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十二章 青禾

第十二章 青禾

    转头看去,一个身穿绿荷折边侍女裙的十五六岁娇俏丫头,正杏眼圆睁,一脸鄙夷嫌弃的看着自己。

    无良世子嘴角抽搐,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姑娘为何如此这般?”

    聂狗儿一脸和善的笑道。

    “你……”,侍女丫头还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身边头戴帷帽的的人伸手制止了她。

    “青禾不懂事,冒犯公子,还请公子勿怪。”

    一道如清泉落于湖面,黄鹂鸣于细柳的声音从帷帽下面出了出来。

    让人听起来就很悦耳,心情舒畅。

    “无妨,我一般不会和小孩子计较,敢问姑娘尊姓大名?”

    无良世子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完全不在乎名叫青禾的侍女那腮帮气鼓鼓的样子。

    “小女子复姓上官……”

    帷帽女子还没说完,便被旁边丫头截断到。

    “小姐,你告诉他干嘛,他一看就不是好人,完全就是一个臭流氓登徒子!”

    说完还恶狠狠的看着无良世子,眼神里充满了警惕,仿佛怕无良世子打她家小姐的主意。

    “青禾!”

    帷帽女子伸手拍了一下侍女丫头,不过是轻轻的,看的出来对侍女应该是比较宠溺。

    “公子勿怪。”

    帷幔女子只得再次说到,声音里夹杂着一丝歉意。

    “莫非姑娘就是上官曦颜?”

    聂狗儿一副对丫鬟的话无所谓的表情,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

    “正是小女子。”

    帷幔女子说道。

    “呵呵,姑娘勿怪,只是姑娘高居四美榜第二,在下看了榜上评语,对姑娘心生钦慕,言语之下才会有所轻浮。冒犯姑娘,还请恕罪。”

    聂狗儿这一副儒雅书生的样子,要是让知道他的人看到,怕不是能笑掉大牙。

    这个贪念人家美色的烂人,居然如此这般道貌岸然。

    “呵,一看就知道你是心怀鬼胎的轻浮之人!”

    旁边名叫青禾的丫头气鼓鼓的低声道。

    “咳!不知上官姑娘到这栀花城是……?”

    聂狗儿装作没有听到旁边丫头的嘀咕声,咳嗽了一声,掩饰自己被小丫鬟污蔑的尴尬问道。

    “小女子出门游走江湖长长见识,听闻这栀花城栀子花盛开之时美丽异常,故而前来见识一番。”,上官曦颜说道。

    “姑娘好雅兴。”

    这已经是聂狗儿在没话找话了。

    “说了半天,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还请公子海涵。”

    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官曦颜说道。

    “姑娘不必多礼,在下姓聂,单名一个郎字。”

    无良世子果然够无良,老毛病又犯了,完全没注意到旁边的青禾丫头盯着他的一言一行。

    “小姐,他占你便宜呢,哪有人名叫聂郎的,这人不安好心,咱们走吧,远离这个不安好心的臭流氓登徒子!”

    聂狗儿刚一说完,便听到青禾小丫头惊叫道,愤怒的看着聂狗儿,气鼓鼓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青蛙。

    “咳咳咳,姑娘误会了,是王字旁的琅,而不是右包耳的郎”

    一脸被识破后的尴尬终于展现在无良世子的脸上,心虚的说道。

    言罢,心里暗暗想到:

    “这丫头也太厉害了吧,比那个徐莹莹难对付多了啊。”

    接着一脸的感慨。

    “公子的姓名倒是好生有趣。”

    上官曦颜轻声笑道。

    “不知在下能否有幸陪同姑娘一起游历这栀花城,额,还请姑娘勿怪,只是仰慕姑娘,所以……”

    无良世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旁边的丫头叫到:

    “小姐,你看看,我就说他不安好心,还想跟着你呢,肯定是想图谋不轨!”

