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十一章佳人佐醇酒

第十一章佳人佐醇酒

    ——命运像床帏覆薄纱,看得见,却看不真切。

    聂狗儿未出西凉之前,每日除了走鸡斗狗,闲暇时最是喜欢去那茶肆听书。

    听说书固然有趣,可听来听去,反反复复就是那么几个说本,听多了便也叫人索然无味了。

    故而,更多的则是去与那茶肆歇脚客,江湖游侠儿攀谈。

    甚的山精鬼怪故事,江湖豪侠多仗义的奇闻异事听的也便多了。

    虽不可考究,却也是极好的佐酒菜,闲暇消磨时光的好消遣。

    偶尔听到兴起乐处之时,便拍案叫绝,顺手掏出一摞金银票,学那说本里的宋氏公明及时雨般豪掷金银的勾当,道:

    ‘萍水相逢,相见恨晚,好汉权且收下当做行脚盘缠,勿要推辞’。

    每每这时,那些个游侠儿行脚商人便会诧异动容,要不是天色尚早,说不得要当场来一个潸然泪下感人至深的画面。

    不论如何,纨绔世子一个好人名头是跑不了的。

    聂狗儿行事固然乖张,所听所闻也五花八门,虽不可深究其真实,却也不是全无用处。

    最起码早早便知道了行走江湖,最讲究不得的便是矫情。什么都讲究一个入乡随俗。

    出了家门,便都算是风餐露宿了。

    江湖儿女,出门在外,除了那些个娇滴滴、俏美可人的女侠,尚还能自持身份讲究仪态。

    汉子们更多的则是邋遢。

    好汉脚臭,英雄毛多可不是虚话。

    可不能指望一个长时间赶路,一身臭汗,又懒于浆洗衣物的粗鄙汉子有多么的发丝整齐,香气宜人。

    汉子走江湖可不会带上能给自己浆洗衣物的妇人。

    当然,更多的是想带也没有,风餐露宿的落魄野狗一条,还指望别人跟你?异想天开的事。

    当然,也有那兜里不缺钱还有些名声的少侠女侠,此类人最是讲究。

    每每行走江湖,身边最是不缺跟班,除了少数亲近之人,多是慕名而来。

    无论走到哪里,前呼后拥好不气派。

    所以说来说去,兜里有钱,走江湖倒也能潇洒得意。

    不说各地佳肴,再不济也要能买得起一碗当地佐以看热闹和听故事的薄酒。

    离了许家村,聂狗儿倒是异常注意时辰,防止又步入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境地。

    江湖人行江湖事,聂狗儿觉得能帮的尽量搭把手,不讲承情知恩图报这种没影的事,最起码能图个心情畅快。

    ……

    白云洲,栀花城。

    栀花城闻名的便是栀子花了。

    行于城中,满目皆是栀子花,微风拂来,满鼻花香。

    花落如雨,纷纷扬扬,一个个姿容不一,却又各有千秋的小娘子们伸手捧花,欢欣雀跃。

    如此美景倒也是让人赏心悦目。

    其实说起来,聂狗儿也不是急色之人。

    未出西境之前,虽恶名昭著,但更多只是纨绔口花花行为。

    爱美人爱江湖是真的,但对于三洲正经人家的貌美小娘子也只是拍拍臀儿,拉拉小手,蹭蹭胸脯。

    仅此而已,还要被骂‘登徒子’。

    至于闹市抢人,行那龌龊之事倒是从来没有过。

    甚至可以说,聂狗儿对于貌美女子是很温柔和善解人意的。

    不然三洲之地的那些个青楼妓

    (本章未完,请翻页)

    馆的花魁娘子们也不会如此翘首以盼的惦念着冤家聂狗儿。

    用聂狗儿的话来说就是:

    “娇俏女子犹如那盆中珍奇花卉,只有用心呵护才能守得云开月明,得见花朵绽放之时的瑰丽多彩。”

    至于万书阁内养的莺莺燕燕,聂狗儿也只是为了图个热闹罢了,更多的则是装扮无良纨绔掩人耳目。

    毕竟,作为三洲之地最大的班头纨绔,似乎不做点匪夷所思的奇怪事情出来总是会让人觉得异常的奇怪。

    ……

    聂狗儿此来栀花城可不是为了赏花。

    半道听闻九洲百城三十年一春秋的九洲风云录评出了当今天下十大大高手和四美榜评出了当今天下容貌身段最是出彩的四大美人。

    榜单会在百城各个天机楼出售。

    而作为哪里有热闹哪里就有身影的二世祖头头,听闻这样的风流趣事,肯定是要凑一凑热闹的。

    ……

    天机楼

    大堂人声鼎沸,往来皆是各路江湖人士,形形色色,喧闹异常。

    无良世子于窗边桌上,自斟自饮。

    耳朵竖起,眼珠乱转,听到趣事,恨不得立马参与进去,刨根问底,深究其源。

    终究是人生地不熟,大家都不太好说话的样子,不宜贸然打扰。

    “听闻今年十大高手不止是大康之人,还涵盖了月氏王朝、落日王朝、胡驽王庭和精绝王庭四国的高手。”

    “那是,听说月氏王朝的红月铁骑统帅迪迪尼卡可是排在第四位呢。”

    “不止,还有月氏王朝的二王子哈尼克努,排在第九位。”

    “落日王朝可是也有两位上榜呢,分别是国师婆罗门佛头阿修罗,排名第三;蛮象军统领大王子巴巴霍利,排名第十。”

    “还有精绝王庭的新晋女王阿兰朵朵,排名第八。胡驽王庭的可汗成吉铁木,排名第五!”

