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十三章 真相

第十三章 真相

    听到小姐要把自己送走,青禾丫鬟伤心的说道:

    “不要,小姐,青禾要和你在一起。这世上除了你,我已经没有亲人了。”

    说着豆大的泪珠就顺着着脸蛋滚落了下来。

    “行了,别哭了,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过早。以后的事谁说的定呢。”

    看着丫鬟眼眶通红的样子,上官曦颜也感觉鼻子有些发酸。不由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

    二十年前,自己才两岁,有一个温文尔雅疼自己的爹爹和一个温柔贤惠的娘亲。

    直到有一天,一队悍卒冲进了家里。

    那些悍卒像土匪一样,抢走了家里所有的金银。

    为首的将领在收刮完了钱财后,看到自己娘亲貌美,便对娘亲产生了邪念,想要玷污娘亲。

    爹爹为了保护娘亲,和悍卒将领发生了冲突,惨死在那将领的刀下。

    娘亲看到爹爹惨死,悲愤交加之下,一头撞死在了柱子上。

    自己被家里的下人抱着躲在角落里捂着嘴不敢哭出声。

    直到那些人走后,出来时看到的爹娘早已浑身是血,无论自己怎么喊,爹娘都没有像往常答应自己。那时候自己很怕,坐在爹娘身边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后来,爷爷把自己带回了家族。

    从那以后自己就成了孤儿,爹娘惨死的场景一直在梦里出现,夜晚常常哭醒。

    自己从未忘记过要给爹娘报仇。

    ……

    后来,长大了才知道自己的仇人是那个镇西王,要不是他授意,那些人怎么敢进自己的家里抢夺钱财,肆意滥杀么?

    不然自己的爹娘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成为孤儿。

    这次出来寻那镇西王府世子聂行鱼报仇,是自己偷偷跑出来的。

    只是没想到这个六七岁大就跟着自己的丫鬟早就发现了自己的意图。

    在自己偷偷跑出来很远之后,才发现身后跟着一个跟屁虫,无奈只能带在身边。

    自己带着丫鬟一路打听聂行鱼的行踪来到了这栀花城。

    只是自己也不知道聂行鱼长什么样,只能看能不能在栀花城的茶肆酒楼打探到具体的消息。

    想到这里,上官曦颜突然灵犀一动,不由想到:

    “今天那姓聂的会不会就是聂行鱼吧,只是他没有说真名?”

    接着又否定到:

    “不对,不对,传闻那聂行鱼天生纨绔,长相凶狠,而且为人心狠手辣,不知道西境三洲之地有多少良家女子惨遭毒手。据说他极其蛮横,只要看上的女子就直接抢走关进他建起的万书阁那个淫窝!得到女子身子后,便会把那女子杀死。简直是不折不扣的禽兽不如。

    而今天遇到的那公子,虽然看起来眼神有些轻佻,但长相阳刚俊郎,行为举止还算彬彬有礼,怎么看都不可能是镇西王世子聂行鱼。”

    想到这里,上官曦颜看向梨花带雨的丫鬟道:

    “青禾,你说今天遇到的那个家伙会不会就是聂行鱼?”

    “啊?小姐,聂行鱼听说长相凶恶丑陋,为人残忍歹毒,是不折不扣的恶魔呢。今天那公子虽然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人,可是看起

    (本章未完,请翻页)

    来还是挺好看的,不可能是那个聂行鱼吧。”

    青禾瞪大眼睛看着一家小姐,头头是道的分析道。

    接着又一脸警惕的说到:

    “不过小姐你还是要远离楼下那个混蛋,一看他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在天机楼还说要你当媳妇呢!”

    “你这丫头,净说胡话!”

    上官曦颜听到这话,脸色微红,微怒说道。

    “真的啊,小姐,那家伙……”

    “你还说!”

    小丫鬟还没说完就被自家小姐打断。只得俏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转移话题说到:

    “小姐,我们出来那么久了,也不知道那聂行鱼长什么样子,怎么办啊?要是一直找不到是不是就不回家了?”

    上官曦颜叹了口气,她也正为此事烦恼呢。

    “会找到的,我一定要杀了那个魔头的儿子给爹娘报仇!”

    ……

    客栈大堂

    聂狗儿坐在桌上边喝着小酒,边盘算着事情。

    忽然心生一种异样的感觉。

    扭头一看,发现是上官曦颜身边的丫头正恶狠狠的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不由得头疼,暗自想到:

    “这丫头该不会是属狗的吧,我也没招惹她啊。不过这丫头倒是蛮厉害,居然看出来了我不是好人,在打她家小姐的主意。”

    暗戳戳的想着,脸上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旁边桌子上的丫鬟看到聂狗儿的表情,瞬间瞪大了那双乌黑圆润的大眼睛,满脸的警惕。

    “这丫头……!”

