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8章 方荣成的提议

第8章 方荣成的提议

    “我当然是无辜的!这一点我坚信不疑!”

    “虽然当时我喝醉了,但是我没有放火!”

    “同样的,小薇也没有放火!”

    “她一定是去给我找水醒酒了!”

    “肯定是在这段时间内,有人放了火,然后跑了!”

    “我一直都是这么说的!”

    王植义正言辞道。

    “我自然相信你说的是真的,但是证据呢?”方荣成一摊手,“根据警方的探查,现场根本没有其他人活动的痕迹。”

    “废话!当然没有了!”王植猛然站起身,“那里都烧成那样了!就算之前有痕迹也早就烧没了!”

    “他们根本就是不想仔细查!”

    “不然的话,为什么草草结案?”

    “我可是听说,他们连监控录像都没有完全看完!”

    “警方连监控录像都没有看完?这个消息属实吗?!”

    方荣成目光一闪,问道。

    “我……我也不是很清楚。”王植支吾了一下,“我也是在警局内的时候,听两个路过的警察说的。”

    “那你还记得那两个警察的样子吗?”方荣成问。

    “都一年多了,谁还记得。更何况当时我也就看到了个侧脸。”

    “那你这个就完全属于道听途说了,根本不能拿来当证据的。”

    方荣成一摊手。

    “这个我当然知道,我之前跟他们提过,他们完全就不搭理我。”

    “但是你想啊,那是警局内部的传言啊。”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没有一点根据的事情,那些警察敢私底下乱传吗?!”

    王植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好像真的抓到了证据一样。

    方荣成揉了揉眉心,“你说的有一定道理。”

    “但是,法律是讲究证据的。”

    “你说的这些,全都是你的道听途说和猜测,是不能拿来当证据的。”

    “想要为你翻案,必须拿出切实有力的证据。”

    “至少,也应该是重大疑点。”

    “不然,别说替你翻案了,就是申请让他们再复查一次,都不可能。”

    方荣成试图引导王植。

    “重大疑点?”王植皱眉思考,突然他目光一亮,“我还记得那个烧烤摊老板的样子!”

    “我觉得是他的烧烤摊有质量问题,不然怎么会起火呢?”

    “把他找到,一问就清楚了!”

    方荣成再次揉了揉眉心,“那个烧烤摊老板根本就是无证经营,你当时又没有留他的电话,茫茫人海,上哪去找?”

    “更何况,刚刚你不是说起火与你无关吗?怎么又扯到烧烤摊的质量问题上去了?”

    说到这里,方荣成有些狐疑的看了王植一眼。

    “我当然是无辜的!”王植义正言辞道,“只不过,我想着,那烧烤摊老板不也算是个证人嘛。”

    “说不定,当时他看到有其他人上山了呢?”

    “按你说的,你是无辜的,有人放火嫁祸于你。”

    “那么你觉得,嫁祸你的人,会不避开监控吗?”

    方荣成无奈反问。

    “额……”

    王植哑口无言。

    一时间,房间内陷入了沉默。

    “王植先生,你能够详细的跟我说说,那天晚上,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吗?”

    沉默了一会儿,方荣成问道。

    “我都说了很多次了,那晚上我喝断片了,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点儿都不记得了?”方荣成有些不信的问。

    “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王植给于肯定的回答。

    他之前都是这么回答的,如果这次突然说回忆起来了,要怎么解释?

    很难解释的清的,索性不说。

    既然这方荣成目的不纯,又能量不小,那么就让他来想办法!

    王植刚刚已经想过了。他这边虽然有力量,但是由于被禁锢在这沙漠小镇内,所以实际上是无法可想的。

    只有借助外力。

    而方荣成,就是目前唯一的,有能力的外力。

    当然,虽然是王植有“求”于方荣成,但是他却要占据主动权。

    他要让方荣成提出办法。

    因为只有这样,方荣成才会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感觉,才不会对他产生怀疑与防备。

    两方博弈,除非相差太大,不然的话,当一方以为稳赢的时候,也是最容易出现变数的时候。

    “既然你对那晚上的事情一点儿记忆都没有了,那么你怎么确定,放火的不是你?!”

    “要知道,人喝醉了,可是会干出很多平常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的!”

    要不是上面说王植的案子疑点重重,真凶很可能不是他,让方荣成来仔细了解了解,他都想撂挑子不干了!

    他完全想不明白,王植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

    “那是一般人,我不一样!我十分确信火不是我放的!”

    “那你!……”方荣成想暴起,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好吧,我们换下一个话题。”

    “除了那晚上的事情你还有其他情况要说吗?”

    “当然,是可疑情况。”

    “嗯……”王植努力思考了一会儿,摇摇头,“该说的我前几次上诉都已经说了,都在档案内,你应该查过了,我就不说了。”

    方荣成:“……”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家伙还有拯救的价值吗!?

    我是法官我都会判他有罪!

    就空口白牙说自己是无辜的,就可以无罪释放了!?

    这样的话,监狱也就不用开了!

    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方荣成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好在,他还有B计划。

    “王植先生,你的情况我差不多了解了。”

    “现在的事实是,依据现有的证据,为你翻案恐怕很困难。”

    “不过,我这里却有一个提议,能够让你获得自由,不知道你要不要听一下?”

    方荣成前半句是正常语气,后半句则刻意压低了声音,并且给王植做了个不要声张的手势。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王植心中冷笑,口中却配合道:

    “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可是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我一天都不想待了!”

    方荣成见状,满意的笑了笑。但是他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应王植,而是站起身,蹑手蹑脚的走到门边。

    侧耳倾听了一会儿,才放心的回到原位,然后他打开公文包,拿出了一支签字笔和一张纸。

    如此小心,肯定是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

    王植心中再次冷笑,脸上却一副惊疑的样子,甚至一副打算开口询问的样子。

    方荣成见状,连忙给王植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一边开口说话,一边在纸上快速写字。

    “目前来看,是这样。”

    “这样吧,王植先生,容我回去再调查调查,争取发现有些蛛丝马迹。”

    “到时候,我再来看你。”

    王植低头看去,纸上分明是:

    我这里有一些特制药丸。吃下后,可以使人持续低烧。

    大约半个月到一个月,就可以把人烧成肺炎乃至肺结核。

    到时候,我再来一次,为你申请保外就医。

    只要出去了,我就能保证你可以获得长期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