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十四章 狗熊救美

第十四章 狗熊救美

    聂狗儿理清思绪,不过他暂时还不打算和上官曦颜澄清当年的事情。

    对于一个从小失去父母,孤苦伶仃的女子来说,替死去的爹娘报仇已经成了她生活的全部吧!

    只有心有寄托,才能接受事实并放下执念。

    聂狗儿看了一眼上官曦颜,突然有些心疼这个姿容绝美却又显得有些柔弱的姑娘。

    在她的眼神中,一直似乎深藏着一抹化不开的仇怨和暗淡。

    ……

    聂狗儿暗自心疼时,一个头束镂空嵌玉紫金冠,身穿锦缎梅花长衫,摇着玉骨折扇,大概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三五个跟班。

    年轻人虽然卖相不错,可是那脸上挂着的傲然和自得确实破坏了这一份美感,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个喜欢附庸风雅,又自视甚高的纨绔蠢货。

    年轻人刚一进门,身边的随从便蛮横的一把推开舔着笑脸过来照顾的点小儿:

    “滚滚滚,别当着我家公子的路!去后院把你家小姐叫来陪我家公子喝酒!”

    小二仰倒在地,滚到了聂狗儿桌边。

    掌柜的看到,一脸的愤怒和畏惧瞬间隐藏起来。

    挂着笑脸迎了过来说道:

    “叶辰公子大驾光临,小的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说着,便把敢怒不敢言只能弓着腰道歉的点小二拉到了身后。

    “啪”,叶辰合上折扇在手里敲着,满脸玩味和傲慢的说道:

    “佟掌柜,今日本公子来你客栈吃饭,不知道佟掌柜能不能赏脸让佟小姐作陪?”

    “叶辰公子能来小店用膳,是鄙人的荣幸,只是不巧,昨日内人带着小女走娘家去了,还未回来。”

    佟掌柜脸上闪过屈辱,低着头弓着腰笑着说道。

    “哦?这么巧?本公子每次来都这么巧的恰好佟小姐不在?”

    叶辰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佟掌柜问道。

    “不敢欺瞒公子,小女真的不在店内。”

    佟掌柜眼含惧意,强笑着说道,只是袖中手掌握成拳头微微颤抖。

    啪!不等叶辰说话,他身边恶汉便先上前一步,一巴掌打在佟掌柜的脸上,说道:

    “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家公子让你女儿作陪那是你的福气,你还敢欺瞒!”

    佟掌柜脸上一个手掌印清晰可见,站在一边连连讨饶。

    叶辰手捏折扇,正准备说话的时候,晃眼看到了坐在一张桌子上的上官曦颜和丫鬟。

    抬手止住了一句话不对便又要上前痛揍掌柜的随从,轻笑道:

    “无妨,既然如此不巧,那便不为难佟掌柜了。”

    说着就轻轻摇着折扇走向了上官曦颜和青禾丫鬟那桌。

    ……

    “姑娘,不知在下能不能有这个荣幸和

    (本章未完,请翻页)

    姑娘拼桌?”

    走到上官曦颜旁边,叶辰抱拳拱手满脸儒雅的笑着问道,一幅儒雅随和的谦谦公子模样。

    “不行!麻烦你别打扰我家小姐用餐!”

    不等上官曦颜说话,身边的青禾丫头就睁大眼睛,满脸厌恶的说道。

    “呵呵,实在是失礼,忘了介绍,在下是栀花城世家叶家长孙叶辰。不知姑娘名讳?”

    叶辰脸上闪过因为青禾的话带来的不悦,接着便看似温文尔雅,实则一脸傲然的说道。

    “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让你别打扰我家小姐用餐呢。”

    青禾满脸不耐烦的说着,心里却想道:

    “这家伙看着人模狗样的,要不是看到他刚才欺负人的样子,怕是很多人都会被外表欺骗呢。”

    叶辰脸上终于挂不住,脸色阴沉。旁边的跟班一看自家公子脸色,便想上前教训眼前这个几次三番拂自家少爷面子的丫鬟。

    叶辰抬手止住跟班,不带笑容的看着上官曦颜说道:

    “姑娘是看不起在下?”