    忽然醒悟过来旁边还有一个盯着自己看的丫头,聂狗儿满脸严肃,心里顿时无语。

    ……

    在楔子传来消息说上官曦颜是为了找自己报仇的时候,聂狗儿便已经让人去查清了当年发生的事情。

    “事实上,当年老皇帝下旨让父亲带大军马踏江湖时,虽然号称的是十五万西凉铁骑,但其实只有四万是西凉军,另外十一万是老皇帝指派的边军,由专门指派的将领统率。

    没有任何一个皇帝,可以在功成名就之后放心让手握重兵的藩王带领十万悍卒进入王朝腹地。

    这倒不是说老皇帝不信任父亲。这和信任没有关系,只是帝王心术和朝堂规则而已。

    当年大军一路行来,皆是按照老皇帝旨意,四万西凉军全部配合边军中的一部分镇守各大城池,以防叛乱。剩下的兵士则由副统率指挥,给各大城的世家大族和江湖门派施加压力,逼迫他们让出利益。

    估计当时的副统率是暗中接到过老皇帝旨意,带领麾下之人一路蛮横杀戮,使得大半世家被抄家灭族,众多江湖门派断了传承。

    其中就包括了上官曦颜父母身死的事情。

    后来父亲上书老皇帝,禀明副统率残杀之事时,老皇帝下旨将副统率及一众副将参将暗中处死,理由是担心公开会引起边军哗变,而马踏江湖以来的抄家所得全部赏赐给了父亲,以裱其劳苦功高。

    事后坊间突然有流言流传起来是聂昊统率悍卒残杀世家大族和江湖人士,抄家灭族所得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

    尽被聂昊贪墨。

    也是那时西阎王之名就落在了父亲这位手握重兵的藩王身上了,被世家大族和江湖门派仇视。”

    聂狗儿手掌转动着酒杯,陷入沉思:

    “马踏江湖是真事,但是号称西凉铁骑十五万只是老皇帝给父亲下的一个套。

    当时,西凉四万铁骑全是配合边军守城,完全没有参与具体行动。

    除了配合守城的边军外,其余的明面上是给世家大族和江湖门派施压,实际上却暗中执行老皇帝残杀世家大族和江湖门派。

    事后暗中又下旨给父亲,借父亲之手处死一众带兵屠杀的将领,并把所有抄家灭门所得赏赐给父亲。

    接着就安排人暗中放出流言说是父亲下令抄家灭门,所获所得尽数归于父亲囊中。

    现在想来父亲当时肯定很无奈。毕竟行凶屠杀之人已经在私下里斩首,财物却是尽归自己手中,还有什么好辩解的?解释了谁信?

    呵,这是一个解不开的阴阳局。

    首先,确实是老皇帝需要掌控朝堂,巩固皇权,但是遇到了必须出兵才能镇压的阻力。

    但是出兵不一定非要千里迢迢的让西境大军来。

    这不是不信任边军和西境大军凶威更甚就能解释得通的。

    因为西凉铁骑只是四万而已,边军可是整整十一万!况且西境大军只是全程打了趟酱油!

    看来当时,老皇帝之所以下旨让父亲带兵马踏江湖,另一个原因就是手握重兵,雄踞一方的父亲,已经是让老皇帝有了想法。想要给父亲破脏水的套,估计也是从下旨开始就酝酿了。

    老皇帝要给父亲下套破脏水,但是又不放心父亲带的全是实打实的十五万西境悍卒。

    故而才会打着西凉铁骑的旗号,由四万西凉铁骑和皇帝指派的将领统率十一万边军组成了所谓的十五万西凉铁骑。

    进入腹地后,把父亲支开,安排去守城池,明着下旨是给世家大族和江湖门派施压,暗中却下旨让副统率屠戮残杀。为接下来的泼脏水继续做铺垫!

    接着,老皇帝果断暗中下旨给父亲处死执行屠戮之人,把赃物赏给父亲,是为了死无对证和让父亲有口难辨。

    计划进行到这里,老皇帝终于图穷匕见,安排人暗中泼脏水是父亲下令和带兵屠戮掠夺,父亲百口莫辩。

    所以整件事情的最后结果就是老皇帝解决了朝堂问题,铲除和削弱了世家大族与地方江湖势力的实力,让他们元气大伤的同时心生畏惧。

    同时,又给父亲从头到脚破了一身脏水。

    毕竟一个臭名昭著,让人畏之如虎的藩王,永远比一个没有污点的护国军神更让老皇帝人放心。

    老皇帝这是阴谋和阳谋一起用,即使父亲明白了,也无济于事。还得高喊:

    “谢陛下赏赐。”

    总不能对全天下说是老皇帝暗中下旨让别人干的,我不知道吧?

    不讲能不能这么做,就算这么做了又有谁会信?毕竟东西可是全部被父亲收入囊中了。

    呵呵,好一个帝王心术!

    也难怪父亲这么多年来背负着西阎王之名却只字不提当年之事!”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