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66章 博弈(二)

第66章 博弈(二)

    自从几年前,因为那件事而与大商帝国交恶之后,夏宇国想要通过大商帝国攀上大唐帝国战船的计划彻底落空,从此国力增长一直缓慢。

    而在科技仿佛被按下了加速键的大背景下,在蘑菇蛋现世后的新的世界秩序下,各国之间已经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不,甚至比那还更严峻。

    在新时代,哪怕你只是进步的慢了一点点,就会被其他国家给甩在身后,甚至淘汰出局。

    去年,不就因为发展不平衡,玄黄大陆北边早已经积怨已久的两个国家爆发了战争。

    虽然最后在大唐帝国和金鹰帝国出面调停之下,双方签订了停战协议。

    但是就是那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十几座城市化为了废墟,数百万人流离失所。

    更别提,直到现在,双方之间仍然有零星冲突爆发。

    每次爆发冲突,至少都要死伤几十上百人!

    夏宇国发展缓慢,而邻国却发展迅速。

    特别是东边的高天原帝国,更是因为抱上了金鹰帝国的大腿,发展速度更是附近诸国翘楚,仅次于大商帝国。

    此消彼长之下,曾经弱于夏宇国,甚至要仰夏宇国鼻息而存的高天原帝国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前两年高天原帝国内阁轮换,鹰派一举夺取大权后,这种情况更是严重。

    听说,在与高天原帝国接壤的边境附近,已经有零星冲突出现。

    只是因为还没有出现重大伤亡,所以相关消息被上面某些人给按了下去。

    而这边的事情,听白丰年说起,其实上面一些人早就知道了。

    只是考虑到与高天原帝国较为紧张的局势,所以被按了下来。

    这次突然爆出,直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那位大人物正好抓住机会,提出成立专项调查组,并推荐白丰年为组长。

    在经过一系列博弈后,那位大人物最终胜出,于是白丰年就来了。

    不过,白丰年说,他的位置其实并不安稳。

    一旦有些风吹草动,说不定就会被人拿捏住把柄,然后给踢出局。

    所以,他告诫秦天风,收一下他的跳脱性子,别让人抓住了把柄。

    秦天风当然应下,他和白丰年可是铁哥们,铁哥们都把事情说那么严重了,他自然要听。

    他秦天风只是性格跳脱了些,又不是愣头青,哪边轻哪边重他还是分得清的。

    像之前,他就是看出白丰年的坚持,故意挤兑周忆云的,可不是瞎闹。

    “什么结果我不知道,我只要尽力而为。”

    白丰年淡淡道。

    “那那两个人渣呢?万一我们这次失败了,没查到他们的铁证怎么办?”

    秦天风追问道。

    “你觉得,我们有失败的余地吗?”

    白丰年突然抬起头,反问。

    “啊?”

    秦天风愣了一下,一时没有明白白丰年话语中的意思。

    白丰年将电脑屏幕转向秦天风,上面是一堆数据。

    其中最顶部的那个大数字极为显眼,三千八百万零七千四百五十三。

    “这是什么?”

    “这是柳强那个视频的浏览量!”

    “数千万人关注,数十万条评论,你觉得,我们有退路吗?”

    “我们必须赢!”

    白丰年的眼中,光芒锐利。

    “你说的对!我们必须赢!”

    “我们没有退路!”

    秦天风神情一震,彻底收起了跳脱性子,眼中同样亮起了光。

    青兰市警察局,一间宽敞的审讯室内,白丰年和秦天风坐在审讯桌后。

    而在对面,则是两个经过仔细包扎的青年。

    这两人正是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

    此刻,他们身上没有手铐脚镣,只有一身宽大的高档睡衣。

    他们俩是被从被窝里拉出来的。

    秦天风看了一眼表情淡定,不时还和旁边的黑鱼健太郎小声说话的野藤次郎,邹了邹眉。

    “老白,真的不给他们带上手铐脚镣吗?”

    这俩可是重刑犯的犯罪嫌疑人!

