,放入一个移动硬盘盒内,随后连接笔记本电脑。

    不多时,一段监控画面就在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上显现了出来。

    画面中,先是一个男子扶着一个看上去喝醉了的女孩走进一个房间。

    几分钟后,另一个男子左顾右看了一下,也走进了那个房间。

    这三人正是黑鱼健太郎,柳莹莹,以及野藤次郎!

    “这下子总算拿到证据了!”

    秦天风忍不住叫道。

    其他人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然而白丰年却微微摇头:“这只能证明他们有嫌疑,却无法证明他们确实轮()了柳莹莹。”

    “就算把这视频拿到法庭上,他们也有理由狡辩。”

    “啊?那这怎么办?!”

    秦天风有些不甘心道。

    好不容易有了证据,却无法给那两个人渣定罪,这让他很难受。

    “白组长,我能不能说句话?”

    就在这时,沈长清突然开口道。

    “请说。”

    “其实……这磁盘里,还有一段视频。”

    沈长清道。

    嗯?

    众人惊讶,在调查小组中担任技术员一职的阿明更是惊异。

    随后,他仔细检查了一下,还真的发现了一个隐藏视频!

    这下子阿明更惊异了,忍不住看向沈长清。

    这个秃顶的大叔,还是个隐藏的高级黑客!?

    “别看我,我没有能力隐藏视频。”

    “实际上,这是我花钱在网上找人帮忙做的一个软件。”

    “为的,就是在满足我的一些……一些个人爱好时,更加安全。”

    说到最后,沈长清尴尬的笑了笑。

    打开视频,一段更为清晰的视频画面呈现。

    然而看着看着,所有人,特别是调查小组中仅有的两名女性,更是咒骂了一声,脸红的扭过了脸。

    秦天风脸色铁青:“畜生!简直是畜生不如!!”

    这段监控视频不是别的,正是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趁柳莹莹被药晕之后,轮番欺辱柳莹莹的全过程!!

    “你这家伙!怎么会有这样的视频!?”

    秦天风忍不住一步上前,揪起沈长清的脖子。

    “我……咳咳咳!”

    沈长清被秦天风揪起,呼吸顿时不畅了起来。

    “阿风,住手。”

    白丰年喝止了秦天风。

    “像这样的视频,你还有多少?!”

    白丰年脸色阴沉的问道。

    “柳莹莹的就这一部。至于其他的……大约几十部吧……”

    “七是我的幸运数字。所以我一般都是逢七号,十七号,二十七号时,才会将我买的高价针孔摄像头放在几个贵宾房内。”

    “那一天,正好就拍下了全过程。”

    “白组长!我这算是立功了吧!”

    “所以,我的这些……这些个人爱好,是不是可以给我留……留一些?”

    “留个屁!”秦天风忍不住一脚踹在了沈长清肚子上,将沈长清踹倒,“你就等着吃牢饭吧!”

    “其他视频中,有没有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

    白丰年问道。

    “……有……嘶……有……”

    沈长清疼的呲牙咧嘴,不过还是回了一句。

    “其他视频在哪!?”秦天风叱喝道。

    “一部分在我的保险箱里,一部分藏在我家里。”

    沈长清说着,指了指另一边的保险箱。

    “打开!”

    秦天风把沈长清提到保险箱前,命令道。

    沈长清呲牙咧嘴着输入密码,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紧张,第一次还输错了。

    秦天风生气的抬手欲打,沈长清连忙道:“别打别打!”

    “这密码锁连续输错三次就会锁住!要第二天才能再次输入!”

    “阿风,控制下情绪。”

    白丰年道。

    秦天风恼怒的收回手。

    卡吧一声,保险箱打开。

    秦天风一把推开沈长清,将保险箱里面的磁盘拿出。

    每一个磁盘上,还贴了标签。

    秦天风扫了一眼,忍不住又踢了沈长清一下。

    净是些不堪入目的名词!

    “将这些另外找个箱子装起来。”

    白丰年将关于野藤次郎的所有磁盘挑出来后道。

    “老白你这是?”

    秦天风脸色微微一变,疑问道。

    “阿风,一会儿上车后,找个地方将我和阿斌放下,我们从另一条路回去。”

    “你觉得他们会……”

    “以防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