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54章 了断(二)

第54章 了断(二)

    “我叫王植。”

    王植自我介绍了一下,再次对楚辰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我刚刚在一旁听了,你好像也是个来找秦家讨说法的人。”

    “正好,我也是。”

    “本来按照先来后到的规矩,应该你讨完说法后,我再出现的。”

    “但是,看你的情况,怨恨应该比我强烈的多。

    而你要是把他杀了,我就没办法讨说法了。”

    “所以,能不能让我插个队?”

    “我先来?”

    “放心,我保证不杀一人。”

    王植的表情很真诚,语气更真挚。

    然而,楚辰却不这么觉得,他只觉得王植无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很做作。

    “你到底是谁?!”

    “你不信?”王植问道。

    楚辰没有回答,只是给了王植一个傻子才信的表情。

    呃……王植眨了眨眼,随后想到了什么,打开公文包。

    “你看,这些是我搜集的有关秦家,特别是这个秦铭城的罪证。”

    “还有这里,是我当年的卷宗复印本和无罪证明。”

    “这些,应该足以证明我的身份了吧。”

    楚辰看了看王植递过来的两个文件夹,又看了看表情真挚的王植,目光闪动。

    随后,他还是谨慎的接过文件夹,一边戒备着王植,一边快速翻看。

    片刻后,楚辰看向王植的眼神不同了。

    这还真是一个受了冤屈,前来讨说法的人!

    “怎么样,这下子你该相信我了吧?”

    “信了。”

    “那,让我插个队,可以不?”

    “我保证,哪怕他们中有人罪大恶极,我也不会杀死他,留给你,怎么样?”

    王植真诚道。

    随后想了想,王植还是加了一句。

    “不过,刚刚那人说的也有一定道理。”

    “现在是法制社会。哪怕是有再大的仇恨,也应该交给法律制裁。”

    “如果对法律制裁的结果不满意,还可以申诉不是?”

    楚辰听到王植这话,眉头忍不住一皱。

    王植见状,又加了一句。

    “当然,法律虽好,但是司法总有黑暗的时候。”

    “毕竟法官也是人,可能贪污受贿,徇私枉法。”

    “那个时候,我们再用自己的方式来复仇也不迟。”

    “你觉得呢?”

    楚辰沉默。

    他觉得,这个叫王植的,有点儿啰嗦。

    但是这人能悄无声息的潜行到他附近,身手绝对不一般。

    这样的人,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想到这里,楚辰将文件夹递回王植手中道:“你先来吧。”

    “不过,秦家的人很狡诈,他们的狡辩,你可不能听信。”

    “谢谢提醒。”

    王植点点头,转身看向秦家众人。

    准确的说,是看向秦铭城。

    相对于秦家其他人,他搜集的罪证,主要还是秦铭城的,自然要从秦铭城开始。

    “秦铭城,对于你做过的这些错事,你后悔过吗?”

    王植说着,将关于秦铭城罪证的材料放到秦铭城面前的桌面上。

    秦铭城拿起材料扫了一眼,脸上神色变化了几下,归于平静。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没什么后悔的,既然今天栽在了你们手中,我也认了。”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你真的一点儿悔过之意都没有?”

    王植皱眉问道。

    “后悔什么?成功路上,注定枯骨无数。”

    “成王败寇,如此而已。”

    秦铭城道。

    王植摇了摇头,这人与他三观完全不合,根本说不到一块去。

    “秦老爷子,你看看这些,你觉得应该怎么处置他?”

    王植转向秦远山,秦铭国等人。

    秦远山此时已经勉强从之前的打击中缓过神来,颤颤巍巍的拿起那些材料,翻看了起来。

    “逆子啊!”

    大叫一声,秦远山猛然一口老血喷出,眼一闭,直接昏死了过去。

    “父亲!”

    秦铭国连忙扶住秦远山半躺在座椅上。

    随后他拿起那些带血的材料扫了一眼,眼神变了好几下,转头厉声质问秦铭城:

    “老六!这些都是你干的!?”

    “你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事!?”

    “大哥!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这么做怎么了?!”

    “我这么做都是为了我们秦家!”

    “倒是你!你不觉得,你这些年太懦弱了吗!?”

    “要不是我在暗中替你剪除那些敌人,你以为就凭你,风琴集团能够有今天这种规模吗!?”

    秦铭城反向质问道。

    “你!老六!你这是在强词夺理!”

    “风琴集团能有今天,全都是我诚信经营换来的,是大家努力奋斗的成果!”

    “怎么到了你嘴里,却成了一桩桩血腥买卖!?”

    “从小父亲就教育我们,做人要先立德,再立能!”

    “你都学了些什么!?”

    “父亲他当年就不该送你出国,你看看你在国外都学了些什么东西!?”

    秦铭国指着秦铭城,气愤道!

    “物竞天择,优胜劣汰!”

    “是你们不懂!……”

    “好了。”

    秦铭城话刚刚说到一半,就被王植打断了。

    “情况我已经大致了解了。”

    “秦铭城的事情,看来果然与秦家没有关系。”

    “这样的话,我将秦铭城交给司法机关审判,你们应该没有异议吧?”

    王植看着秦家众人道。

    秦铭国,秦天风等人互相看了看,没有人开口。

    “你们不说话,我就当你们无异议了。”

    “对了,有一句丑话我先说在前头。”

    “等我将秦铭城交给司法机关后,我希望你们不要利用你们的能量从中作梗,干扰司法审判。”

    “如果让我发现你们这么做的话,我相信,到时候,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王植收起那些关于秦铭城罪证的文件。

    “秦铭城的事情说完了,现在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听到王植这话,无论是秦家人,还是不远处的楚辰乃至宴会厅内的其他人,全都一愣。

    什么情况?

    合着刚刚那只是前戏?

    特别是楚辰,他还以为轮到他了呢,没想到王植这才只是个开始。

    看了看王植的背影,楚辰最终还是忍下了心中的不满。

    还是那句话,在摸不透王植实力的情况下,他选择静观其变。

    反正秦家人还在这里,报仇的事情,早一会儿晚一会儿都一样。

    这是楚辰给自己的说辞。

    实际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他这种表现,属于从心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