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67章 据理,力争(一)

第67章 据理,力争(一)

    宁远大学附属医院。

    当白丰年和秦天风赶到时,王植和梁福根与童百仁一起,正好坐上梁福根的车。

    秦天风看了一眼远去的车辆,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刚刚那个背影,好像有点儿眼熟?

    想了想,却没有想起他在青兰市这边有什么认识的人。

    秦天风索性不再多想,跟着白丰年一起向住院部走去。

    到了住院部,秦天风亮出身份,两人很顺利的就来到了柳莹莹的病房外。

    透过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病房内似乎已经睡着的柳莹莹,白丰年顿了顿,最终还是敲响了门。

    柳莹莹刚刚躺下,闭上眼,一阵敲门声就突然响起。

    她扭头一看,门外似乎站着一个人。

    随后门被打开,一名身穿得体的白色正装,脸上带着一丝歉意的青年走入。

    “抱歉,柳小姐,打扰了。”

    柳莹莹惊疑的看着青年,她不认识这人。

    准确的说,是完全没有见过。

    这时,白衣青年背后,走出另外一个身穿蓝色正装的青年。

    “你好,我们是从大夏市来的专项调查组的人。”

    “我叫秦天风,这位是我们组长白丰年。”

    “我们想了解一下当晚的细节。”

    秦天风说着,拿出证件给柳莹莹看。

    柳莹莹看过证件,沉默了一下,道:“你们问吧。”

    “抱歉,柳小姐,虽然我也不想让你再回想起那天的痛苦经历,但是这是必要的流程,希望你能够理解。”

    白丰年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下,再次表达歉意。

    “没事,我能理解,你们问吧。”

    其实早在下午的时候,青兰市警察局就派人来做过笔录。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虽然她不想再回忆那晚上的事情,但是却也没有了多少抵触。

    唯一让她意外的是,这两人居然是大夏市来的。

    而且这位叫白丰年的组长,意外的和善。

    要知道,下午来的那两个警察,表情可是很生硬的。

    “谢谢柳小姐的理解。”

    “阿风,开始做笔录。”

    听到白丰年的吩咐,秦天风立刻打开笔记本电脑,调整好录制角度。

    随后又拿出纸笔,做好手记准备。

    转眼间,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笔录做完,白丰年站起,“谢谢柳小姐的配合。”

    “……真的能够将那两个人渣绳之以法吗?”

    沉默了一下,在白丰年打算转身离开时,柳莹莹还是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柳小姐,请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

    白丰年的语气很平静,没有多少起伏,但是却让柳莹莹感到一阵莫名的心安。

    “谢谢。”

    柳莹莹眼中闪现泪光。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柳小姐,你就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那两个人渣,绝逃不脱法网!”

    秦天风道了一句,跟着白丰年离开病房,走时还不忘轻轻关门。

    ……

    时间一转眼,过了三天。

    这三天,王植和梁福根一直住在离青兰市警察局最近的宾馆里。

    在一位自愿免费为柳强辩护的知名律师的帮助下,今天,他们终于获得了探视的权利。

    在去往羁押柳强的羁押室的路上,王植耳朵微微一动,他听到隔壁楼传来一阵骚乱。

    其实以王植现在的属性,别说是隔壁楼的骚乱声了。

    哪怕是隔壁街道的说话声,只要声波传播到他这时没有衰减到一定程度,他想听都能听清楚。

    只不过,一般情况下,为了正常生活。

    王植都会把听力控制在一个相对正常的范畴内。

    不然的话,日子就没法过了。

    这次来警察局,他稍稍调大了一点儿听力范围,而且设置了关键词。

    他之所以注意到隔壁楼的吵闹,就是因为里面出现了关键词。

    于是,王植心念一动,传入耳中的吵闹声顿时清晰了起来。

    砰!

    会议室的门被一脚踹开。

    随后,在会议室内的众人一脸吃惊中,秦天风押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便衣就走了进来。

    秦天风一只手将鼻青脸肿的便衣按在桌子上。

    另一只手掏出一个纽扣大小的微型窃听器,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

    “你们这是搞什么!?监视我们吗!?”

    “谁给你们的权力,居然敢来监视我们!?”

    秦天风对着会议桌另一边的马自清咆哮道。

    太生气了!

    秦天风简直气炸了!

    虽然之前白丰年提醒过他,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青兰市警察局这边,居然真的敢派人跟踪监视他们。

    不止如此,居然还想偷偷将窃听器安在他身上!

    真真是不知死活!

    当他秦天风是吃干饭的吗!?

