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23章 人心险恶

第23章 人心险恶

    转眼间过了几天。

    这几天,王植没有闲着,自从让方荣成打电话买的各种植物种子送来之后,王植就一直在栽种各种植物。

    然而,几天下来,他却收获寥寥,总共只获得了258点属性点。

    王植很惊异。

    最后总结之下,王植发现了两点原因。

    一是方荣成别墅周边的空间太小,种不下太多植物。

    二来则是,许多植物的发芽破土,并没有为他提供属性点。

    这一点在王植仔细观察分析后,得出一个让他无奈的结论。

    只有根系发达的树木才能给他提供属性点。

    其他草木种再多,也毫无意义。

    这让王植准备包下一大片农场,用播种机播种,天天收获数以万计的属性点的计划落空了。

    好在,在方荣成的努力运作下,王植的无罪证明,终于拿到了。

    而且,还有人专门将无罪判决书送到了方荣成的别墅。

    拿到无罪判决书的那一刻,王植感慨良多。

    既有对前身悲剧命运的感慨,也有对“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更深体悟的叹息。

    “方荣成,就此别过。”

    “希望你能够按照约定,保守秘密,重新做人。”

    某条偏僻的公路旁,王植对着坐在车内,浑身包裹的严实,只露出眼睛鼻子嘴巴的方荣成道。

    “一定一定!”

    “王先生您放心,我一定保守秘密,重新做人!”

    “回去收拾收拾,我就远离富江市。”

    “哦不,离开夏宇国!”

    “我去国外生活!此生都不再踏入夏宇国半步!”

    方荣成连忙保证道。

    “不至于。”王植摇摇头,“你只要远离临江行省就好。”

    “毕竟,临江行省是秦家的地盘,他们树大根深,这一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是,是!”

    “谢谢王先生替我着想。”

    “王先生,真的不用我送您去车站吗?”

    方荣成感谢后,真诚的询问道。

    “不用。”

    王植说完,背起旅行包,向着远方走去,那是去火车站的方向。

    方荣成就在原地看着,直到再也看不到王植的身影,他才发动汽车,一个转弯,向着来时的方向而去。

    明远开发区,方荣成的别墅内。

    方荣成正在客厅内来回走动,不时的看向电话机,脸上满是犹豫。

    他想打电话向秦家报告他这几天的遭遇,但是一来害怕万一秦家对付不了王植,王植会报复。

    二来则怕秦家。

    毕竟这几天为了保命,他可是泄露了不少秦家的机密。

    虽然那些都不是核心机密,但是也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万一秦家一生气,灭了他的口怎么办?!

    正纠结着,

    “叮铃铃!”

    电话机突然响了。

    方荣成吓了一跳,直愣愣的盯着电话机,不敢去接。

    好一会儿,他才稳定心神,上前几步,拿起电话。

    “喂?”

    “方荣成,你怎么才接电话?!”

    电话对面,传来一个有些不满的年轻男子声音。

    “对不起对不起,六公子!我刚刚在洗澡……”

    方荣成听到年轻男子的声音,身躯一震,连忙回答道。

    秦氏家族六公子,秦铭城!

    方荣成的半个顶头上司,也是这次关于王植问题的真正负责人!

    不过,由于他一向事务繁忙,再加上王植的事情他不方便出面,所以王植的事情一直由方荣成负责。

    “大白天的洗什么澡!?”秦铭城不满的呵斥了一句,随后道:

    “方荣成,我问你,你怎么不声不响的把那王植的无罪证明给办了?”

    “你不是说拖着他的吗?”

    “怎么突然改主意了?!”

    “我……”方荣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敢说实话,而是编了个谎,“是这样的,六公子……”

    几分钟后,方荣成放下电话。

    随后,方荣成又开始在客厅内来回走动了起来。

    突然,方荣成眼神一狠,猛然拿起电话,开始拨号。

    他拨的号码,分明是刚刚那个号码,也就是秦铭城的号码。

    然而,就在方荣成刚刚拨完最后一个号码,即将按下确认键时,一颗石子突然撞破空气,从外面射入了客厅。

    砰!

    电话机炸成碎片。

    “啊!”

    方荣成惨叫一声,一片碎片刺入了他的小臂中。

    下一刻,方荣成突然感觉眼前一暗。

    一抬头,方荣成猛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王……!王植!”

    “方荣成,你让我很失望。”

    王植摇着头,眼中满是失望。

    诚信,真的就那么难吗?

    为什么,为什么人总是不知道珍惜呢?

    仁慈,难道是错的吗?

    “王……王先生,不不,王哥,我错了!我错了!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我再也不敢了!”

    “我这就走!这就离开富江市,离开临江行省,离开夏宇国,永远不再回来!”

    “对了,对了!这里是我的存折!我所有的钱都在这里,都在这里!”

    “都给你,都给你!”

    “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在王植痛心疾首,感叹人心之靠不住的时候,方荣成扑通一声跪下,连连开口求饶。

    甚至他还从身上掏出了几本存折,双手捧着递向王植。

    王植低头,看着求饶的方荣成,眼中的光芒逐渐变得冰冷。

    到了这种时候,他居然还不思悔改,还想要用金钱来收买自己!

    这是一个腐朽堕落到只知金钱利益的人渣!

    已经没救了!

    接过存折,王植看了一下,心中更是冷漠。

    这几本存折上,没有一个的存款数额低于一千万。

    最高的,居然高达三千两百万!

    总数更是超过六千万!

    这么多钱!

    以方荣成的为人,这是他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才获取的黑心钱!?

    王植简直有些不敢想象。

    “这些钱……”

    “大哥,我还有个保险柜!就在夏宇中央银行里存着!里面有黄金,有珠宝!”

    “这是钥匙!密码是六个八三个二!”

    “对了!存折密码也是这个!”

    方荣成以为王植是嫌不够,连忙再次开口道。

    虽然此刻他的心在滴血,这可是他几乎所有身家,但是只要能买他的命,一切却都是值得的!

    他还有豪车,还有别墅,还有商铺,还有公司股份,那些套现了依然能够让他在国外过得很滋润!

    “方荣成,赚这些黑心钱,难道你晚上真的睡得着吗?”

    王植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啊?”

    方荣成愣了一下,一下子没明白王植是什么意思。

    “你果然无可救药了。”

    看到方荣成一脸迷茫,王植的心更加冷了。

    “等等!等等!你忘了吗?我帮过你的!……”

    见王植对他动了杀心,方荣成脸色大变,一边后退一边大叫。

    “像你这样的人,要怎么样才能改变呢?”

    “不,你不会改变,唯有死才是你唯一的归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