    “那我们大康不是只有四人上榜?”

    ……

    无良世子听的津津有味,就只差掏出一摞金银票纨绔的学那烽火戏诸侯的北凉世子徐凤年来一句:‘技术活儿,当赏!’了。

    可惜咱是镇西王府纨绔世子,惨遭杀猪盘,身上没钱!

    话分两头

    三十年一春秋的十大高手排名,天机楼今年为何会把其他四国囊括进来不得而知。

    不过无良世子倒是觉得和如今大康王朝的处境形势有关。

    月氏王朝,定居民族,以圈养畜牧为主,盛产极品汗血宝马,骑兵尤为强大。

    落日王朝,疆域广大,水土肥沃,矿藏丰富,盛产香料宝石,气候炎热,骑象多过骑马。

    蛮象军善射,冲锋陷阵强大无匹,机动性不如马匹。

    胡驽王庭,辽阔草原的强盗,马背上的民族,游牧为主,使用弯刀和弓箭,轻骑兵神出鬼没,劫掠各方,机动性极佳。

    精绝王庭,地处无垠沙漠中的绿洲,盛产黄金宝石。

    骆驼骑兵更是沙漠中的不败王者。主要靠黄金宝石与各地通商换取有无。

    ……

    十五年前,落日王朝新王登基后野心勃勃,联合了月氏王朝和胡驽王庭,合三国近百万大军云集西境,试图一举攻破大康,将大康瓜分蚕食。

    不料却在西境被聂昊率领七十万悍卒重创,联军折损过半,不得不退兵休养生息,而西境也付出了天山洲天山脚下三十万碑林的惨重代价。

    (本章未完,请翻页)

    十五年来,诸国虽对大康虎视眈眈,但多是小股骑兵寇边扰民,大规模攻伐没有。

    经过这么多年的养精蓄锐,三国实力空前强大,又开始了蠢蠢欲动。

    说不定何时又将兵临大康!

    看着天机楼发放的榜单,无良世子嘴角上扬。

    于江湖而言,个人武力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于战场而言,几十万大军面前,个人武力不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

    新的榜单,虽然不失公正,却也显得不那么尽然。

    武夫同阶之间若不是生死搏杀,其实很难分出胜负。

    战力之高低,杀力之强弱除了和武功秘籍有关,和兵器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武功秘籍高深者起步高,修炼到一定时日,一口气息悠长。比之他人便有了更持久的战力。

    同阶武夫,一口气未尽之时可以做到浑圆无漏。

    吐纳换息之时便犹如在堤口打开了一道裂口。

    此时便给了敌对之人以可乘之机。

    而气息悠长相差无几的敌对双方厮杀,武器的好坏便也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这也是为何兵器排名谱上的神兵如此让人趋之若鹜的原因所在。

    当然也不是说有神兵利器在手杀同阶就容易。

    因此排名先后并不能准确的说明谁更强大。

    实在是双方搏杀变数太多,谁死谁活不可一言断之。

    比如说,一个练就铜皮铁骨金刚体魄的武夫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克制一切兵器。相互搏杀,要么就是拼一口气的浑厚,看谁先用尽脱力;要么就是看谁的杀力强大,拼的是茅利盾坚。杀力强大的一力破万法。杀力不足的拼气机悠长,耗体力。

    在对阵厮杀之时,心态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

    总之不一而足。

    因此,无良世子不是太关注劳什子江湖高手排名,就当是江湖游历佐酒的添嘴零食了。

    ……

    作为一个真切爱美人的顶级纨绔浪荡子,最看重的自然是四美榜。

    聂狗儿可没忘记出西凉之时可是向奶奶,老爹和姐姐夸下海口要带四美回家做媳妇的。

    低头一看,但见榜单之上:

    “第一名:精绝王庭阿兰朵朵。评语: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虽轻纱遮面,亦是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

    “第二名:楚洲,留香城,上官世家嫡女上官曦颜。评语:届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第三名:白云洲,落霞城,七彩宗弟子柳芙霜。评语: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肉匀。”

    “第四名:白云洲,落霞城,刺史徐谦小女徐莹莹。评语: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

    看着榜单上的排名,聂狗儿一时失笑。

    柳芙霜没想到还排在第三名,那女扮男装的俏美小女子徐莹莹竟然也在榜上。

    聂狗儿暗自可惜那夜在醉仙坊真的是损失大到姥姥家去了。

    “阿兰朵朵是不用想了,柳芙霜和徐莹莹不知行踪,至于上官曦颜有空倒是可以去一睹芳容,说不定能带回家当媳妇儿。”

    正聂狗儿看着榜单一副猪哥相,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时,旁桌忽然传来一道女子忿忿不平的声音:

    “呵,大言不惭,四美也是你能觊觎的?”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