    马自清看到秦天风押着人进门,就知道事情要糟。

    当看到纽扣窃听器时,他更是恨不得暴打一顿那个鼻青脸肿的便衣。

    还能更没脑子一点儿吗!?

    不是说了让远远的跟着吗!?

    居然妄想将监听器放到秦天风身上,脑子里都是水吗!?

    马自清一边脑子极速转动,一边挥手将会议室里的人都赶了出去。

    随后,他脸上露出非常抱歉的表情,赔笑道:

    “误会!都是误会!秦副官,我想,他应该是认错人了,把你当成某个嫌疑人了。”

    “狗屁!你见过长我这样的嫌疑人吗?!”

    秦天风不听还好,一听马自清的解释,更来气了。

    “这个,秦副官,犯罪和长相没有关系的。”

    “真的是误会,他应该是真的认错了。”

    “不信我给你找找,还真的有一个和你有几分像的犯罪嫌疑人。”

    马自清一边说着,一边还真的打开电脑,开始翻找了起来。

    秦天风见状,有些惊疑,难不成,真的是搞错了?

    不!不对!

    哪有跟踪犯罪嫌疑人,往对方身上安窃听器的!?

    装!我让你装!看我一会儿怎么揭穿你!

    不一会儿,马自清翻出了一张通缉令照片,调大给秦天风看。

    “秦副官,你看,是不是和你有几分像?”

    秦天风走近,仔细看了看图片。

    还别说,这图片里的人,跟他还真的有三四分像。

    但是就凭这一点,就想忽悠他,想得美!

    他又不是不认识字,照片旁边的关于这名通缉犯的基础信息可是在那呢!

    一个盗窃犯,哪怕是惯犯,用得着偷偷往身上放窃听器吗?!

    直接抓了不就得了!

    “这家伙跟我哪里像了!?他有我百分之一,不,万分之一帅吗?!”

    “你看我哪里长的像个盗窃犯!?”

    “你和你手底下的人是不是脸盲啊!这都能觉得像!?”

    “你们要是真的脸盲的话,我觉得你们还是趁早脱了这身警服,免得祸害人!”

    听到秦天风毫不客气的讽刺,马自清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狠狠瞪了那个鼻青脸肿的便衣一眼,开始痛斥。

    “田玉福!你那什么眼神儿啊!”

    “这人和秦副官一点儿都不像啊!”

    “秦副官这么端正光明的人,你也能认成盗窃犯!?”

    “你是不是真的有脸盲症啊!”

    “还不赶快滚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

    “是!是!马队,是我看错了!我这就去医院检查!”

    田玉福见状,连忙道歉,并打算转身跑出会议室。

    “站住!”

    秦天风一声大喝,随后快走两步,砰的一声关上了会议室的大门。

    “马自清!别装了!明人不说暗话,说!你为什么派人跟踪监视我们!?”

    马自清闻言一惊,连忙笑道:“秦副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大家都是自己人,我怎么可能派人跟踪监视你们呢?”

    “误会,都说了是误会了。”

    “不敢说?!”秦天风面色一冷,“是钱国民?郭福义,顾伟康,还是更上面的!?”

    听到秦天风毫不避讳的说出这几个名字,马自清脸色一变,但是还是赔笑道:

    “没有没有,秦副官你想多了,哪里有什么人指使啊,它就是一误会,误会。”

    “是不是误会你心里清楚,我心里更清楚!”

    “今天的事情不算完!”

    “回去告诉给你发号施令的人,我不管他们有什么目的。”

    “但是,要是再让我发现敢动这些歪脑筋,下次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秦天风说到这里,一指田玉福。

    “还有你!包括你的同事,不要让我再抓住你们。”

    “不然的话,我会直接把你们当成歹徒击毙!”

    秦天风见马自清一副死不承认的样子,心中虽然气愤,但是也知道这样闹下去没什么结果。

    就算把钱国民招来了,恐怕也是个和稀泥的!

    于是他放下狠话后,就打算离开。

    然而刚刚走到门口,秦天风却又停下了。

    他回到马自清身旁,贴耳道:

    “马队长,我知道你也是奉命行事。”

    “但是作为一名警察,职责不应该是保境安民,惩治罪恶吗?”

    “就算做不了罪恶克星,能不能也多少有一点儿良知?!”

    “如果你的女儿也像柳莹莹那样,被人渣欺辱了,你会怎么做?”

    “难道也会因为对方身份不一般,而像现在这样,助纣为虐?!”

    “别让今天的过错,成为明天后悔之火的薪柴!”

    说完,秦天风头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