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9章 交易达成

第9章 交易达成

    王植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居然还有这种药?!

    见到王植的表情,方荣成以为王植不信,再次快速写道:

    当然,你可以不相信我。

    但是,这是你目前唯一获得自由的方式。

    否则,我是想不出什么让你出去的法子。

    这属于利诱与威逼并用了。

    不过,就算他不威逼利诱,王植也打算同意了。

    这对他而言,同样是一个机会。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药,对他会起效吗?

    他的身体,可是经过了二次蜕变,早已经脱离了普通人的范畴。

    这种应该是针对普通人的药物,恐怕很难对他起效果吧。

    只是,这一点,王植却无法对方荣成言说。

    “这药,真的那么有用?”

    王植小声问道。

    方荣成听到王植这样问,就知道王植意动了,所以信誓旦旦的回道:“放心,绝对管用!”

    “不会吃死人吧?”

    王植再问。

    “吃死你对我有什么好处?你要是突然死了,被怀疑的第一个就会是我吧?”

    方荣成反问。

    王植点点头,“药呢?”

    “就在这里。”

    方荣成说着,轻轻一扭签字笔,签字笔上方顿时露出一个缺口。

    缺口中,一粒粒淡黄色的,绿豆大小的小药丸正静静躺着。

    “一粒可以管三天。”方荣成小声说了一句,随后又用正常语气道:

    “王植先生,这支笔,还有这本书我就送给你了。”

    “没事儿的时候,多学习,对你是有帮助的。”

    王植接过签字笔和书,同样用正常语气回答道:“嗯,好,谢谢。”

    咔嚓。

    门被打开,方荣成第一个走出去。

    门外不远处,赵九郎正在抽烟,听到声音向这边看来。

    方荣成立刻向他走去,边走边说:“走吧,学长,我请你吃大餐去。”

    “这里能有什么大餐,还不是那老几样?”赵九郎苦笑一声。

    “这里没有大餐,外面有啊。等明年你调到了我们那边,我再请你吃真正的大餐不就行了。”

    方荣成笑着道。

    赵九郎听到方荣成这话,眼睛一亮,脸上的笑容顿时转苦为甜,忍不住道:

    “那咱们可说好了!明年富江市见!”

    “哈哈,学长放心,明年我们一定能够在富江大饭店内吃大餐的!”

    “好好好!”赵九郎一连说了三个好字,挽起方荣成的胳膊就向外走。

    “学弟你来了这边,是客人,怎么能让你请客呢!”

    “这顿饭我请,必须我请!”

    “只是希望学弟你不要嫌弃就好。”

    “怎么会呢?我早就听说沙漠中有一些特色美食,今天正好品尝品尝。”

    二人渐行渐远,完全无视了后出门的王植。

    对于这一点,王植丝毫不在意。

    反而他们对话中的潜台词,王植听出了一二。

    怪不得赵九郎如此上心,甚至冒着违规的风险给方荣成开后门。

    原来是方荣成许诺了帮赵九郎调离这里的优渥条件!

    看了一眼手中的书,书名是《简单易懂的一百个法律常识》。

    法律常识?呵,有点儿讽刺啊。

    王植心中失笑,迈步向外走去。

    走出办公楼,一抬眼,王植又看到了正在门口等他的杨国福。

    他居然没走?

    王植微微一愣,随后有些许的感动,杨国福一定是在担心他。

    以为方荣成的到来是他上诉的结果,怕赵九郎因此为难他。

    毕竟律师来探视在押犯人,一般都是试图为犯人翻案的。

    翻案这种事情,不管成功与否,整个公检法系统脸上都不好看。

    因为那代表着对他们权威的质疑。

    万一成功了更是脸上无光。

    赵九郎属于公检法的一份子,特别还是王植在押时的顶头上司,万一王植真的被证实无罪。

    他说不定都会被追责的!

    实际上,一般情况下,犯人被翻案,无罪释放,与管教干部是没有直接利害关系的。

    但是谁叫赵九郎懒政不作为呢。

    之前有一次王植上诉,根本就没有报上去,而是被他单方面给扣下了。

    因为这个事儿,王植(前身)还和赵九郎争执过。

    当时如果不是杨国福从中打圆场,把王植拉走,以赵九郎调任到沙漠小镇后逐渐养成的坏脾气,王植那次说不定都被关小黑屋了。

    有了这层矛盾,律师又突然来探视,杨国福心中自然担忧。

    虽然王植不合群,但是杨国福看的出来,他本质不坏。

    所以杨国福自然不希望王植再和赵九郎起争执,那样吃亏的只会是王植。

    不过前脚看到赵九郎和方荣成勾肩搭背,有说有笑的出来,后脚又看到王植一脸平静的出现,杨国福心中却松了口气。

    看上去不像是坏情况。

    “王植,没事儿吧。”

    王植刚刚走到门口,杨国福就问道。

    “没事儿。”王植摇摇头,“走吧,组长,这顿饭我请你。”

    “你请我?”杨国福先是一愣,随后连忙摆手,“不用不用,积分那么宝贵,可不能浪费。”

    “怎么能叫浪费呢?”王植一边示意杨国福,一边向食堂方向走,“组长你对我向来关照,我其实早就想请你吃饭了,今天正好有机会,必须请。”

    杨国福看了一眼警卫室内的武警,顿时会意,一边跟上王植,一边道:“不用不用。”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特别关照。你是我的组员,就是我的兄弟,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而已。”

    “必须请,不然我心里过意不去!”

    王植坚持道。

    杨国福正想继续拒绝,王植突然凑近了一点,小声道:

    “组长,实际上,也许再过段时间,积分对我就没用了。”

    “所以,到时候过期了也是浪费,不如我先花了。”

    “嗯?”杨国福惊讶的看了看王植,顿时明白了一些东西,连忙小声问:

    “你那个案子,有新线索了?”

    “算是吧。还不能完全确定,但是方律师说,有很大把握。”

    王植笑道。

    “真的吗?”杨国福露出欣喜的表情,“那恭喜你了!”

    “谢谢。”王植回了一句,随后小声道:“组长,这事儿我可只跟你一个人说了,千万别泄露出去。”

    “我晓得。”杨国福郑重点头。

    王植由于曾经是刺头,很是得罪过一些人。

    虽然多数都是口角,但是如果让那些人知道他即将无罪释放,说不定会因为嫉恨而搞出什么幺蛾子。

    “组长的为人我信得过,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跟你说。”

    “同样的,也因为我佩服组长你的为人,感谢你曾经的照顾,所以才要请你吃一顿!”

    “因为我觉得,那些积分用在你身上,值!”

    王植的话,瞬间让杨国福感动了,他不再拒绝,只是道:

    “王植!从今天开始,你这个兄弟,我认了!”

    “等以后我出去了!你要是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来沙城县找我,能做的我一定帮到底!”

    “一定!”王植点头,“同样的,你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也尽管开口。”

    “比如,等我出去了,让我给家里人带个话之类的,我一定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