    话音刚落,旁边的青禾丫鬟满脸怒气的立马站起来正准备说话,就被上官曦颜拉着坐下。

    而后上官曦颜面色平静的看着叶辰说道:

    “多谢公子,只是与公子不熟,还请公子另移他处。”

    闻言,叶辰脸色彻底阴沉下来,阴恻恻说道:

    “既然姑娘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在下不客气了。”

    说着便伸手抓向上官曦颜的肩膀。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叶辰手即将抓到上官曦颜时,一只手掌从一旁伸出抓住了叶辰的手掌。

    叶辰和随从一脸愕然,顺着手掌看去,只见一个比自己还要俊美的年轻人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

    “兄台,对待女子,尤其是世间少有的女子可不能如此粗俗无礼。”

    叶辰脸色发黑,旁边的随从也一脸凶狠的看着这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笑容阳光灿烂的家伙。

    “放开,在栀花城敢关我叶辰的闲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着叶辰便甩开了手。

    聂狗儿一脸和煦的笑着弹了弹手指,说道:

    “这闲事我管定了。”

    听到这话,叶辰脸色布满寒霜的冷笑一声,然后一挥手,身边三五随从便挥舞着拳头向聂狗儿打去。

    周围吃饭的人如潮水一般移开,热闹的大堂瞬间就空出了一片场地。

    只见那些恶汉冲到聂狗儿身前,挥拳便打。

    聂狗儿手忙脚乱的挡了几下后,便被打中倒地,只能护住脑袋,蜷缩着身子任由恶汉拳打脚踢。

    就在这时,上官曦颜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脚掌轻踏便飘然移入场中,辗转腾挪间将这恃强凌弱的三五恶奴打翻在地。

    “公子若是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如此蛮横无理,莫怪小女子手中剑了。”

    上官曦颜俏面含煞的着,‘噌’的一声,拔出了手中长剑。

    在上官曦颜展露女侠风采的时候,青禾也跑了过来,扶起被打翻在地的聂狗儿。

    看着脸上青紫了好几块的聂狗儿,满脸鄙夷的说道:

    “呵呵,本事不行还学别人英雄救美,现在被打的鼻青脸肿也不嫌丢人。”

    说着,却是从身上包袱里笑出了膏药递给聂狗儿:

    “诺,这是本姑娘自己做的药膏,你自己涂抹在淤青的地方很快就会消肿的,可别指望本姑娘帮你涂!”

    看着接过膏药的聂狗儿这副样子,青禾丫鬟忍住笑意,心里暗暗想到:

    “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像好人,可是比起前面这个可恶的叶辰却是要顺眼多了,虽然本事平平,却敢为了小姐出头,从而被这么多人打。”

    想着想着,便不由得觉得聂狗儿顺眼了很多。

    ……

    叶辰看着自己的随从被这个容颜绝美的女子三下五除二的打翻在地,一时有些心慌,生怕自己也被打。

    以前在这栀花城,自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哪里遇到过这种事情。

    不由的咽了一口唾沫,梗着脖子说道:

    “既然姑娘这般说,那山不转水转,在下告辞!”

    说罢,便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被打的萎缩在一边的恶奴,走出了客栈。

    叶辰一走,佟掌柜便急匆匆走了过来,说道:

    “公子,女侠,你们快离开栀花城吧,这叶辰是栀花城的头号纨绔,叶家家大势大,又极为护短。你们再不及时走,等他回家带人来,你们就走不了了。”

    周围的食客也一脸认同的点着头。

    上官曦颜看着掌柜的样子,略微思索了一下,道:

    “也罢,正好还有事要办,在栀花城也没头绪,便去其他地方试试。”

    说完看向聂狗儿,说道:

    “感谢公子出手相助,只是现在连累了公子,这栀花城现在你呆着也危险,倒不如随我一同出城?”

    聂狗儿强行止住笑意,一脸痛苦的说道:

    “我本事稀松,应该是我感谢姑娘。至于出城……如此也好,倒是麻烦姑娘了。”

    看到聂狗儿说完,上官曦颜转头看向佟掌柜:

    “我们走了,只怕连累了掌柜的。”

    佟掌柜满脸黯然,随后讲道:

    “无妨的,我们习惯了,只要不冲撞了他,他也不会把人逼的太狠。你们赶紧走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闻言,上官曦颜也不在多说,带着行囊和丫鬟同步履蹒跚的聂狗儿一起走出了客栈。

    只是众人都没注意到聂狗儿出客栈时,扭头和客栈里的一位食客点了点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