    白丰年目光一闪,看了一眼监控探头的方向。

    “不用。”

    秦天风注意到了白丰年这个小动作,顿时明白了什么,哼了一声,开始问话。

    “姓名!”

    黑鱼健太郎听到秦天风的喝问,身体一震,本能的张了张口。

    但是看到野藤次郎还是一副随意的样子,马上闭上了嘴。

    而野藤次郎,则完全好像没有听到一样,继续给黑鱼健太郎用高天原语讲笑话。

    榻犸的!

    秦天风一怒,猛然一拍桌子:“我问你们话呢!你们耳朵聋啦!”

    黑鱼健太郎被秦天风这一下吓得身体一抖,而野藤次郎却依然镇定。

    他转过头,用高天原语道:“有什么话,去跟我的律师说。”

    嚣张!

    太嚣张了!

    在明明会夏宇国语的情况下,在夏宇国的审讯室内,居然用高天原语回答,而且还答非所问,简直是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秦天风身体一震,就想站起来,却被白丰年拦住了。

    “我只问你一句,对于这个视频里的内容,你承认几分?”

    白丰年说着,将笔记本的屏幕转向野藤次郎。

    野藤次郎看都不看,直接道:“警察先生,你不会相信里面的内容吧?”

    “当时我们可是被胁迫着的!说的那些话能是真的吗?”

    “你只需要回答我,对这个视频内的内容,你承认几分!”

    “一分都不承认!”

    “这完全是诬陷!”

    野藤次郎斩钉截铁道。

    “好。”

    白丰年说完,直接站起身,合起笔记本就往外走。

    “哎!老白!”

    秦天风惊了一下,连忙起身追了出去。

    随后,两名身穿警服的青兰警察进来,将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客气的带出了审讯室。

    空旷的走廊里,秦天风追上白丰年,惊疑的问道:“老白,怎么突然不审了!?还什么都没问呢!”

    “已经问完了。”

    白丰年道。

    “问完了?什么时候!?”

    秦天风愣神道。

    “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的律师已经来过了。”

    白丰年道。

    “啊?”秦天风对白丰年这突然大转弯的话题内容一时没理解。

    随后,他脸色一变:“按照规定,犯罪嫌疑人被抓获的四十八小时内,不是不让任何人探视吗!?”

    “我明白了!怪不得他们这么嚣张!”

    “原来早就……”

    “所以,我过去,只是想确认一下。”

    秦天风话没说完,白丰年就开口了。

    “现在,他们那边应该是审不出什么了。”

    “视频他们也会想尽一切办法推脱。”

    “所以,只能通过外围来侦查了。”

    “我已经让阿亮他们分别去案件发生的那家酒吧和宁远大学了解情况了。”

    “原来老白你早就谋划好了!那我们现在去哪?”

    “是去跟阿亮他们会合吗?”

    “不,我们去宁远大学附属医院。”

    “去见那柳莹莹?!”秦天风惊讶一下,“只是这都过去十来天了,她那边还会有证据留存吗?”

    一般情况下,那玩意儿不可能留存十天的。

    更何况,要是密谋好的话,他们当时可能都用了辅助工具,更是难以找到什么证据了。

    青兰市警察局,一间监控室内,马自清,钱国民正陪同一名中年人看着监控屏幕。

    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青兰市分管司法局,警察局等部门的副市长,郭福义。

    也就是钱国民的顶头上司。

    当看到白丰年只问了一句话,然后转头就走时,钱国民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惊疑之色。

    “看来我们遇到硬茬子了。”

    郭福义突然开口,语气凝重。

    “郭市长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钱国民有些没听明白。

    “去派人盯住白丰年的人,无论他们去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都及时形成材料送到我的办公室。”

    郭福义没有回答钱国民,而是下了一个让钱国民脸色一变的命令。

    “这……郭市长,这有点儿不合规矩吧?”

    “万一被发现了……”

    “出了问题我担着,你只需要执行命令就可以了。”

    “能做到吗!?”

    郭福义道。

    钱国民见状,一咬牙道:“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