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65章 博弈(一)

第65章 博弈(一)

    白石河林场大院。

    当王植赶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梁福根急匆匆的跑进自己的车里。

    “老梁,你这是要上哪去?”

    王植明知故问道。

    “总经理,你还不知道!?阿强他被抓了!”

    梁福根急切道。

    “什么?!”王植惊疑道,“怎么突然被抓了?!”

    随后他不等梁福根回答,装模作样的拿出手机,就是一通电话拨了出去。

    不一会儿,王植脸上就露出恍然与震惊并存的神色。

    “总经理,不跟你说了,我先去青兰市了!”

    梁福根说着,就发动了车辆。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说不定到时候有我能帮上忙的事情!”

    王植突然道。

    “好!”

    梁福根感激的看了王植一眼,打开车门。

    一阵轰鸣后,汽车快速驶出林场大院。

    入夜时分,紧赶慢赶的,梁福根和王植终于到了青兰市。

    不过到警察局后,却不出意外的被告知禁止探视,随后他们就转道去了宁远大学附属医院。

    当梁福根和王植来到医院时,发现柳莹莹所在的楼层,已经被警察给管控了起来。

    刚刚上楼,一个腰间配枪的警察就拦住了他们。

    “这里已经被临时管控,无关人等请绕行。”

    “你好,警察先生,我是梁福根,是柳强的大表哥。”

    “这位是我们林场的总经理,王植。”

    “我们是来看望柳莹莹的。”

    梁福根说着,还从包里掏出了身份证。

    警察接过身份证,仔细对比了一下,才道:“进去吧。”

    病房内,当梁福根和王植进入时,里面却不止柳莹莹一个人,还有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陪护在一旁。

    “莹莹,你没事儿吧?你爸的事情……唉!……”

    看到眼角犹有泪痕的柳莹莹,梁福根关切的开口,但是话说到一半,最终还是化为了一声叹息。

    “大伯,我没事儿。”

    “我爸他……我不怪他。”

    “我只恨我自己。要是我昨天没有告诉他实情。”

    “或者我接受了童老师的提议,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了……”

    柳莹莹见到梁福根,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看了旁边的童百仁一眼,随后满脸自责道。

    “不!莹莹,不是你的错!”

    “都怪那两个畜生!是他们该死!”

    “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梁福根见到柳莹莹自责,心中一疼,连忙安慰道。

    “是啊,莹莹,不是你的错!”

    “是老师没想到,没想到你爸他居然……居然那么……”

    “唉!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童百仁同样出声劝慰,随后见柳莹莹依然面容凄凉,话锋一转道:

    “好在,经此一事,莹莹你的事情能够有一个公道了。”

    “那两个……两个畜生,肯定会受到法律的严惩的!”

    “真的吗?”梁福根听到这话,眼睛一亮,“童老师你说的是真的吗?!”

    “那两个畜生,真的会受到法律的严惩吗?!”

    应该……童百仁谨慎的话刚到嘴边,看到梁福根和柳莹莹期待的目光,立即改了口。

    “会的!一定会的!”

    “事情闹的这么大,无论如何上面都要给莹莹一个公道的!”

    “太好了!这样的话,阿强他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梁福根喜极而泣道。

    柳莹莹的眼中也露出了激动的泪光。

    就好像他们已经看到了黑鱼健太郎和野藤次郎被法律严惩的那一幕。

    童百仁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会的!一定会的!

    童百仁对自己说。

    这一幅微型的众生相被旁边的王植看在眼中,使得他的目光微微闪动。

    他尝试融入,却心无波澜。

    普通人之间的悲欢尚且难以相通,更何况是现如今的王植与他们?

    不过虽然无感,但是既然决定管柳强这件事,王植就会一管到底,直到事情有个合理的结果。

    这也是他刻意跟过来的原因。

    除了要有个正当名义跟进案件,更是为了在某些关键时刻出手。

    ……

    青兰市,青兰机场,一架专机平稳降落。

    随后,一群身穿正装,气质不凡的男女从飞机上走下。

    他们刚刚下飞机,早就等候在一旁的,青兰市政府的首席秘书周忆云就迎了上来。

    “你好,白组长,我是周忆云,顾市长让我来接你。”

    “你好,我是白丰年,上面派我来负责调查柳莹莹的案件。”

    白丰年和周忆云握了握手,开门见山道。

    “白组长,还有各位,这边请,已经为你们准备了专车,我这就带你们去酒店休息。”

    “不,”白丰年摇了摇头,“上面对这件事情很重视。我看我们还是直接去警察局吧,我想先见见那两个犯罪嫌疑人。”

    “这……”周忆云表情犹豫。

    “怎么?我不可以提审那两个嫌疑人吗?”

    白丰年道。

    “不是,当然不是。白组长你误会了。”

    “我的意思是,你看这都这个时候了,你们也一路辛苦,不如先到酒店休息一晚,明天早上再提审嫌疑人。”

    周忆云连忙解释道。

    “你们累吗?”

    白丰年没有直接回应周忆云,而是扭头问了一下自己调查小组的成员。

    “不累!”

    众人齐声回答。

    “不止不累,我还精神的很呢。”

    “周秘书,不瞒你说,我这人是个夜猫子,越晚越精神!”

    一个青年更是直言不讳道。

    “这位是?”

    周忆云惊疑道。

    “我的副官,秦天风。”白丰年介绍了一句,随后道:“周秘书,现在我们就去警察局吧。”

    “好……吧。这边请。”

    周忆云见拦不住,只得同意道。

    几分钟后,一个车队从机场离开,顺着大道向青兰市警察局的方向而去。

    领头的一辆车上,周忆云一上车就拨通了市长顾伟康的电话。

    “市长先生,是这样的……”

    “……”

    “是,是!明白了!”

    周忆云挂断电话,心中松了口气。

    车队中间的一辆车上,秦天风看了看外面的街景,感叹道:“这边还真的是荒凉啊。”

    白丰年没理他,继续在笔记本电脑上翻看资料。

    “老白,你觉得,这次的事情会以什么结果收场?”

    “真的能够惩治得了那两个人渣吗?”

    “听说这边的事情刚一出来,高天原帝国大使馆那边就有了动静。”

    过了一会儿,秦天风还是耐不住寂寞,问出了心中一直想问的话。

    自从七年前,秦家与白家正式联盟后,关系越发亲近。

    在五年前,一次聚会上,秦天风更是认识了白丰年。

    随后两人一拍即合,迅速成为了好朋友。

    再后来,秦天风央求他二叔秦铭阳,托关系将他调到了白丰年所在的部门。

    从那以后,二人就开始并肩作战。

    经过几年的发展,二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进步。

    其中白丰年更是得到了一位大人物的赏识,一跃而成为了一支特战队的主官。

    这次,就是那位大人物主动提名让白丰年来调查这次柳莹莹的案件的。

    这既是对白丰年的考验,也是对白丰年的信任。

    因为秦天风听白丰年分析说,这次事件,就是那位大人物想要一改国内这几年颓势的破局点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