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55章 了断(三)

第55章 了断(三)

    “四年前铭阳山的那场大火,想必各位还有印象吧?”

    王植问道。

    四年前?铭阳山大火?王植?!

    秦铭国和秦铭城对视一眼,他们终于明白刚刚听到王植的姓名时,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感了!

    原来,他是那个王植!

    不怪秦铭国和秦铭城兄弟俩迟钝,实在是他们的身份地位与曾经的王植相差太多,以至于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去刻意记住王植这个名字。

    哪怕三年前秦铭城曾经负责过王植的事情,他其实也对王植印象不深。

    他当时根本就没有多在乎王植。

    不然的话,也不会让方荣成全权负责了。

    虽然得知王植突然获取无罪证明后,他问责过方荣成。

    但是从他那时候才问起王植就可以看出去,他对王植的事情有多么的不上心。

    毕竟从方荣成正式给王植办理无罪证明,到无罪证明真的开出来,中间可是经历了好几天的时间!

    如果秦铭城多少上点儿心,他早就打电话询问了。

    不可能等王植人都拿着无罪证明走了,才突然来问。

    他那时根本就是偶然听到秘书提起,才去问方荣成的。

    然后还被方荣成给敷衍了过去。

    之后,更是因为忙着对付他一个商业对头,而连方荣成都忘了。

    当他想起方荣成时,却发现方荣成已经莫名其妙的失踪了。

    他找了方荣成几天,完全没有找到人。

    方荣成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本来秦铭城还有点儿惊疑,但是当知道方荣成存折上的钱,先是被他指派小弟,分批次的取出来,后又被神秘人在遥远的肃远行省,在不同城市,分多次取走后,他就停止了寻找。

    这不明摆着嘛,因为某种原因,方荣成卷钱跑了。

    不过他卷的是自己的钱,秦铭城也就懒得追查。

    至于王植的事情,秦铭城本来想派另一个人去处理的。

    但是一忙又忘了。

    再之后,从另外的渠道得知,董威给他们的情报,根本就是假的,自然就更不可能派人去找王植了。

    再之后,黑云组离奇覆灭,他们秦家参与痛打落水狗行动,王植的事情更是被彻底遗忘。

    今天,要不是这么一个特殊的场景。

    王植又特意提起四年前的铭阳山大火,秦铭城根本就想不起来王植是谁!

    “看来你们想起来了。”

    “这样就好办了。”

    “我知道,当年那场大火,是黑云组放的,然后嫁祸在了我身上。”

    “但是不光我知道这一点,其实你们也知道这一点。”

    “虽然当时你们不知道是黑云组干的,但是你们知道,那火不是我放的。”

    “这一点没错吧。”

    王植面色平静道。

    秦铭国和秦铭城兄弟俩听到王植这话,脸色一变再变,想说狡辩的话,但是最终没有说出来。

    看王植肯定的样子,他恐怕已经掌握了什么实证。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他们狡辩的话,一旦被拆穿,局面恐怕会更糟!

    楚辰还在边上呢!

    他正巴不得要了他们的命呢!

    现在有王植变相拦着,他们还能多拖延一些时间,多想一些办法。

    若是激怒了他,他和楚辰联手对付秦家的话,秦家恐怕真的要万劫不复了!

    “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承认了。”王植这样说了一句,随后道:“那么,当时暗中推波助澜,将我定为罪犯的人是谁?”

    “是我!”

    秦铭城上前一步,沉声道。

    “不是你。”

    王植摇头。

    之前催眠郑泰和的时候,还有更早前催眠张天成的时候,王植都询问过相关问题。

    得到的答案很一致。

    在当时那段时间,秦铭城正好不在富江市,所以不可能是他。

    毕竟秦家在富江市虽然势力很大,但是还达不到一个电话就能干涉司法的程度。

    别忘了,还有一个叶镇江在。

    更何况,在明知道电话可能被监听的情况下,像这种干涉司法的事情,傻了才会在电话里说。

    “就是我!”秦铭城再次上前一步,“当时是我提议尽快将案件定性的,也是我亲自去找的朱院长!”

    “想替人受过?”王植摇摇头,“你觉得在事前我没有了解过吗?”

    “当时你根本就不在富江市。”

    “你觉得自己死定了,所以就打算把所有事情都抗下来?”

    “想法很好,可惜不切实际。”

    “我这个人做事,向来喜欢较真。”

    “一就是一,二就是二,谁做的事情,谁来承担。”

    “我再问一遍,当年,是谁的主意?又是谁执行的?”

    王植直视秦铭国,眼中的神光让秦铭国觉得一阵心慌,忍不住偏过头。

    王植顺着秦铭国的目光看去,一个身穿华贵的白色礼服,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映入眼帘。

    青年的席位在主桌不远处,属于仅次于主桌的第二档次贵宾。

    能够进入这一档次的,要么是秦家的近亲,要么是身家百亿以上的大富豪,再有就是政府部门的高级主管。

    青年属于第一种,他叫李沐风,是秦铭国三妹的长子,也就是他的大外甥。

    秦家,自秦远山之下,共有六人,三男三女。

    老大秦铭国执掌风琴集团,老二秦铭阳入职军方,老六秦铭城由于曾经犯过错,所以被下放到了子公司。

    老三秦铭玉,早年嫁入一书香门第,但是却时运不济,丈夫早亡。

    所以她索性回了娘家,现在在风琴集团担任高管。

    老四秦铭兰则远嫁外省,此时也坐在第二档次的一个席位上。

    老五秦铭玲,至今未嫁,此刻同样坐在第二档次的贵宾席上。

    这些在王植跟着张天成的这几天中,早已经了解了一个通透。

    现如今自然一眼就认出了李沐风的身份。

    “是他吗?”

    王植一指李沐风。

    秦铭国见状一惊,想反驳,但是在王植的目光压迫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喉咙里滚动了几下,才干涩道:“……是。”

    “只有他吗?”

    “……是。”

    秦铭国抗不住压力,点了点头,但是随即又道:

    “但是,也是我默许的!当年,他是带着我的命令去找的朱院长!”

    “你要报仇的话,就把我杀了吧,不要牵连他人!”

    王植看着一脸严肃,似乎准备赴死的秦铭国,突然摇头失笑:“谁说我要杀人了?”

    “我记得,我刚刚明明说过吧,我不会杀一个人,我只是来讨说法的。”

    “按照现有法律,栽赃陷害他人,情节严重的,也只判五到十年监禁而已。”

    “除非情节特别严重,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后果,不然不可能上升到死刑的。”

    “而如果自首的话,还会酌情减轻处罚。”

    “怎么着,他也罪不至死。”

    “当然,要是妄图逃脱法律制裁的话,也许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王植说着,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秦铭国见状,眼神一变,脑海中灵光一闪,沉声道:“请放心,事后我一定带着他去警察局自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