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植树造林三十年,我一拳爆星 > 第7章 二见方荣成

第7章 二见方荣成

    前身消沉了很长一段日子,为此还丢了工作。

    就在前身浑浑噩噩的混日子时,在一家酒店外的小巷子口,前身突然发现了身上带伤的白小薇。

    他想也没想,直接带着几欲昏迷的白小薇回了家。

    白小薇醒来后,他本来打算询问发生了什么,是不是她的人渣男朋友打了她之类的,但是白小薇却让他什么也不要问,什么也不要管。

    并且还要离开。

    那个时候,她身上可还带着伤的!

    前身自然是不同意。

    争执之下,前身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哪里来的力量,居然强行留下了白小薇。

    之后,两人相处了一段时间。

    那是前身自从父母出车祸离他而去后,过得最快乐的一段时光。

    有一天,前身突然了解到,白小薇的男朋友,那位长明集团的长公子,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被警察带走了,有人还看到了他手上的手铐!

    惊喜之下,前身再次对白小薇求爱。

    没想到,白小薇这次居然答应了他!

    正当前身欣喜若狂,忘乎所以,连手都不知道往哪放之时,白小薇提出想出去走走。

    前身欣然答应。

    走着走着,二人不知不觉就到了铭阳山附近。

    山下有一个烧烤摊,前身见临近傍晚,就想买几个烧烤给白小薇吃。

    然而刚刚点了烤串,老板却突然说有急事要走。

    不但把钱退给了他们,而且还连声道歉。

    前身无奈,正打算离开,却突然听到了一阵咕噜咕噜声。

    是肚子叫的声音。

    前身这才想起来,白小薇半天没吃东西了,顿时心中愧疚满满。

    随后,前身叫住老板,直接把他的烧烤摊买了!

    再之后,二人就开始了野炊。

    再之后,不知道怎么的,二人就开始喝酒。

    前身喝醉了。

    当他再次清醒时,已经在警察局里了。

    并被告知,因为野炊,他烧毁了大片山林,即将面临刑事审判。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

    前身野炊致使大面积山林被烧毁,证据确凿,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零四个月,并处五年半劳改。

    虽然前身几度上诉,但是都因为无法提供有力的无罪证明,所以全被驳回。

    一直到,前身意外葬身沙暴,王植穿越而来,记忆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

    对于前身隐藏的这段记忆,王植只有一句评价。

    那就是,舔狗舔到最后,终会一无所有。

    很明显,前身就是一个舔狗。

    他深深痴恋着白小薇,痴恋到了发现疑点后,不是向外公开,还自身清白,而是进行自我催眠,将那段记忆封存!

    这也是他为什么屡次上诉,被问到那天的细节时,一直无法详细诉说的原因!

    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

    前身已死,现在使用王植这个身份的,是他!

    他可不会当一条舔狗。

    所以,这就是他离开这里,正大光明走向外面的契机。

    只是,从那段记忆来看,如果一切都是设计好的的话,貌似他这个黑锅是背定了。

    因为白小薇至今下落不明!

    这就使得王植的证词只是孤证,因为没有佐证而显得苍白无力。

    一定会有突破口的,开动大脑好好想想!

    王植开始认真思考。

    “王植。”

    正当王植认真思考时,突然听到有人喊他。

    一抬头,王植才发现,他已经来到了小镇食堂外,而叫住他的,则是杨国福。

    “组长?”

    王植疑惑的回了一句。

    “你怎么才到?我之前去那边找你,发现你不在,想着你应该来吃饭了,所以赶到这边找你。但是我刚才在食堂转了一圈都没发现你。”

    言下之意,还以为王植跑了呢。

    王植笑笑,没有解释,而是问道:“找我有事儿?”

    “嗯。赵头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赵九郎找他?

    王植闻言露出惊讶的表情,赵九郎找他干嘛?

    他们俩都不是熟不熟的问题了,而是仅仅知道对方的基本信息。

    王植知道赵九郎是个不爱管事儿的管教干部,赵九郎知道王植是个有点儿刺头的劳改犯。

    仅此而已。

    “知道是什么事儿吗?”

    王植问道。

    “不知道。赵头没说,只是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杨国福摇头,随即道:“快走吧。赵头可不喜欢等人,别让他等急了。”

    王植点点头,快步跟上杨国福。

    管教干部是能够左右他们积分的人,可不能轻易得罪。

    不多时,二人就来到了办公楼前。

    这一次,依然是王植一个人进去,杨国福再次被拦在了门外。

    咚咚咚!

    王植敲响了赵九郎办公室的门。

    “进来。”

    里面传来赵九郎的声音。

    王植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却不是赵九郎,而是一个刚刚站起身的中年人。

    方荣成?!

    他怎么在这?

    虽然物资配送队下午才走,但是按照规定,一次探视不是只能见面一次吗?

    想要再见面,要再申请的。

    正当王植疑惑时,赵九郎站了起来。

    “方律师,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说完,赵九郎走了出去,并且带上了门。

    见到这一幕,王植哪里还不明白。

    这个方荣成,能量不小啊。

    “你给了他什么好处?”

    王植好奇的问。

    “王植先生,这不是我们应该聊的话题。”

    方荣成摇头一笑,对着王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贪污受贿,可是都要判刑的。你别没把我救出去,你自己再进来了。”

    王植没有转移话题,反而挤兑了方荣成一句。

    也算是报了之前方荣成让他失望的“仇”。

    王植从来都不信奉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更喜欢大仇小仇,能报立刻报。

    “这个就不劳王植先生关心了,身为律师,我比你更清楚法律。”

    “嗯,说的也是。”王植点点头,不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你又找我干什么?”

    “如果还是之前的话题的话,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我是绝对不会找无辜之人顶罪的,更别说那个人还是小薇!”

    虽然知道了白小薇身上充满疑点,但是在外人面前,他还依然是曾经那个王植,在自身力量没有强到无视一切时,伪装还是必要的。

    “不不不,我们已经跳过了那个话题。”方荣成摇头,“之前是我太急躁了,说话有些过分,希望王植先生不要介怀。”

    “我接受你的道歉。”王植大方的坐下,“好了,现在可以继续谈了。”

    “你说你是我三伯请来帮我的,你打算怎么帮我?”

    方荣成脸色微微一黑,随即快速恢复自然,他没有直接回答王植,而是郑重其事的反问了一句。

    “王植先生,我想向你再确认一遍,你确定你是无辜的,你没有放火烧了那片山林,对吗?”

    方荣成的表情变化很快,换做一般人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在体质数值已经超过一千二,耳聪目明,观察敏锐的王植眼中,却是无所遁形。

    嘿!

    果然是另有所图。

    从第一次见面时,王植就怀疑这方荣成不是真的来救他的。

    在他假装负气而走时,方荣成没有追出来,更是加重了他的怀疑。

    而现在,在方荣成忍下了他近乎嚣张的气焰后,王植几乎已经可以断定。

    方荣成必有所图!

    而且,图的绝对不是钱!

    最起码,普通的律师费,肯定不能让他做到这种程度!

    王植现在可是一个阶下囚,而且没有什么身份背景,按理说不会有人忍他的,但是方荣成忍了。

    这就很说明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