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枪出如龙之天下无双 > 第十章路遇不平事

第十章路遇不平事

    ——即使再卑微的蝼蚁,也有生存的权利。

    离开落霞城,便不见了繁华,越往外走就越是破败。

    策马赶路的聂狗儿一时不察,忘了时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饥渴难耐。

    抬头看了眼天,只见天空阴沉。

    夏天的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下起来。

    无奈只能忍饥挨饿的再次策马狂奔。

    紧赶慢赶,终于,远远看见前方有袅袅炊烟,说明有村落人家。

    聂狗儿身着锦衣华服,风尘仆仆的骑着高头骏马进入村落,引起了一路的人侧目。

    来到一户人家门前,下马敲门,道:

    “主人家,在下远行之人,因着急赶路,错过了客栈旅舍,还请主人家能够容我讨碗水喝。”,

    不得不说,聂狗儿面容俊美,笑容灿烂,只要不展露纨绔特质,还是很容易赢得别人好感的。

    这幅场景若是被薛大狗和董小鸟他们一干见惯了无良世子聂狗儿嘴脸的人看到,一定会惊掉一地下巴。

    西境三洲之地最大的纨绔,出了名的烂人聂狗儿什么时候对人如此人畜无害且彬彬有礼了?

    要是无良纨绔真是这样的翩翩公子,那满城正经人家的漂亮小娘子会不敢出门?

    那佛家的和尚会不敢摆出功德箱普渡穷苦大众?

    二世祖们看到这样的无良世子,怕是少不得惊吓得哭着喊着找一堆大夫来看看无良世子是不是生病吃错了药或者撞了邪祟什么的。

    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就离谱!

    “公子不必客气,出门在外不容易,快快进来,歇歇脚。”,

    一名憨厚却不显木讷的汉子笑着说道。

    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无良世子跨进院门。但见:

    破屋两间,晴漏日月,阴漏风雨。吃无余粮果腹,穿无衣衫蔽体,睡且炕铺草席。

    聂狗儿被眼前看到的一切深深震撼到了。

    他是装傻充愣不假,可他还是被惊到了。

    他见过的人里还没有这么穷苦的。

    之前未曾出过远门的他,从小锦衣玉食,往来皆是高官厚禄之家,玩乐皆是风花雪月之所。即使偶有接触城中百姓,但那些百姓好歹还有份营生,不富裕却能做到有衣穿,有饭吃,有被眠,勉勉强强维持一家生计。

    可眼前看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的一家四口,一个衣服单薄满身破洞的憨厚汉子,一个穿着补丁缝制成衣的消瘦妇人,还有一个瘦骨嶙峋的十三四岁的女娃和一个四五岁同样瘦骨嶙峋的男童,两人都没有衣服穿。

    见到有生人进来,就快速躲在了炕上的草里,遮挡着身子,只是露出一颗小脑袋,一双眼睛乌黑发亮,透露着怯怯和好奇。

    家徒四壁!一口缺边的锅里和几只残破的碗中装着野菜树皮。

    聂狗儿面无表情的久久无语,暗自心想:

    “这就是大康王朝治下的盛世繁华?真的不是粉饰太平的皇帝新装吗?如果不是,那为何还有如此悲苦之家无人问津。”

    “家中简陋,公子莫要嫌弃。”

    憨厚汉子见无良世子沉默不语,尴尬的说着话,找出一只洗得干干净净的土碗在缸里勺了一碗水给聂狗儿递了过来。

    妇人站在一旁偶尔看一眼聂狗儿,转而又低下头,无处安放的双手捏着衣角。

    聂狗儿笑容灿烂,满脸和善的接过水碗一气喝完道:

    “大哥说笑了,出门在外之人,没有那么多的说法。”

    “让公子见笑了,我们村落地处偏僻,收成不好,所以显得拮据了点,不过没事的,今年还算风调雨顺,秋收应该会好一点”

    汉子挠了挠头,脸上充满希望,憨态可掬的说道。

    妇人在一旁,听到自家汉子的话,也跟着眼含喜色,满脸的向往和希望。

    只是紧接着像是想到了什么,脸上又充满了暗淡,眼神也失去了光彩。

    这一幕被聂狗儿看在了眼里,心中忍不住就一酸。

    “大哥,我赶路忘了时辰,错过了客栈,不知能否将锅中吃食匀我一些果腹?”

    聂狗儿客客气气的看着汉子说道。

    “可以的,可以的,之前不提,只是觉得寒碜,怕公子您吃不下。”

    说着,便将就着用喝水的碗给聂狗儿装了满满一碗野菜树皮递了过来。

    聂狗儿接过碗,看着碗里的野菜树皮,眼神之中满是难过。接着回过神来,不再多说,面带笑容,大口大口吃着,把难以下咽树皮硬憋着咽了下去,很快吃完,把碗还给了憨厚汉子。

    然后接着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原来,憨厚汉子姓许,村子叫许家村。

    因为地处偏远,土地贫瘠,再加上天不遂人愿,收成就少的可怜。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本来就着野菜一起吃,这些粮食倒也可以衔接上来年秋收,只是那少得可怜的粮食还要分出一半孝敬山里的土匪。

    不孝敬的话连另外一半都留不下来,更没有了活路,全家都得饿死。

    村里有很多人就是因为少交了粮食被发现,所以粮食被山匪抢走,最后没能挺过冬天。

    听到这里,聂狗儿怒火中烧,心中的怒气升腾而起,强烈的想要杀人的冲动让他险些控制不住爆发出自己的气机。

    幸好及时止住,不然定会伤害到这困苦的一家四口。

    说不定还会被暗中跟踪的人发现端倪,从而暴露身份。

    ……

    深夜

    夜色漆黑,静谧而悠远。

    聂狗儿悄无声息的摸黑出了村落。

    他没注意到的是一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正躲在角落里,满眼好奇的看着他黑夜中离去的背影。

    东方即将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聂狗儿跨上马出了村落,马蹄哒哒的远去。

    一道瘦骨嶙峋的弱小身影悄悄从院墙里探出了一个小脑袋,静静地看着他走远,乌黑发亮的大眼睛久久不眨。

    那晚大概除了一个瘦骨嶙峋的小丫头,没人知道聂狗儿摸黑去了哪里。

    只是憨厚汉子家里莫名其妙的多了一些没有补丁的衣服被褥,十几袋粮食和一本夹杂着一张一百两银票的书籍。

    后来村里人发现那无恶不作的数十山匪全部都死于非命,暴尸荒野。

    ……

    大概这是聂狗儿出走江湖来,真正意义上做的最江湖的事。

    路遇不平事,便一刀一剑扫尽不平事。

    聂狗儿策马扬鞭,心中舒畅,同时暗叹:

    “阶级不同,若不是亲身经历过,人与人之间的悲伤是不相通的。

    ‘何不食肉糜’永恒存在,只是形式不同。

    大康何其大,盛世繁花之下,不拨开来看到,谁又知道有多少黄叶零落成泥?

    生如夏花之绚烂,保证即使再低微的生命也有生存的权利,这是每一个掌权者应当敬畏的神圣。而自己作为西境世子,也肩负着保护西境万千百姓安稳的职业!”

    这一刻的聂狗儿,没有纨绔的放荡不羁,没有装傻充愣的阴森城府,有的只是满面肃容的坚定。

    守土安民,职责所在!

    (本章完)

    .