    未理会丫头的话,上官曦颜道:

    “能得公子赞誉是小女子的荣幸,只是之前便已游历过了栀花城,如今却是有别的事情,怕是不能和公子同游了。”

    “这样啊,那真是让人遗憾,无妨,既然姑娘不便,那以后有缘再见,再共同游历也不迟。”

    聂狗儿毫无自觉的说道,仿佛别人是真的游历过了且有事才不能和他一起同游一样。

    “哼,没有缘分,永远都没有缘分!没安好心的家伙!”

    一旁的青禾丫头语气幽幽的反驳道。

    估计是自己也受不得丫头再三的难听话,上官曦颜尴尬的赶忙道:

    “小女子还有要事,便先行告辞了!失陪。”

    说罢便起身欲带着名叫青禾的丫头走了,生怕走慢了,这死丫头又说出让人下不来台的话。

    “姑娘请便!”

    脸上挂满和煦笑容,聂狗儿站起身一幅一幅谦谦公子的模样,卖相极佳。

    只是这副谦谦公子的样子,貌似瞒不过那眼神满是戒备的名叫青禾的丫头。

    看着上官曦颜带着丫鬟走出天机楼,无良世子一副意犹未尽的啧啧嘴,看了一圈,发现没什么意思,放了一两银子的茶钱在桌子上,起身离开了天机楼。

    出了天机楼,眼看天色将晚早,聂狗儿牵着马儿朝着旁边的客栈走去。

    ……

    来到客栈房中,刚坐下没多久。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支带有信封的飞镖便越过窗户钉在客栈房间柱子上。

    聂狗儿取下信件,拆开一看,顿时满面笑意,自语道:

    “没想到这四美榜第二的上官小娘子居然是来寻我报仇的,这不是缘分就来了么?有趣!”

    脸上乐呵呵的,一副戏谑的表情。

    思考片刻,聂狗儿取来纸笔,在纸上写道:“无妨,我自有定夺,速派人查清缘由。”

    写完便将纸张捏成一团,手中运起劲气,曲指弹射向了客栈对面茶肆里一伙行脚的商人。

    ……

    客栈大堂

    聂狗儿点了三五下酒菜和一壶老酒,自斟自饮,怡然自得。

    不多时,一个头戴帷幔,身边跟着一个圆圆脸可爱丫鬟的女子走了进来。

    丫鬟四处一瞟,看到坐在大堂的聂狗儿,顿时圆溜溜的大眼睛就充满了警惕和戒备。

    大概是震惊这个面相俊美,可惜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的家伙怎么在哪里都能遇见。

    丫鬟的异样,帷帽女子也有所发现。

    顺着丫鬟的目光看去,只是稍微愣了一下,也没有过来说话,只是对着聂狗儿点了点头。

    然后便拉扯着气鼓鼓的丫头去开了客房,随后便上了楼。

    ……

    “小姐,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在跟踪我们,他肯定是相对你图谋不轨呢。”

    客栈房间里,帷帽女子已经摘下帷帽,露出了一副倾城倾国的绝美容颜,身姿婀娜。

    此时正一脸无奈的看着丫鬟,说道:

    “青禾,人家是在我们前面来的这客栈呢,跟踪我们这话又从何说起?”

    “哼,他肯定是觊觎小姐你的美貌,然后偷偷派人跟着监视我们,提前打探了我们的行踪!”

    小丫头一副睿智的样子,看着自家小姐眼睛一眨一眨的说道。

    “休要再胡乱猜测,别忘了我们此次出来是找那恶人的儿子报仇的。大事为重,不要妄生事端。”

    大概上官曦颜也是无奈自家丫鬟这个样子,只能警告道。

    接着叹了口气,说道:

    “此次凶险异常,你本不应该跟来的。”

    “小姐,青禾自小便跟着你一起长大,此次你远走江湖找那恶人的儿子报仇,凶险万分。身边每个照顾的人,青禾不放心。即使要死我也要和你在一起。”

    说着话,乌黑的大眼里边氤氲着水雾。

    “唉,罢了。希望此次能大仇得报。若是有危险,我会先把你送走的。”

    上官曦颜神色黯然的轻抚着丫鬟的脸蛋,柔声细语说道。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