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51章 送钟(一)

第51章 送钟(一)

    “秦老爷子,感谢你们秦家这三年来的照顾。”

    “今天你过生日,我没什么好送的,这是我特意给你挑选的礼物,还希望你不要嫌弃。”

    楚辰无视所有人的目光,从兜里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到桌面上。

    盒子很精致,整体似乎是鎏金的,咋一看还不赖。

    但是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就会发现,这盒子根本就是路边摊上的假货!

    给秦远山送生日贺礼,别说是鎏金的了,就是纯金的,就这么大点儿的一个盒子,也嫌寒碜。

    要知道,在座的,如果换算成金额的话,送的礼物,价值就没有低于一百万的!

    更别说其中还有不少珍奇物品,价值更是以千万计!

    而楚辰在干什么?

    他居然送了个假货!

    哦不,是外包装是假货。

    但是既然外包装是假货,里面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去?!

    这根本不是在送礼,这是在找茬!在砸场子!

    “楚辰!你放肆!快给我滚下去!”

    秦铭国愤怒咆哮。

    如果这里不是他父亲的生日宴会,如果楚辰不是他的女婿,要顾及一下秦家的颜面,他绝对不止咆哮,早就一耳光甩飞楚辰了!

    其他人也是脸色发怒,秦铭城更是眼中杀机显现。

    楚辰侮辱他父亲,就是在侮辱秦家,在侮辱他,这种人,他必杀!

    “辰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相对于秦家人的愤怒,恨不得暴打乃至杀了楚辰的样子,身为当事人的秦远山却没有别人以为的那么生气。

    反而只是皱了皱眉,询问起了楚辰原因。

    “什么意思?意思很明显啊,我在给你祝寿啊,秦老爷子,怎么不打开看看?”

    楚辰一副认真的模样。

    但是怎么看,他的样子也不正经,反而给人一种戏谑的感觉。

    秦远山见状,就算是顾念当年与楚辰爷爷的情分,也有些生气了,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吧?

    这里可不是家里。

    今天是他的寿辰,是七十三岁的寿辰,这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别看秦远山嘴上说不在乎什么玄学说法,实际上他心里还是有些在乎的。

    不然也不会默许秦铭国他们给他大办了。

    本来,刚刚过来时,看到楚辰在人群中,他还是有些高兴的。

    老友当年意外身死,楚家又没落,只余下了这一根独苗,他自然要替老友看护。

    这也是他三年前力排众议,非要履行当年婚约的原因。

    甚至为了让楚辰东山再起,他还明里暗里出了许多力。

    单单是金钱方面,就投入了超过一个亿。

    更别提人脉关系方面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楚辰却好像烂泥扶不上墙一般,不止很快将他给的钱花光,更是将他暗中推荐过去跟他做生意的,给得罪了个遍。

    做生意,向来讲究细水长流,哪里有一锤子买卖的?

    而楚辰,就是一锤子买卖。

    不仅是一锤子买卖,他还坑合作伙伴。

    这怎么能不得罪人?公司怎么能不倒闭?

    最终,秦远山失望之下,再加上这几年正好是秦家更进一步的关键时期,所以他就不再关注楚辰了。

    没想到,一晃两年多,他又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还是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

    本来,秦远山想着,不管楚辰给不给他送礼,送的礼价值几何,他都不在乎。

    只要楚辰能够过来给他一句祝福,他就心满意足了。

    但是没想到,楚辰过来是过来了。

    但是却逾越了礼数,长辈们还没有开口呢,他先上前了。

    好吧,这也许是他年轻,不懂礼数,秦远山表示原谅。

    但是他送的是什么,一个假鎏金盒子!?

    好吧,也许楚辰最近混的不好,毕竟他没有做生意的天赋,兜里没有钱也可以理解。

    但是他这态度是怎么回事儿?!

    而且,他连爷爷都不叫,居然像个外人一样称呼他秦老爷子。

    难不成,他在家里受了委屈?

    秦远山看向秦天雪,又看了看秦铭国等人。

    不像啊?

    秦远山有些不能理解了。

    不过,他还是伸手拿过盒子,打了开来。

    先看看是什么东西吧?

    万一只是盒子其貌不扬,实际上里面的东西是精心准备的呢?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片劣质红布。

    红布上,一只黑灰色的小钟静静躺着。

    钟?

    秦远山愣了一下。

    随后,他脸色猛然涨红。

    送钟!

    在他的生日宴会上,楚辰给他送的礼物,是钟!

    噗!

    秦远山气急攻心,一口老血喷出。

    “父亲!”

    秦铭国,秦铭城等人大惊失色,连忙去扶秦远山。

    这时候,他们也看到了小小的劣质礼品盒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顿时,一个个脸都气青了。

    “楚辰!你这个小杂种!你在找死!”

    反应最快的,还是表面上温文尔雅,实际上最是心胸狭窄,脾气火爆的秦铭城!

    “来人呐!给我抓住这个小杂种!”

    “不!直接给我打!死活不论!”

    秦铭城一声令下,宴会场附近的安保人员立即扑向楚辰。

    楚辰见状,没有惊慌,也没有躲闪,只是冷笑一声,在一名安保人员靠近他时,闪电般的一伸手。

    咔嚓!

    那名安保的胳膊被他抓住轻轻一折,顿时断了。

    “啊!!”

    凄厉的惨叫中,这名安保人员被楚辰像玩具似的一甩,顿时砸到了另一个安保人员身上。

    一瞬间,那名安保就被砸的筋断骨折,吐血倒飞了出去。

    随后,他身形闪动。

    只听得嘭嘭嘭彭几声,刚刚靠近他,还没有来得及出手的安保人员们,瞬间飞了出去。

    轰!轰!轰!几声,安保人员们身体撞在墙壁上,将墙壁撞的满是裂纹。

    看他们的样子,不死也残!

    一瞬间,宴会场内为之一静。

    所有人都被楚辰展现出的武力惊呆了。

    “你你你!”

    秦铭城指着楚辰,一脸震惊。

    当看到楚辰居然向他走来时,脸上更是忍不住露出了惊慌之色。

    “秦铭城!你知道吗!?我忍你很久了!”

    “今天!我就第一个拿你开刀!就当是先向你们秦家要点儿利息!”

    楚辰狞笑着,一步步逼近秦铭城。

    他故意不直接出手打断秦铭城的手脚,为的就是给他制造压迫感。

    他想看看,在死亡的恐惧下,秦铭城这个不止一次给他屈辱的六公子,会不会尿裤子!

    就在楚辰接近秦铭城,打算先掰断秦铭城的一根手指时,突然感应到了一阵危机,身形顿时往旁边一躲。

    砰!

    一声枪响。

    子弹划破空气,擦着楚辰的肩膀飞过。

    下一刻,石屑纷飞中,地板被炸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凹坑。

    楚辰目光一凝,落在了刚刚从大门走入的一名男子身上。

    不,准确说是男子手中的枪上。

    这枪,明显经过高级改装,威力远超一般手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