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53章 了断(一)

第53章 了断(一)

    白永祈看着楚辰,脸色从未有过的阴沉。

    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不给他面子,打伤了他的人,居然还敢当面威胁他!

    简直是奇耻大辱!

    然而,楚辰却觉得他已经很客气了。

    如果不是不确定白永祈的身份,怕无缘无故得罪了某个大势力,从而为他之后顺利接掌秦家的产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他早就一拳将白永祈打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嗯?!”

    楚辰见白永祈站在原地不动,眉头一皱。

    “听不懂我的话吗?”

    “还是说,你想为秦家撑场子?!”

    说到这里,楚辰眼中杀机显露。

    白永祈脸色铁青,但是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两名护卫,又看了看才艰难站起,明显已经没有再战之力的周震南,黑着脸道:

    “我们走!”

    “走?”楚辰冷笑一声,“你是真听不懂我的话吗?”

    “我让你们走了吗!?”

    “今天,在我和秦家了断之前,来的一个都别想走!”

    “谁要是敢走,他就是下场!”

    楚辰说着,手往旁边的墙上一抓,坚硬的墙砖就好像豆腐一样被他抓下了一大块。

    “嗖!”

    一声尖啸,砖块化为一道黑影,瞬间击中正悄悄后退,似乎想要退到后堂的方白鹤。

    彭!的一声,方白鹤的脑袋宛如一只被铁锤敲击的西瓜一般,瞬间碎裂,红的白的溅射一地。

    “啊!!!”

    不少女宾客见状,忍不住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

    “都给我闭嘴!”

    楚辰一声厉喝,宴会厅内瞬间鸦雀无声。

    那些刚刚还在尖叫的女人们,就好像被掐住了脖子一般,一个个的失了声。

    “你,去关门!”

    楚辰扫了宴会厅内一圈,指了指距离后堂大门最近的一个男人道。

    “……我……我?”

    男人哆嗦着,指了指自己。

    “你想让我说第二遍?”

    “不!不!我马上关!马上关!”

    “彭!”

    男人一不小心,绊到了方白鹤的尸体,一声惊叫,摔倒了下去。

    然而下一刻,男人已经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

    快步走到门前,一把将门关上。

    楚辰满意的笑了笑,随后看向白永祈。

    白永祈脸色铁青,他很想报出身份。

    但是却怕身份压不住楚辰。

    连周震南都不是楚辰一招之敌,这种人可不是简单的身份就能压得住的。

    更何况,看楚辰的样子,分明像是跟秦家有血海深仇。

    这种情况下,他的身份就更不一定管用了。

    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

    甚至一个不好,还可能会起反作用!

    “关门!”

    白永祈黑着脸下令。

    随后,带着护卫们就走向最近的桌席。

    “等等。”

    楚辰却突然叫住了他。

    白永祈脸色一变,扭头戒备的看向楚辰。

    “看你身份不凡,我和秦家之间今日了断,正缺一个见证人。”

    “我看你挺合适,怎么样,帮个忙吧?”

    楚辰说着,还虚手一引。

    其实,楚辰原本物色的人选,是市长叶镇江。

    叶镇江与秦家不太对付,正好是最佳的见证人人选。

    可惜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了这个时候,叶镇江还没来。

    又出了意外,索性就拉了看上去身份不凡的白永祈的壮丁。

    白永祈脸色变幻了几下,终究还是没有发作。

    形势比人强。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别看楚辰仿佛彬彬有礼的样子,但是他要敢说个不字,恐怕当场就会被打死!

    楚辰见白永祈屈服,脸上的笑容更加明显了。

    三年了!

    他忍受了三年的寄人篱下之辱,今日总算可以一雪前耻了!

    今后,更是可以大展宏图!

    “楚辰!你……”

    楚辰刚刚走到一半,秦天雪突然上前一步。

    然而还不等她说话,楚辰就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秦天雪!你最好闭嘴!不然,休怪我不讲情面!”

    说完,头也不回的来到了主桌前。

    “楚辰!你到底要干什么!?”

    秦铭国挡在所有人前,一脸愤怒的质问楚辰。

    “干什么!?呵!我今天,就要把你们秦家这三年来施加在我身上的屈辱,全部还给你们!”

    楚辰冷冷的回答道。

    “屈辱?!”听到这话,秦铭国更加愤怒了,“我们秦家什么时候给过你屈辱!?”

    “三年前,你被人追债,无路可走,险些跳楼!”

    “是我秦家帮你还清了所有债务!”

    “并且父亲他还压下所有的反对声,与你履行了当年的婚约,将我女儿嫁给了你!”

    “之后更是帮你开了一家公司,想让你有个事业。”

    “而你呢?”

    “不光败光了所有的钱,还让人追到了家里!”

    “如果不是我帮你把债务还上,你很可能坐牢的你知道吗?”

    “这些,难道就是我秦家给你的屈辱吗!?”

    “啊!!?”

    秦铭国像是个发怒的狮子,对着楚辰咆哮。

    “你们帮我?!”楚辰冷笑,“要不是当年你们秦家袖手旁观,我楚家何至于落魄至此!?”

    “那些,不过是你们心中愧疚想要弥补罢了!”

    “怎么?难道你还妄图用一些小恩小惠就收买我吗!?”

    “痴心妄想!”

    “你你你!”秦铭国听到楚辰这话,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

    “袖手旁观!?”

    “明明是你们楚家当年自作孽不可活,惹了不该惹的人,怎么还能怪到我秦家身上!?”

    “难不成,要让我们秦家和你楚家陪葬,才算是有情有义吗?!”

    秦铭城怒声道。

    “胡说八道!秦铭城!你这是在找死!”

    “好!我现在就成全你!”

    刷!

    众人眼前一花,暴怒的楚辰就闪现到了秦铭城身前。

    一伸手,就将秦铭城提了起来。

    “我有说错吗!?”

    “哈哈哈!楚辰!废物就是废物!”

    “哪怕你不知道哪里得来了一身可怕力量你依然是个废物!”

    “自欺欺人的废物!”

    秦铭城也豁出去了。

    反正看楚辰的样子,今天是不打算放过他们秦家了。

    就连大夏白家的白二爷都屈服了,他们秦家还有什么指望?

    与其憋屈的去死,不如轰轰烈烈一把!

    “死!”

    楚辰脸色扭曲,抬起拳头就想一拳打爆秦铭城的脑袋。

    他最恨别人喊他废物了!

    “稍等一下。他现在还不能死。”

    就在这时,一个阻止的声音突然响起,而且就近在咫尺。

    楚辰一惊,扭头一看,更是大惊失色。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白色衬衫,打着领带,拿着公文包,一副职业白领模样的人,出现在了他左侧不到两米的位置!

    此刻,这人正一脸友善的看着他,看的他毛骨悚然。

    刷!

    楚辰放下秦铭城,身形瞬间后退好几米,一脸戒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年。

    “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